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賈斯汀邦斯Justin Bons拒絕比特幣的14個理由

賈斯汀邦斯(Justin Bons)是網路資本(CyberCapital)歐洲最早的加密貨幣基金的創始人和資訊長。 從2014年開始是全職的加密研究者。 他在2023年6月13日發表了「拒絕比特幣的14個理由」一文,比之前文章列舉的理由都多都全,其實沒有評論的必要。 我的讀者朋友盧波要求我評論一下,為了快捷,採用逐段或逐句的評論方式。 Bons用B代表,我用Z代表。

B:從基本面第一的投資角度客觀看待BTC,很明顯,根本不應該將其視為一項投資。

Z:黃金的基本面是什麼? 黃金是不是投資? 在巴菲特的眼裡,不能產生利潤的項目都不能視為投資,黃金也不行,巴菲特不買黃金。

比特幣和黃金一樣從大周期看都是跑贏通膨的。 理財算不算投資? 在巴菲特的眼裡理財也是投資。 理財的目的是跑贏通膨,那比特幣和黃金都能跑贏通膨,理財是投資,比特幣和黃金就不是投資? 講不通。 兩者的差異在於,短期黃金和比特幣的波動影響巴菲特的業績,這也是根本原因。 現在比特幣的鎖倉量逐年上升已經達到70%,顯然鎖倉的人將比特幣視為長期投資。 比特幣長期持有量不輸於美國任何一隻頭部股票。 美國股票不是投資?

基本面是對一個系統的評價,黃金代表哪個系統? 比特幣也不代表比特幣系統的基本面,黃金、比特幣與貨幣一樣用供需關係去評價,黃金是純粹自然地調節供求,而比特幣的高明之處在於用演算法調節供需關係,用於 保證比特幣的長期上升趨勢。 比特幣具有投資性,但用基本面評價黃金和比特幣是用大槌子炒菜,驢唇不對馬嘴。

B: BTC是個不穿衣服的皇帝,沒有實用性或長期安全性的基礎。 因此,它成為純粹的投機資產,但這與該專案的最初目標背道而馳。

Z:在2009年1月12日,比特幣發表的第三天,哈爾芬尼(Hal Finney)發表了著名的哈爾芬尼猜想,認為比特幣會達到1000萬美元一個。 他是基於比特幣本位的實現。 經過加密貨幣人士15年的奮鬥,我們離這個目標越來越近了。 無需比特幣本位佔領整個金融市場,如有現在美元一樣的地位,比特幣的價格都會達到1,000萬美元以上。 比特幣價格的上漲會導致算力的進一步上漲,安全性會進一步提高。

比特幣設計初衷有三個目標,解決央行貨幣超額,商業銀行泡沫放款與小額支付。 用比特幣系統做小額支付並不現實,中本聰並沒有否定可以透過第二層方案解決。 觀察加密貨幣的實踐,比特幣系統的設計對解決上述前兩個問題,實現了邏輯驗證,證明邏輯可行。 對此可參見筆者「從點對點的現金系統到無泡沫金融體系」(chainless.hk)。 不能說與比特幣最初的目標背道而馳。

邦斯不懂得比特幣的目標是比特幣本位,比特幣15年的實踐證明了比特幣技術的有效性和可靠性,才會吸引做金融應用項目大咖關注,比特幣的實用性靠金融專家 去發揮,除了技術,還必須有深刻的金融底蘊才能實現。 沒有比特幣的第一步,不會有懂行的人走第二步。

B: 以下是自2017年以來不投資BTC的十四個原因:

Z:  他所說的問題存在,但不是不可解。 我的研究就是解決這些問題的。 關鍵在於邦斯沒有看到比特幣本位的可行道路。 比特幣到了一個坎,是一個可以過去的坎。

01 拒絕比特幣的14個原因

1. 無容量(無法用於公共事業)

