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區塊鏈的迷思

本文成稿於2021年3月。 本文是無鏈系統的思考基礎。 經整理和刪節再次刊出,有助於對無鏈系統的理解。

一、奇蹟與敗績並存的區塊鏈

2021年1月4日有報告說:「IBM區塊鏈在收入減少、裁員之後,已經沒有區塊鏈了」。 IBM今後在其業務中,將僅保留對區塊鏈技術的進一步追踪,取消了對相關業務的具體考核。 這則訊息被淹沒在比特幣大漲的洪流中,並未引起人們的注意。 但其實,這在區塊鏈業界卻不吝是一個被引爆的重磅炸彈,它標誌著當前區塊鏈的技術發展模式及其主流技術應用模式已面臨較大挫折,也顯示IBM雖然擁有強大 的區塊鏈技術開發實力,但他仍然對目前的區塊鏈無奈地說出了一個字:不!

也許有人會說,IBM算什麼? IBM具備代表性嗎?

那麼,就讓我們再做一個比較,用數據來描述一下區塊鏈發展的現況。 我們選取市值前20的區塊鏈專案來看一下:

我們選取寫此文章當天2021年3月12日作為一個時間點,那麼,根據加密貨幣市值榜(Coinmarketcap)公佈的數據,榜單中的第20名是唯鏈,市值42億美元。

唯鏈在2018年白皮書中說:「我們預見,在不久的將來,如同當今的互聯網一樣,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使用案例和應用將會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 而唯鏈從2016年開始到今年為止,已經過了4年。 他這個「不久的將來」要多久? 如今的唯鏈像一個區塊鏈工程公司,他列出的專案大都要給別人客製的。 這樣的話,他的區塊鏈專案到底比中心化的專案又能好多少? 唯鏈要打造的「分散式商業環境」到今天為止也沒能讓人看到,這是個遺憾。 不過,唯鏈是涉及幣圈外的應用,他是中國人打造的區塊鏈專案。 他能夠頑強地站在20名的位置上,已表明其經過艱苦奮鬥後能獲得這樣的成果已十分不容易了。

註:唯鏈2023年11月17,排名第41名,市值15億美元。

在前述榜單的前20強中,還有兩家企業涉及幣圈外應用,其中,第十五名是塞塔(Theta),其市值是67億美元。 塞塔的支付項目使用了區塊鏈技術,底層則使用了內容分發網路(CDN)和點對點(P2P)傳輸技術。 從白皮書上看,他將區塊鏈帳本技術和互聯網技術進行了巧妙結合,顧客既是用戶又是內容的分發者,其邏輯是不錯的。 他的專案的真實水平如何? 這還要上線後才能評價。 但是,他打的這樣一個概念連「樣機」都沒有,就被估值了67億美金。 這顯然屬於流動性溢價,也絕對是區塊鏈專案才有的特色。 這也可能表明,人類總是崇尚創新的。

註:塞塔在2023年11月17日,排名第54名,市值9.8億美元。

順便提一下穩定幣,2017年後,幣圈最成功的創新就是穩定幣了。 它釐清了數位貨幣的資產屬性和支付的穩定性。 數位貨幣可以清楚地分成資產幣和「空氣幣」兩種。 為資產幣背書的是資產,而比特幣則是用算力資產為其背書的。 與其不同的是,凡是用信用進行背書的幣都是空氣幣。 但是,空氣幣也不一定都是空氣。

註:USDT在2023年11月17日,排名第三位,市值875億美元。 後來居上。 關於穩定幣USDT參見加密貨幣的創新之路 之三USDT離老二並不遙遠(chainless.hk)。

瑞波(Repple)也算是一個出圈的應用。 在前20大市值排名第七名。 不過,這個名次反而比2017年落了4位,這不是好兆頭。 瑞波與IBM的超級帳本(Febric)很像,它們都屬於聯盟鏈。 瑞波主要用於跨國結算,理論上比中心化的跨銀行轉帳系統(SWIFT)要快,也比它便宜,應該快速發展才對。 但其為什麼發展得這麼遲緩? 關於瑞波參見加密貨幣的創新之路 之四瑞波靠風飛起来的“豬”(chainless.hk)。

