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無鏈平台和DW20本位幣的思想

——區塊鏈不代表加密貨幣的全部

解密白皮書系列

隨著空投臨近,我們開始陸續發表DW20白皮書和無鏈白皮書以及高手的評論。 加密貨幣的知識跨度太大,基於自己的學習經驗,我們推出一個白皮書系列,作者形形色色,角度各不相同,相信總有一款適合你。 DW20白皮書有五個版本,無鏈白皮書有兩個版本,適用不同的讀者。 我們會從最易讀的版本開始發表。 其中穿插評論文章。

加密貨幣的亂象始於區塊鏈的提法

加密貨幣是一個新型領域充滿了概念的混亂和定義不準確。 例如用區塊鏈來概括加密貨幣就不夠準確。 說到加密貨幣言必稱區塊鏈。 我注意到老祝很少用區塊鏈這個詞,是不是每個專案都要區塊鏈? 他在與我討論無鏈平台時說,加密貨幣的帳本可信是靠哈希演算法的唯一性保證的,所以中本聰在白皮書裡用了「哈希鏈」的說法。 當有了一條可信賴的鏈,如果你不是發幣項目,只是保證賬本的可信性,不需要多方競爭性記賬,單方記賬利用哈希值的唯一性保護賬本的可信,將賬 頁的哈希值上傳到比特幣系統,可實現低成本可信任的記帳。

單方記帳會不會捲款而逃? 老祝提出機器可信的七條判斷標準,他認為不信任第三人還是要信任機器系統和程式設計師。 根據中本聰的理論,當作為誠實節點更有利為什麼選擇作惡。 比特幣系統的運作證實了中本聰的判斷。 系統資料透明,流水帳哈希上鍊,可以對帳便不可竄改。 如果記帳方記花帳的利益小於誠實工作的利益,為什麼要作惡? 就如Google為什麼不捲款而逃? 中心化交易所是因為不透明才有做惡的機會,如果透明,並且透明的帳本完全可以被監管機構實時監管,對專案方和用戶都起到監管作用,作惡的可能性非常小。

祝總在“請出中本聰迎接新世界系列中本聰獲得諾貝爾獎的意義”將中本聰最長的鏈原則上升到「用經濟的手段解決技術問題」之一。 加密貨幣一些人用區塊鏈去解決不存在的安全問題,根本沒有成本的概念,專案走不出來是必然的。

區塊鏈這個概念影響了加密貨幣的進步,以太坊2013年開始開發到2022年9月升級到2.0花了10年時間;而分片的完成,從路線圖看至少還要5年。 試想網路有開發15年的專案嗎? 加密貨幣的技術研發人員居多,產品研究者很少,使得評估專案的標準傾向技術標準,荒唐!

以太坊的程式設計師是非常優秀的程式設計師,但是對於金融和產品基本上是小白。 例如交易費採用以太坊支付,而以太坊的波動使得在以太坊生態上面的項目的收費很不穩定,你看過那個web2的金融項目這麼收費? 以太坊十年都沒有改,這是技術人員的傲慢。 市場的兩代幣模型,股權代幣和交易代幣分開就是針對這個問題提出的。 又如用ETH代表POW和POS兩種挖礦模式的代幣。 這兩種代幣的成本完全不同,完全是兩個代幣,顯示他們對產品也缺乏基本的認知。

最近看到維塔利克(Vitalik)關於人格證明的解釋:「⼀個沒有⼈格證明的世界似乎更有可能是⼀個由中⼼化身分解決⽅案、貨幣、⼩型封閉社群或三者的 某種組合所主導的世界」。 難道中心化就不行嗎? 只有去中心化才是對的?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場景不同,都有各自的用武之地。 ⼈格證明是一個非常簡單的二次驗證問題,讓他們想得這麼複雜,非要把一個平面問題用數軸解決,這是加密貨幣意見領袖的思維誤區。 網路的身份確認普遍採用了二次驗證,既簡單又安全。

至今區塊鏈和十幾年一樣,帳本就是一個單向發送系統,沒有絲毫的進步。 我們在利用其轉帳時,要先打一個小額,驗證帳戶對不對,然後再打大額。 為什麼在支付寶轉帳和銀行轉帳時沒有出現這種現象? 因為打錯了會被退回,而加密貨幣打錯了,就只有哭了。 老祝將無鏈平台的轉帳設計成對帳系統,無需中心化的人工介入,也不會錯賬,比加密貨幣的轉賬不知先進了多少。 區塊鏈看似創新實則抱守殘缺因循守舊,遠遠跟不是網路技術發展的步伐。

