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九 沒讀懂的TON

開放網路 (TON)最初由電報(Telegram)創辦人(Pavel)和尼古拉杜羅夫(Nikolai Durov)於2019年推出,名為「電報開放網路」。 不幸的是,由於美國證監會的監管壓力,創辦人不得不關閉了它。 獨立開發者阿納托利馬科索夫(Anatoliy Makosov)和基里爾埃梅利亞年科(Kirill Emelyanenko)在電報退出該計畫後創建了開放網路(The Open Network)。 這是一個由40多個獨立開發人員組成去中心化的社區項目,作為TON基金會的一部分。

2023年9月4日,TON代幣的總發行量為5,093,825,297,年通膨率0.6%,網路帳戶3,370,488個。 抵押幣490,585,547個,為總幣數的9.6%,以流通幣總數計算為15%。 對比以太坊的抵押率,以太坊是22%。 此外,TON的驗證節點是345個,當日交易223,002筆,官方推特關注數22萬,數據都少得可憐。 幣市值網站(Coinmarketcap)排名第11,為64億美金,但幣價技術走勢強於大盤。

從所有技術指標看,它與第7名卡爾達諾(ADA)類似,都是低指標高估值,但不同的是,TON有一個強大的靠山——電報項目,這是世界最知名的自由 論壇專案。 加密貨幣起源於技術人員,因此始終崇尚技術。 卡爾達諾和TON都有技術形象,卡爾達諾忽悠的成分高,而TON具有強大的技術實力。 TON專案涵蓋了所有區塊鏈的技術想法,具有可以取代所有區塊鏈專案的野心。

不解的技術謎團

TON的分析資料不多,白皮書有126頁,讀一遍也不容易。 它有主鏈、工作鏈,每個工作鏈都可分片,號稱可以同時處理百萬筆交易。 具體到一個區塊的確認要經過兩次,即工作鏈(分片鏈)一次,主鏈一次。 共10秒,圖一是TON與以太坊和索拉納的指標比較。 它的實際交易速度只是比以太坊略強,轉帳沒問題,但顯然達不到信用卡支付的要求。 在加密貨幣中,信用卡的速度指標只有索拉納可以達到。


圖一

TON鏈簡單來說是改進以太坊和波卡鏈的混體。 波卡鏈也叫跨鏈橋,跨鏈是指在單一網路中支援多種性質不同的區塊鏈。 波卡也有名氣,排在第13名。 當然,TON實際上走得更遠,例如它有託管錢包和用戶資料儲存等功能。 TON希望在它的系統裡實現同構和異構鏈。 同構的意思是一條鏈只跑同一類型的代幣,例如以太坊上除了以太坊外,還可以有與其同類的ERC20代幣等。 而異構是指兩條格式類型不同的鏈都在它的系統中。 TON鏈採用了波卡鏈的跨鏈技術和演算法,它的共識演算法是拜占庭權益證明演算法(BFT POS)。 拜占庭演算法是指在一個不確定的環境下如何達到正確解,簡稱BFT演算法。 POS是指權益證明演算法。 拜占庭權益證明演算法是兩個演算法的結合。 根據文獻介紹,BFT演算法的適用範圍有限,由於POS演算法所需的節點有限,也許適用,隱含的說法是也可能不適用。 而比特幣系統的計算節點是隨機的,也就是節點沒有限制,這也是中本聰沒有選BFT演算法的原因。 POS演算法在數學上不能排除人為操縱的可能,因此被指中心化。

在實踐上看,POS並未出現不可靠的問題,與數學家指責比特幣的最長鏈原則在數學上不成立一樣,比特幣並未出問題。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 POS不出問題,得益於中本聰的頂層設計,它可對抗人為操縱。 比特幣系統的帳本是公開透明的,相較而言,顯然中心化屬於較低一層的從屬概念。 TON鏈的問題不在演算法,是節點和運算次數都很少,而且沒有經過極限壓力測試。 索拉納的領導節點抗壓能力是200萬次,超過時可能會發生宕機,如果不在實際環境運作是看不到索拉納會發生這種問題的。 索拉納系統對電腦的要求很高,而TON沒有要求,這點讓人很難理解。 TON系統上的軟體複雜,對存取的硬體沒有要求,人們自然會先對系統的可靠性產生疑問。

利用跨鏈實現異構的想法沒有問題。 中心化交易所所有的代幣對外轉帳本質上都是跨鏈。 中心化交易所具備帳本的可靠性(完備性),不會有邏輯錯誤。 對於波卡也好理解,因為它是用一條主鏈負責跨鏈的調度。 TON把哈希表尋址和調度方式用於同構也問題不大,但用於異構的風險就很大。 異質作為文件存儲,不需要數學的完備性,而金融帳本如何能在異質條件下在要求高速的情況下保證數學完備性?