註: 「瑞波在2023年11月17日,排名第5位,還是很不錯。

除了穩定幣和上述三家外,剩下的數位貨幣都不出圈,他們都在幣圈裡自嗨。 排在前面的幾家,除了比特幣,其研發者和組織者大都和以太坊、瑞波有關。 由於思想決定行動,他們的思維定式似乎就成為了正統,並在區塊鏈業界形成了強大的勢力,不是這個模式的區塊鏈是非正統的區塊鏈。 然而,這幾家只是區塊鏈的一些幸運兒,其眼界和水平不過雞棲鳳巢爾,他們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區塊鏈的發展。

想當年,網路的應用都是針對現實應用加以改進或替代而發展起來的。 從1994年網景瀏覽器算起,雅虎(yahoo)成立一年後,公司即於1996年上市。 之後,再到1998年,Google成立,各種網路的新應用新創造層出不窮,大量後來者居上,形成了群星燦爛的局面! 也創造了資本市場的奇蹟,但也製造了2000年的資本泡沫,驚呆了所有投資者。 而區塊鏈出現泡沫只花了8年,它和網路的發展很不一樣。 區塊鏈走到今天,12年過去了,老大還是老大,老二還是老二,老大加老二就佔了近90%的市值,後來居上者也沒有出現,荒唐不荒唐? 是不是也驚掉下巴了?

不過,比特幣作為加密貨幣的應用卻是非常成功的。 它衝到萬億美元市值只花了12年,創造了奇蹟,而且還會創造更大的奇蹟。 比特幣真正吸引大眾的原因是:買比特幣,對抗通膨。 2019年後,政府的救市方式依然照舊,因此比特幣的上漲邏輯並沒有改變。 這是市場的痛點。

區塊鏈人的理想是讓人類進入區塊鏈時代,希望區塊鏈像網路一樣走到千家萬戶,並把所有的東西都建在鏈上。 但12年走下來,幣圈還是幣圈,炒作還是炒作,區塊鏈還是區塊鏈,自己的圈子還是自己的圈子,依舊長進不大。 12年走下來,說好的分散式社交呢? 說好的分散式電商呢? 說好的分散式銀行呢? 完全看不見,因為現在的區塊鏈技術根本實現不了。 我們需要加密貨幣的新思維,才能讓加密貨幣與網路融合,走進千家萬戶。 勸一下雞棲鳳巢的笨蛋不要固執己見,依據上面的“業績”,好好想想問題出在哪裡?

毋庸諱言,現在加密貨幣的主流現象就是炒作,炒作也是加密貨幣存在的最大特色之一。 如要走出「圈內人玩具」這個範圍,讓區塊鏈真正進入主流應用領域,還是要認真分析區塊鏈的問題。

二、反思區塊鏈的問題

加密貨幣發展到今天,已渡過了初創時期,但是如果你在谷歌上輸入“區塊鏈的問題”幾個字後,你能找到什麼? 我們發現,反思的文章很少很少,而且不深刻。 區塊鏈已迭代了12年,若說其原地踏步可能有點片面,但它至少是長進不大。 目前,在區塊鏈領域,無論是在應用中,還是在技術上,對於區塊鏈的小修小補有之,可以比肩比特幣的項目一個沒有。 現在,已經到了需要總結反思,並將認識上升到理論的時候了。

機器信用與信任機器才是加密貨幣的本質

我一度對以太坊非常看好,認為它會超越比特幣,但事實打了臉。 這促使我深入地研究了其中的原因。 2017年,我入門加密貨幣時的思維是建立在過去的經驗上的。 我認為比特幣今後在運行中已沒有了中本聰,而以太坊Vitalik還在。 由於以太坊作為新的東西是一定要改進和發展的,但若沒有人去管理它,它就不會很好地前進了,所以,我當時更看好以太坊的發展。 與我有同樣想法的人應該很多,而在那時,以太坊確實也是動作頻頻,幣價也在不斷地上升。 後來發現,以比特幣代表的區塊鏈的邏輯其實不是我們所想的那樣。 其原理隨黃金,黃金不變,比特幣亦不變。 隨著深入的了解,我們發現,比特幣系統展示給人們的是一個機器信用系統。 它所表達的邏輯是,機器的信用等級高過人,如果系統邏輯和代碼是正確的,那麼其結果就一定是正確的。 所謂“代碼即法律”,其實強調的就是機器信用。 這是一個十分閃光的觀點。 系統設計好了之後,就基本上可以不動了,後期的改進應只是小修小補,目的是用於完善系統,並且,所有的改進還需要社區投票同意才行,這也是一個很好的閃光 點。 人們就怕設計者不斷出什麼「廬蛾」。 如果設計者的權重太大,那麼各種不確定性就是無法預測的。 高權重人的存在反而破壞了人們對機器的信任。 所以,創業者和設計者若始終如一地存在,就會表示系統還會不斷地出現變化。 以太坊從1.0發展到2.0,已充分體現了創業家或設計者對原係統帶來的不確定性。 而比特幣追求的則是不變。 現在看來,“人”,才是信用機器的最大風險因素。 「人」在適當時候離開系統,能夠讓系統自動運作才是正確的。 這樣會使項目的信任等級上升到機器的信用等級。 這種觀點和幣圈外的認知正好相反。 我們所實現的加密貨幣系統必須是機器自動運作的,不能存在人的干預。 其實,這也是導致中本聰從比特幣系統中隱退的原因之一。

