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十一 從12個頭部項目看加密貨幣

在本系列,我們分析了前12名加密貨幣項目中的10個,由於筆者已寫了一系列有關比特幣的分析文章,並登載在網站chainless.hk上,所以此次沒有再寫位居第 一名的比特幣。 網站上有《請出中本聰迎接新世界》31篇,《中本聰思想的啓示》2篇,《中本聪没有想到的,没有說的》6篇,《比特幣基礎概念問答》8篇,《比特幣美元本位》10篇,以及本系列《加密貨幣的創新之路》11篇。以上文章構成我們即將推出的DW20去中心化本位幣和無鏈平台專案的觀念基礎。 第6名是穩定幣USDC,專案沒有產品創新,功能和USDT類似,故也沒有再做分析。 此文作為本系列的最後一篇,是應讀者的要求所作所為,對這些頭部項目的共性再做研究,透過分析涉及的人和事,也許可以看清未來加密貨幣的發展趨勢。 以下首先分析人:

從創辦人看他們給世界各國的壓力

12個加密貨幣頭部計畫的創始人中有三位華裔,一位烏克蘭裔,一位俄羅斯裔,還有一位住在澳大利亞,國籍不詳。 剩下的都是美國人。 美國人佔50%多,只有四位不住在美國。 美國的強大說到底是人的強大,加密貨幣代表新金融,美國人在12個頭部計畫創辦人中所佔比例和美元在全球的結算比例相差不多。 如果照此發展,即使美元不行了,新興金融的勝利還是美國人的。

非常不可思議的是印度裔一個沒有,與Web2中印度裔統領美國科技業的現況大相逕庭。

創辦人中有三位華裔,可惜他們都不在中國。 趙長鵬和孫宇晨是大陸出走的創業家。 如果說中國政策有限制,那麼香港、台灣和新加坡為什麼沒有跑出來的項目? 其實USDT和ADA,還有倒台的FTX交易所都曾和香港有聯繫,這說明東方之珠的機會還在。

12個專案中只有兩個專案的創辦人離開

12個專案中比特幣的創始人中本聰消失後僅公開了兩次聲音。 澄清多利安(Dorian)和克雷格賴特(Craig Wright)兩人都不是中本聰,基本上可以認為中本聰屬於徹底消失。 狗狗幣的兩位負責人雖然退出了,但是經常發聲,該專案有後續的基金會,而比特幣沒有基金會,所以沒有控制人和控制團隊的專案只有比特幣一個。 有人說區塊流公司實際上控制了比特幣,這個說法只是傳言。 剩下的11個項目都有不同程度的實際控制人。 顯然加密貨幣要發展的話,有實控人才是專案發展的王道。 而有實際控制人就意味著有了所謂的中心化,而專案是否是去中心化已成為常人對加密貨幣專案的判斷標準,許多人認為只要去中心化就是對的,而中心化則是錯 的,這種觀點顯然與事實是矛盾的。 這觀點流毒甚廣、害人不淺。 而像本系列「之十、DAI跌跌撞撞的摸索之路」所描述的盧恩這樣的老槍都被誤導,明明一眼就能看出錯誤的事也要等社區投票,去追求「公平」的社區 治理。 這些都不是加密貨幣的本質。 那麼,什麼才能代表其本質呢?

公開透明和公平與去中心化哪個是加密貨幣的基本原則?

中本聰在比特幣白皮書中用了戴維的帳本要公開透明的思想,並引用了他一句話,這成了白皮書的第一個引文,足見其重要性。 此外,比特幣的整個發幣過程是公平的。

公開透明是實現帳本不可竄改的根本條件,只有這樣才可能被信任,也不用監管。

公開透明和公平是觀察加密貨幣項目的基本評價準則,去中心化是低一級的判斷標準。 有人在其中運作,就有作惡的可能,但只要做到公開透明,作惡就能被發現,這樣會限制人的作惡。

上述五個加密貨幣平台專案沒有一個是不透明的,他們專案的公平度取決於控制人的管理機制。 12個項目中的交易所和中心化的穩定幣有不透明的部分,因此不完全符合公開透明的原則。

只有不透明的部分才需要監管。 對於透明的部分市場自然會監管。 美國目前的監管方法是用傳統的金融監管思路去管理加密貨幣及項目,這有點落後。 傳統監管手段也是需要的,但是只有了解加密貨幣的特性,才能採取有針對性的措施。 加密貨幣的本身特徵是無須監管或只需輕監管,問題容易出在與傳統金融介面的部分和中心化的部分。 現在誰的監管更適合加密貨幣項目的特性需求,誰讓大家覺得公平透明合理,誰就可能成為在競爭中獲勝的監管部門。

誰來代表專案的股權

在上面的12個項目中,除了創客道的MRK代表股權外,其他的幣在表面上都不代表股權。 大多數加密貨幣項目在這個問題上是混亂的,這帶來了界定的困難。 為什麼以太坊不是證券,而同類的卡爾達諾和索拉納代幣就是證券?