B:區塊大小限制從根本上將BTC的吞吐量限制在每秒7-22筆交易之間,這意味著全球每個人僅僅完成一筆交易,加起來的時間就需要超過七十年。

這意味著從技術角度來看,廣泛和大規模使用比特幣是不可能的,因為使用量已經被嚴格限制。 因此,比特幣無法成為「未來的貨幣」。

擁塞也導致比特幣的交易不可靠,因為無法完全預測手續費,導致交易失敗。

有些人提出了閃電網路作為解決此問題的方案。 然而,在非託管的情況下,將人們引入閃電網路實際上需要進行多次鏈上交易,而在擁堵時高額的手續費也會轉嫁給閃電網路用戶。

因此,區塊大小限制破壞了比特幣的所有潛在用例,因為任何大規模的使用都是不可能的。 每當真正的使用案例出現時,只會導致手續費飆升和擁堵,最終驅使人們離開;這就是為什麼比特幣沒有實用性。

Z:比特幣系統厲害的地方是建立了人類從來沒有的信用根,它由接近1萬個拷貝節點隨機組成。 15年都沒有被篡改過,當我們把帳本文件的哈希值上鍊,帳本也具備了不可篡改性,所有交易都在比特幣系統完成肯定不現實,但是信用是可傳遞的,比特幣建立 的信用根構成了金融可信的基礎。 作為根,肯定交易量無需很大。

有誰可以取代這種可信? 不是價格問題,不是時間問題,為了可信的需要,再貴和時間再長都是成本的考量。 比特幣系統的可信賴的價值在加密貨幣項目中是最高的。 而哈希值可以存在隔離見證區,還有4M的位置。 哈希值不過才幾個位元組的大小而已。 人類的信用根會沒有實用性?

2. 沒有長期安全性(沒有實用性)

B:比特幣的安全模型目前正處於早期階段,透過高通膨來支持安全預算。 然而,由於減半機制,我們正接近下一個階段,也就是依靠手續費取代通膨。

比特幣最初的設計目標是成為一個高交易量的支付網絡,許多交易透過支付小額手續費來為網路的安全性提供支援。

然而,由於比特幣基於原計劃拒絕增加區塊大小限製而從根本上改變了其路線圖、目標和願景,現在它面臨著一個不同的困境。 由於無法為自身的安全性支付費用,其安全模型完全失敗。

目前只有兩種方式可以在保持相同通膨計劃的同時確保比特幣的安全性,但這兩種方式都極不現實:

一種方式是比特幣的價值每四年翻倍一次,持續一個世紀,或需要維持極高的手續費才能維持目前的安全水準。 然而,這種增長是不可能的,因為根據當前價格,它將在31年內超過當前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

另一種方式是手續費達到持續的極端水準。 然而,由於手續費市場的影響,這是不切實際的。 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為一筆交易支付數百美元的手續費是不切實際的。 當手續費飆升時,用戶會離開,而這完全是由於不必要地增加了區塊大小限制。

這意味著比特幣的長期安全性在沒有極高的交易費用的情況下是不可持續的。 比特幣的安全性將不可避免地繼續下降,直到降至足夠低的程度,使網路變得有利可圖,從而使比特幣變得不安全。 根據我的預測,這將在未來五到九年之間發生,即經歷兩到三次減半。

因此,比特幣的安全性和技術基礎都是不可靠的,在我看來,只是一種虛假的希望。

Z: 邦斯說的還是支付和儲值價值之爭。 由於10分鐘記一次帳,在支付上不可能超過支付寶或拍寶。 選擇安全和儲值價值是明智的選擇。 從加密貨幣的發展來看,比特幣的支付是跨鏈到其他快速支付平台解決的。 苛求比特幣系統做支付是不對的。 支付系統很多不是比特幣的獨特價值,儲值價值是比特幣的獨特價值。

