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一 以太坊的創新

以太坊的市值在幣市值網站(Coinmarketcap)排名第二名。 以太坊團隊是最懂加密貨幣的團隊,他們有許多開創性的貢獻。

在競爭環境下問世的以太坊

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容易的。 比特幣問世時,市場上並沒有競爭,中本聰面臨的問題是除密碼龐克圈子,沒人理解他。 直到第二年出現了比特幣交易所,賺錢效應改變了一切。 以太坊在問世時並沒有引起轟動,是眾多項目中普普通通的一個,畢竟比特幣才是市場的焦點。 除了比特幣,還有萊特幣、比特股、未來幣、黑幣等都在它的前面。 今天,在排行榜上,萊特幣勉強排在第15位,其他的都不見蹤影,只有以太坊穩居第二,原因是它的創新被市場逐步認可。

時間回到2013年,在當時,維塔利克(Vitalik)也還只是個青澀少年,但是他的思想並不青澀。 同年11月,以太坊白皮書發表。 維塔利克說:「這份初稿是對『密碼學貨幣2.0』領域長達數月的思考和工作的結晶。」顯然密碼學貨幣1.0是指比特幣,他們希望超越比特幣成為2.0。 這個2.0應該會長成什麼樣子? 從維塔利克的表述中可以看出,他認為以太幣是比特幣的升級,克服了比特幣的缺點。 中本聰原創花了15年,維塔利克是比特幣社群成員,他只花兩年多的關注和實踐時間,以及幾個月的思考,就推出了以太坊,顯然改進型創新要容易 得多,但是他的思考影響了後續大部分的區塊鏈項目。

同期的上萬個項目都沒有站住,為什麼以太幣站住了? 原因在於它對比特幣理解得很深,而且它進行了全方位的創新和改進。 以太坊白皮書的名稱是:“下一代智慧合約和去中心化應用平台”,這表明了它與比特幣的不同。 以下結合比特幣分析以太坊的改良之處:

以太坊是平台,比特幣不是平台

比特幣是人類歷史上創新的貨幣發行項目,如果沒有密碼朋克的基礎就非常難理解它。 以太坊是人類歷史上創新的金融平台,這個痛點抓得準。 因為傳統金融業只有專案沒有平台。 以太坊發展速度快過比特幣,原因是它更貼近應用,容易理解。 大部分加密貨幣前期項目,利用加密貨幣模仿傳統金融項目來改進,沒有以太坊團隊的高度、遠見和思考,沒有觀念、方法和方案的突破。

以太坊是有實際控制人的去中心應用平台

比特幣是沒有實際控制人的去中心化項目,然而,以太坊有控制人,這一點受到許多加密貨幣人士的指責,它被說成是中心化項目。 用自己固有的知識去評價一個新事物,輕易地進行否定,這是人類的思考慣性。 以太坊的記帳和帳本模式與比特幣大致一樣,實際控制人起到專案的改進和生態維護作用。 以太坊和比特幣不一樣,而其他不少項目完全套用比特幣的邏輯,反而失敗了。 一個生態平台是否需要團隊進行生態維護? 比特幣有專案維修團隊,它沒有生態,當然也不要維護。 以太坊團隊的腦子很清楚,除了專案維修技術人員外,還有生態維護團隊。 走自己的路不管別人說什麼。

實際控制人並非匿名

比特幣的發明者是匿名的,帶起了一股匿名之風。 以太坊是生態平台,要不斷發展,是匿名更可信,還是實名更可信? 顯然實名更可信。 所以匿名不匿名要依照項目的需要,一般來說實名比匿名好。 在互相競爭的情況下,匿名如何能取得話語權? 從排位前十名的加密貨幣項目來看,除了比特幣,其他創始團隊都不是匿名的,這說明了一切。

維護生態要錢-設立基金會的作用

比特幣沒有基金會,但以太幣有。 而且以太坊明確表示基金會是非營利機構,基金用於生態社區維護和計畫孵化。 生態社群的發展在以太坊的發展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如果看以太坊的年報,就可發現其用於人員薪資開支的錢的確很少。