迭代主義出不了中本聰

如果一開始就能把項目想好,並且把功能定位準確,這是需要進行整體設計論證的。 這個目標一旦確定了,系統的結構就能隨之固定了,應用所解決的痛點問題也就確定了。 之後,人們只可小修小補,不可大動大改。 比特幣就是如此。 要做到這一點,是需要一點硬體思維的,因此要有賈伯斯或中本聰。 20多年來,不幸的是,迭代主義風潮佔了上風。 因為迭代針對的主要是軟體,而軟體的改動則是太容易的事了。 網路達人對網路的特色有精彩的總結:免費、快、羊毛出在豬身上。 快就是迭代。 區塊鏈與網路不同,網路都是有主的系統,而區塊鏈則崇尚無主系統,這是機器信任和信任機器的需要使然的。 如果連共識機制、系統結構都可以改,那區塊鏈就是中了網路思維的毒。 你以為摸著石頭就能過河嗎? 以太坊有了智慧合約,擴展了區塊鏈公鏈的能力。 如果以太坊像今天這樣,僅做好第二層功能,並提供更豐富的智能合約接口,同時降低收費水平,改成穩定幣收費方式,做好公鏈,小修小補,而不要出什麼以太 坊2.0,以太坊的局面可能就會大不相同了。 2017年,以太坊的價格在最高時接近1500美元,而比特幣則接近兩萬美元。 如今,比特幣已經達到5.7萬美元了,以太坊卻仍不到1800美元。 這說明折騰不好不如不折騰,這就是「人」的不可信所造成的結果。 如果要把區塊鏈的專案做好,一開始就要把它想好,如果它總是在變化,如何做到無主呢? 所有區塊鏈的從業人員都要感謝中本聰。 他的目光投射到了2140年,只有馬斯克的眼光可以與之匹敵。 他們超越了我們整個時代,比特幣的成功上漲,救了一幫難兄難弟,包括以太坊。

當然,如果區塊鏈系統中始終有人的因素存在,那麼,提高專案可信度就只能靠治理結構了。 區塊鏈的社群投票的治理方式值得肯定。

我們在看一個區塊鏈專案時,一定要分析當「人」帶來不可信的問題時,我們要有什麼樣的處理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 比特幣揭示出了機器信任的真諦,以太坊的智能合約揭示的是機器合約的邏輯,合約一經觸發就會自動執行。 信任機器,而不是信任人,這是區塊鏈的精髓。

發幣不一定需要單組區塊鏈

發幣和區塊鏈並無直接關係。 如想發幣,利用以太坊ERC20協議就非常簡單。

有時發幣也沒有什麼道理,就是炒作的需要。 原來分散式金融DIFI專案優換(Uniswap)沒有發幣,但是抄它程式碼的壽司(Sushi)發了一個幣,其用戶成長很快,迫使Uniswap也發幣了。 有人居然也算出來這個幣應值多少錢,但依我看,它就是炒作,因為它「無頂」。 與此類似的還有唯一性憑證(NFT)項目。 一個藝術品值多少錢? 它也「無頂」。 這就全要看如何操作了。 如果所有的黑手段都可以被某些人使用的話,那麼,他們的項目就是割韭菜的利器。 不過,某些項目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儘管發幣和加密貨幣項目並沒有必然聯繫,但是聯盟鏈並不符合加密貨幣精神。

