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八 成王敗寇話宇晨

孫宇辰尊稱孫哥,被人戲稱為「孫割」。 2023年9月11日,波場幣TRX在幣市值網站排名第十名,市值69億美元。 孫哥只比維塔利克大3歲,也是後生可畏。 在加密貨幣排行前十名中有三位華裔,他們分別是第一、第四和第十,他們都是有故事的角色。 孫宇晨的波場幣TRX在2018年的總市值到過130億美元,排行曾進入過前十,而後就一路下滑,當時有很多中國人發行的區塊鏈項目,都排在他的前面,其中 不乏加密貨幣的老江湖和帶滿光環的人。 時間是把殺豬刀,同樣的環境,現在只有孫哥回到了前十名。

這三位華裔中,我只認識孫宇晨,曾在一個朋友家一起吃過幾次飯,感覺他彬彬有禮,與社會上的描述不同。 2023年3月23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宣布對八位名人提起加密貨幣詐欺指控,其中包括孫宇晨及其加密資產公司波場幣(TRX)和BT下載(BitTorrent)的支持者。 寫孫哥是個苦差事,為他說好話,說他不是“騙子”,會認為我拿了他多少錢。 權威官方指認他有「詐欺」行為,對此我有些糊塗。 因為孫哥不具備騙子的基本特徵:“騙子只可騙一時,不可騙一世”,若騙一世的話,那就是“愛情恆久遠”了。 這也是葛拉漢原理:「股票短期是投票機(騙一時),長期是稱重機(不能騙一世)」。 市場這句話很經典:「都討厭孫割,卻都想成為孫哥」。 根據文章介紹,2018年波場幣TRX上線後,孫哥60億波場幣套現3億美元。 歷史最高價出現在2018年1月5日,達0.1984美元,孫哥套現的均價是0.05美元。 今天,孫哥的幣價為0.078美元,在0.05美元接盤孫哥的韭菜們,遠遠跑贏A股,更別說跑贏恆大的許家印了。 孫哥比起他們來是小巫見大巫。 但是當時孫哥確實割了把韭菜,「孫割」因此得名。 此名稱的定位準確,不是“騙”是“割”,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孫哥的方法可能有失當之處,但是如果他不“割”,他能夠度過這麼多年的風險嗎? 孫哥也不是道德婊,當市場短期有「投票」錯誤時,彰顯了孫哥抓住機會的能力。 那麼多專案今天死得連渣都沒剩,買了孫哥的韭菜們還有解套的機會。 市場就是成王敗寇,若專案輸得渣都沒了,就是對信任你的幣民最大的背叛和傷害。 一個負責任的企業家和專案方要永遠記住長期投資者對你的信任,記住追求專案價值的持續性上漲的使命。

加密貨幣的發展讓我想起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初期,可謂混沌初開。 中國有句話,早年的中國企業家不是在監獄,就是在去監獄的路上。 權力的強橫在全球都一樣,嚇得中本聰隱姓埋名,也嚇得趙長鵬和孫宇晨到處東躲西藏。 中國的改革開放出現了一個新元素——中國企業家。 他們在創造自身財富的同時,優化了社會資源,帶來了經濟的繁榮。 他們都是有缺陷的普通人,也是時代的功臣。 騙子和創業家都是要說故事的,一個是講破了,另一個是講成了。 成了的是孫哥,不成的是孫割。 孫宇晨的TRX跑贏大勢,長期來看似乎是「成了」。

跑贏中本聰的孫宇晨

圖一是比特幣2017年以來的走勢圖,圖二是波場幣的走勢圖。 波場幣短期略微跑贏了比特幣。 前十名中還有以太坊基本上跑平了比特幣,剩下的都輸給了比特幣。 從長期趨勢來看,TRX離高點的距離遠小於比特幣今日價位與歷史高點的差距,長期趨勢是稱重機。 在考慮了美國監管因素後,市場還是給孫哥投了贊成票,看來市場不同意孫哥是騙子的說法。

图一 比特币的走势图
圖二 波場幣的走勢圖

從第三方瀏覽器(oklink.com)2023年9月10日的數據來看,波場鏈的每秒交易筆數(TPS)是66,幣安智能鍊是39,而以太坊是10。 波場鏈非零地址是2億個,以太幣是1億個;波場USDT發行量420億美元,而以太坊上的發行量是390億美元。 為什麼有小型的國家選用波場鏈而沒有選用以太坊鏈? 因為波場鏈速度快,交易便宜。 波場旗下USDT以及TUSD都是穩定幣,USDT佔92%。 TUSD有兩種意義,TrxUSDT和TrueUSD,目前在波場官網已經找不到TrueUSD。

