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二 時代的弄潮兒趙長鵬和他的幣安

幣安市值在幣市值網站(Coinmarketcap)排第四名。 因為一系列官司問題,剛剛讓穩定幣USDT超越。 BNB的價格下跌,反映了市場悲觀的情緒。 加密貨幣有多少用戶? 實在沒有精確的統計方法,幣安擁有1.2億的用戶,佔加密貨幣用戶一半多一些,所以說加密貨幣有2億多用戶大致可靠。 幣安市值330億,如果按照客戶價值折算為$275/每用戶,這也是低估的,市場已經考慮了它的風險。 趙長鵬是用網路的手段和思維殺入了加密貨幣領域的一匹黑馬,也是一個神話。 他今日深陷官司之中,在世界上東躲西藏。 他和幣安折射了加密貨幣的崎嶇和迷人之處。

是偶像還是魔鬼

2021年11月30日,當時媒體報道趙長鵬身家達900億美元(約等於5733億元),超越農夫山泉董事長鐘睒睒。 趙長鵬只花了短短的四年就晉升為華人首富。 儘管加密貨幣是風口,圈內有誰做到了? 趙長鵬在推特有800多萬粉絲,而以太坊的維塔利克(Vitalik)才有400多萬。 維塔利克叫V神,那趙長鵬該叫什麼? 在用錢衡量商業成功與否的世界裡,趙長鵬的成功激勵著底層年輕人去奮鬥,他成為偶像也是順理成章的。

加密貨幣的發展是無序的,就如早年的中國改革開放年代,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他是無序的得益者也是受害者。 趙長鵬的孩子至少有一個是出生在美國。 雖然孩子是美國人,但趙長鵬已經不敢再踏足美國了。 同時,雖然趙長鵬出生於中國,但他現在大概率也無法回到中國。 沒人知道他住在哪裡,一個居無定所的“流浪漢”,透過分佈在世界50多個國家或地區的7000人左右的團隊,控制著一個高度中心化的龐大帝國。 謎一樣的幣安,謎一樣的趙長鵬。

成功創業需要具備的基本要素

  1. 創業成功要有絕活,即在業界具有領先地位;
  2. 善於抓住機會;
  3. 有好的幫手。

趙長鵬是電腦科班出身,2005年,趙長鵬在上海創立了富訊公司,專門為券商建立高頻交易系統。 2013年,趙長鵬加入了Blockchain.info的加密貨幣錢包團隊,成為團體的第三位成員。 趙長鵬曾任加密貨幣交易所OKCoin的技術官,任期一年不到。 離職後他創辦了自己的第二家公司比捷科技(Bijie Technology),這家公司生產基於雲端的交易所軟體。 在鼎盛時期,比捷為30家交易所提供了基於雲端運算的交易所軟體。

錢包、交易、雲端技術還有加密貨幣技術,趙長鵬都具備了。 他的技術實力在業界具有領先地位。 他還缺一個機會。

2017年的ICO,是上天給趙長鵬的機會。 2017年6月底,將「二進制」和「金融」融合命名的公司「Binance」誕生,他公佈了自己的白皮書和代幣發行計畫。 7月2日該專案利用代幣BNB籌集1,500萬美元,但7月25日上市交易後,BNB價值迅速縮水了20%,幣安的ICO破發。 趙長鵬團隊透過各種手段試圖救市,但效果不大。 趙長鵬陷入絕望和痛苦之中。

2017年8月8日,他在OKcoin的老相識,當時33歲的何一從「一下科技」離職,加入幣安成為聯合創辦人兼首席行銷長。 漂亮的何一曾是主持人,也是網紅。 她都願意追隨他,可見幣安不一般。 何一加盟當天,BNB的價格應聲而起,短短兩週內就暴漲了18倍,從0.13美元漲到了2.45美元。 伴隨著幣安的快速成長,何一也被冠上「幣圈一姐」的名號。 錢有了,人才也來了。 何一是趙長鵬的好幫手。

以上三點趙長鵬都具備了。 至於能長到多大? 要看風了。

時代的弄潮兒

趙長鵬起步並不早,在他前面有火幣、OKCoin、雲幣等一眾交易所。 難怪大家不看好幣安。 但時代的機會誰把握住了? 趙長鵬在中國禁令的前一個月開始將團隊轉移到了日本,當對手都不能運作時,他可以。 加密貨幣的熱門讓用戶著急在找境外交易所。 中國人還是信任中國人,因為中國人的產品易用性普遍超過國外同類產品。 在使用者體驗上,幣安始終是第一的。 幣安的網頁有44種文字,誰做到了? 他幾個月就接收了幾百萬中國用戶,站穩了腳步。