31年內比特幣走在第11週期,我在《請出中本聰迎接新時代》系列「13.比特幣自然成長曲線」中(chainless.hk)預測了在比特幣本位條件下的幣價是 580萬美元,全球基礎貨幣M1扣除通膨率後是132兆美元,而比特幣的市值是121兆美元。 GDP的數值遠大於M1,31年後比特幣的市值也不會超過GDP,看來邦斯的金融修養還要努力。 他論證的趨勢沒有錯,但是如果在比特幣本位的條件下他的研究就不成立了。

3. 沒有可預測的供應(沒有安全保障)

B:在增加區塊大小限制之前,有第三種更現實的選擇來避免這場災難。

一旦比特幣的安全性降低到一定的閾值以下,增加比特幣的通膨率超過2,100萬的限制將是唯一的選擇。 因為一旦我們達到這種不可避免的狀態,將只剩下兩個選擇:

第一種選擇是允許網路遭受51%攻擊,從而發生審查和雙重支付。

第二種選擇是增加比特幣的供應通膨超過2,100萬的限制。

我猜測,大約十年後,一旦比特幣的安全性降低到一定程度,兩種情況將同時發生,即網路再次分裂並引發更多混亂。 這一切都是由於在區塊大小爭議期間對實用性和比特幣的原始願景的不遵守所導致的後果。

Z:如果上面是招數,比特幣就完蛋了。 中本聰設計比特幣就是希望比特幣本位,他想讓人人用PC挖礦,使得比特幣極度分散,從而形成廣泛的交易。 但是大餅哥拉斯洛開發了GPU挖礦,使中本聰比特幣極度分散的夢想碎了一地。 不僅如此,一開始時,加密貨幣也是用比特幣作為交易對,由於比特幣的高波動,顯然又失敗了。 核心是以中本聰為代表的技術菁英對貨幣理解不夠,不知道貨幣需要標尺這個關鍵特性,錯誤地把聰當作標尺。 比特幣現在是以美元作為標尺,所有的強勢穩定幣掛鉤美元,比特幣實現比特幣本位還要看美國的臉色。 機會不是沒有,美國國會眾議員穆尼提出黃金法案,用黃金不如用比特幣。 也許再有一次大金融災難,黃金或比特幣就會走到歷史的聚光燈下。 從中國宋代的紙幣交子到大元寶鈔都是百年左右的壽命,美元已經是走到了命運的終結階段,算是超期服役了。 不看美國臉色的比特幣本位的方案有沒有? 有! 我在比特幣美元本位的基礎上設計了去中心本幣DW20,不需要依靠政府,與比特幣一起構成比特幣本位的方案。 現在,無鏈網站(chainless.hk)登出了90多篇前期準備文章,目前已經進入到“走進白皮書系列”,一步步講明了我們的比特幣本位解決方案,而邦斯所說的 方案根本不需要。

4. 沒有價值主張(沒有安全性、實用性、可預測的供應)

B: 一個不安全且純粹具有投機性質的資產無法成為一個良好的價值儲存工具,甚至無法成為一種良好的價值儲存形式。 最好的價值儲存工具是那些基於實用性的,因為這為投機提供了更穩定的基礎。 此外,在長期安全模型即將失敗的情況下,所有用來將比特幣作為投資的論述都將被徹底摧毀,因為沒有實用性來進行合理化。

現實情況是,除了投機之外,比特幣無法提供任何價值。 這就是它變成純粹投機資產的原因,使其高度波動且最終毫無意義,這一切都與ETH等競爭區塊鏈非常不同,ETH提供巨大的效用,並且確實具有諸如Token銷毀之類的機制 ,可以返還由 Token 產生的部分價值。 此區塊鏈的效用回傳給Token持有者。

使第三代和第四代區塊鏈的投資更具吸引力,不僅從功利主義的角度來看,而且從價值儲存的角度來看。 由於這一切都轉化為更安全和稀缺的區塊鏈,這正是BTC應該擅長的功能。

