通縮經濟模型是營銷最好手段

—-kaspa、grin發展差異給DW20的啟示

kaspa項目發展得很好,社區欣欣嚮榮, coinmarketcap中KASPA市值達到了28億美元,市值排名41名。而grin項目發展就不盡人意,市值為0.05億美元,市值排名1305名。Grin早在2019年1月就發行了,而kaspa是2021年11月才發行,grin有先發展的優勢,但整體發展比kaspa差太多。grin代幣分配經濟模型更公平,kaspa快速通縮經濟模型對後來加進協議者非常不友好,人人都都喜歡公平,但為什麽kaspa快速發展而grin停滯不前?這其中一定有值得探究的原因。

後來看到DW20項目創始人祝維沙先生在社區裏說:“世上什麽號召力最大?賺錢的號召力最大。也許妳不信,錢是能‘長腿’的。對於真正能賺錢的項目來說,往往連廣告推廣都不需要。”

我恍然大悟,理解了kaspa與grin發展差異。看似kaspa、grin都是社區推動發展的項目,但kaspa快速通縮發幣經濟模型做了好而正嚮的營銷,grin通膨發幣經濟模型做了壞而負嚮的營銷。人性都是自私的,趨利避害。如果kaspa讓妳的投資增值,妳就會加大的投入,花更多時間和精力參與kaspa社區事務,介紹身邊的親朋好友投資kaspa。如果grin讓妳的投資受損失,妳就會減少的投入,併慢慢退出grin社區事務,勸說朋友退出grin投資。

價格受供求關繫影響。加密貨幣供過於求,價格就跌,加密貨幣投資者利益受損;投資者利益受損,就會離開,社區項目就減少關註,支持者流失。加密貨幣供不應求,價格就升,加密貨幣投資者獲得利益;投資者獲得利益,投資者會介紹其他人參與項目。其它投資者跟風進入,社區項目熱度越來越高,更多人關註和支持項目發展。

事實已經證明加密貨幣發展就是這樣。採用通縮經濟模型的Bitcoin、kaspa等項目發展欣欣嚮榮,而採用通脹經濟模型的grin等項目則發展得暗淡無光,甚至目前大多幣圈的人都認為grin已經死掉了。唯一例外採用通脹發幣經濟模型而發展得好的是ETH,但ETH存在特殊原因,因為2017年ICO發行熱潮,對ETH的真實需求量十分之大,盡管ETH也是通脹經濟模型,但需求超過供給,ETH供不應求,而價格暴漲。ETH價格上升,吸引更多人投資ETH,帶了更多熱度、程序維護者,也促進ETH生態應用的發展,總之,價格上升促進了ETH項目的成功。

相反,grin項目墜入發展的死亡螺旋。在沒有大規模實際需求之前,grin採用通脹經濟模型,幣越發越多,價格越來越低,投資者利益受到損害,礦工退出維護網絡,社區人氣熱度不再,程序開發者也慢慢離開項目。Bitcoin已經證明了通縮經濟模型是一個可行的發行模式,kaspa的成功更是證明通縮經濟模型是營銷極好的手段。有人認為,這種通縮經濟模型對後來加入網絡者不公平,但是祝維沙先生曾有過解釋,收益與風險是相對的,這種前期參加者也承擔著最大的風險,前期使用網絡的參與者和投資者都是風險投資,失敗的可能性極大,理應獲得比後來加入網絡者獲得更多的收益。

事實上,DW20也是一種需要挖礦而得到的幣,但它挖的是一種人礦(人力資源)。算力和拉新都是一種競爭手段,用於獲得礦幣。DW20本質還是一種支付應用,越多人加入這個應用網絡,這個網絡就越值錢,這一點類似互聯網公司X平臺、微信和抖音等。借鑒了Bitcoin、kaspa等項目成功經驗,祝維沙在DW20經濟模型也是採用通縮經濟模型。DW20不同的發行期間,拉到同樣的人加入DW20網絡,但得到分配的代幣會越來越少。如同POW礦幣中提供相同的算力,隨著時間推移,獲得獎勵也越來越少。

DW20通縮發行的經濟模型是否引起價格升高,吸引更多人加入DW20網絡,這個就要看DW20項目以後的發展了。效率與公平,祝維沙先生選擇了效率,他相信市場競爭,相信競爭會讓最厲害的拉新者勝出。至少DW20是否公平分發,不是貨幣要解決的問題。比特幣的發行也沒有解決貧富分化,貧富分化也不是DW20要解決的問題。DW20首先任務就是發展社群,拉到的真實用戶越多,就越有功於DW20網絡,理應獲得更多的獎勵。

有一件事情值得特別提及,就是祝維沙先生拒絕社區管理者天空的加入DW20交易群的邀請。DW20交易群是一個DW20代幣與現實貨幣進行交易的地方,是一個反映DW20匯率的地方。祝維沙先生拒絕進入交易群,這個行為錶示祝維沙先生拒絕被DW20價格影響,或者說祝維沙先生拒絕影響DW20價格。筆者作為DW20投資者,十分認可祝維沙先生拒絕被DW20價格影響這件事,直接又多花更多的錢增持有DW20。希望祝維沙先生一如既往不受DW20價格變動影響,專註帶領技術團隊解決繫統技術問題,同時帶領DW20社區發展壯大。尊重自由市場,市場主體自由交易DW20。祝維沙先生放手讓DW20價格是隨著DW20網絡應用擴大而上升,或者讓DW20價格是隨著DW20網絡應用停滯而下降。

通縮經濟模型是營銷最好手段,如祝維沙先生所說,錢是能 “長腿”的。對於真正能賺錢的項目來說,往往連廣告推廣都不需要。目前,DW20項目已經結束了12輪的種子輪,進入了獎勵減少的天使輪。種子輪加入DW20網絡獎勵10萬DW20代幣,天使輪加入DW20網絡獎勵6萬DW20代幣。是否有利於DW20代幣市場價格拉升,是否有利於DW20網絡壯大,是否有利於DW20項目發展,一切政策實施最終的結果。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主席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DW20項目市值和排名是檢驗這個加密貨幣項目發展的標准,當然不是唯一的,但也是最重要的。

利益申報:作者持有DW20,文章非投資建議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