異構還要分片,也只有具有電報那樣強大的技術能力才敢想。

產品設計的一般原則是用途創新,而不是技術創新,盡量不使用新技術而選用成熟技術。 比特幣和以太坊都是如此,他們只有思想創新而沒有技術創新。 比特幣解決拜占庭將軍問題的最長鏈原則也不是技術創新。

產品設計的第二個原則是要簡單和單純。 TON的目標是超過所有區塊鏈項目的功能,讓使用者一鍵式操作。 這個想法很好,但這本身會構成極複雜的系統,也就是他們所說的二維系統,同時又必須追求更高的速度,很可能失去安全性,因為這兩個目標是矛盾的。 以太坊選擇了安全,放棄了對速度的追求。

以太坊在2022年才完成以太坊2.0的合併,其間拜占庭權益證明演算法也已經有幾個知名項目在採用,而以太坊用了最傳統的,也是效率最低的權益證明(POS),為什麼? 難道以太坊的團隊傻掉了?

從技術創新的角度來看,索拉納做得最好,但是他的技術並沒有在實踐中考驗過,結果出現多次宕機,造成不好的影響。

筆者無法對TON可能出現什麼技術問題做出任何有價值的判斷,但直覺告訴我,對於索拉納類似的不可靠問題,TON也有可能發生,因為它的技術也未大規模實際應用。 以太坊跑了一年半的實驗網,才讓產品上線,以太坊1.0與2.0合併相當於不停機換車,居然沒有出事。 這凸顯了其技術的可靠性。

不解的項目謎團

TON的白皮書有一句話講得非常好:「因為臉書(臉書)使用的那些伺服器本質上是驗證人的伺服器(或叢集),那麼我們看到以區塊鏈運行臉書相關的總硬體費用 會比傳統方式至少高了20倍」。 也就是說,除金融外,區塊鏈技術無法與中心化的主流應用競爭。 這表明,他們非常清楚地知道加密貨幣產品的邊界在哪裡。 難道對主流的金融,加密貨幣可以競爭得過嗎? TON的方法是終極方案嗎? 答案是否定的。 局部的改變可以做得到,但替代主流金融就不要想了。 TON整體應用的功能水準對比以太坊,小的改進有,超越的難度很高。

他們的設計迴避了私鑰和公鑰的概念,這很巧妙。 如在支付功能方面,電報的用戶能直接在app的聊天室傳送TON和BTC給朋友,用法和微信支付一樣,消除了用戶的使用門檻。 理論上說,這種簡單操作的易用性很好,應該大火才對。 然而,電報有8億用戶,為什麼TON用戶才有337萬?而它的代幣上線已經一年多了。

存在的問題

他們可能是技術大牛,但對加密貨幣的理解是小白程度。 2023 年2月,TON投票通過了一項“TON代幣經濟模型優化提案”,該提案提議臨時凍結非活躍挖礦錢包48個月。 這些錢包從未被激活,並且在其歷史記錄中沒有任何轉帳。 目前這種不活躍的挖礦錢包有171個,這171個錢包共持有超過10.81億枚TON,佔據當時TON總供應量的21%左右。

他們這個決定違反了機器信用的基本原則。 加密貨幣在交易中是無須信任第三方的,但是運行加密貨幣的系統仍然需要信任,只是用機器信用取代了對第三方的信任。 信任轉到了對程式設計師的信任。 機器信用是對程式設計師的信任邊界和約束,什麼是機器信用?

機器信任是中本聰做出來的事實標準,可將中本聰信任標準概括為7條:

1.需要信任的人越少越好。

2.需要信任的環節越少越好。

3.需要信任的環節越安全越好。

4.信任經歷過的時間越長越好,即信用要時間累積。

5.去除系統控制方,自己的數據自己掌握。

6.帳本公開透明,且不可竄改。

7.被信任方具有自動制衡機制。

一個公理:法典即法律。 修改程式碼要依照規則,是機器可信標準的底層共識。

一個定理:系統不宕機。

一個特點:無需監管。

TON違反了第5條。

筆者在本系列《之三、USDT離老二並不遙遠》一文中提到過,USDT是可以凍結用戶帳戶的,這是智能合約可以設計的功能。 對於這項功能,只要白皮書事先講明可以根據法令凍結帳戶,就不算有問題。 由於使用者事先知道此規定,且選擇權也在使用者手中,所以不違反上述第5條。

作為機器信任級的金融平台,凍結用戶財產很容易違反上述第5條,更不應用投票凍結用戶帳戶,這是多數人對少數人的暴政。

他們也許技術很強,但在金融和行銷方面都很弱。 他們為何能跑到第十? 以我的水平看不懂。 加密貨幣領域的跨度很大,他們背靠技術大樹,應該有更好的表現,但是他們對加密貨幣和市場的認知存在欠缺,這可能限制了他們的眼界。

分享這篇文章給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