非常清晰的發展路線和社區決策

對應中心化的指責,從一開始,以太坊就公開了他的發展階段和目標,如“前沿”,“家園”等,並自覺接受社區的監督。 以太坊最誇張的做法是由工作量證明(POW)轉到權益證明(POS)共識方式。 這樣做會使大量礦工虧很多錢,而這個決定也是在社區會議通過的。 打死你還要你同意,想都好笑。 對於社群的理解和運用,維塔利克引領了當今世界。

以太坊改成了帳戶模式

比特幣的帳本沒有帳戶的概念,都是一個一個地址組成的。 這種地址用於智能合約很不方便。 以太坊的帳戶和人們對日常帳戶的理解相同,屬於你的錢都在一個帳戶裡,但缺點是只要給你轉一次錢,你就知道他的帳戶裡有多少錢,這犧牲了用戶隱私。 顯然用合約驅動一個帳戶比驅動一大堆地址容易。 這裡沒有對錯之分,應根據需要確定該怎麼做。 儘管現在比特幣有了類似以太坊ERC20協議的BRC20協議,但是由於比特幣不是帳戶模式,用智能合約驅動地址的難度很大,因此實現起來並不容易。

以太坊打包時間的改變

以太坊是12秒左右打包一個區塊,比特幣要10分鐘左右。 因為以太坊是平台,交易量大得多,對此以太坊是有先見之明的。 或許對工作量證明方式(POW)來說,以太坊選用的時間已經是極限了,但還是很難滿足交易平台的需求。 有後續的區塊鏈專案選擇了其他的共識方式,這多是以提高速度為改善目標的。

以太坊2.0的升級

從實際出發不拘泥前人實踐的限制是以太坊發展的特徵。 以太坊2.0將共識方式換成了權益共識(POS),市場對此反對的聲音很大。 中本聰對比特幣帳本結構的看法是:「0.1貫徹始終」。 以太坊團隊不在乎市場的反對,還是透過社區做出重大的改變決定。 從記帳的角度來看,以太坊有道理。 他們利用工作量證明方式(POW)完成了以太坊的發行,用POS方式維護帳本,最大的好處是降低了記帳的成本。 在中心化專案中,記帳幾乎無成本。 因為是單方記賬,多方記帳的成本一定比單方記帳高,這是記帳結構決定的。

給以太坊找用途

比特幣除了交易可獲利外,沒有其他獲利的管道。 以太坊換成POS機制之後,可以抵押以太坊獲利。 這個獲利途徑找得對不對? 市場對此有不同看法。 但不管怎樣,他們既敢想,也勇於突破。 目前,在市場上的新概念中,ICO、DeFi、NFT和DAO等都是在以太坊上進行的新嘗試。 USDT也是在以太坊上嘗試成功的。 維塔利克為有創意的年輕人提供了階層跨越的機會。

對激勵的理解很深

以太坊計畫發起時有公開眾籌,採用了有趣的激勵機制,鼓勵那些願意提前參與的人。 在銷售的前兩週,1BTC可以購買2000ETH,此後價格呈現了線性變化形態,最終每個BTC可以購買1337個ETH。 下圖顯示了以BTC計價的ETH價格,以顯示ETH在眾籌初期的折扣價,以及從發售第14天到第36天的ETH價格上漲情況。 現在一個比特幣是16個以太坊左右,與最初發行相比以太坊上漲了125倍左右。 激勵是比特幣成功的訣竅之一,由此小事可見維塔利克將激勵玩得爛熟。

持續不斷地代言

加密貨幣的大V如過眼流星,只有維塔利克(Vitalik)還在代言,加密貨幣有些不錯的項目,但是沒有代言人,這些項目看到了比特幣沒有代言人。 其實他們忘了中本聰自己做了2年客服,而後還在「少錯」社區做宣傳。 大V代言和社區發展要同步進行,代言做得好的還有趙長鵬,下一篇文章就分析他和幣安。

像維塔利克改進比特幣一樣來改進以太坊

加密貨幣有了中本聰的原創,剩下的就是改進創新了。 以上11條是筆者分析以太坊改進之處,一孔之見而已。 以太坊體現了以太坊團隊的創新精神。 從專案要求出發,以比特幣為模板,改進比特幣系統不適合平台的地方,事先仔細思考構成方案,而不是簡單地模仿,才是以太坊成功的關鍵。 後來者若能針對以太坊的問題加以改進,並且不拘泥加密貨幣的教條,才會有可能取得突破。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