共識機制不等於全網共識

共識機制是加密貨幣一個十分重要的概念,共識機制在加密貨幣中被當作了全網共識,並且得到了廣泛應用。 其實從共識的普遍意義上來說,共識機制不僅有全網共識,還有局部共識,而最小的共識僅是兩個人之間的共識。 例如,結婚是兩個人為組成家庭所達成的共識。 在古代,人們是將這種婚姻共識透過婚宴的形式廣播到親戚朋友中去的,當今,婚宴已經失去了確認結婚共識的意義了,它只是一個習俗而已。 我們說,全網共識的範圍是大於局部共識的,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民政局的結婚證書就是一種「全網共識」了。 其實結婚這件事並不需要廣播到全世界,因為不是人人都關心某個人結婚那點事。 但是當結婚證書成為一種不可篡改的憑證時,就構成了“全網共識”,步入婚姻殿堂的人就可用它走遍天下了。 這個全網共識的產生條件是權威的背書。 所以實現全網共識不一定會挖礦。 當不需要全網共識的兩人形成了共識之後,你若一定要把這個共識廣播到全網,那就是冗餘。

比特幣需要全網共識,是因為所有參與挖礦的人都是利害關係人,這意味著共識是所有利害關係人的共識。 交易是一種典型的利害關係人共識。 區分共識的範圍十分必要,兩人之間的共識若沒有涉及第三方,除了驗證的需要,則沒有必要擴大範圍,並讓第三方知道。 驗證結果的保留與公開,有許多方法。

區塊鏈在整體繼承了全網共識的觀點。 這個觀點彷彿天經地義的,其實這是浪費資源的。 舉一個例子,有一個發幣方決定如何發幣,其實就像給你薪水一樣,老闆需要問你嗎? 比特幣是沒有發幣方的,所以,它的設計方法是合理的。 又如中國央行,它發幣時需要通過你的同意嗎? 又如智能合約發幣需要全網共識嗎? 這是一個局部共識就能解決的問題,達到智慧合約預設條件就發幣。

現在,區塊鏈聽起來不錯,但在實際中推不動,經過仔細研究後發現,這是因為有關它的許多觀點和方法是不具備普世性的,只有一個模式是很難適應千奇百怪的 實際應用的。 全網共識無疑是它不能得到很好應用的一大阻力。 一個優秀的區塊鏈共識設計,要考慮共識範圍,要清楚利害關係人有誰,以及要達到什麼目的。 不應該讓不相關方參與共識的達成。

結果可信與過程可信

比特幣在安全方面很有特色。 在它的系統上,若10%的節點有問題,仍能保證結果可信。 也就是說,你只要上了鏈,你的資料就是安全的。 你的數據一旦被確認,結果就很難被竄改。 比特幣經過了12年的運行,它告訴人們這個系統足以可信。 但是,如果沒有上鍊時,安全問題要怎麼保證呢? 許多漏洞問題出在手機錢包等數據上鍊之前。 比特幣採用的密碼學保證了進到它的系統的數據結果是可信的。 而未上鍊的數據,則是不一定可信的。 有人說,利用區塊鏈技術可以保證美國的選舉正確和公正。 但我可以下一個斷言,僅用區塊鏈技術無法保證選舉項目不會被作弊。 因為選舉資訊上鍊前的數據可信是保證不了的。 信任是要講信任鏈的,區塊鏈只是信任鏈條中的一環,也就是結果可信這一環。 在電腦安全中,還存在著一個流程可信的問題,或稱為可信任計算。 它說的是上一步可信決定下一步可信,並形成信任鏈。 這樣的技術可一步步追溯到上鍊之前。 上鍊前的驗證往往是雙方共識或三方共識,不需要每一步都是全網共識。 人們只需要知道雙方共識是不是存在,以及是不是被竄改,並且知道是否可驗證就行了,這些問題用現行的區塊鏈技術不難解決。 對於結果共識,採用全網共識的方法是有其合理性的,但是在上鍊之前,全網共識一是不可能,二是也沒有必要。 以選舉為例,上鍊前的資料驗證可能是與社安局等有關的,它要透過這些部門的驗證來保證。 而圖形和視訊的記錄,則都不是區塊鏈可完成的。 我還沒看過能用區塊鏈處理圖形音視頻的預處理系統。 區塊鏈最多能扮演最終驗證者的一部分責任,它可用於保證選舉結果可信。 而照片的保存也不是區塊鏈的強項。 僅僅一個不可篡改是不足以完成一個實際的大項目的。 例如在物聯網的應用方面,你的視訊資料不能上鍊,這時局部共識就是不可或缺的,也要由機器自動完成。 所以有些區塊鏈專案看似可行,實際一論證便知是不可行的。

