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點對點的現金系統到無泡沫金融體系

筆者寫了「帶有自控的比特幣系統比現行金融系統的優越之處」一文後,有讀者認為自控部分看懂了,但是金融部分似乎懂了,又似乎沒有完全看懂。 儘管中本聰沒有明確說出,實際上他的志向就是在比特幣點對點的現金系統上實現無泡沫金融體系,從而改變法幣超發和泡沫放貸這種極不合理的現象。 把「現金系統」轉換為金融專業的術語,就是「無泡沫金融系統」。 由於歷史的原因他沒有講透。 這是一個全新的角度,在百度和谷歌打入「無泡沫金融體系」或「無泡沫金融體系」作為關鍵字,一篇文章都找不到。

討論現行金融體系缺陷的文章很多,但這不是本文關注的重點,本文關注的是如何解決現行金融系統的缺點,從中本聰和加密貨幣能得到哪些啟發,下一步可能如何走?

首先,未來的金融體系應該要長成什麼樣,這在業界是有共識的。

天下苦秦久已。 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認為,「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並能維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從而避免主權信用貨幣作為儲備貨幣的內在缺陷,是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理想。 「現在中國央行儲備了美元、歐元、英鎊等主權貨幣,但這些貨幣任意的超發和幣值不穩,給人民幣的運作帶來困難。 這裡的關鍵字是主權貨幣與國家脫鉤和幣值保持長期穩定。

比特幣無疑是與主權貨幣脫鉤的儲備貨幣,符合周小川的理想。 關鍵是如何保持比特幣的幣值穩定。 對於如何保持穩定的問題,在比特幣發明之後,加密貨幣進行了很多有意義的探索,並出現了三個新突破:跨鏈、以太坊智能合約平台和穩定幣,這些與比特幣一起,可 構成實現比特幣本位的元素。 實現比特幣本位就可出現維持長期穩定的本位幣,並使無泡沫金融體係成為可能。 筆者認為可能需要12年形成無泡沫金融體系的雛形,包括法律和監管雛形,再用24年初步建成無泡沫金融體系。

產業經濟學家江儒山認為:「進入21世紀開始並將在2030之前,網路科技的發達和數位金融的崛起,將無情地把「紙幣」淘汰出局。這個階段正處於進行時,這個過程將逐漸 削弱或逼空主權國家央行的貨幣發行權限。基於全球化的新的全球貨幣兌換體系將逐漸形成。”

「到本世紀末,完全基於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無主權國家幹預的全球網路金融信用支付體系將建立,全球性網路銀行無所不在,並按照統一的規則運作。未來銀行經營的產品和服務的特徵將是 :信用等級及信用支付能力的量化資料管理。屆時,更公正的、沒有民族色彩的、無法隨便摻水的「國際央行」將誕生,而且傳統的金融衍生工具基本上被淘汰出局。值得關注的是 ,未來“全球央行”的多元股東們,不是主權國家政府代表機構,而是最有影響力的全球大公司參股把控,全球金融用戶網絡票決和國際性法律機構監控和裁定。”

他的觀點代表了前衛經濟學家的觀點,儘管對點對點的理解仍有缺失,但是整體思路具有很強的前瞻性。 做出這樣的設想已實屬不易,但是考察和分析加密貨幣的實踐可能更有啟發意義。

鏈上項目不存在泡沫

鏈上是指項目運行在區塊鏈上,例如分散式金融項目(DeFi)。 從加密貨幣的實踐看,上鍊就沒有泡沫。 中本聰用點對點的方式把銀行這個中介去掉了。 鏈上金融應用是用戶直接對接項目方,例如對接抵押穩定幣DAI和借貸Compound等DeFi項目,沒有銀行什麼事。 缺點還是太複雜,在實用性方面不具備大規模普及的條件。 這些項目展示無銀行時代金融運作的特點,未來有一個職業一定會被催生:專案經紀人職業,幫助使用者賺錢。 需要注意,項目在不上鍊之前可能還是中心化的,例如穩定幣USDT,鏈下數據不夠透明,存在資金放大的可能。 利用點對點的系統解決不了未上鍊前的問題。 這個問題需要整個金融體系的透明度。