圖三是波場發行的另一種穩定幣TrueUSD(TUSD)。 可以看出進入2023年後TUSD急速跳漲到32億美元。 清楚說明了穩定幣在波場上的變化。

圖三 TrueUSD在波場生態的跳漲

筆者特地選用了幣市值網站(Coinmarketcap)的數據。 這是一個趨勢,一些加密貨幣的頂級數據統計網站開始上線波場的消息。 根據知名加密資料分析服務研究機構馬薩裡(Messari)發布的2023年第二季公鏈(L1)報告顯示,2023年第二季波場持續維持強而有力的通貨緊縮,半年的通縮率達2.8%。 而在營收上,以太坊和波場佔2023年第二季公鏈產生的總營收的93%,名列區塊鏈網路前兩名。

孫哥沒有金湯匙,一個山溝的窮小子終於得到了主流研究機構的承認。 小國使用波場鏈,反映孫哥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 孫哥最大的特色是“沒框框”,這是好還是壞? 不知道。 對草根來說,敢想敢闖或許能帶來唯一的機會,萬一就成了呢? 再說他也不是凡人。

不凡之人的「黑」歷史

孫哥與一般的創業成功者都不同,他沒有中本聰那種由深邃的思想產生的獨創性,也沒有維塔利克(Vitalik)和趙長鵬在改進型創新上的技術優勢,所以他的道路 更加艱辛。 有一比的是,他與馬雲一樣都不懂技術,都是趕上了時代的機遇,也都有著不同凡人的頑強毅力。

他和馬雲一樣都會忽悠,都是懂網路的行銷大師,不愧是馬雲的湖畔大學畢業的,波場官網上介紹他的榮譽一共有7項,湖畔大學是其中一項,還不忘補一句唯一 90後。 這是他十分珍惜的,顯然得到了馬大師的忽悠真傳。 他和馬大師一樣都會用人,他的核心開發人員最早也是從阿里挖來的,連「會抄」都是阿里真傳。

除了碰到瓷馬雲,他還碰到瓷巴菲特,花一筆錢忽悠了老先生三回。 三次報道的效果遠超過了4,567,888美元的價值。 他做了不少別人不敢想和不能做之事:擔任格林納達常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在倫敦佳士得20世紀藝術晚拍以2000萬美元(1.3億人民幣)和200萬美元(1300萬人民幣) 的價格,分別拍下畢卡索的《戴項鍊的躺臥裸女》和安迪沃荷的《三幅自畫像》;以1050萬美元的價格拍下編號為3442的孫宇晨朋克(Justin sun Tpunks)頭像 ;豪擲2500萬美金購入飛往太空的船票。 透著就是豪橫。 有錢代表什麼? 個人有個人的看法,但在拜金的社會,這一定是引起關注和紅眼的。 不患寡患不均,所以黑他的料不脛而走,擁有眾多的轉載量。 他也成了消費對象。

哪裡有熱鬧,哪裡就有他,他善於搶風頭。 2023年4月,分散式基金的蕭風在香港主持召開了一個Web3的峰會,他拉上小耳朵女士(一個主持人)卻出了大風頭。 如此不一而足。

就在昨天,比推消息,孫宇晨在X平台表示:「考慮對FTX 持有的代幣和資產提出要約,以減少其拋售對加密貨幣社區的影響。讓我們團結起來,支持我們的加密生態系統 」。 成不成不知道,注意力有了,公眾形像也有了。

網路的傳播具有水波波紋式傳播的特點,要不要點多,要不要浪花大。 這也叫事件行銷。 沒有事件很難吸引眼球。 如何持續吸引眼球? 目前常見的方式是專案負責人給自己代言。 孫哥英文推特有346.5萬粉絲,中文有6.6萬,總共353.1萬關注者,在幣圈居第三位,比維塔利克少145萬。 幣圈的熱點事件不多,如果說誰的熱點最多,非孫哥莫屬,不走尋常路有好有壞。 孫哥中文圈的粉絲只有6.6萬,與英文粉絲不成比例,顯然華人圈受黑料的影響非常之大。

波場2017年發幣,2018年上線,從圖二可以看出,到2022年已經比較平穩了,用戶也在持續成長,目前它是鏈上非零地址最多的項目。 身為網路計畫如果三年還沒搞出名堂,那基本上就沒有名堂了。 孫哥的波場鏈用了三年成為加密貨幣第三大公鏈,這自然已經有些名堂了。 他具有網路思維,並不拘泥區塊鏈的教條。 加密貨幣哪有項目收購的概念。 ? 但孫哥收購了多個專案? 孫哥能掙會花手筆大,讓人眼花撩亂。 波場鏈官網上完全沒有這個帝國的全貌,因此不透明就是一大問題,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了他的黑料。

