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十 DAI跌跌撞撞的摸索之路

盧恩-克里斯滕森(Rune Christensen)與他人一起在2015年創立創客道(MakerDAO)。 本計畫發行了去中心化抵押貸款穩定幣DAI,它和美元1:1;同時也發行了股權幣MRK,該幣除了治理功能外,還有托底DAI的穩定作用。 2023年9月17日幣市值網站(Coinmarketcap)DAI排名第12,市值53億。 股權幣MRK排名第37,市值12.5億美元。

穩定幣思想起源於2012年J.R.威利特(J.R. Willet)。 圈外都不知道威利特,第一個首次公開販售數位貨幣(ICO)也是他搞出來的。 幣圈充滿了這樣的神人。 丹-拉里默 (Dan Larimer)綽號BM曾經在比特幣社群和中本聰有過對話,2012年與他人共同創辦了比特股(BitShares),2014年比特股發行了第一個去中心化 穩定幣數位美元(BitUSD) 是由比特股的原生股權代幣 BTS 支持。 盧恩-克里斯滕森(Rune Christensen)是比特股社群的活躍成員,開始探索在比特股平台上推出抵押穩定幣的可行性。 後來發現比特股網路不能夠支撐一個複雜的金融系統,從而選擇了以太坊平台。

在前12個項目當中除了中本聰只有三個是幣圈老人:第二名以太坊的維塔利克,第六名卡爾達諾的老查還有就是盧恩。 不知道是不是上帝的指引,以太坊的最小單位叫WEI,盧恩的穩定幣叫DAI。 盧恩懂些中文,他說DAI是中文借貸的意思。 真是這樣嗎? DAI無法反映穩定幣的實質內涵,不能讓人看一眼就像USDT或USDC這麼容易理解。 而他知道BM的穩定幣BitUSD是如何取名的。 他不會不懂起名的意義,絕不會貼錯標籤,他實際的用意和維塔利克一樣,為了致敬中本聰。 恰好他們兩個都在前列。 他所表達出的深層的意思是對比特幣思想的理解。 正是這種理解,也是他和維塔利克能夠跑出來的原因之一。 對此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筆者係列文章《請出中本聰,迎接新時代》(chainless.hk)。 一葉而知秋,他能走到今天的位置不是偶然的,而學中本聰消失的人,項目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加密貨幣中無論是中心化的項目和去中心化的項目,都沒有比特幣超然的地位,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項目方弱了都不行,更別說沒有人了。 技術能差別多大? 競爭原理導致沒有人的專案死得快。

激烈地市場競爭中的頑強生存

DAI作為以太坊ERC20標準的代幣,在2017年上線以太坊。 這時是幣圈牛市,人們不希望賣出以太坊而是希望加倉,而抵押以太坊加倉即使付出一些利息也是值得的。

它的穩定機制有兩點:

  1. 市場根據DAI偏離1美元,利用抵押原理自動調節,自動發行銷毀DAI;
  2. 人為調整抵押利息率進行調節。

這兩點展現了調節機制有效,它的調節機制是市場調節加上中心化調節。 換句話說,儘管是社區運營,但是也是有運營主體,不是絕對去中心化,嚴格的說,創客道的市場調節是自動的調節,社區調節還是人的決定,但是是民主機制。 與市場自發調節在程度上還是有差別,而它的數據是公開透明的。 這是關鍵,符合中本聰機器可信任標準,被市場作為去中心穩定幣所認可。 有關機器可信標準可參考本系列之九《沒讀懂的TON》(chainless.hk).

除了這兩個穩定機制,股權幣MRK也扮演給DAI在極端情況下的托底作用。

到了熊市,人們獲利的機會小,抵押以太坊的人自然也少。 這個模式的缺陷是獲利不穩定,顯然單抵押以太坊已經很難讓專案維持下去了。 從而他們發展了多抵押模式,接受ETH以外的抵押品類型,促進 DAI 的供應量不斷上升。

對創客道的威脅始終是存在的,最大的威脅是生態底層以太坊的變化,就如美元一打噴嚏噴全球都感冒一樣,以太坊改成權益證明之後,獲利的方式不是挖礦, 幣挖出後沒有直接的獲利途徑,而是可以抵押以太坊獲利,對依賴以太坊獲利的智能合約產生不利影響。 目前在以太坊抵押年利3%以上。 這個成了和美國公債一樣的無風險利息回報,如果在創客道平台抵押以太坊的獲利不超過3%,就不會刺激用戶來抵押以太坊。 而DAI 的正常的抵押貸款利率是2%,迫使創客道做出改進。 最大的變化是流動性池PSM(Peg Stabilization Module)的設計。

