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基金會的作用

承上啟下

這是加密貨幣系列分析文章的最後一篇,從2023年1月“請出中本聰迎接新世界 ”開始,到2023年10月「加密貨幣基金會的角色」一共91篇文章,表達了我們對加密貨幣的觀點。 我們的觀點不是加密貨幣的主流觀點,我們的基本觀點是用區塊鏈來概括中本聰思想,並認為中本聰不該出來的觀點是站不住腳的,客觀上阻礙了加密貨幣的 發展。 對於此觀點在上述文章中從不同角度反覆敘述過了。 加密貨幣領域有許多創新,值得肯定和進一步發展,對這些發展成果不可能一一贅述。 相關的系列文章是無鏈系統的理論基礎和思想來源。

從下篇將開始走進白皮書系列。 圍繞去中心本位幣DW20及WEB3.0無鏈金融平台進行前期介紹,計畫白皮書的正式發表將與種子輪空投及APP的下載同步進行。 無鏈網站(chainless.hk)將是無鏈系統的官方網站和使用者社群交流的園地。

本文描述為什麼加密貨幣需要基金會而不是公司。

以太坊成為加密貨幣基金會發展的榜樣

加密貨幣基金會的出現,是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的需要。 目前沒有找到是誰最早提出的加密貨幣基金會。 最早的ICO是以「代幣眾籌」的面目出現的。 2013年7月31日,J.R.威利特(J.R.Willet)發行了萬事達幣(Mastercoin)。 他在比特幣論壇上發表了論文,並給了一個地址,該幣融資十分簡陋,並沒有清晰的法律結構。 事後威利特在受訪時慶幸自己沒有坐牢。

2014年6月,以太坊ETH開始預售,在募資方式上,以太坊也和萬事達幣一樣,都採用了lCO的形式。 與先前的lCO不同,以太坊是在一定的法律框架下進行的。 為了使ETH的預售符合法律及金融監管,以太坊社群成立了幾個法律實體,其中就包括了2014年6月在瑞士建立的非營利以太坊基金會。 深鏈(Deepchain)作者「門人」認為:「此後的lCO計畫基本上都是以以太坊的框架作為藍本」。

以太坊基金會的特點

  1. 非營利

基金會種類繁多,並無統一模式,以太坊基金會的特色首先是非營利。 以太坊基金會有收入來源,是以太坊總交易手續費的2%,用於管理費等開支。 最大的問題是投資扶植生態計畫。 由於不營利,即使生態項目賺錢,也沒有基金會的份。 當時為了避免非法集資,所以留下了硬傷,現在來看並不合理。 無鏈系統有35%的利潤留存,希望以此留存投資生態項目或非生態項目,進一步壯大無鏈系統的獲利。 頭部Web2專案用投資關聯項目壯大自己,已經成了利器,而非營利基金會的「非營利」是自斷臂膀。 你不併購,如何打敗Web2? 基金會若投資獲利了,繳稅就行,所以非營利基金會是錯誤的選項,成為限制加密貨幣發展的原因之一。

2. 無股權

以太坊基金會「持股」以太幣不到1%的股權,不具備傳統意義的公司結構。 也不應該用傳統的公司法約束。 在以太坊2.0之後,以太坊代表以太坊系統的「股權」。 詳細分析請參閱「從12個頭部項目看加密貨幣」(chainless.hk)。 以太坊的決策不是根據「幣的持有權」。 同幣不同權,這種情況很像股市的A、B股結構。 但是股票是有明確說法的,明確了AB股之間的關係,而以太坊卻沒有。 從法人治理結構角度來看,沒有任何一個基金法和公司法可以適應以太坊的需要。 以太坊基金會主要靠道德約束。

以太坊基金會是以太坊系統的核心團隊

基金會的角色不是控制以太坊,其使命是推動以太坊生態系統的發展和成長,為開發人員、企業和社區提供支援和資源。 基金會的工作重點包括:

協議研究與開發:基金會研究團隊致力於推動以太坊協議的發展和改進,包括網路安全、可擴展性、隱私保護等面向。

生態系統支援:基金會透過贈款、孵化器等方式,為以太坊生態系統內的計畫和實體提供財政和非財政支持,加速生態系統的成長。

社區營造:基金會透過組織會議、活動、社群媒體等方式,促進以太坊社群內的交流和合作,增強社區凝聚力和創新力。

我們看到以太坊基金會對系統安全、資金分配與未來發展負有最終責任,他們也有法務等人員。 此項權力表現為以太坊基金會具備以太坊系統的營運權。

影響力運作:他們的營運建立在十分鬆散的基礎上,我們稱之為影響力運作。 並未真正發揮出代幣作為社區紐帶這一核心價值的作用。

順便說一句,以太坊系統沒有用戶社區,而無鏈系統有用戶社區。 因此以太坊的社群不是全體持幣人的社群。

以太坊基金會只是有限的中心化團隊

顯然以太坊和比特幣不同,比特幣沒有負責營運的核心團隊。 儘管以太坊有,但是以太坊的核心團隊沒有傳統的中心化團隊權力大。 原因之一是遵循了比特幣的公開公正和透明的原則,第二核心團隊更加關注發展,這是歷史的自然演進,由於分叉的存在,也限制他們對平台上生態項目的管理。 第三是高度自動化,沒有什麼需要管理的內容。

對以太坊基金會無制衡力量

上市公司的法人治理結構對經營團隊是有製衡的,制衡以太坊的力量是什麼? 無鏈系統設計了製衡力量,以防止核心團隊作惡。

無股權的核心團隊該叫什麼?

應該說以太坊的基金會是最貼近加密貨幣特性的線下基金會,而用基金會一詞來描述核心團隊似乎不夠確切,用運營公司來描述可能更為確切,符合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開的 實踐。 受託經營已經有成熟的經驗,受託者接受所有持幣的選舉。 選舉有直選和間接選舉,股票市場一般是透過股東會的形式進行直接選舉。 在無鏈系統社群中採用間接選舉,由群主代理投票間接選舉核心團隊,而候選人都是社區層層篩選出來的。

社區專案一般「股權」分散,沒有絕對的「大股東」。 強調無股權,用基金會方式符合現行法律環境,但基金會的組織架構過於簡單。 為什麼巴菲特是投資公司而不是基金,因為他們有股權,有完整的法人治理結構。 放大的社區就是國家,總統是無「股權」的,也是選舉產生,而以太坊基金會的決定權力大過總統,因為總統還受到製衡。

我傾向於社區專案的核心團隊未來應叫營運公司(operating company or Opecompany)。 但是現在的法律環境並不可行。

走進無鏈白皮書

社群是非常值得探索的領域,加密貨幣的實踐走在人類的前面。 我們看到了其中的成功與失敗。 無鏈系統第三章社群第四章核心團隊,都是加密貨幣社群實踐的總結與探索。

走進無鏈白皮書,先從解讀無鏈系統的系列創新開始,共分為四節:

  1. 無鏈系統的產品創新;
  2. 無鏈系統的生產關係創新
  3. 無鏈系統的商業模式創新;
  4. 無鏈系統的核心團隊的角色。

在無鏈白皮書的前言中說,加密貨幣的思想價值大於產品價值,產品價值大於區塊鏈帳本的價值。 系列文章和白皮書都在表達這個觀點。 概括性的表達是建立公開、公平、公正和競爭基礎上的機器可信,並透過比特幣系統加以實現。 比特幣的奠基者之一尼克薩博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儘管技術重要,但比特幣的設計思想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在生產關係創新中首次提出基於人數的代幣分配POP演算法。 有關POP演算法見無鏈白皮書第二章。 POW是基於時間的演算法,POS基於權益的演算法,POP(Poof Of People)是基於人頭(流量)的演算法。 網路絕大多數專案都是基於流量的,如果我們的實驗成功,將會把加密貨幣應用推高到一個嶄新的階段。 在商業模式創新中首次依賴無鏈用戶社群和間接激勵方案,提出羊毛出在「豬+羊」身上的商業模式。 這模式透過社群的設計放大了使用者的價值。 詳見無鏈白皮書第三章。 正是尼克薩博和中本聰等密碼朋克在黑暗中的摸索,提出了比特幣的設計思路和成功的產品,開創了人類的新思路,使得改進型創新成為可能。

分享這篇文章給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