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五 ADA是一條靠吹牛維持的殭屍鏈

卡爾達諾(Cardano)是區塊鏈平台項目,採用權益證明(POS)共識機制,發行代幣ADA。 2023年9月4日,ADA市值在幣市值網站(Coinmarketcap)則排第7名,市值90億美元。

卡爾達諾經常被形容為“以太坊殺手”,因為它的目標是交易費用比以太坊更便宜、可擴展性更高,以及擁有更高的交易速度。 如果他們的開發速度不是像蝸牛一般,能夠很快做出來,也許能佔有一席之地。 但現在,這成了他們早年吹的牛了,因為在以太坊2.0之後,他們想實現的目標大部分都被以太坊實現了,而且實現得更好。

卡爾達諾聲稱他們對於共識演算法「大蛇」(Ouroboros)和所有的卡爾達諾技術產品都撰寫了學術論文,實施了同行評審流程,並讓學術團體進行了獨立審查。 筆者孤陋寡聞,沒有找到他們的評審流程。 對於學術團體,他們提到了國際密碼學會,但是筆者沒有見過相關評審報告,也沒有見到與他們所提到的與幾個著名大學的合作的詳細進展。

他們提到的菲利普瓦德勒(Philip Wadler)教授為他們做了工作。 他是愛丁堡皇家學會的研究員,區塊鏈智慧程式語言「財神」(Plutus)的共同創辦人。 瓦德勒為卡爾達諾論文做出了貢獻,內容包括:擴展餘額帳本(EUTXO);F系統(System F),提供了「哈士奇」(Haskell)等語言理論基礎的重要元素,以及貢獻區塊 鏈智能合約。 瓦德勒的語言是具體領域的語言(domain-specific language – DSL)或應用級語言。 在各個領域(如金融、商業、醫學),都存在著針對具體領域知識範圍設計的語言,但這種語言只能局限於其領域內應用邏輯的描述,說不上多高的學術水平。 以太坊的Solidity語言就是一個例子。 事實上,財神(Plutus)和比特幣的腳本語言(script)也是同等功效的。 應該說他們在技術設計上有一些特色,但是作為用戶幾乎感覺不到。 用戶唯一能感覺到的是幣的抵押設計得好,用戶的抵押率達到70%左右,而以太坊由於有32個以太坊的要求,用戶只有20%左右的抵押率。

卡爾達諾的開發過程從2015年開始分五個階段執行:

  1. 拜倫(Byron)協議核心;
  2. 雪萊(Shelley)漸進式去中心化;
  3. 高根(Goguen)適用多種資產和智能合約開發;
  4. 芭蕉(Basho)可擴充性和側鏈授權;
  5. 伏爾泰(Voltaire)治理與投票。

卡爾達諾聯合創始人查爾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在油管上聲稱到2020年就可能完成上述計劃,但到了2023年的今天還在第四階段。 評價技術水平,要包括專案的實現能力,沒有實現能力就是空中樓閣。 如此的豪言壯語包括說1000多個以太坊的智能合約會轉到他們這裡之類都沒有實現。 儘管卡爾達諾做了轉換工具,轉換也不難,但市場還是不買單。

對於他們的學術水平,我也很糊塗。 例如他們說是分散式思維,卻沒有分散式開發常用的生態專案激勵,僅靠自己進行中心化開發;說是同儕審查程式碼,卻又上測試網,說明他們同儕審查的水平並不能取代市場評審 ,程式碼評審在區塊鏈專案是慣例,他們與其他區塊鏈專案又有什麼差別? 一邊上零知識證明,一邊又要實名認證;如此種種本無可厚非,但不具備學術思維的一貫性,還不如以太坊對理念的堅持,表現出極強的實用主義。 吹牛是有後果的,讓我們看看它的市場表現。

卡爾達諾市場表現分析

卡爾達諾由三個團隊組成,位於瑞士的基金會專注於推動卡爾達諾的應用,以及組織社區和宣傳推廣;全球輸入輸出團隊(IOG原IOHK)主導技術研發;埃穆爾戈(Emurgo) 在日本,承擔了早期募資,負責區域商業應用開發。 這是卡爾達諾的問題所在,它是中心化開發,但是沒有中心化的統一機構,造成了管理的極大缺陷,內耗很大。

從用戶地址的成長數據可以看出來,所有的用戶快速增加都是在技術出現突破時出現的。 三個組織中基金會熄火,埃穆爾戈(Emurgo )熄火了一半,因為除了技術,卡爾達諾在所宣傳的應用項目上幾乎沒有進展。 Emurgo 的貢獻是在技術出現突破時配合進行市場推廣和炒作。 從圖一可以看出(https://cn.investing.com/crypto/cardano/chart):


圖一

從2017年12月9日0.00246美元開盤,到2018年1月6日漲到0.997美元,所有的早期投資者都賺錢了。 而後爆出醜聞,幣價一路下跌。 2020年7月推出ADA幣抵押,幣價從三月的低點$0.0241開始炒作,到一個月後的8月9日$0.1463美元,實現利好出貨而後又下跌,完美完成了一輪的炒作。 第二輪的炒作是主網智能合約上線,2021年9月2日達到歷史高點$3.099美元,智能合約效果不如預期,幣價一路下跌到2023年9月4日,跌到0.2575美元。