我主張把區塊鏈的技術功能拆成區塊,組成一個個功能模組,並組合現在先進的電腦和互聯網技術,然後進入主流應用,以產生對主流應用的功能替代。 在這個過程中,用電腦技術合適的,就用電腦技術;用互聯網技術合適的,就用互聯網技術;用區塊鏈技術合適的,則用區塊鏈技術。 如果能做到“過程可信+結果可信”,它就完全可以解決可信大選問題。 而單靠區塊鏈能做好的事是十分有限的。 過程可信+結果可信也只是針對轉換電訊號之後的可信而言的。 在與實體結合時如何轉換電訊號,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區塊鏈的局中人似乎有一個信念:區塊鏈是網路的替代品。 我們只能說,有信仰總比沒信仰好,但如果是邪教怎麼辦? 言必稱區塊鏈是一種病。

無主、有主,與中心化

區塊鏈的特徵是機器信用,機器信用的最高等級是去除人的干預,形成所謂的自組織系統。 俗稱無主。 圍繞無主項目組成的社區叫無主社區。 無主項目自組織可以類比原始社會。 原始社會存在對神的信仰,誰是區塊鏈的神?

我們說,這個世界沒有了改進就意味著沒有了進化,世界上永遠一成不變的東西太少了。 那麼,世界上千百年不變的東西有嗎? 它是什麼呢? 黃金是,鑽石也是。 在人造的東西中,能夠保持不變的還有計量單位,如刻度。 如果計量單位總是在變,那世界就會失去標準了。 貨幣實際上也是一種計量單位,如果它老在變,那一定是錯的。 區塊鏈是用來做不變的東西的,這點必須注意,每一次小改動都要十分小心。 話又說回來,現在不變的東西真的太少了。 在大千世界中,不變是少數,變還是絕對的,進步也是絕對的。 世界是建立在不變標準上的變化。 要變化就要有組織,這個組織有了領導才好分工配合,也才有效率。 世界上有主的事是不在少數的。 若展開這個話題又將會是一篇長文,我們只籠統地說一句:

去中心化就比中心化好的說法是不成立的。 分散式就比集中式先進也是不對的。

當系統初創時,一定是個人在其中扮演很大角色。 當系統在之後變得比較完善時,主要的工作只應是改進了。 無論是有主項目或無主項目,都需要民主決策。 區塊鏈總是過度渲染自己是去中心化的,這存在著誇大化、絕對化和概念定義的混亂化的問題。

不變,是區塊鏈的本質特徵;機器信用,是區塊鏈的本質特點,去中心化不是區塊鏈的本質特徵。

說到區塊鏈,人們多認為它是去中心化的,這其實不準確。 每個區塊鏈的中心化程度也不同。 我們可以從下面幾個面向判斷一個項目的中心化程度,試著表明不是說有中心化就不好。 以下從十個面向列出了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在區塊鏈專案中的用途,有助於釐清人們對中心化概念的認識:

  1. 決策

比特幣沒有創辦人幹預,靠社群治理,這是區塊鏈成熟計畫所必須的。 以太坊的創始人現在還存在於專案中,專案也還在進展中,其社群治理也並不完善,因此以太坊不是成熟專案。 ——決策去中心。

  1. 管理

比特幣和以太坊都是自治系統,都採用社群治理,不存在管理機構,不承認、不接受主權管理。 ——管理去中心。

  1. 控制

區塊鏈都是自動系統,設定好之後,人工無法幹預。 ——控制去中心。

  1. 系統結構

比特幣是分散式結構,以太坊也是,但DAPP(分散式APP)不是。 例如優換Unswap(市值150億美元,排行榜排名第8)就是依託在以太坊上的DAPP。 ——DAPP大都存在中心控制團隊,有控制方,控制不去中心。

  1. 開發

以太坊2.0是社群開發,這屬於去中心開發,波卡(Polkadot)則是團隊開發。 以太坊開發效率很低,兩者各有優勢。

  1. 計算

比特幣和以太坊的計算都是同一程式碼。 和DAPP一樣都是中心化計算。 ——計算是中心化的。 注意此點判斷和主流觀點很不同。

  1. 驗證

比特幣、以太坊等節點都是分散式的,他們的驗證是由演算法決定的,有些區塊鏈的項目驗證和記帳是分開的,但是都是分散式的。 對於DAPP沒有驗證,透過智能合約依託於公鏈的分散式驗證。 ——驗證去中心。