股權是典型的證券。 股權代表了所有權,簡單地可分為管治權和獲益權。 從股權的想法出發進行類比,對代幣進行分析,或許是破解之道。

首先,比特幣系統的管治權由誰行使,是維護程式設計師嗎? 它是一種挖礦者和程式設計師之間的社區協商機制,但是任何協商結果最終要維護程式設計師同意才行。 這是一種極為低效的協商機制,在比特幣系統中,改變任何一件事都很困難,因為不是你的幣多就能說了算的。 這個對大多數項目來說是缺點,但是對於比特幣反而成了優點。

幣不能說了算,也就是說比特幣不代表管治權。

其次,比特幣的獲益權誰代表? 很清楚是「礦工」。 而市場的散戶除了用腳投票外,沒有任何的權力,比特幣社群和用戶並沒有直接為提升比特幣的價值出力。 比特幣用戶社群所包含的巨大的價值有待挖掘。

在不考慮管治權的情況下,比特幣礦工的收益權和股權最為類似。 根據此收益權的預測,礦工企業可在納斯達克上市。 如果把所有礦工的產出看成是一個挖礦公司的產出,這是不是可以代表比特幣系統的價值? 現在若以27169美金一個比特幣計算,則比特幣系統目前年產出是89.2億美元的價值。 到今天為止,比特幣被挖出了1,949萬個,市值5,295億美元。 由於89.2億美元是以十分鐘為單位估算的,故而有誤差。 可以看出,所生產的比特幣是增量資產,並與存量資產合併一起計算比特幣的總價值,比特幣系統價值並沒有按照市盈率來計算。 如果比特幣系統以本益比10倍計算是892億美元。

結論是比特幣不代表比特幣系統的價值。 比特幣系統不存在統一的估值。 算力競爭,四年減半等方法,是巧奪天工的設計。 這些設計迴避了所有的矛盾,不知道中本聰的腦袋是怎麼長的。

以太坊系統的管治權是由以太坊基金會採用社區民主的方式行使的。 以太坊系統的抵押機制是抵押貸款者獲利,目前以太坊的抵押率為22%。 以太坊還有銷毀機制,銷毀的以太坊讓全體持幣人獲益,相當於利潤分紅。 而抵押者拿走的利潤和以太坊基金會拿走的利益相當於以太坊系統的成本。 我們用成本收益法或本益比法都可以給以太坊系統估值。 以太坊系統有完整的治理結構。 沒有公司之形但有公司之實。

與股權類比,以太坊有分紅獲利方式,具有收益權,假設把以太坊看作公司的股權,部分大戶的以太坊就如組成礦池一樣,依然可做出利潤預測,是可以在納斯 達克上市的。 因此,以太坊代表以太坊系統的價值,也就是代表一個「虛擬公司」的價值。 這是以太坊與比特幣及比特幣系統的根本差異。 這裡要理解,分紅是惠及所有持幣者,比特幣不存在這個機制。

以太坊本身也有價值,因為它早先是用工作量證明POW模式挖出來的,在它轉換成權益證明POS模式的那一刻決定了以太坊的成本。 以太坊價值的上升決定於以太坊系統的獲利能力,提高交易額和降低成本是提高以太坊價值的唯一出路。 網路企業可以“羊毛出在豬身上”,業務類型可能完全不同,不同的網路平台的估值相差很大。 以太坊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用戶價值取決於以太坊平台上用戶參與的項目的多寡,可以用交易量統一表徵為獲利能力,以太坊和創客道MRK代幣都代表獲利能力, 對創客道的估值方法同樣適合以太坊,也適合類似的平台。 用總鎖倉價值(TVL)評估以太坊的價值是完全錯誤的方法,因為鎖倉只代表利潤實現的可能性並不代表利潤實現,和利潤實現不是線性相關。

美國證監會SEC的主席加里(Gary Gensler)認為除比特幣外,絕大多數其他代幣都是證券。 這有些絕對。 因為還有穩定幣不是證券。 僅代表交易的代幣也不是證券。 絕大多數代幣都是把交易和股權混在一起,這令人難以辨識。 加里的直覺是對的,但是他還是不敢說以太坊是證券,不置可否。 以太坊具有股權的收益權,因此具有證券的本質,但是對於其管治權的屬性,現有的證券監管方法要改進,以便適合加密貨幣的需要。 簡單地用管股票的方法管股權幣是不妥當的,為了便於理解,筆者將加密貨幣與股票進行類比,但兩者是不相等的,需要監管的創新。