時代已經改變了,科技已經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與競爭對手相比,比特幣Token經濟現在看起來非常弱。

Z: 中本聰說到比特幣結構時有一句話:「0.1貫徹始終」。 比特幣的腳本語言只用了百分之二十多的指令碼空間,還有百分之七十多沒有用。 當很多人希望中本聰增加功能時,增加還是不增加? 不勝其煩。 在實踐中他發現比特幣作為儲值價值工具就很好,給比特幣系統附加太多的功能可能會影響可信性,如果比特幣添加了很多的功能,就不是今天的比特幣了。 今天的比特幣用來實現比特幣本來就剛好,中本聰相信自然進化,他相信在適當的時候會有不同的平台接續他留下的任務。

關於實用性問題,在比特幣論壇有專門討論的記錄,是稀缺性、共識和實用性的討論,這裡不再贅述。 邦斯的思維沒有站到中本聰的高度,我很懷疑作為加密貨幣的老槍是否讀過中本聰8萬字的對話記錄。

5. 沒有圖靈完備性(可程式性)

B:事實證明,可程式性對於任何新的區塊鏈來說都是一個關鍵特性,因為它已經實現了廣泛的現已證明的新用例。

最好的去中心化資產需要去中心化金融來支持,這也是有道理的。 否則,每個人仍然會依賴託管服務來支援這些更複雜的金融產品,違背了使用去中心化加密資產的初衷。 這就是為什麼目前以太坊網路上的 BTC 數量比閃電網路高出幾個數量級的原因。

我認為可程式性是長期競爭力的必要條件,因為與純粹投機性的SoV 敘事和金錢敘事相比,它為吸引新用戶提供了更具吸引力的踏腳石,後者需要一定程度的意識 形態動機,至少在已開發國家是如此。

Z:原本比特幣系統不是平台,它只是比特幣的發行工具。 最近在隔離見證區發展的協議打開了思路,現在不能認為比特幣系統沒有生態。 隔離見證區最大的好處是比特幣帳本的完整性沒有破壞。 生態會如何發展我不知道,會不會發展出超越以太坊的生態我也不知道,不宜過早地下結論。 非常佩服比特幣的技術專家和討論機制,在中本聰離開後多次避免了犯錯。

6. 沒有DeFi(沒有可程式性)

B:缺乏可程式性解釋了為什麼BTC無法支援DeFi。 因此,無數比特幣持有者不斷在CEX所和詐欺性中心化借貸平台上蒙受損失。 這種情況將無限期地持續下去,因為 BTC 無法開發自己的 DeFi,而是需要用戶對中心化機構的信任,這與比特幣最初的去中心化論點背道而馳。

這種功能的極度缺乏也進一步影響了BTC在安全性和經濟性方面的競爭能力,因為實用性仍然是可持續且極具吸引力的Token經濟的關鍵。 比特幣根本無法大規模實現這一點。

Z:無鏈平台透明中心化技術,無需對中心化機構的信任,繼區塊鏈帳本、有向無環圖帳本之後,我們提出了索引帳本。 任何人都可公開檢查帳本資料。 解決DEFI問題是小菜一碟。

7. 沒有隱私(沒有容量和可程式性)

B: 區塊大小限制也大大減少了匿名集,因為當交易量少得多時,進行鏈分析會容易得多。 由於容量不足,混合器的可用性也大大降低,而且在擁塞期間也變得更加昂貴。

也完全缺乏重要的隱私增強技術,這主要是由於比特幣缺乏可程式性。

否則,可以實施零知識證明等解決方案,讓BTC對於需要此類功能的使用者來說更加私密。 雖然任何隱私功能的本地實現仍然是牽強的,但至少考慮到BTC治理的狀況,我將在稍後介紹。