PSM又叫錨定穩定模組 ,是一種基於 Dai 的固定價格貨幣互換協議,目的是在市場外部衝擊的情況下,給 Dai 的價格提供雙邊緩衝保護。 在一定的總額度下,用戶可以將如 USDC 等穩定幣 1:1 鑄成新的 Dai。 這部分轉入的 USDC 會存入流動池中作為儲備資產,市場上任何 Dai 也可以 1:1 換回流動池中的 USDC。 在兌換的過程中只收取0.1%的手續費,而注入DAI可以收到利息。 為了吸收存款,創客道被迫給予高利息。 2023年8月7日將流動性池的存款利率以短期補貼的方式提高到 8% 。 這是一個虧本的買賣,本來想吸引小散卻引來了鱷魚。 創客道被迫下調利息。 2023年8月20日 下調至5% 提案生效後,部分鯨魚從流動性池退出,其中就包括孫哥。 他用2.06 億 DAI,將抵押的 235,556 wstETH贖回。 wstETH是麗都(LiDo)平台的發行的跨鏈以太坊,也叫包裝以太坊,特色就是手續費低。 孫哥 2.06 億 DAI 存了 9 天的收益是多少呢? 是25.7萬DAI,相當於25.7萬美元,他買成 154個以太坊。 順便說一下,加密貨幣的透明度遠比傳統金融的透明度高,孫哥的一舉一動都被大家看得清清楚楚。

流動性池的用途除了進一步穩定DAI幣價,實際是和中心化穩定幣一樣的盈利模式,中心化穩定幣項目是將到手的美元去買美債,而創客道是將到手的穩定幣USDC 等去間接買美債等投資品。 其中也買了現在最時髦的RWA(真實世界資產)。 由於現在的無風險利率都到了5%多一點,所有的公司和銀行的債券都要6%以上,因此出現了套利空間。 究竟利潤很細,以太坊的手續費就成了不可忽視的因素。 盧恩發文想在索拉納(Solana)上搞DAI類似的產品,這樣可以克服以太坊手續費高和速度低的問題。 哪裡都是江湖,他的說法激怒了維塔利克,將手中的全部50萬個創客道的股權代幣MRK清倉。 並發文推薦了名不見經傳的代幣RAI,說是去中心化穩定幣「理想型」。 RAI只有686萬美元的市值,儘管原理有可取之處,但現在不是維塔利克成功時的市場,就如我在本系列《之九、沒讀懂的TON》所說,不懂金融和營銷 的項目,即使有原理的創新也很難成功。

商業模式的風險

筆者一直說加密貨幣是人民最偉大的實驗和探索,每個參與的人都在貢獻他們的金錢和力量,推動著時代的進步。 而盧恩是堅持中本聰思想的偉大的探索者之一。 抵押穩定幣的方向是不錯的,DAI 相對於更大市值的中心化穩定幣而言擁有強大的競爭優勢。 創客道的儲備金可以在鏈上審計,而像穩定幣 USDC 和 USDT 這樣的專案必須依賴外部審計。 以 USDT 為例,隨著其儲備金的來源和信用品質受到質疑,該計畫最近經歷了越來越多的審查。

但創客道的商業模式不穩定,利潤隨加密貨幣大勢波動太大,所以他的股權幣MRK市場只給10倍左右市盈率的估值。

創客道買債券的風險不可預估,矽谷銀行拿用戶的錢買債券造成帳面資不抵債,結果倒閉。 現在利息高沒有問題,但誰能預估聯準會的下一步調整? 而USDT的商業模式簡單,獲利儘管也會隨大勢波動,但是USDT面向主流市場,隨加密貨幣向主流應用滲透,市場會不斷擴大,獲利是可持續的。

創客道的抵押清算機制太複雜,遠遠複雜過股票的抵押和清算方法。 他們還是幣圈的思路,不如穩定幣USDT面向的是傳統金融市場,是傳統金融與加密貨幣的入口。 創客道起步時間比USDT晚不了多少,但現在的市值差了10倍。 USDT在許多平台都有發行,並不侷限在以太幣。 如果DAI接通法幣,局面和獲利的持續性會大不一樣。

創客道想讓社區決策的想法是好的,並依據項目類型劃小核算單位叫“子道”,想了不少辦法。 盧恩認為這是中本聰思想,他太機械了。 其實社區決策不適合創客道現在的狀態,因為市場競爭十分激烈。 社區決策一個是慢,一個不負責。 社區決策的方式是投票,目的是選出“總統”,總統不工作對嗎? 不能把矛盾下放,這樣會做死的。 因為創客道現在就是一個採用民主決策的中心化公司,而加密貨幣大多數應用項目都是“公司”,用社區治理要十分慎重,現在誰用得最好,維塔利克。 線上線下結合,社群建議是可以的,決策要有核心團隊才好。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