  1. 帳本

比特幣和以太坊等區塊鏈的帳本是中心化的,每個帳本都是一份拷貝,並被分佈存貯到不同的地方。 ——帳本是中心化的。 注意此點判斷和主流觀點很不同。

  1. 記帳

比特幣和以太坊的驗證結果都是記到同一中心化帳本之上。 屬於多方記賬,記賬去中心。

10.存儲

區塊鏈的存儲是冗餘存儲,並且是明文存儲,屬於備份技術,這算是分佈式存儲。 ——存放去中心。

找出這些不同才能進一步打開思路。 上面主要是討論一些有爭議的概念。 加密貨幣能產生這麼大的影響,從整體來看是打中了社會的大痛點的。 例如不變性問題,公開性問題,例如資料主權問題。 加密貨幣不光在技術上影響巨大,對生產關係上的改變也是觸及根本的。 人們到底該從中學到什麼? 我們往下看。

三、區塊鏈給我們的啟示

上面一節是對區塊鏈的反思,本節的重點內容是我們該向中本聰等學習什麼?

比特幣創造了一個信用機器系統,它利用程式碼實現了信用機器的規則。 這套規則在我們建構新的信任機器時應該遵循,只有這樣做才能達到機器信用的要求。

規則和結構是不一樣的。 我們說,規則是綱,而結構可能多種多樣的。 我們看到比特幣的後續項目多少都在遵循這項規則,但在結構上卻變化不大,它們都是圍繞著區塊鏈的帳本展開的。 如果我們要進入主流應用,大家多少要碰到區塊鏈這個十分低效率和高成本的東西,區塊鏈的結構其實是大規模發展的阻力。 歷史走到了一個坎上,好東西到底該怎麼用呢? 讓首先我們來分析機器到底是如何獲得人的信任的,也就是規則到底是什麼吧?

公開

比特幣的帳本公開,程式公開。 這是信任的第一要素。 你要取得信任就必須做到這一點。 公開是向誰公開? ——向利害關係人公開。 比特幣向全球任何人都公佈了它的帳本,也就是說,所有人都是利益相關方,其優點是透明。 但是,對於世間之事來說,有公開就有隱私,如何掌握公開和隱私這個度? 能不能向全球人公開,又能同時把握住隱私呢? 想要解決好這個問題的話,就不能採用比特幣現在用的這種區塊鏈帳本。 請注意我的這個說法。

不可篡改

人是不可信的,但是如果不讓人犯錯,不也會產生機器可信嗎? 這是一種機器可信的變通思想。 以銀行為例,銀行帳作假的可能性很高,所以才有審計的必要。 但是審計很難對基礎流水帳開展,審計公司只能審計一家公司提供的帳,而不能知道其流水帳改了沒有? 用區塊鏈的流水帳時間戳記和區塊雜湊值運算的方法可以保證銀行的流水帳不可篡改,進而可以把銀行總帳按天計算雜湊值,並把流水帳和總帳的雜湊值等 形成的憑證存到鏈上。 這樣,對年度帳目進行審計的第一件事就是審查雜湊憑證對不對。 因為每一個雜湊值唯一對應的帳目資料是不可竄改的。 在真實數據基礎上進行帳務審計就有意義。

自己的錢自己管

人們感覺比特幣是儲存在自己的錢包裡的,因為只有自己可以操作這個錢包,而且可以不依賴任何銀行。 銀行是有倒閉風險的,但錢放在自己手上也不一定是安全的。 據說到目前為止,遺失的比特幣累積已有300萬個左右了。 現在各種軟錢包在保管和儲存方面也都達不到銀行的安全等級。 硬錢包是電子的,它也會壞掉。 因此,從短期看,錢還是存在銀行裡比較安全。 把錢放在自己手裡,這個概念雖然對,但只有安全等級超過銀行等級時,才能產生功能替代效應。

安全

公開和安全相結合才能確保機器信用。 公開是讓人相信,安全才能保證資料不出錯。 比特幣在公鑰、私鑰技術上的應用很有特點,值得人們學習。

在加密貨幣中,安全技術的特點有:

加密傳輸:透過加密演算法,防止未經授權的資訊外洩;

公鑰私鑰認證:透過簽署或認證演算法,確認帳本的歸屬,確認資訊發送方的身份,確認區塊鏈上資訊的來源;透過哈希和簽署演算法,確認資料未被篡改,驗證區塊鏈 的狀態;