隱私是任何金融或支付系統的關鍵特徵。 事實上,比特幣無法實現強大的隱私功能,這也使得它不適合被用作貨幣,即使它有能力。

Z: 此點是誤區。 混幣器為洗錢打開了方便之門,在現在的法律環境下是禁止的。 比特幣的帳本及結構的隱私性好過以太坊,比特幣沒有帳戶的概念,以太坊的帳戶只要對外轉一次錢,對方就知道這個帳戶有多少錢。 對於沒有經驗的普通用戶不會先為自己設計幾個以太坊帳戶,這會將自己有多少錢暴露給對方。 另外加密貨幣解決隱私問題選用了匿名,匿名和隱私在概念上是不相同的。 對此艾瑞克胡斯(Eric Hughes)的《加密朋克宣言》講得很清楚。 匿名是加密貨幣始終是小眾市場的根本原因。 隱私要分級,就像電影的分級一樣,匿名只是隱私的極端情況。 如果一個加密貨幣金融系統不能同時支援實名和匿名,則是死路一條。 試想一下,匿名支付相當於現金支付,在現代社會只花現金的地方越來越少,匿名不是進步。 有市場但是不大。

8. 與PoS相比,PoW效率低且浪費

B: PoW(工作量證明)在任意運算方面帶來了巨大的成本,與PoS(權益證明)相比優勢幾乎完全不存在。 這種成本必須反映在費用或通貨膨脹中,以支付其長期安全性。

PoW需要大量的硬體和電力來保護網絡,從而將驗證成本外部化,所有這些都是為了解決不會直接使網路本身受益的任意數學方程式。 另一方面,PoS利用Token本身的價值來保護網絡,以更有效的方式獲得高區塊鏈安全性。

PoS在經濟上是優越的,因為沒有這種巨大的任意計算成本,由於效率的提高,其Token經濟學在所有設計變體中的費用和/或通貨膨脹都可以低得多。

在「攻擊成本」方面,除了共識演算法之外,假設具有相似的屬性,比較PoS和PoW;與PoW相比,PoS的攻擊成本要高20至50倍。

如上所述,由於 PoS 的成本支出已經低得多,這意味著如果其他條件相同,僅從經濟考慮來看,PoS更安全、更健全。

Z:比特幣系統的算力構成比特幣的價格底,算力的提高代表耗能加大,也就是比特幣的價值是能量轉換來的。 算力的上升推動比特幣價格的上升。 比特幣算力的競爭性決定了最強者控制算力。 當價格跌到算力之下時,這些強者就會出手收購比特幣,確保比特幣的上漲趨勢。 比特幣系統提升算力的主要目的不是記賬,是保障比特幣的價值。 從記帳的角度看,用POS也不是成本最低的,還是太貴。 最便宜的是單方記賬,帳本哈希上鍊,安全性取決於備份的多寡。 當採用POS方式後,代幣代表股權,以太坊變成了股權幣,代表以太坊系統的價值,與比特幣完全不同,因為比特幣不代表比特幣系統的價值。 對於以太坊為何是股權幣可參看加密貨幣的創新之路之十一「從12個頭部項目看加密貨幣」(chainless.hk)。 邦斯完全沒有搞懂比特幣的價值來源和以太坊的價值來源完全不同。 為什麼以太幣轉到POS之後價格不漲,拉大了和比特幣的價格差距? 因為以太坊的估價邏輯變了。

9. 與PoS相比,PoW的去中心化程度較低

B:與PoW相比,PoS更加去中心化,因為PoW需要裝滿硬體的倉庫,從太空中都可以看到! 以規模經濟為中心,並且需要與政府就電力合約達成特殊協議,PoW是為實業家保留的。