現行金融體係要學習加密貨幣,以透明度降低監理成本

現在的銀行達不到比特幣系統的透明度,也達不到DeFi的透明度。 在透明度方面,鏈上系統領先現行金融系統,非常值得現行金融系統學習。

比特幣系統做出了榜樣—無需監管。 試想哪一個現行金融體係做到了? 也就是如果全部金融體係都是透明的,監管會十分簡單。 在無泡沫金融體系,監理的成本極低。

傳統監管方式對加密貨幣中心化交易所和USDT等中心化項目有些效果,但是挑戰很大,主要是監管是地區性的,而項目是全球性的。 對於上鍊和透明的系統,更要採取不同的監管方式。 香港政府和香港的相關監管機構採取的「相同業務、相同風險、相同規則」的原則非常好。 是否可以參考加密貨幣的透明化和公開的原則,改善香港的傳統銀行監管?

其實加密貨幣和股票有許多類似之處。 股市的核心是依據透明度監管,並形成了監管機構、交易所、上市公司、投資銀行、分析師、基金和用戶的生態。 加密貨幣的話語權回到A16Z和木頭姐等投行的手中,說明了這是一條自然進化的路徑。 由於加密貨幣十分透明,非常符合股市的監管原則,並且更容易實施。 以太坊基金會自覺地出年報,顯示監管部門和專案方在透明度上可以達成共識。

馬雲說:“銀行不改變,我們改變銀行”,馬雲的支付寶做到透明是分分鐘的事,完全不需要二次監管。 透明監管強過二次監管,不透明的監管是腐敗的溫床。

信貸資金是產生經濟週期的根源

中本聰在比特幣首發說明中說,點對點的現金系統可以解決銀行泡沫放款的問題,也就是解決銀行的信用放款問題。 信貸資金是指廣義貨幣(M2)和可統計的貨幣總量(M3)之和。 信貸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循環抵押,推升資產價格螺旋上升,最終出現供過於求;然後產生資產價格的下跌,形成大大小小的經濟週期變化,也就是信貸資金的投放是出現經濟週期的 根源。 經濟週期分為長週期和短週期的概念,長週期一般是用60年的康波週期來衡量,長週期裡存在很多的5-8年的短週期,短週期不會造成大幅的調整,也不 會改變長週期的趨勢。 比特幣非常特別,設計了4年一次調整的短週期,比特幣的發幣週期是132年,是兩個康波週期的長度,如何克服短週期和長週期疊加一起導致的共振式下跌? 比特幣設計了四年發幣減半,人為地減少一半供應。 在原來供需基本平衡的條件下,供應突然減少了一半,從而使比特幣震盪向上的趨勢保持不變,躲過了康波週期即長週期的影響。 下圖引自雪球愚老頭的文章,5次康波週期的時間劃分。

第三次蕭條是1929年美國股市暴跌,第四次是1973年石油危機引起了全球經濟的蕭條。 第四次蕭條的症狀減輕。 到了第五次,實際上是2008年開始的美國次貸危機引起金融海嘯,衰退如期出現,決策者透過超發2萬億美元貨幣維持了資產價值,使得2015年的蕭條沒有如期出現。 橋水基金創辦人 Ray Dalio認為一個長週期是70-100年,筆者覺得康波週期有些機械,達裡奧的看法可能更符合當下的實際。

順便說一下,達裡奧的看法非常值得重視,因為他認為中國進入了大蕭條階段。

中國經過數十年的成長,透過2008年的4兆刺激躲過了衰退階段,但好像這次蕭條階段躲不過了。 蕭條一定是各種矛盾疊加,2023年明顯出現了蕭條的跡象,如果處理不好就會出現共振下跌,摧毀大量的泡沫,也代表摧毀大量的價值。 所有人都預感到風暴的來臨,2023年央行發布數據,上半年人民幣存款增加20.1兆元! 存款的逐月增加,意味著支出的減少,也就是下滑的螺旋根本沒有止住。 這就是信用放款必然導致的結果。 一般來說是緩漲急跌,更可怕的是短週期的下降和長週期的下降疊加在一起引起快速下跌。 中本聰用四年減半克服長短週期疊加,法幣的調整辦法是央行放水。 央行放水是給氣球打氣,托住資產價格,但是央行不斷增長的貨幣投放最終摧毀了央行的信用。 央行放水是中本聰在比特幣點對點的現金系統首發說明中提出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

沒有泡沫行不行?