存取控制:可以確定誰在什麼條件下可做任何事,並保證區塊鏈上加密的資料只被授權使用者使用。

多重簽章:可由幾個私鑰控制一個帳戶,以保護帳戶的安全。

組合簽名:把幾個私鑰組合成一個,起到帳戶隱私保護的作用。

哈希確認:確認哈希值,保證資料正確。

可查:任何帳戶的資料只可看,只有帳戶擁有人可轉走資料。

最長鏈原則:比特幣只認最長鏈,保證在競爭環境下帳本正確。

不可撤回原則:比特幣資料發出後無法撤回。 因為它不是中心化系統。

多重備份原則:比特幣帳本備份在所有全節點上。

我們可以看到,區塊鏈的安全在技術上並沒有超過現在的電腦技術。 比特幣最有價值的東西是密碼技術和共識演算法的應用,相較之下,密碼技術應用的價值更大,公鑰、私鑰和哈希確認是安全的必備工具。

開放和激勵

比特幣系統是一個開放式系統,確切地說是自治系統。 它沒有實控人,凡是加入的人,就都意味著承認比特幣規則,也就是認可這套程式碼。 系統將根據規則自動運行。

什麼是比特幣自治系統的特徵呢? 我們與中心化的網路系統做一個對比吧。 網路系統也有很多是根據規則自動運作的,像是微信,所以自動運作不是區塊鏈自治系統的特徵。 分散式結構是嗎? 現在哪個公有雲不是分散式結構的呢? 所以分散式結構也不是區塊鏈自治系統的特徵。

那麼,比特幣的自治體現在哪裡? 有人說是開放,即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難道油管(YouTube)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 差別是什麼?

A. 資本自組織

原來,挖礦設備是自組織的,也就是資本自由組織。 閒置資源的利用也符合資源投入的特性。 這是與中心化系統相比最大的差異。 我的資產投入的多寡決定了我是否有收入。 如果沒有收入,我就會撤出。 而在網路上,你投資到一家公司後,想退出是很難的。

自治資本投入的特徵還包括,所有權在我,使用權不一定在我,什麼項目適合發幣? 顯然,資本以自由投入方式的項目最適合發幣。

B. 公平激勵實現自組織

如果沒有激勵就沒人投入,這是自治系統投資的另一個關鍵。 所以,自治系統與激勵是緊緊綁在一起的。 激勵並不是用現錢來完成的,它是把未來的利益在今天便宜地分發出來,在關係人中形成統一的目標。 結果是成功了獲取大利,失敗了專案歸零。 在這裡,幣起到了推動專案成功的核心關鍵作用。

激勵的方式有很多種,在區塊鏈上,這種激勵叫原生激勵,指的是專案本身能產生幣的價值。 那有沒有其他的激勵方法呢? 當深入到主流應用時,羊毛出在豬身上的模式也是會發揮作用的。 因為很多網路項目都是不缺錢的,它的激勵方式可以更豐富。

再看一例,柚子(EOS)選定21個節點就不是完全的自組織原則,為什麼是你們的21個節點就可以被激勵? 而不是我們的21個節點呢? 我們為什麼要給你抬轎子呢? 因此,激勵必須公平才會有人跟你玩。 一旦有的專案存在激勵特權,失敗的可能性高。

空投幣的激勵可以是人頭激勵。

誰該拿大頭

讓我們來看看現在專案利益分配的一般規則:科學研究專案技術轉讓,利益佔比一般不超過20%。 如果只是一個構思創意和編出的程序,那麼佔10%就差不多了。 區塊鏈都是想法加上編程,它能否成功還要取決於後續的資本的自治投入。 如果是技術團隊拿了大頭,那活就都要你自己做了。 一般來說,需要由自治資本投入佔大頭的項目,加密貨幣的項目方在整體項目中的佔比為10-25%就差不多了。 我們看到,中本聰在比特幣專案上是出了技術的,有案可查的他的佔比僅有5.42%,可能還會多一些,兩部機器,應不超過10%,這是 一個標竿。

絕妙的激勵方法

比特幣每4年有一次減半,我覺得這個辦法是受到風投的種子輪、A輪、B輪、C輪的辦法啟發的。 對於早期的種子輪投資者來說,遇到的投資項目漲個幾千倍也是有可能的。 另一種方式是發出幣後即流通,這是風投比不了的。 這樣,也許投資人一個月就套現回本了。 世上什麼號召力最大? 賺錢的號召力最大。 也許你不信,錢是能 「長腿」的。 對於真正能賺錢的項目來說,往往連廣告推廣都不需要。 廣告的投放是講求精準的,而幣的投放一般比廣告的投放還要精準得多,而且要多精準有多精準,再加上幣鎖倉、推薦獎勵,還有社區機制等手段。 發幣的縮量是確保自治資本投入有效的獲利方法。 只有投資能獲利了,專案才有號召力。 持續獲利也會產生持續吸引力。 如果是不限量的發幣項目,那它與Q幣又有什麼不同呢?

