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四 瑞波靠風飛起來的“豬”

瑞波幣XRP是瑞波公司2013年發行的,發行方式是向基金和市場出售,卻因此被美國證監會起訴。 一審雙方互有輸贏,幣圈認為瑞波勝了。 美國證監會又進行了上訴,官司還在進行中。 瑞波市值在幣市值網站(Coinmarketcap)排第五名。 2023年9月1日流通市值266億美元。 瑞波是利用加密技術面向跨國轉帳的業務,與SWIFT國際轉帳競爭。 它在加密貨幣界獨樹一幟,故事聽下來很吸引人。 區塊鏈項目大都處於早期,就靠故事吸引人。 有牛逼的技術和牛逼的創業人員,還有一眾投資大佬加持,不漲都難。 2017年開始的加密貨幣多頭市,將瑞波送上了高點。 2018年1月4日,瑞波幣的價格達到了3.31美元,總市值達到了3,310億美元。 當時,瑞波可與Google、蘋果、臉書這些全球的科技巨頭相提並論。 今天谷歌和蘋果已經邁進了萬億俱樂部,瑞波的幣價是$0.5,僅是高點時的15%。 長期的股價反映了它的價值,其實這個價格估值仍然不低。 儘管它的想法很好,不過業務邏輯有問題,但要解決也不難。

牛人牛技術,沒有做出牛隻產品

2004年,瑞安‧富格( Ryan Fugger)創立了一家名為瑞波支付(RipplePay)的公司,目標是建立一個能夠取代銀行金融體系的點對點支付網路。 注意,富格的點對點支付,比比特幣都早。 在富格掌舵的階段,瑞波系統只能在互信的人之間進行轉賬,所以在此階段,瑞波一直沒有取得較大的進展。

2011年5月,比特幣先驅傑德·麥卡勒布(Jed McCaleb)加入了瑞波,為瑞波公司帶來了比特幣的技術和概念。 傑德•麥卡勒布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平台Mt.Gox以及電驢的創始人。 麥卡勒布加入後,瑞波也完成了第一次權力交接,瑞安·富格將瑞波的控制權交給了麥卡勒布。

2012年,麥卡勒布又找來一位網路金融的大佬克里斯•拉爾森(Chris Larsen),他是全球第一家P2P信貸公司普羅珀(Prosper)和網路銀行電子貸款(E -Loan)的創辦人。 瑞波的首席風險官克瑞格•基德(Greg Kidd)也是美國網路金融的大人物。 基德於2013年9月加入瑞波,他曾擔任聯準會董事會的高級分析師,在加入瑞波前,他是種子基金哈德亞卡(Hard Yaka)的聯合創始人,曾經投資過推特,以及包括 Coinbase在內的眾多網路金融公司。 一輪操作下來,麥卡勒布的瑞波技術、金融、投資的人才都有了。

同年10月,瑞波獲得了第一輪種子投資,加密貨幣交易所海妖(Kraken)的創始人傑西·鮑威爾(Jesse Powell)和有著比特幣耶穌之稱的羅傑·菲爾(Roger·Ver) 均參與了投資。 他們的技術真的不錯,筆者認為加密貨幣四大技術之一的跨鏈技術——跨鏈互操協議(interledger)。 就出自他們之手。 他們為瑞安·富格的協議加上了網關,構成了全球轉帳系統-x流動(xCurrent)。 主要為銀行與銀行之間提供跨境交易,瑞波在銀行間設立了分散式的帳本,每當有銀行A向銀行B轉賬,可以靠中間銀行C進行清算,使A在C開設的銀行帳戶及 B在C開設的銀行帳戶內的金額發生轉變。 xCurrent的優點在於結算速度較快,可以在幾秒鐘內完成跨境支付,而且費用低。 官方聲稱客戶已經涵蓋40多個國家的至少350家金融機構,包括速匯金、美林銀行、美國銀行、桑坦德銀行、渣打銀行等,都可使用xCurrent進行國際結算。 根據計算,若使用xCurrent,銀行最多可以降低33%的資金成本。

