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之三:帶有自控的比特幣系統比現行金融系統的優越之處

中本聰設計的比特幣系統是一個自動系統,一切依賴自動調節,無需人的干預和管理。 在2008年8月版比特幣白皮書的名字是“無需第三方的現金系統”,2009年1月正式發表時用了“點對點的現金系統”。 這是比特幣系統最難理解的概念,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釋。

研究下來,「無需第三方」更符合中本聰比特幣首發說明的觀點,即打破和挑戰現代金融秩序的想法。 無需第三方,意味著不需要央行,不需要銀行,現代金融體係也就不需要了。 因為自動系統的可信賴和效率,遠遠比現在的金融體系先進。 我看過中國金融研究所前所長姚前的文章,他看出中本聰要取消央行,強烈反對中本聰取消央行的企圖。 在專家的眼裡,「你不說我也知道」。 我想中本聰是聽到了回饋,收起了年輕人的張揚,選用了點對點的現金系統一詞,但還是忍不住在首發說明中表達了對傳統金融體系的蔑視。 點對點的現金系統,描述的是物理形態,較嚴謹。

電腦可以取代人的工作。 如果設計一套規則讓電腦運作,只要規則設計完善,就會自動運作而不出錯。 金融系統可否自動運作? 首先它不能存在中介方,這就是點對點系統。 點對點的概念在他們密碼龐克的圈子早就是認同的,從1990年代開始就在討論貨幣的發行。 實現點對點系統的貨幣發行要解決三個技術難題:

  1. 自動記帳的記帳權博弈方式。 這很重要,但不是中本聰的創造。 (參見比特幣白皮書引文之六)。
  2. 如何防止記花帳? 這是拜占庭將軍問題,也是雙重支付問題,說的是混亂的條件下如何達到正確的結果。 中本聰用了最長鏈原則實現了自動記帳。
  3. 記帳的人即算力的隨機進入,如何保證穩定記帳? 中本聰用了自動控制的負回饋原理,以10分鐘為記帳間隔,實現了穩定記帳。

從80年代開始出現了一代密碼精英,中本聰踏上他們的肩膀登頂,實現了「自動機制下」點對點的現金系統。 對於「自動」而言,中本聰沒有說,但卻是他所想的。

點對點的現金系統有三個詞,「點對點」根據字面都可理解,點對點一定沒有層的概念,這很重要。

在點對點的現金系統中,「現金」是指什麼? 它的金融學意義是M0。 金融專業對貨幣有分類,M0和M1是央行的貨幣叫基礎貨幣,M2和M3叫派生貨幣,是商業銀行貨幣。 點對點的現金系統用通俗的話可以解釋為:只有M0貨幣的交易系統。 意味在比特幣系統中M1、M2和M3都不存在。 可以看出央行功能被去了大半,商業銀行的功能沒有了。 比特幣系統在中本聰眼叫比特幣央行,因為它有央行的現金發鈔權。 很多人認為比特幣是清算結算系統,但嚴格來說,比特幣系統不是清算結算系統。 在點對點的系統中沒有清算結算的概念。 清算結算是層的概念,點對點系統的本質是具有互聯網特性的去中間化,沒有層的概念。

網路去中間化的革命掃蕩了除金融領域以外的所有觸網領域。 金融領域和所有領域都不同,它自成體系,而網路只是被金融當作工具使用。 根據費雪公式,金融和實業一樣大,所以這場網路革命還沒完成一半。

想像一下,點對點用網路的觀點叫扁平化,金融體係是層級化的。 各層都有橫縱的聯繫,如何用一個平面實現整個層級的功能? 一個透明的扁平的自動系統是否可以包打天下? 比特幣不行。 因為它是單一貨幣和餘額帳本系統,功能太弱,所要達成的目標太大。 中本聰是絕頂聰明的人,他一下場就發現把問題想簡單了。 比特幣系統作為貨幣發行系統是適當的,用來取代傳統的金融體係是做不到的。 無盡的需求提給他,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乾脆一走了之。 中本聰的高明在於走得好! 歷史需要演進,需要新的系統完成比特幣留下的使命。

一鯨落萬物生。 中本聰打開了潘朵拉盒子,放出了希望和魔鬼。 加密貨幣花了短短十多年幾乎走過了人類數千年金融發展的所有道路,包括未來的道路。 由於是新的東西,前途究竟還不清楚,存在著定價的困難,造就了一群投機客。 加密貨幣問題很多,但是所有問題加起來都不如一次金融風暴造成的損失大,這是人類最低成本的金融實驗。 它的成績也是巨大的,知道了什麼路通,什麼路不通,也形成了中本聰沒有考慮到的,或沒有去實現的令人鼓舞的成果:跨鏈、穩定幣、智能合約和以太坊 系統等,成為撼動傳統金融的工具。

跨鏈究竟是誰提出的無法考證,一般認為瑞波2012年提出的跨鏈互操協議(interledger)是最早的。

人類不可能由一種貨幣和一個金融系統統治全球,Fed不行,比特幣系統同樣不行。 跨鏈的意義就在於將一個分層系統,以及不同的分層系統,用跨鏈的方式,把所有節點連結成一個平面。 有了跨鏈,清算就不需要了,還可以實現點對點的即時結算。 無論節點大小,其地位平等,有了跨鏈,金融體係因此就破了防。 中本聰的點對點是現金M0的傳遞,在這個環境下,銀行也無法放大資金,但是中心化節點本身在上鏈前可以放大自己的資金。 例如USDT,他在以太坊有帳戶,裡面的資料是透明的,但是未上鍊的資料就是不透明的,有超發,他自己也承認。 這一塊靠中本聰的點對點是管不了的。 即上鏈前的資料是不透明的。 假設上鍊前的數據也是透明的,銀行的泡沫放款就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如果全社會的金融數據都是透明的,各種金融體系的監理措施就都不需要了。 用傳統的監理思維如何監理跨鏈單層金融體系? 是將不透明的部分管到透明就好。 整個加密貨幣的監管其實十分簡單。 比特幣用管嗎? 不需要。 以太坊要管嗎? 一點點。 幣安需要管嗎? 中心化不透明的部分都要管。

以太坊平台有了智能合約可以實現條件轉賬,而無需人的監督。 以太坊一直在進步,它進步到2.0之後放棄了比特幣用的POW挖礦。 市場有很多反對意見。 對不對? 以太坊不再發幣,就是一個交易系統,顯然是與目標相符的。 我在文章《以太坊追上比特幣市值的必殺技》(https://chainless.hk/)詳細介紹了原因。 但以太坊的記帳還是貴,速度和吞吐量都有問題,我在系列之二的文章中說:「未來走向單方記賬,流水賬哈希值上鍊,利用比特幣系統的信用作為信用根 ,會是未來加密貨幣的一個出路」。 當然,以太坊也有信用根的作用。

中本聰的公開透明和點對點,瑞波開始的跨鏈探索,天才的理想主義者維塔利克(Vitalik)不懈的努力,加密貨幣無數人的前赴後繼,使得新一代點對點的跨平台的自動金融體系的 雛形已經顯現,所有的條件都已具備,基於中本聰思想的替代,或部分取代現代金融系統的Web3金融平台呼之欲出。

系列之四將介紹社區在未來金融革命中所扮演的角色。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