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 – 正確認識貨幣的起源和數位貨幣的本質

——讀《貨幣野史》兼回答盧小波

下面是盧小波和我對DW20去中心本位幣的交流,他是在無鏈網站第一個評論我文章的讀者。 大千世界以文會友。 他是個律師,職業決定涉獵廣泛。 他推薦了一本書《貨幣野史》並附上了他的看法「正確認識貨幣起源和本質」。 我們的討論有助於讀者理解DW20本位幣。

“祝老師好:

                                        盧小波

祝回覆:

《貨幣野史》內容豐富,超過了我們的知識背景,所以很難理解他的內涵。 至於馬丁對於歷史的描述,由於我的背景不夠,所以無法評論。 就我的貨幣歷史知識而言,不能認為貨幣不是從以物易物開始的。 他所說的雅浦島只是一個例子,不可以偏概全,因為兩種情況都存在,只是雅浦島的方式更符合現在數位貨幣的生態。

貨幣是演變的,雖然都叫貨幣,但內涵不同。 貨幣作為商品是存在的現象,例如金銀幣叫資產幣,而法幣是信用貨幣。 在馬汀的書中都沒有區分。

書中對經濟價值發現的描述,說貨幣是度量經濟價值的,這是對的。 經濟價值是抽象物,衡量它的方法與物理度量截然不同,書中用實體物計量的辦法來要求貨幣有些莫名其妙。 貨幣作為標尺要具備客觀性,這個提法是對的。 現在的法幣都不具備這種客觀性,因為有發行主體和調控機制。 DW20的廣泛性空投就是為了解決客觀性問題的。 中本聰的比特幣的發行,採用了無發行主體的方法,也就是為了客觀性的要求,進而容易產生共識。 DW20同樣無主,甚至沒有單獨記帳。

標尺需要穩定,尺子的刻度是不能變的。 貨幣做不到像尺一樣不變,DW20的負回饋機制決定了它會比美元穩定。 美元是市場化的,但還是由少數人定價的,而DW20則是多數人定價。 因為美元的定價是在專用交易所進行的,參與的人數有限,所以隨機性不夠充分,因此價值的公正性就有漏洞,而我們是由平台用戶直接定價的,具有完整的隨機性。

物理物體是不變的,可以用不變的尺度量。 但尺子不是交易媒介,交易媒介要度量所有交換的物體,並且與成長不變。 對於貨幣和度量物成長不變的問題,有著名的費雪公式,也就是交易媒介需與經濟總量的發展相等。 這一點金本位做不到。

貨幣的儲值價值如果好的話,就不能出現通膨。 法幣的發行不可能與經濟的發展準確對應。 通膨是法幣的頑疾,損害了法幣的儲值價值。 央行儲備的黃金不是交易媒介,那與儲備古董有什麼兩樣? 很令人困惑不解。

單純的信用和共識是不存在的,兩者都取決於背後的價值。 民間對比特幣的共識在於背後的價值是由能量轉換來的。 而DW20不存在能量轉換,而是顧客價值的轉換。 客戶價值是有限的。 70億人的金融價值不過7兆美元,但實際經濟總量卻超過了400萬億,單靠DW20是不足以度量全球財富的。 所以,只有當比特幣的價格上升時,DW20的價格保持不變,這樣的結合才有可能解決法幣通膨的問題。 而DW20為了增加流動性,首次空投發行限定在2,100億美元,遠小於用戶的總價值7兆美元,屬於維持比特幣本位系統穩定的妙招。 DW20背後也有用戶價值的支撐,存在原始價值。

以比特幣度量總量,並以DW20作為標尺形成比特幣本位的方案,是解決經濟價值度量問題的新想法。

記錄和清算機制是帳本機制,這點中本聰解決了。 不能因為加了清算機制就認為貨幣不是商品,具備交易特性就是商品。 數位貨幣的獨特性在於若不附記錄和清算機制,數位貨幣就不不成立。

《貨幣野史》不是嚴謹的學術著作。 作者標新立異,有些犀利的觀點,整體寫法和中國的風格很不同,讀起來不習慣。 中國的書比較濃縮,本書可以砍掉一半多的廢話。

周小川「支付系統與數位貨幣」一文,展現了一個技術官僚的學術水準。 我注意到周小川不用交易媒介而用支付一詞參與定義數位貨幣。 交易媒介和支付有什麼差別? 交易媒介講的是屬性,支付講的是行為。 貝殼做交易媒介可以用來支付,而數字是無形的。 如果單說數字是交易媒介是講不通的。 周小川在定義數位貨幣時不採用交易媒介的說法,體現了他的水準。 對此,我過去沒有深入考慮過這兩個概念的差別,週的仔細程度和專業水準遠超於我,所以他準確地定義出,符合支付、標尺和儲值價值要求的「數字」就是數字 貨幣。 也就是說,數位貨幣與運作體系息息相關,不可獨立存在。 周小川認為比特幣支付特性不完整,據此定義,否定比特幣是貨幣的觀點也是站得住腳的。 雅浦島的巨石本身如數位貨幣的數字一樣,在一套信用體系中發揮了作用。 比特幣和黃金不一樣,黃金可以獨立存在,比特幣不行。 比特幣不能解決標尺問題,地位不如黃金,這也解釋了央行不會儲存比特幣的原因。 如果比特幣有了DW20作為標尺,利用跨鏈便自動清算,情況則會大不相同。 所以,我們建立在中本聰基礎上的一套想法,符合未來社會發展的需要。

周小川有完善的理論邏輯,不能說不懂加密貨幣。 我十分敬佩周小川的學習能力。 加密貨幣領域很少有周小川這樣的金融大師,因為他不但有理論,還有實操能力。 而加密貨幣專家的技術雖然不差,但他們對對手方理論的了解不如別人對加密貨幣的理解。 這也是促使我寫一系列加密貨幣理論文章的原因。 我的文章《從點對點的現金系統到無泡沫金融體系》(chain less.hk),是對未來利用比特幣本位取代現行法幣體系的理論嘗試。

周小川究竟不是產品專家,他只能從金融的角度評價比特幣,也不負責把比特幣改進好。 這是我們唯一強過他們的優勢。 從廣義來說,他們是我們的用戶,你這套不能說服他們,用戶就不用你的產品。 不進入主流市場,那就是在小眾市場的自嗨。

分享這篇文章給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