我們看這幾年什麼在加密貨幣的排名上升了,最突出的是交易所和穩定幣。 他們都是中心化的,儘管中心化交易所挪用客戶資金,沒有透明度,但用戶還是選擇他們。 因為所謂的區塊鏈項目要不交易費太貴,要嘛不好用。 最好的分散式交易UNISWAP排名也只在24位,中心化的發展超過去中心化,很諷刺。

去中心的核心到底是什麼? 是分散式記帳嗎? 是分散式儲存嗎? 是區塊鏈帳本嗎? 這是技術人員對加密貨幣的提煉。 加密貨幣根據中本聰在白皮書的觀點是“公開”,公開才能透明,透明才不可篡改,才有信用,這是最簡單的增信方法和減少監管的方法。 一個好的方法一定要簡單,而我感覺到技術人員想出的很多辦法,不能簡單地讓人理解,就不要說採用了。

什麼是加密貨幣的核心思想? 老祝的概括是:公開、公平、公正和競爭,由此保證帳本不能竄改。 用Web3提煉加密貨幣,已經比從區塊鏈的角度提煉要高,這是從應用角度的提煉。 公開、公平、公正和競爭是從思想角度的提煉。 不打破區塊鏈的夢魘,加密貨幣無法與大眾市場真正接軌。

老祝用透明中心化實現去中心化的基本特性,我看完全可以取代以太坊系統。 歷史就是這樣的輪迴,大衛喬姆開創的加密貨幣是中心化的,帳本和記帳都是中心化的,最後死掉了。 中本聰的加密貨幣是帳本中心化的,記帳去中心化的,並且沒有運作費用,一定不會死。 以太坊繼承了比特幣的特點,沒有運行費用。 以太坊實在太難用了,才有了大量的替代公鏈出現。 而他們都沒有跳脫區塊鏈的窠臼,有小小的改進而無大的創新,大多數專案基本的底子還是區塊鏈。 以透明中心化取代區塊鏈帳本,是重大的思想反轉。 這是加密貨幣領域的新思維。 這個思維不是沒有跡象,以幣安為代表的中心化交易所,用默克樹帳本實現記帳透明,儘管不完善,但這顯然是中心化交易的必經之路。

傳統的監管不適合加密貨幣

中心化交易所必須透明,以證明他們沒有篡改。 讓所有的加密貨幣交易所走向透明的方式,而不是把加密貨幣交易所納入現行的監管方式,否則是走回頭路,忽略了加密貨幣已取得的創新並且扼殺創新。

加密貨幣最大的特點是改變生產關係,簡化監管結構和物件。 比特幣是7000億美元的項目,只有四個維護人員,需要監管嗎? 因為即時透明,透明度超過所有上市公司,對比特幣如果要監管,使用智慧機器人就可即時監管。 比特幣常受到洗錢的指責? 這種現像是存在的。 可是該監管誰呢? 監管項目方是不可能的,顯然只能對可疑帳戶進行監管。 中心化對洗錢的監管是透過銀行,銀行對客戶行為判定經常是錯誤的。 加密貨幣顯然不適合這種監管。

加密貨幣突破了傳統的監管邊界,最難的問題是加密貨幣專案普遍不存在傳統的公司結構,當然許多代幣也不代表專案價值。 比特幣,瑞波幣甚至狗狗幣都是如此。

老祝的建議部分如下:

「結合我們對加密貨幣領域的研究和認知,提出如下的監管建議:

  1. 依據透明程度和去中心化程度進行監管。 去中心化本質還是體現在透明度上,越是不透明越需要監管介入,越是中心化越容易不透明,就越需要監管介入。 例如中心化且透明程度偏低的USDT、USDC和各類交易所,就需要強監管。 完全透明的BTC、ETH無需監管也無法監管。 幣安類的中心化交易所,存在極大的不透明性,必須嚴厲監管。 美國SEC是抓得準的,但是方法還不太得當。
  2. 機器可信賴程度代表專案的自動化程度和透明度,凡是自動化不及的地方就需要監管。 例如人為操作,破壞規則,暗箱操作不公開,就需要監管。
  3. 依據核心團隊的承諾進行監管:加密貨幣不是靠迭代成功的,必須事先周密設計,白皮書要體現專案的中心思想。 白皮書可以更改,但是要事先公告。 這點就如IPO的招股書。 若因為做不到而隨意更改用途,則是可以起訴團隊的。
  4. 團隊必須實名,實名代表責任。
  5. 幣流通就等於上市,對團隊成員的監管基本上適用上市公司管理條例。
  6. 流通上市過程是簡化版的IPO程序
  7. 對金融出入口實施監管,因為平台例如以太坊等平台都管理不了。 但是USDT和銀行的出入金都是可以管理的。 」