區塊鏈項目的護城河

區塊鏈代碼是公開的,由於沒有專利,所以就很容易被抄襲,那什麼是它的護城河呢? ——幣。 一個設計合理的幣和先發優勢是這類專案成功的關鍵。 優換(Uniswap)最初沒有發幣,因此讓抄它的壽司(Sushi)偷襲了一把。 後者發了一個幣,結果迫使優換(Uniswap)也發了幣。 這幣其實沒有什麼價值,最多可勉強認為它是治理幣。 根據資本市場對未來利益的預期可在當期套現的原理,這個幣也會被炒起來。 但是當優換(Uniswap)也發了幣後,壽司就沒有再趕上。 這類項目原本就是大區塊鏈項目作為生態扶植的小項目,沒想到它會有幾十億美金的市值。 由於區塊鏈專案的核心就是炒,當沒有什麼好概念推出時,也輪到它被炒了,因為它還是有創新的。 易於被區塊鏈炒作的東西,是那種沒有可比較或可對標對象的東西,這類東西是“無頂”的,所以它適合於“炒”。 炒作是無法估值的。

市場發薪資

比特幣系統既沒有員工,也沒有股東,所有人工作都靠自覺。 大家利益一致,都被幣凝聚起來,只要幣漲了就好了。 它不需要做什麼思想工作,也不需要複雜判斷。 只要比特幣一漲,就會出現加密貨幣鴉雀齊飛的「喜人景象」了。

匿名和隱私的標準

比特幣帳本是公開的,但如果每個人的名字都出現在帳本上,那這個帳本似乎是沒人敢用的,而在比特幣的帳上,人們是不能用簡單的辦法知道帳戶是誰的 。 因此,如果我們開發的應用達到了比特幣的程度,那是可以接受的。

機器信用的標準

比特幣的機器信用是建立在51%的攻擊之下的,這個機率是可以接受的。 顯然,機器信用也不是100%的,只是被攻破的機率極小而已。 也就是說,對於我們設計的系統來說,以機器信用為基礎所產生的結果可信,若不是100%的絕對安全,也是可以接受的。 在比特幣出現後的12年中,沒有人攻破比特幣系統不代表它就徹底被攻不破,只是能攻破的機率極小而已。

加密貨幣記帳不對賬

一般來講,局部共識應該採取對帳的方式。 這種方式的特點是速度快、記帳成本低,也比較符合分散式的處理方法。 人們只需把有用的處理結果上報就行了。 而比特幣為了帳本的簡單,只是餘額帳本。 並且沒有對帳這個步驟。

平台、社群和鏈

我們說,比特幣是社區,以太坊是平台,因此,互聯網的概念在這裡也適用。 讓我們來比較一下,比特幣系統沒有APP,而以太幣上有APP。 其實我是不同意分散式APP(DAPP)的說法的,因為區塊鏈用的APP許多都是中心化的。 因此,把它叫做智能合約APP才比較準確。 什麼是社區? 一個有著共同相關的因素的人群就可以組成社區。 比特幣社群有挖礦的群體、炒幣的群和搞技術的群,他們共同的聯繫是比特幣,從而構成了不同的比特幣社群。 什麼叫平台? 這不宜一概而論,而要講特性。 以太坊系統是由一個不可篡改的數位儲存與智慧合約驅動的帳本平台。 以太坊稱自己為“下一代智慧合約和分散式應用平台”,它根本不是分散式平台。 是分散式儲存的統一平台。 平台分佈了還能叫平台嗎?

 平台和鏈有什麼差別? 我們說,鏈一定是有區塊鏈結構的,而平台則不一定有,其意義要廣泛得多。 以太坊是用區塊鏈結構實現的不可篡改儲存平台。 區塊鏈結構本身的技術並不先進,先進與否取決於區塊鏈所實現的專案本身。 未來,人們對區塊鏈的期望值會弱化,因為區塊鏈不過是眾多網路技術中的一種。 目前看,徹底替換網路的區塊鏈時代是不存在的,區塊鏈不可能取代網路。

其實,加密貨幣是一場偉大的思想啟蒙運動,展現了人類思想進步的光輝。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