在銀行部署瑞波的xCurrent軟體進行跨國轉帳時,用到了區塊鏈的分散式帳本技術,但並不需要加密貨幣。 在xCurrent的解決方案中,這些金融機構仍需要預先為其海外帳戶存入資金,仍存在較高的資金使用成本, 瑞波在2018年底針對此痛點推出了名為xRapid(後改名為ODL)的按 需流動性解決方案,鼓勵金融機構使用XRP代幣作為介質進行跨境轉帳。

瑞波推出了名為瑞波網路(RippleNet)的跨境支付解決方案,其中包含xCurrent和ODL(按需流動性)兩個部分。 在xCurrent部分不需要使用XPR,而在ODL部分則要轉換成XRP進行轉賬,這是大家不願意的。 這時穩定幣已經出來了,對XRP這種不穩定幣的轉帳構成了強大威脅。 當市場看清楚這點後,瑞波的故事就破了,所以再也沒有高漲。

瑞波XPR的價值

瑞波的項目有價值,但是和幣有什麼關係?

根據公開消息,XRP共發行1000億枚,其中分配給創始團隊200億枚,分配給瑞波公司800億枚。 所有流通XRP都是由官方公開出售的。 長期以來,瑞波官方都在大量出售XRP,方式包括交易所程式化出售,以及面向合作夥伴的場外交易,為自身的技術開發、生態拓展等籌集資金。

一個幣的價格是它所代表的價值決定的。

XRP和瑞波公司的股權無關,它只是公司的資產。

XRP是發出來的,發出時是空氣幣,作為ODL系統的交易媒介。 如果要交易就要購買XRP,從而產生需求,同時交易手續費用於銷毀XRP。 由於每次交易手續費是0.001美分,所以銷毀的數量與總量1000億相比十分有限。

XRP的用途和以太坊差不多,是一種交易媒介,不是完整的貨幣,但不應該被視為證券,但是美國證監會認為瑞波的銷售方式不合規。

瑞波如何再上一層樓

由於有穩定幣競爭,瑞波必須改變策略。 現在客戶利用XPR的轉帳所產生的匯兌損失也是由瑞波公司補償給了速匯金(MoneyGram)。 其實瑞波的這個轉帳業務就是一個穩定幣業務,不需要XRP。 瑞波的科技和金融關係都非常成熟,它只需要穩定幣作為銀行認可的中介。 用USDT它肯定不干,如何辦? 它的機會十分好,儘管在技術、金融和投資瑞波都十分強,但是對於產品眼光稍差了一些,沒有發現這個機會。 解決這個問題簡單至極。 把它的XRP變成穩定幣,這樣銀行就都用了。 它的兩個產品可並成一個,市場一下子就打開了。 它在金融的根基強過USDT,也許一炮而紅。 再發一部分股權幣補償老用戶,皆大歡喜。 股權幣的上漲取代了用戶XPR的損失。 根據上一篇「USDT離老二並不遙遠」對USDT的分析,泰達股權價值大於USDT的市值一倍還多。

這個方法是可行的,有兩種方法。 從圖線上看,XRP 從2022年6月就在0.5美元附近拉平台,歷史均價也差不多,也就是歷史平均成本的中線在0.5美元附近。 幣價穩定在0.5元的阻力應該不大。 如果要競爭穩定幣,應將瑞波幣穩定在0.5美金。 最大的優點是與美元好兌換。 第二種方法是把幣價拉到1美元,再做穩定幣。

筆者傾向第一種。 因為瑞波損失的利益會在股權中反映出來。 第二種時間和機會成本太高。

穩定幣非常成熟,參考香港金管局對港幣的穩定機制就好,如果不明白,參看筆者此系列之三和chainless.hk網站的有關穩定幣的系列文章:比特幣美元本位和比特幣港幣本位。 這樣,瑞波手中的XRP就是幾百億美元,瑞波公司可能再上一層樓。

瑞波是一盤好生意,打官司打糊塗了。 和解吧,好好做生意。

面向主流應用,是瑞波的大機會。 穩定幣是加密貨幣的下一個風口,瑞波這隻「大豬」又會被吹起,而且不會掉下來。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