而PoS區塊生產可以在普通人家中的Raspberry Pi上運行,並且獎勵根據權益平均分配,而不是工業規模的競爭。 降低進入門檻,從而擴大權力分配(去中心化)。

像是BTC規模運作的大多數PoS加密項目,去中心化程度將高出比特幣幾個數量級。 PoW沒有機會;PoS是一種演變和進化。

這一切使得PoS在各方面都優於PoW,從經濟、安全、去中心化的角度來看,甚至根據廣泛認可的公平和平等原則。

Z:中心化在區塊鏈中是一個十分模糊的概念,也是系統風險來源。 考察是否存在中心化,可從以下10個面向進行:管理、決策、控制、開發、運算、記帳、驗證、儲存、帳本和系統結構。 邦斯只說了「記帳」這一塊的多方記帳方式,與比特幣比較是片面的。 例如以太坊在控制上不去中心,過去以太坊還有礦機制衡,現在抵押機制制衡程式設計師的作用幾乎沒有。 以太坊現在完全靠道德約束,好在Vitalik還沒有醜聞。 說POS更加去中心是片面的。 關於中心化還是去中心化,詳細比較請參考「嗨!請走出區塊鏈迷思」(chainless.hk),這是一篇老文,寫於2020年,現在來看有許多值得修改的地方。

10. 治理功能失調

B:我最初在2013年對投資比特幣的論點被我們所信任的人摧毀了,而問題的根源在於治理的失敗。 比特幣的歷史上存在著權力鬥爭和內戰,這是治理失敗的症狀。

事實上,主導比特幣開發的客戶端的是「比特幣核心」成員,已經有效地實現了對比特幣發展的集中控制。 它將比特幣變成了一個單一政黨的體系,而核心成為所有變更的有效守門人。

目前,超過98%的全節點使用比特幣核心,這是極度中心化的情況。 實際上,只有一個首席維護人員對核心的所有決策擁有最終決定權,這使得比特幣核心變成了一個獨裁體制。 就像所有的獨裁體制一樣,他們的權力是有限的。 然而,這仍然是對比特幣原本應該代表的分散概念的徹底背離。

這一切都是區塊大小爭議的文化後果,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真正競爭的客戶端如今被視為「比特幣的敵人」。

比特幣的神話是它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精英治理體制。 然而,事實與之相去甚遠;比特幣核心擁有不成比例的權力,可以對協議進行任何變更,包括極具爭議的變更,例如RBF,同時還會將那些不同意他們意見的人排斥在外,如 Gavin Andresen、Mike Hearn和Jeff Garzik。

這就是為什麼多樣化的競爭客戶端實現對於真正的去中心化至關重要。 由於區塊大小爭議的後果,比特幣失去了客戶端多樣性,這意味著它實際上已經被掌控,這是去中心化治理的明顯失敗。

Z:2022年8月首席維修官弗拉基米爾范德蘭(Wladimir Jasper van der Laan)已經退休,沒有指定繼承人。 本文寫於2023年6月,10個月後還說范德蘭是首席維護官的事不夠嚴謹。 目前比特幣系統還有4個維修人員。 比特幣並沒有失去程式設計師和算力方的製衡,程式設計師可以修改程序,算力可以不下載,客戶端的多樣性是用戶的選擇,如果比特幣核心不能提供合適的服務,大家會用嗎? 就算比特幣系統被掌控,還有算力方的製衡在,以太坊有製衡嗎? 邦斯顯然沒有一碗水端平。

11. 有毒文化

B: 從比特幣極端主義者到信仰者,比特幣因其有毒和封閉的文化而臭名昭著。 鑑於缺乏任何正式的治理,這使得 Core 成為該協議事實上的獨裁者。 這一切都意味著,改革的唯一希望在於文化,或者說社交層面。

不幸的是,如今的社交層面存在著嚴重的功能失調,這部分是前面提到的問題的結果;因為這些缺陷導致了一種深層無意識的不安全感。

比特幣的文化是其歷史和人類學演變的副產品。 其中最顯著的一點是區塊大小爭議時期,伴隨著大規模的審查運動,導致幾乎所有持不同意見的聲音離開。

這創造了一個迴聲室,具有自我強化的選擇偏見,強化了比特幣的同質性人口結構。 有毒性、思維封閉和敵意都是他們為捍衛比特幣設計中的致命缺陷所採取的防禦機制。 這是他們不安全感的原因,需要支持者提供虛假的敘述,因為謊言、幻想和一廂情願的思維是繼續向更大的傻瓜推銷比特幣的唯一方式,甚至採用了直接從龐氏騙局手冊中藉鑑 的策略。