卡爾達諾的數據慘不忍睹。

对加密货币平台的价值评价是在平台应用项目的多少和项目的大小。衡量平台应用有一个指标是总锁仓量(TVL):卡尔达诺在2023年9月3日的总锁仓量是1.59亿美元,是以太坊的0.65%左右。也并没有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预期的知名的分布式金融(DeFi)项目和稳定币转到它这里。下面数据摘加密貨幣平台的價值評價是在平台應用項目的多少和項目的大小。 衡量平台應用有一個指標是總鎖倉量(TVL):卡爾達諾在2023年9月3日的總鎖倉量是1.59億美元,是以太坊的0.65%左右。 也沒有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預期的知名的分散式金融(DeFi)計畫和穩定幣轉到它這裡。 下面數據摘自https://cexplorer.io/

2023年9月3日,它最大的應用Minswap-打包訂單( Batch Order)是18,739人;Minswap流動性池(Liquidity Pool)是18499人。

NFT的應用(jpg.store · n/a)是18724人。

2003年9月2日,交易數(TX Count): (44,866)這個數字和活躍人數相符。

活躍帳戶出現在「紀元Epoch」315,卡爾達諾一個紀元是5天。 315紀元時間對應2021年幣價最高的時候,活躍帳戶是25.8萬。 目前紀元是432,活躍帳戶是5.6萬。 它的出塊時間規定是20秒,每個區塊記賬,多的10-20筆左右,少的一筆沒有。

主網智能合約上線兩年了。 這樣一個數據,與霍斯金森(Hoskinson)推特97萬關注非常不般配。

從卡爾達諾那裡得到的教訓

1. 用戶不可欺。 應該說他們的社區和市場推廣都下了大功夫,有很好的市場知名度和有學問的形象。 以太坊的代言人維塔利克(Vitalik)推特粉絲498萬,幣安的代言人趙長鵬的推特關注數是860萬人,遠小於他們項目上億的用戶數。 霍斯金森(Hoskinson)推特97萬的粉絲,他們只有400多萬賬戶,很多的賬戶還是由於ADA幣抵押政策,照顧小賬戶產生的,實際人數還要小於400萬。 怎麼跟以太坊比?

卡爾達諾自2021年以來,推出了賴以自豪的屬於第四階段的二層擴容方案九頭蛇(Hydra);萊斯(Lace)錢包與阿塔拉去中心化身份(Atala PRISM)的整合 ;以及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公司發的穩定幣戴德(Djed)等等,但都沒有激起浪花。 在圖一中,在0.25美元處畫了一條線,之上有巨大的套牢盤,沒有重生般的利好是不會走出上升行情的。 以太坊的2.0合併都沒有上漲,那麼完全沒有產品創新的卡爾達諾拿什麼上漲呢? 比特幣有四年減半,只要邏輯不破壞,套牢者可解套,所以長期看市場上沒有套牢盤。 沒有套牢的幣才能上漲。 以太坊和卡爾達諾都存在缺乏固定上漲邏輯的問題,但是以太坊和比特幣走勢相同,也就是與大勢同步,而卡爾達諾是向下的走勢,與大勢不同步。 我們看了卡爾達諾的數據,像是90億的專案的數據嗎? 。 數據是不騙人的,向下的走勢又會如何改變? 看不見。 能站在這個位置已經是燒高香了。 喊「狼來了」的次數多了,也就沒有人信了。

2.技術創新固然重要但敵不過產品創新。 絕大多數使用者不懂技術,也不關心技術,但對於產品,他們是可以判斷是否有用的。 卡爾達諾的賣點是技術好,高大上,很唬人,好技術必須轉化好產品,但是加密貨幣首創性應用產品中,哪個是他們做的? 智慧合約是以太坊最先;ICO的浪潮是以太坊最先;分散式金融(DiFi)是以太坊最先,NFT是以太坊最先,同樣,穩定幣也是在以太坊上首先推開的。

技術不過是形成產品的工具,什麼是以太坊不能,而卡爾達諾獨創的產品? 所有產品都是跟在人家屁股後面爬行,而加密貨幣尊重產品首創是市場規則。

3.技術再好也要踏準點。 應該說霍斯金森(Hoskinson)的設想是很好的,但是他們完全不知道市場競爭的重要,市場有市場的節奏,等他們產品出來,市場進入了垃圾時段,時也命也,過了這 村沒這店。

如何辦?

卡爾達諾的牛皮吹破了,作為「以太坊殺手」完敗,叫人訌笑為殭屍鏈。 筆者在本系列《之三》中介紹了孫宇晨靠穩定幣翻身,並且在《之四》中給瑞波出了主意,希望瑞波XRP改成穩定幣,也走上翻身之路。 中心的想法是希望加密貨幣突破原有的框架,走向真實的商業應用,機會是存在的。

殭屍翻身待春天,原來卡爾達諾有兩個商業應用團隊,是有基礎的,不要光炒幣割韭菜,把自己的臉都丟光了,要踏實做些工作。 突破了,春天就來了。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