「我們知道,貨幣發行量,要與全社會商品流通的需求量相匹配。更確切地說,那就是貨幣的發行量,要與全社會產出增加的節奏一致。從歷史的情況看,世界 古代社會的生產力雖然發展緩慢,但金銀的開採也是半斤八兩,理論上相差不大,如果金銀能夠全部流通起來,問題並不大。要命的是,社會發展帶來的結果就是貧富分化, 金銀作為財富不斷地被貯藏起來,從而導致社會上流通的金銀越來越少,通貨緊縮就走出了一個螺旋型的自我實現歷程。」(引自雪球愚老頭專欄)窖藏比特幣和 存黃金是一樣的,這個問題不解決,實現無泡沫金融體係就是天方夜譚。 這也就是說黃金的通貨緊縮會在比特幣上再現,這個問題必須解決。

金本位就不引起通膨嗎?

其實金本位的起源是英格蘭皇家銀行,它發行的銀行券對黃金存量是有放大的,它的黃金儲備相當於現在的存款準備金,大致是8%的黃金儲備。 要增發貨幣就要有黃金儲備,黃金儲備也不是白來的,有成本,顯然沒有法幣發行來得容易。 在金本位時代沒有大的泡沫,美國金本位時期的金融危機更多是與美國的金融監管有關,而不是金本位本身的運作,這一點受到所有稱職的金融史學家的認可。 金本位還是有信用放貸,所以有泡沫,但是法幣這麼無節操,人們終究要為自己的貪婪買單。

無泡沫的金融體係也有泡沫

經濟的發展是信貸資金和生產效率的提升的共同結果。 如果沒有信貸,無泡沫系統只對應生產效率的提升。 生產效率的提升是線性的,發展是穩定可以預期的。 信貸產生泡沫,對線性系統產生擾動作用,泡沫存在的不確定,滋長了投機的產生,隨著泡沫的不斷加大,勤勞致富成為一個笑話,投機致富成為王道,加密貨幣領域就是投機的王道樂土 。

是不是在無泡沫系統體係就不存在泡沫? 無泡沫體系仍有抵押,發揮存量資產的效用。 沒有抵押就把錢借給別人的情況,在加密貨幣鏈上實踐中目前還沒看到。 我們把無泡沫金融體系看成一個整體,如果某一個節點有了信用能力,就有可能產生泡沫。 例如穩定幣USDT上鍊後無泡沫,但是在發行USDT時不是足額抵押,這就依然是信用行為,有信用就會有泡沫。 所以把鏈上和鏈下作為整體來看,是存在泡沫的。

比特幣系統一直沒有穩定幣,是因為10分鐘才打包一個區塊,穩定幣不容易穩定。 其他的不少加密貨幣項目都有穩定幣,也就是為了達到無泡沫金融體系的要求,對規模化的泡沫要有法律約束和監管。 當然,透明度也是一種軟約束。

比特幣點對點現金系統只是無泡沫金融系統的雛形,法律和製度依然是需要的。 換句話說,就像智慧機器人也要有安全閥一樣。

比特幣和黃金一樣都沒有標尺

完整的貨幣至少有三個金融特性:儲值價值、交易媒介和標尺。 儲值價值很好理解,通俗的解釋是不貶值,具有儲值價值的貨幣,叫儲值貨幣也叫儲備貨幣。 比特幣和黃金都是儲值貨幣。 交易媒介很好理解,也就是交易雙方認可的貨幣,比特幣和黃金也都是。 標尺又叫計價單位,即交易雙方用什麼單位給交易的商品計價,例如是美元還是人民幣。 貨幣不一定具有標尺的功能。 人民幣不是國際的計價單位。 導致這個結果的原因很多,至少人民幣的國際結算量都不夠,只有2%多點。 貨幣具有什麼樣的條件可以作為定價的標尺?