老祝的觀察比許多加密貨幣的意見領袖深刻,所以寫出去中心本位幣這一創世之作也不意外。

市場的穩定幣都不是穩定幣

穩定幣也是在加密貨幣領域又一個定義不準確的詞,加密貨幣領域直到現在出現的所謂穩定幣都不是穩定幣,都是錨定幣。 穩定幣是不存在的,確切的定義是錨定幣和本幣。 而現在的穩定幣都不可能成為本幣。 沒有本幣,建立新金融生態就是一句空話。 DW20填補了這個空白。

DW20去中心本位幣非常有創意,分散式的空投,抵押發行和做市商的運用,給比特幣配上標尺,使加密貨幣喊了多少年的比特幣本位展現了實現的可能性,惠及所有 加密貨幣的參與者。 我高度評價這個方案,這是繼比特幣出現後,集加密貨幣思想之大成的項目。 如果技術方案沒有問題,DW20成功的可能性極大。

實名與匿名共存

加密貨幣講究匿名,說是保護隱私。 DW20白皮書指出:“必須強調說明匿名不是比特幣最核心的理念;’隱私不是秘密’,隱私的實質是’匿名系統允許個體披露他們的身份’,對此看過埃里克·休斯’密碼 龐克宣言’就知道了。”我們看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系統允許個人披露身份嗎? 顯然沒有達到埃里克的要求。 而埃里克隱私分級的想法被貫徹在DW20。

現實世界是真實身分組成的世界,個人的隱私不應該成為中心化組織牟利的工具,這種問題用法律的手段解決一定簡單過技術,而加密貨幣將隱私和匿名等同的觀點是錯誤的觀點。

無論實名和匿名,當資料透明和人工智慧的發達,監管都差不多。 監管的程度取決於法律。 監管的責任不在專案方,而應由監管機關依據法律直接對個人進行監管。 如果資料不透明,就要適用現行的監管法律法規。

如何讓比特幣本來就被主流接受

我看到DW20有一個獎牌設計,我看過老祝的「比特幣美元本位」的文章。 我知道他如何想,這一招非常狠,白皮書有一句話:“這是一座金山”,而且是無主的金山。 一個計畫如何照顧各方面的利益首先要有利益,不愧為企業家,眼光獨到而老辣。

還有幾個未解決問題

  1. 鋪底資金到底會起到什麼作用? 這是一個新概念,似乎還要進一步深入研究。
  2. 用比特幣度量社會總財富和DW20作為標尺,這個想法很創新。 如果成功了,老祝對人類做出偉大貢獻。 但是他的依據只是米塞斯、哈耶克的自由市場理論,這個理論的市場反對者眾,並且觸及權貴的根本利益。
  3. 做市基金是否會成為監管當局扼殺計畫的藉口? 從白皮書的研究看,這是不違法的。

區塊鏈不代表加密貨幣的全部

回歸本文的標題。 斯托內塔(Stornetta)與斯圖亞特·哈貝爾(Stuart Haber)一起被尊為區塊鏈的共同發明者。 他們的發明在中本聰的白皮書中被當作引文。 但找遍中本聰的白皮書都沒有區塊鏈(Blockchain)一詞,在回答用戶提問時中本聰對加密貨幣的概念進行了肯定。 在中本聰的眼裡區塊鏈始終是一種技術手段,只是加密貨幣的一部分。 比特幣的本質是金融,比特幣系統為了解決金融問題而生。 用區塊鏈來概括加密貨幣是導致10多年加密貨幣進展緩慢的根本原因。 利用加密技術實現帳本的公開透明不可竄改,不是只有一個區塊鏈技術。 區塊鏈技術是實現比特幣系統的最適技術,但不是金融生態平台最適技術的技術,所以才有了以太坊的十年開發。 看下來無鏈平台的索引技術更有優勢,用加密貨幣和加密經濟學來概括中本聰思想顯然更為準確。

老祝還區塊鏈本來面目,不拘泥於區塊鏈結構,而基於無鏈系統實現DW20分散式穩定幣,想法大膽而合理。

人類的進步根本是科技推動的,DW20的出現讓我們看到公平世界的曙光。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