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首創性信任

走進白皮書系列(二)

我們已經開始揭開無鏈系統的神秘面紗,介紹白皮書的相關內容。 對於比特幣許多程式設計師曾經親密接觸過,最後兩手空空。 我們有緣相識,財富和認知成正比,我們的空投設計不需要你花錢,但是要花時間讀文章提高認知,貢獻你的力量,否則你與財富擦肩而過。 「判斷Web3.0計畫優劣的新標準」一共分為三節分別是:首創性信任、社群治理信任、影響力與白皮書信任。

判斷Web3.0專案優劣的新標準

之一、首創性信任

引言

Web3.0又叫Web3。 在專業人士眼裡兩個概念有差別,本文並不區分。 至於Web3和web2專案的差別,簡單來說是Web3比Web2多了資料的擁有權。 Web3專案大都是程式開源的,而且缺乏專利保護,所以仿盤很容易,一下出來幾十個仿盤都十分常見。 例如比特幣BRC20協議出來後,用此開源協議一下子湧出了幾千個發幣項目,這些項目魚龍混雜,令人眼花撩亂。

Web3的發幣項目普遍在早期就發幣並流通了,幣的流通相當於上市,而早期項目的價值作為專業投資者都很難判定,那麼普通散戶對此又該如何判定? 有沒有相對簡單的方法?

Web3和Web2競爭環境有類似,但也有不同。 在這種競爭環境之下,除了Web2常用的項目判斷標準之外,還需要新的判別標準。

Web3強調去信任,並不是不需要信任,而是對信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例如機器級信任。 在一個魔鬼與希望並存的世界,如何取得信任顯然是關鍵問題,由此產生web2沒有的新的信任判斷機制的問題。 本文從首創性信任、社群信任、影響力信任、白皮書信任等四個角度來描述Web3獨特的信任機制。

一、首創性信任

首創性信任

別人在仿程式碼時,畢竟對程式碼的了解不如首創團隊。 對於其中的程式炸彈,後來者沒有了解,因此容易產生被攻擊的損失。

市場結論:首創專案的程式碼比仿盤程式碼可靠,也就是首創專案更可信。

人們在類似的專案中選誰的? 毫不猶豫選可靠的。 我們從幣市場網站(Coinmarketcap)的排名中可以看出,前數十名的加密貨幣項目中大都是有首創性的。 其中,穩定幣不是技術和產品創新,而屬於金融創新和市場創新;比特幣的仿盤萊特幣LTC和比特幣現金BCH與比特幣的技術都差不多,其市值與比特幣的差距越來越 大。 更重視首創性是web3的一大特點,也就是說非首創性項目不容易做大。 這是Web3中的首創效應。

網路在其一個細分領域中存在著一個企業主導的現象,這在web3專案中並未改變,因為有發幣,首創專案成功的機率大。 Web3專案因資金鏈斷裂而失敗的可能性小得多。 Web3有它特定的範圍,不完全涵蓋Web2,但許多細分領域的項目會出現與Web2的競爭,尤其是在金融領域。

觀察首創性的兩個角度

首創性的創新點有大有小,每個時期的創新點有所不同。 這是觀察首創性的兩個角度。

何為大創新? 中本聰的比特幣就是大創新。 從80年代中期開始,加密貨幣的先驅們開始討論的大問題是:如何利用網路和加密技術做出解決法幣超發問題的替代貨幣? 這是影響人類的大創新,前後花了20多年,直到中本聰的比特幣的出現。 也就是大創新解決的問題要「大」。 這是創新的共通性問題,無論互聯網,還是人工智慧都是如此。

加密貨幣的第二個特點是涉及領域很寬,不光是技術創新,還有金融創新,例如穩定幣,又如分散式金融DeFi。 說是金融創新,但創新者也要懂技術,因此專案團隊要有跨界的能力。 正如我在《用空投累積用戶的能量》(chainless.hk)一文中所指出的「加密貨幣是一個跨度很大的領域,包括政治、法律、經濟、金融、股票、貨幣、產品、市場和技術 」。 這是一種綜合能力,為什麼比特幣從孕育到誕生需要這麼長的時間? 比特幣的創始人之一尼克薩博(Nick Szabo)認為技術雖不是小事,但為什麼這麼設計比特幣才是大事。 從1981年加密菁英們開始直到2005年的尼克薩博提出比特金,才算搞清楚這些問題,2008年中本聰做出了最終的完善並發布了比特幣。 這是需要綜合能力的。 比特幣之後再也沒有匹敵比特幣的項目出現,是因為再也沒有出現匹敵中本聰這樣的跨界人才或專案團隊。

觀察專案團隊的組成就知道他們能走多遠。 加密貨幣發展到今天,單一的技術團隊創業已經沒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

每一個時期的創新點有所不同。 比特幣出現後,從2010年到2014年大部分的創新都是圍繞著改進演算法。 到了2015年,所有的演算法都出現了。 索拉納(Solana)是2017年的項目,是不是例外? 它不是演算法創新,是透過硬體性能的提高並改進了權益演算法(POS),從而創造了加密貨幣的最高交易速度。

最近朋友推薦了卡斯帕(Kaspa)的專案給我,說是用中本聰的工作量證明(POW)演算法實現了超過POS的速度。 這個演算法是2013年就有的,其技術也是大牛參與,賣點是比POS更去中心化,而且抗審查。 對於不懂的人,這可能就給唬住了,但若稍微懂點技術的話,就知道其違反了POW的不可能三角原理。 它要成功的話,那豈不是幣圈前10名中的5個採用了POS演算法的平台專案的專家,有一個算一個不都成了笨蛋嗎? 每個騙子頭上都有光環,要不,如何騙人? 現在再賣底層技術創新的項目,已經過了時機。 就如現在再創造一個類似的比特幣會成功嗎? 對於這種項目,聽都不要聽。

下一步的創新點在哪?

Web3的出現標誌是加密貨幣的應用創新進入了主戰場,穩定幣作為應用項目,有三家進入了幣圈排行前12名而號稱“以太坊殺手”的項目,沒有成功超越以太坊。 也就是說,公鏈競爭已經結束了。 公鏈又稱為第一層,未來的公鏈競爭將在以太坊、索拉納、ADA等這五家頭部POS平台上展開,大局已定。 下一步是第二層項目的競爭。 最先解決大痛點就有大價值,先解決小痛點就有小價值。

解決大痛點的團隊就要有跨界能力,單純的技術創新最多只是小修小補。 未來要靠產品和市場創新並舉,所需的能力和技術創新有所不同,孫宇晨啥技術都不懂,綽號孫割,多少人都不看好他,但波場卻跑到了第十名。 它的TRX幣的技術走勢超過了比特幣走勢,原因是他會做市場。 身為創業者,若市場能力和產品能力不敵孫宇晨,那超過他就是一句空話。 市場和產品的創新點究竟是什麼? 這是每個創業者所面臨的嚴肅問題。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