如今,主導的個性類型與我在2013年加入時完全相反。 我最初愛上的集體心理精神現在在比特幣的競爭對手中蓬勃發展。 而比特幣持有者卻自私地假裝比特幣仍然支持其最初崇高的目標,而事實顯然並非如此。

Z: 這是邦斯的觀點。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 長期走勢是比特幣好於以太坊。 下圖是以太幣和比特幣的比較。 以太坊不像邦斯說得那麼好,反而從2023年開始走出了下降的趨勢。 下圖引自英為財經(https://cn.investing.com/crypto/ethereum/eth-btc)。 事實勝於雄辯,圖是會說話的。 對以太坊的四次憧憬,一次比一次低。 四次是指,2017,2018,2021,2022的高點。 到今天所有的點子都亮相了,我們看到了以以太坊為代表的應用派沒有為加密貨幣帶來繁榮。 江郎才盡大江東去,倒是「笨笨」的比特幣一枝獨秀。

12. 利益衝突

B:大多數著名的 BTC 開發商都得到了營利性公司的經濟支持,這些公司的目標是為 BTC 開發 L2 解決方案。 這與擴大 BTC L1 產生了明顯的利益衝突。

比特幣核心的傑出成員從建立 L2 解決方案(例如閃電網路和 Liquid)的公司那裡獲得了大量資金和股權。 Blockstream 和 Chaincode Labs 等公司多年來一直在資助核心開發人員。 衝突源於這樣一個事實:這些公司受益於不擴展 BTC 的 L1。 至少在中期,這些公司能夠透過銷售解決方案(L2)來籌集數億美元,以解決他們所創造並能夠維護的問題(L1 擴展)。

我們可以根據激勵預測大群體的結果,而不是個體的行為。 這意味著在足夠長的時間和規模範圍內,這種激勵機制的不一致將一再導致利益衝突的發生。 這成為區塊鏈治理的重大系統缺陷,我在我的《比特幣治理理論:三階段模型》中更詳細地探討了這個問題。

Z: 此問題我不了解,無法評價。

13. 根深蒂固且串通一氣的領導

B:一般而言,權力總是容易導致腐敗,我們不應該期望當權者違背自己的利益並放棄自己的立場。 因為這種情況只發生在歷史上最罕見的情況。

對這些失敗和偏離最初目標負責的領導層實際上仍然掌權。 從這個角度來看,BTC仍然被有直接利益衝突的各方有效地佔據。

推翻比特幣當前領導地位的需要是積極變革的巨大障礙,而且不太可能很快被克服, 特別是考慮到缺乏任何正式的治理和對持有者的狂熱追隨。

Z:比特幣連一個類似以太坊的基金會都沒有,以太坊基金會是有收入的。 我主張比特幣應該有類似以太坊的基金會。 沒有收入如何腐敗? 拿自己的錢資助比特幣維護是腐敗? 觀念的對錯靠實踐檢驗,我倒覺得「比特幣核心」很值得尊敬,很好地守護了比特幣的核心理念。

14. 無法解決所有這些問題

B: BTC無法透過改變來解決所有這些問題,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其功能失調的治理和有毒的文化。 BTC的治理因否認其存在而被破壞;「魔鬼玩過的最偉大的騙局就是讓世界相信他不存在」。

基於變革潛力支持BTC不能脫離政治;任何足夠深入的調查都會暴露其缺陷並凸顯其無法改變,即使面臨我之前概述的對其存在的重大外延威脅。 BTC正搭乘一列火車,直接駛向其自身技術限制的磚牆,比特幣持有者的希望和夢想並沒有改變這個不可剝奪的事實。