眼光的差距,思維的差距,決策的差距,就此拉開了與競爭對手命運的差距。 同樣的問題,對於對手是風險,對於他是機會。 國際市場不是樂土,無數的大浪在考驗幣安,同樣的風,豬是飛不起來的。

一個沒有總部的分散式系統

最大的中心化交易所是由最大的分散式系統所經營的,市場造就了幣安奇特的模式。 他的手下完全可以想住哪裡就住哪裡。 儘管溝通的速度並不完美,但這是一種效率和有效之間的優化,有效之處在於趨近於他們想要服務的市場和時區。

這樣的分散式系統是如何運作的? 作者找到幣安自己的三篇文章“幣安如何有效率地管理遠端團隊2020-04-10”,這篇說的是團隊管理。 「遠端辦公進階版:向去中心化架構轉變2020-06-04,這篇講的是在技術上如何配合分散式組織。「從遠端辦事處到地區辦事處:與幣安一起在世界各地 工作2022-10-27”,這篇是招聘廣告。從中可以看出,他們在2022年中期有7000多員工。2023年開始裁員,據報道裁了1000多人。沒有看到如何簽訂勞動合同以及 合約文本。居家辦公說起來簡單,7000人如何統一,如何考核,如何溝通,如何有效率,看過他們只言片語的文章,還是不明就裡。

幣安不是只有一個業務,而是有包羅萬象的金融業務。 它不是一個“公司”,而是一群“公司”。 2018年幣安落腳馬耳他島時,開始了遠距辦公。 遠距辦公好像並沒有影響他們的效率。 「2018到2019年底,幣安在以瘋狂的速度擴張業務。這段時間幾乎每天都有新的公告誕生:從槓桿交易、融資融券交易、貸款服務,到押注獎勵和P2P交易等。僅 在2019年Q3,幣安就推出了12款重要產品,這個成績超過了12家最大競爭對手的總和」(申旺2013-2021 幣安:一段往事)。

這種模式對不對? 比較以太坊,儘管趙長鵬做加密貨幣交易,但還是網路思維,用人模式比加密貨幣落後。 以太坊生態也是一堆“公司”,但是以太坊的“總部”——以太坊基金會只有不到30人,以太坊平台上面的項目都是獨立的。

對比油管,油管也是網路思維也是中心化的,卻只有不到1000人左右,服務20億客戶,如果幣安有20億客戶,我想趙長鵬的「公司」會崩潰。

幣安起家於交易所而不是平台,所有的業務都有關聯。 他的優勢是行銷和交易速度,在管理上遠比加密貨幣落後。 以太坊有客服嗎? 沒有。 幣安客服團隊有1000多人,還不能提供電話客服。 目前加密貨幣是思想先進,「工具」落後,不去除掉區塊鏈帳本,優勢發揮不出來,和幣安無法競爭。

就算網路模式,幣安也說不上先進,這是困擾幣安發展除法律問題以外的第二大問題。 法律問題是“欠債”,欠債總是要還的。

最要命的是法律問題

加密貨幣是單層系統,而傳統金融是多層系統,交易所和用戶中間加了券商和資金託管方。 從而在製度上確保了用戶資金的安全。 當加密交易所一家完成了傳統交易所、券商和資金託管三家的任務,監管就沒有了,剩下的就是考驗人性了。 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的全球第二大交易所FTX出事了,合理地想像一下,幣安也很可能有問題,難道不是嗎?

幣安為了對應用戶的懷疑,利用加密貨幣領域行之有效的默克樹建立“儲備金證明”,以自證清白。 從數據上看固然很好,但是這些數據需要經過第三方審計,問題是我們必須信任審計方。 如果審計公司被收買了,那麼默克樹從一開始就失去了效用。 即使找到了一家公正的審計公司進行審計,默克樹證明還需要足夠的用戶帳戶來輔助驗證。 如果交易所挪用了用戶資產,只驗證少數幾個用戶並不能100%確定,它需要有一定的樣本容量。 幣安公佈默克樹證明,只能證明其擁有可以償還用戶資產的能力,而不能證明用戶存放的所有加密資產是安全的且沒有被挪用。

我們需要的驗證是100%的驗證,就如對比特幣和以太坊帳本進行的驗證一樣。

為什麼以太坊沒有這樣的法律問題? 因為它有機器驗證。 利用機器實現這種驗證其實很簡單,無鏈金融平台可以用智能合約託管交易所資金,用智能合約作為中介取代券商和託管方,保證資金的安全和用戶隨時驗證。 無鏈白皮書屆時會在chainless.hk網站上公佈。

祝愿

網路上把趙長鵬叫做CZ。 筆者看了CZ為幣安6週年所寫的公開信:《經歷兩次行業寒冬,正處於歷史的關鍵時刻》,看到他的艱難看到他的奮鬥,很令人感動,祝他和幣安 順利度過艱難的時光走向光明的未來。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