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七 可能被低估的索拉納

阿納托利-雅庫文科(Anatoly Yakovenko),一個烏克蘭裔美國人,前高通工程師,於2017年11月發布了索拉納(Solana)白皮書——《索拉納:高性能區塊鏈的 新架構》。 阿納托利在2018年初叫上老朋友拉吉戈卡爾(Raj Gokal),一起創立了索拉納。 它對標以太坊,於2020年上線。 一開始並未受到市場的關注與追捧,因為加密貨幣已不是處於早期市場了,前期成功的項目就是攔在後續者面前的高山。

索拉納的特色是以技術創新為主,對於技術,用戶不懂,投資者不懂,加密圈的人更不懂;他們沒有閃亮的加密貨幣背景,例如查爾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 )的ADA幣市值排行第8,又如加文伍德(Gavin Wood)的波卡幣(DOT)市值排行第13,他們都是以太坊的血統,受到追捧是十分自然的。 索拉納由一群矽谷大廠的油膩大叔創立,加密圈的人視他們為另類,所以誰也不願意冒這個險。

誰有這個慧眼? 看上他們的人定不是凡人。 FTX交易所(Futures Exchange)的創辦人山姆·班克曼-弗里德就看上了他們。 無論今天山姆如何,你不得不佩服山姆的眼光和膽識。 山姆讓市場注意到索拉納的交易速度等優勢。 在山姆的全力支持下,索拉納在2021年11月4日創造了243.1美元的幣價。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在激進的FTX體系宣布破產之後,被其全力支持的Solana公鏈遭到重創。 它的代幣SOL價格大跌,2022年12月29日跌到9.75美元;鏈上總鎖定價值(TVL)較歷史高點跌近98%;知名NFT項目德戈德(DeGods)、專案y00ts離開 了他們;曾經風光一時,最有望成為「以太坊殺手」的索拉納陷入了十分艱難的處境。 在2023年9月9日的幣市值(Coinmarketcap)網站中,它排第9名,市值為80億美元,還好沒有死,沒有大問題,挺過來了。

索拉納的價格反映了市場的恐慌

一般來說,利空會引起市場的過度反應,索拉納的基本面並沒有變化,所有的缺陷都已充分暴露,它反而應是安全的了。 在以太坊的維塔利克眼裡,索拉納是「好計畫」。 2023年6月底,他在回覆典範(Paradigm)聯合創始人黃馬特(Matt Huang)關於“對美國加密貨幣政策有何看法?”時說:“我對索拉納和其他項目受到這樣的打擊 感到難過。事情本不該這樣。如果以太坊最終通過所有其他區塊鏈被踢出交易平台而“獲勝”,這不是一種光榮的獲勝方式,長遠來看甚至可能不是勝利。因為真正的競爭 不是其他鏈,而是在我們說話時,快速擴張的中心化世界正向我們施壓。我祝福所有好項目都能取得公平的結果」。 說這話的時候,維塔利克只有29歲,沒有任何的幸災樂禍,他的胸襟和氣度也是不凡。

索拉納的價格也反映了監管產生的市場情緒,與同樣受監管影響的公鏈卡爾達諾ADA相比,索拉納也是被低估的。 圖一是索拉納Sol幣的歷史價格走勢,圖二是卡爾達諾ADA的價格走勢。 兩個走勢非常類似,對比左側的2021年上漲之前的小尖頂,ADA現在在小尖頂之上,而Sol在小尖頂之下,如要達到ADA的位置,Sol至少還要漲一倍到40 元。 儘管Sol與FTX有些債權債務,但對索拉納的營運並沒有大影響。


圖一:索拉納價格走勢圖

圖二:卡爾達諾ADA的價格走勢

從數據來看,索拉納比卡爾達諾好上一倍不止,讀者可自行比較。 也就是說,不是索拉納被低估了,就是卡爾達諾被高估了。 關於卡爾達諾,可以參考本系列之五《ADA是一條靠吹牛維持的殭屍鏈》(chainless.hk)。

索拉納測試出了區塊鏈結構的最大能力

索拉納最大的問題是宕機。 2022年就經歷了11次大型網路中斷和3次小型網路中斷,2023年2月又有一次。 宕機的主要原因可以追溯到權益證明POS的設計。 作為區塊鏈系統的設計,比特幣是基於對等網技術,這可以簡單地理解為每個節點的地位平等。 但是POS方式出現了領導節點,領導節點的意思是,節點的地位會出現暫時的不平等。 而索拉納為了速度快,將所有的壓力加到了領導節點身上,當超過了領導節點的能力時,就會出現宕機。 它對節點機器的性能要求高,並不是同一機型,承擔流量壓力的負擔的能力就不同,因此宕機是不可預測的。 以太坊上線POS後,也出現了類似的事故,即區塊無法最終確認,但不是宕機。 以太坊有流量池設計,具有緩衝能力,若當時不能確認,跳過就行了,而索拉納沒有流量池設計,導致領導節點的壓力很大。 最大的問題是大部分的流量都是通訊開銷,@DBCrypt0評論說,驗證者通訊訊息佔總開銷的90%-95%,「所以當索拉納提到他們達到了4000TPS(每秒交易次數) 時,只有不到10%是網路上的實際交易」。

筆者非常贊同「捕手風投研究」一文發表的「索拉納擴容機制分析:犧牲可用性換取高效率的極端嘗試」的觀點:「從某種程度來看,索拉納每秒500~1000筆的 交易處理能力已達到公鏈的巔峰,在節點數量較多、不分片且支援智能合約的三個前提下,新公鏈基本上難以超越索拉納的TPS(每秒交易次數)量級,除非 只允許少量節點參與共識,或退化為中心化伺服器。只要參與共識的節點數量很多,就難以取得比索拉納更高可證實的TPS”(https://new.qq.com/rain/a/20220609A05EUK00)。這裡的可用性是指安全性,所以只要是區塊鏈結構的項目,索拉納的速度就是難以克服的高山。

他們的看法與筆者類似。 筆者認為在公鏈創新上,大的創新點已經不多,現在嫁接在以太坊上作為二層項目大都是中心化的,如何在中心化上做出符合加密貨幣原則的項目,是下一個加密 貨幣賽道專案要考慮的問題。 索拉納已經過了這個階段,這個問題並不在索拉納的考慮之列,它要考慮的是如何與商業應用結合。

索拉納的嘗試

索拉納儘管有宕機的問題,但是由於支付應用程式都是真實的交易,所以很難擁擠。 它可以匹敵維薩信用卡(Visa)的速度,如果給維薩信用卡做底層,會使維薩成本更低,清算速度更快,也會大大簡化維薩的管理,同時用戶可以自己控制資產。 未來維薩卡有危機,一個小卡片內容太少,它無法抵擋支付寶類產品的競爭,貝寶加上穩定幣反映了這個競爭趨勢。 支付是個大市場,商業交易都需要支付。 我們看到索拉納支付被整合在購物電商(Shopify)中,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開始。 他們是從中心化的公司走出來的,比幣圈的人懂現代行銷。 在幣圈同類項目的運作上,他們除了技術優勢外,行銷觀念也有優勢。

宕機問題不難解決,此外他們不太懂得激勵和經濟模型,若稍加改動,就會是另一番天地了。

從支付入手是加密貨幣的優勢,也是索拉納的優勢,跳出幣圈就會海闊天空。

分享這篇文章給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