Z: 比特幣有問題不是比特幣系統的問題,比特幣系統最大的價值是保持不變。 比特幣是應用的問題,是如何實現比特幣本位的問題。 我們即將推出的無鏈平台將成為實現比特幣本位的基礎設施。 無鏈平台利用了索引總賬,使得中心化平台得以透明。 利用了與比特幣相同的中心化帳本和公鑰私鑰技術,只是不同於比特幣的多方記帳方式,是採用了單方記賬,讓流水帳的哈希值上鍊,將智能合約帳戶和存款 帳戶分開,十分的靈活,實現了以太坊除NFT之外的所有分散式功能,並有所超越,技術指標不輸於Web2。 我們已經開始在無鏈網站(chainless.hk)上介紹其創新特點。 在此之前用近百篇文章系統的介紹了加密貨幣的知識,澄清了不少糊塗概念。

02 結論

B: 從基本面來看,比特幣是當今市場上最糟糕的加密資產之一。 它唯一真正的好處是它的先發優勢,仍然使其市值排名第一。 然而,一旦它不可避免地失去這種主導地位,它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證明它的突出地位。 BTC的誕生是一個美妙的實驗,帶來了寒武紀創新爆發,確保了比特幣最初的願景確實成功,也讓我們看到了BTC的失敗實驗。

你可以將任何你想要的信念投射到比特幣上,但這並不能改變其劣勢的技術事實,從而導致其不可避免的垮台。 你可以對它進行投機,你可以對它進行交易,你甚至可以圍繞它建立一個準宗教的信仰體系。 然而,你不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圍繞它建立一個連貫的、基於基本面的長期投資案例,而不忽視更廣泛的加密市場的競爭格局。

比特幣的時日不多,知識現在對其存在嚴重缺陷的設計進行了掩蓋。 它未能與時俱進,意識形態上固守過時的技術,因此無法免除自由市場競爭的衝擊。 比特幣夢想如今在其後輩中蓬勃發展;而比特幣則被拋在了後頭,在未來的歷史書籍中只被歸為這一運動的創始者,而未能延續下去。 這是一次壯觀而必然的失敗,我確信未來的後代將回顧2023年,並對大多數人對比特幣的判斷如此錯誤感到驚訝。

當我們回顧過去時也是如此,事後看來這似乎是顯而易見的,但對於那些根深蒂固於其時代文化的人來說,可能恰恰相反。 最終,所有的價值儲存都基於信念,然而,世界上絕大多數價值都與實用資產掛鉤,這是有原因的。 因為像我這樣的價值投資者相信,實用性遠比單純的投機更有價值。 這就是為什麼Cyber Capital 自2017年以來就沒有投資 BTC,但從未後悔過這個選擇。

Z:前面14個理由我們分析了13個,得不出和邦斯一樣的結論。 其實邦斯最大問題是忽略了中本聰的存在。 中本聰持有不少於114萬個比特幣,他沒有動過,一旦有問題,他會不出手? 加文安德烈森(Gavin Andresen)、麥克赫恩(Mike Hearn)和傑夫加齊克(Jeff Garzik),他們都為比特幣的發展做出重要貢獻,十分令人尊敬。 大浪淘沙,十分可惜的是,他們都不是密碼朋克,由於他們並不能完整準確地理解比特幣,就如邦斯一樣。 加密貨幣和比特幣出現的時間不長,從頭到尾研究一次也不需要一萬小時,他們都有基礎,花上1千-2千小時就夠了。 如果不願意花時間,那就上無鏈網站看我的分析,也不至於得到這麼膚淺的見解。

我十分認同的一句話:勤勞不能致富,投機不能致富,財富和你的認知成正比。 比特幣再次證明了一個事實:多少無知的英雄豪傑,自以為是,都與財富擦肩而過。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