  1. 不能限量,
  2. 必須穩定,
  3. 有全球貿易的重要結算量。

黃金和比特幣都是有限量。 黃金和比特幣都不夠穩定,也不具有全球貿易的重要結算量。

比特幣可分為接近美元的一萬分之一的單位“聰”,黃金早就可以用克來計價,是不是“限量”就不成立? 這裡的「有限量」是指發行量不隨意。 周小川認為的“能維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黃金和比特幣的穩定性也是做不到的。 當然全球貿易的結算量更談不上了。 所以黃金和比特幣都沒有標尺功能。 如果在近幾十年用比特幣實現無泡沫金融體系,必須為比特幣配上標尺。

比特幣的標尺

在加密貨幣中,抵押穩定幣DAI是一個很好的實驗。 它透過抵押比特幣發行DAI,而DAI錨定美元。 透過這個很好的實驗,讓我們看到了實現無泡沫金融系統的可行性。 筆者的文章「實現比特幣美元本位的方案」(https://www.bitpush.news/articles/3398219),便是參考了DAI的實驗成果。但是該方案中始終存在中心化,不符合周小川的「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 脫鉤,並能維持幣值長期穩定」的要求。作為無泡沫金融體系,比特幣的標尺必須滿足周小川的要求。

調節能力

在前面「沒有泡沫行不行?」一節介紹了黃金的發行量不足並且調節困難會引起通縮的問題。 用比特幣作為標準貨幣必須解決通貨緊縮問題。 單憑比特幣解決不了,要給比特幣配上標尺,並且不能限量發行才能做到。 這個問題Dai已經做到了。 但是在調節上做得還不夠,有些複雜。 從美元來看,聯準會負責發行美元,市場負責調節美元價格。 市場的調節是根據預期,而不是根據現實中真實的貨幣需求量來調節。 合理的調節是市場需求多少,就能自動放出多少,發行和調節一體。 所以需要改變目前聯準會根據市場預測進行調節的落後方式,也就是人工的調節方式,代之以自動調節機制,也就是負回饋機制。 負回饋,指的是當系統的輸出偏離了目標,透過輸出訊號影響輸入,使得輸出迴歸目標值的過程。

對財富整體衡量和單一商品測量的矛盾

總財富中貨幣度量的是交易的財富,可用各國的基礎貨幣相加,大致超過80兆美元。 法幣有信貸效應,即銀行資金乘數效應,如以4-5乘數計算,用於度量全球交易財富的貨幣總量是320兆到400兆美元。 如果是用無泡沫系統,也就是用比特幣度量全球貨幣交易財富的貨幣總量,以目前的交易規模估計需要400兆美元,而這個數值還在上升。 據此推算每個比特幣的價格是1900萬美元。 也就是說比特幣市值到達400萬億可能會和全球經濟成長同步,這時比特幣的波動會很小,當波動和美元差不多的時候,也許就可以用聰來作為定價的標尺。 這時一個聰是0.19美元,筆者在「比特幣自然成長曲線」(https://www.bitpush.news/articles/3398191)中已對比特幣到達這個價格水平的時間做出了預測,該預測 是在比特幣本位條件下的預測,如果不是比特幣本位,則要遠低於文章的預測,也就是比特幣達到這個價格的時間會更長。 該文預測,在比特幣本位的條件下,比特幣市值達到400兆要在第25個週期時,也就是還需要84年。

是否能用聰當標尺有三個問題:

  1. 現代法幣能夠走出歷史紙幣滅亡的規律嗎? 中國古代發行的紙幣,像北宋的“交子”,南宋的“會子”,元朝的“中統鈔”,明朝的“大明寶鈔”,結果都是100年上下就滅亡了。 原因就是貨幣超發、惡性通膨。 千百年來的人性有變化嗎? 今天的美元,已經只有100年前3%的購買力,還能再撐84年嗎? 如果挺不住,不知道是什麼局面,中本聰的132年的發幣假設是法幣還可挺得住,從而完成自然過渡。 如果前提條件不在,用聰做標尺就會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2. 如果比特幣沒有廣泛應用,就無法實現在現實場景下對商品購買進行交易支付,只是實現了儲值價值。 黃金是儲值貨幣的老大,比特幣超過黃金的市值都有困難。 所以必須有一個具有穩定幣性的貨幣和比特幣掛鉤,並且能被廣泛使用,比特幣本位才能實現。 比特幣的市值到了400兆時,由於比特幣波動變小,也許聰就可成為標尺,但這只是理論上成立,其實並不可行。
  3. 從實務分析來看,即使比特幣到了400萬億的市值規模,聰也不適合作為標尺,因為比特幣網路的速度和交易手續費都不適合小額支付,聰就是比特幣,同樣會帶有 上述支付上的缺點。 況且聰的價格隨比特幣價格波動,並沒有USDT的波動穩定機制。 比特幣不可能設立穩定機制,因為它的功能是度量總交易財富,價格必須不斷上漲,但穩定幣需要穩定。 由於穩定幣是用於為具體的商品定價。 聰是不能代替穩定幣的。 比特幣和黃金一樣,只用它們,都不可能同時完成度量總量和給商品定價。

比特幣死幣是天賜的機會

作為無泡沫金融體系,由於無法完全取消泡沫,所以要求對經濟有最後的救助措施。 超發貨幣不可能,一個方式是抵押比特幣籌措穩定幣,並且可以得到利息收入。 如果擔保物不足夠,或者是進入了長週期的蕭條週期(或許有的話),還款週期會很長;還有大國經常免除窮國債務,顯然抵押,不完全能夠實現救助。 比特幣有幾百萬個都遺失了私鑰,這部分可以根據規則盤活,用於對經濟的紓困。 一般來說線性系統發生危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小機率事件也要預先估計到。

實現周小川的理想,比特幣現在需要什麼樣的標尺

周小川認為,「創造一種與主權國家脫鉤,並能維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從而避免主權信用貨幣作為儲備貨幣的內在缺陷,是國際貨幣體系改革的理想。」周小川這句話 暗含用人民幣做標尺,是有立場的。 除去這一點,可以說非常專業。 其實我們需要一種貨幣,不單單是超主權的儲備貨幣,也是可取代人民幣作為超主權的結算貨幣,並具備完整的貨幣三性:儲值貨幣、交易媒介和定價標尺。

這個標尺應具有下列的這些特徵:

比特幣是與主權國家脫鉤的,比特幣的標尺也需要與主權國家脫鉤,不存在中心化的機構控制。 抵押比特幣可以無限量地發行這種穩定幣,並保持標尺的穩定。 同時與美元一樣,是由二級市場定價來調節比特幣標尺的穩定。

要求超越美元的發行手段和調節手段,使得波動小於美元。

對經濟的反應要更加靈敏。

靠自身的競爭優勢超越美元成為全球認同的定價單位。 終結美元霸權。

DW20去中心化本位幣就滿足上述所有條件,可與比特幣一起實現比特幣本位。

DW20發行在即,白皮書同步發行。 中本聰發行比特幣採用了價值匯集的方法,匯集閒散的電腦算力和電能消耗以及用戶。 DW20也照方抓藥,匯集全球用戶及用戶價值,共造通天塔。 屆時會在chainless.hk網站上發表。

無泡沫金融體系

無泡沫金融體係是建立在加密貨幣的實踐之上的,比特幣的點對點技術,跨鏈技術,穩定幣技術和以太坊平台都是重要的元素。 無泡沫金融體係是單層的體系,符合網路原則,以太坊平台展示了無泡沫體系的雛形。

無泡沫金融體系的所有節點在以太坊上都是平等的。 不存在央行。 如果全球金融都是無泡沫金融系統,並用跨鏈連結在一起,可以形成全球的無泡沫金融體系。 網路把地球連成了地球村,但是金融始終不是一體,一旦成為一體,無泡沫金融體系還是需要在透明化的基礎上進行全球化的監管和統一行動。 本文是「帶有自控的比特幣系統比現行金融系統的優越之處」一文的補充,部分概念可參考該文。 chainless.hk網站匯集了所有相關的基礎資料。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