一幣兩用的問題

比特幣不代表股權,交易標的是比特幣,手續費是比特幣,無論比特幣價格如何變化,但交易標尺(定價單位)未變,所以沒有問題。 交易代幣同時也代表股權就會出現一幣兩用,兩種屬性互相牽制,這種現象容易出現在平台項目上。 以太坊系統是平台,上面有其他代幣,交易時是用以太坊為定價單位。 但以太坊的價格不穩定。 我們用一個不穩定的標尺去衡量交易的標的實在是不公平。 所以,這個問題催生了穩定幣這種標尺,它用來克服一幣兩用的缺陷。 我在本系列《之四、瑞波靠風飛起來的「豬」》,《之六、因喜歡造就狗狗》中建議他們把代幣變成穩定幣,然後再發一個股權幣。 瑞波和狗狗幣目前的代幣都不代表股權。

在有了穩定幣之後的今日,新項目發行代幣時還採用一幣兩用方式,屬於無腦的行為。

權益證明POS方式成為主流

在12個項目中,只有兩個是工作量證明POW方式,也就是比特幣和狗狗幣。 平台方式無一例外都是POS方式,它們是以太坊ETH、卡爾達諾ADA、開放網路TON、索拉納Sol、波場TRX。 請注意,它們都有管理團隊。 也就是沒有管理團隊的平台專案都沒有起來。 有團隊意味著有控制,就不是去中心化,所以市場並不在乎是否有團隊,而在乎團隊是否滿足市場的需求。

他們都滿足公開透明這一機器可信的要求,由於有人參與決策,在公平性上,上述五個項目有差異。

狗狗幣有可能也轉為POS模式,這樣就只有比特幣還維持工作量證明POW模式。 也就是說,不是以發幣為目的的項目,用POW模式毫無意義。

提升加密貨幣平台價值的方法

提高平台價值就要降低成本。 權益證明POS方式就是為了降低成本,這成為所有後續平台專案的共同選擇。 POS方式解決的就是一個記帳的問題,但這還是比中心化記帳成本高太多。 中心化記帳最大的缺點是不透明,早期沒有比特幣以太坊也就沒有信用根,信用根是指資料不可竄改,成了信用的基石。 沒有信用根無法使帳本哈希上鍊。 現在由以太坊和比特幣系統構成的區塊鏈都是最好的信用根空間。 有了信用根,單方記賬,帳本哈希上鍊,構成透明中心化平台記帳後,成本會比POS方式更低。 我們即將推出的無鏈平台就是這樣的透明中心化平台,屆時將與實驗網一起,在chainless.hk平台上發佈白皮書。

穩定幣是加密平台和加密貨幣的最大應用

在前12名的項目中,穩定幣項目有三個USDT、USDC和DAI。 他們都是加密平台的應用程式。 在分散式金融(DeFi)領域,DAI是最大的。 在加密貨幣的應用領域,USDT是最大的,這不是偶然的。 無論中心化和去中心化,都預示著穩定幣是加密貨幣的發展方向。 狗狗幣DOGE和瑞波幣XRP從長期趨勢來看,都有成為穩定幣的可能,這將進一步使專案大放異彩。 他們變成穩定幣的方法參考DAI就好,再發一個股權幣就可以了。 如果還不明白的話,可等待我們DW20白皮書的出版。 如果他們經過改造,成為透明的穩定幣項目,會對USDT這類不透明的穩定幣構成強大的競爭。

中心化交易所不如穩定幣的市佔率大,從傳統經濟來看,銀行也比交易所大得多。 也就是說,穩定幣的應用場景比交易所大得多。

給東方之珠香港的建議

監理創新:

用案例法思路,一個代表性案例出一個規定,逐步改進和完善。

啟動招商:

請回泰達公司。

將趙長鵬和孫宇晨等頭部企業收於麾下,利用政府投資給他們增信,幫助企業,和解所有的官司。 前後劃斷,建立規管條例。

招攬瑞波進入香港。

接受大陸的IP實名登錄,利用5萬美金的額度,並盤活境外人民幣的用途。

發行港幣、人民幣和美元穩定幣。

對監理機關的期許-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在香港金融歷史經歷了兩次轉折的重要關頭,彭勵治、曾蔭權、任志剛等是香港官員的傑出代表,承受的壓力可以想像,一切彷彿就發生在昨天。 今天港股跌到23年前的水平,到了17,885點。 歷史又走到了這樣一個重要關頭,香港是金融中心,擺地攤救不了香港。 「有為政府」做到彭勵治爵士的水平就是猛士。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致敬! 香港偉大的守護者彭勵治爵士、曾蔭權爵士和任志剛先生。

分享這篇文章給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