孫哥的技術突破不大,孫哥說波場有7處比以太坊強,維塔利克給他加了一項:「還有複製貼上」。 加密貨幣技術是開源的,狗狗幣和萊特幣基本上是抄比特幣的,孫哥抄一些也不丟人,幣圈拼的是創新、產品和市場能力。 對於產品和市場能力,孫哥可以給幣圈的小夥伴開課。 現在到了加密貨幣拼商業應用的節點的時候了,若專案方沒有市場能力,就沒有比特幣、以太坊當年的好命了。 中本聰可以躺贏,以太坊需要大V無需行銷;孫哥善於行銷造熱點、追熱點。 在產品和市場整合能力上,孫哥的水平就是標桿,沒有他這兩下子,未來在幣圈就難混了。

如何看波場幣的價值

比特幣的價值有底價和市價,底價由挖礦的成本決定,市價由市場決定。 以太坊的底價在由以太坊1.0轉換到以太坊2.0那一刻決定,因為到了2.0再沒有挖礦成本的概念,而底價是以太坊1.0所帶來的。 以太坊2.0是通縮型貨幣,以太坊的價值由兩方面決定:燃燒交易費產生通貨緊縮,形成稀缺價值;抵押產生利息收入。 利息收入價值就是與美國國債對比所產生的無風險套利的價值。 在美元這麼高的利息條件下,不會有資金選擇購買以太坊套利。 以太坊的稀缺性取決於以太坊生態的發展,生態發展又取決於使用者的發展和交易量的發展。 波場幣沒有底價的概念,股權也沒有底價的概念。 在用戶資料上,波場有兩億帳戶,是以太坊的一倍左右,活躍用戶也超過以太坊的一倍以上。 2023年6月2日,知名區塊鏈數據供應商南森(Nansen)數據顯示,「波場交易量超1,147萬筆,是以太坊的十倍」。 2023年從帳戶數、活躍用戶數和交易量上,完勝以太坊。 這是優點。 但在安全性、透明度、中心化程度和遵紀守法方面輸給以太坊。

波場幣和以太坊一樣,表面看都不代表各自系統的價值。 美國證監會也沒有從證券的角度去攻擊波場,但是從欺詐的角度提出了指控,對此筆者無法評論。

目前,對於加密貨幣中不是證券的貨幣,並沒有一套完整的評估方法,也不適用股權評估的方法。 在加密生態,發明了一套根據總鎖倉量(TVL)估值的方法。 2023年上半年波場總鎖倉量是130億美元,以太幣是84億美元。 筆者並不認同根據總鎖倉量估值的邏輯,因為這個指標和交易量不是線性關係。 只能說是一個相對指標。

2023年9月11日以太坊市值是1,868億美元,波場是69億美元,波場只是以太坊的零頭,是不是低估得太誇張了?

波場的未來之路

波場TRX初始發售1000億個,代幣分配如下:

  1. TRON基金會(34.3%):作為基金會以及團隊使用;
  2. 公開販賣(40%):於2017年8月30日以1ETH=205,000TRX販賣400億枚TRX幣;
  3. 私人販賣(25.7%):於Tron基金會創立前,以1ETH=1,025,000TRX私人販賣25.7%;
  4. 根據社區治理獎勵決議,每年增發1.8%用於超級代表和投票節點獎勵,約18.5億/年。 到2021年TRX總存量約為1,019 億。 隨交易量擴大,2023年TRX上半年已經通貨了2.8%。

在通往未來的道路上,孫哥對市場的看法和技術底層的看法都非常尖銳,以應用為導向,不聲不響地在數據上已經超越以太坊。

波場低估的的原因筆者整理了5條?

首先,他們是敢抄加趕超型的中國企業的作風,歐美若沒有就無處可抄。 它現在之所以超越不了以太坊,因為沒有新想法。 加密貨幣格外尊重創新,對跟隨者,主流資金關注的興趣不大。 如何讓主流資金關注? 正如筆者在本系列之七《可能被低估的索拉納》(chainless.hk)中所說,在金融方面波場也有缺陷,要想辦法改進實現正確的金融邏輯。

第二個問題是透明度問題,看看以太坊的官網,再看看波場的官網就知道了,找到波場的發幣數據真不容易。 以太坊沒有任何黑歷史,透明度還做得好,至少每年發布基金會年報。 對波場來說,這個難做到嗎?

第三個問題是過度行銷。 早期吸引註意力是對的,但是到了第二階段就要講道理,就像維塔利克所做的那樣。 大金融機構的投資人不是輕易可以忽悠的,忽悠韭菜的辦法對大投資者無用。

第四個問題躲藏不是辦法,正面面對美國證監會,錯了認罰。 一個有問題的專案很難有主流資金月台,解決這個問題,手上的幣發點給投資者情況大不一樣。

第五是投資收購想法不錯,但是需要展現整體生態的關聯和真正的目標,十年目標太空洞。

波場走過了草莽時代,若解決了上述問題,進入主流就有希望。

孫宇晨有這樣的成績不容易。 他驗證了一個道理:在應用產品上,中國人不輸於歐美,抄的比原創還好。 在這裡,筆者不是道德評判者,而是用看到的數據論英雄。

分享這篇文章給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