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理想的以太坊需要改進的缺點(下)

在前文《以太坊的市值為什麼沒追上比特幣?》中,我們分析了以太坊估值的問題。 本篇是上一篇的續篇。

以太坊獨到的價值

  1. 維塔利克(Vitalik)的理想主義精神

首先要佩服維塔利克(Vitalik)的勇氣,他做了中本聰不敢做的一個巨大無比的專案。 這個專案失敗的機率大於成功的機率,但苦苦掙扎5年後,開始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如果這是投資項目的話,投資人是要看團隊的。 假如說這個以太坊計畫還要發展5—10年,那麼它現在還處在相對早期階段。 因此,團隊的理想主義還是非常的關鍵的。 筆者看了他們基金會的報告,發現他們在沒有監管機構要求的情況下,能夠自覺地接受市場監督,堅持了公開透明的精神,並且保持了一個極小的團隊,這可以說是充分發揚了 比特幣的精神。 我們說,理想主義者不一定會成功,但若不是理想主義者,一定不會成功。 因為早期如果過度關注利益,就會讓人短視。

  1. 自由的自動儲存與結算的生態平台

在Web2有這樣一個平台嗎? Web1和Web2金融平台是封閉的,他們都把平台和使用者視為他們的私產。 在Web2中,最好的平台應該算是油管了,但它只是播主的平台,遠說不上是生態。 國家也是生態,理解生態概念可以參考國家,但國家在透明度等關鍵指標以及管理成本方面仍然遠遠落後於以太坊生態,彰顯了代差。 以太坊和比特幣一樣,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首創性項目,它將改變整個金融的格局,其特點是大大提高了個人的自由度,重視了個人的權利,如個人的錢個人管。 以太坊更趨近於「公有製」。 它有清晰的個人利益實現規則,也不是任何人的私產,屬於以太坊擁有者。 以太坊所有的操作實現了程序化,系統程式和帳本都是透明的,透明產生了信用。

還有,人類目前並沒有一個類似以太坊的可信公證機構。

  1. 基金會扶植創業者

以太坊開創了生態扶植基金的模式,為貧窮的創業者提供了無限的想像。

  1. 解決了比特幣沒有解決的問題

我們可以把比特幣系統簡單地理解為比特幣發幣系統,而以太坊系統不僅實現了發幣,它還是一個生態系統。

中本聰在比特幣的腳本語言中預留了大量實現設想的指令碼空間,但是為了安全性,他沒有做任何進一步的相關工作,因為很難做得好。 然而,做以太坊的年輕人沒有包袱,他們進行了改良創新。 以太坊團隊如果把問題解決得好,以太坊應該有著比比特幣更高的市值,人們在2017年對以太坊就是這麼期待的。 以太坊並沒有達到市場的這個預期,以太坊團隊雖然沒有達到預期,但是它的方向是不錯的,機會還在。

  1. 大膽地將POW共識轉換到POS共識

作為生態平台,發幣不是平台的主要任務,減少記帳費才是其首要任務。 一個平台同時完成兩個任務是很難兼顧的。 中本聰擁有的優勢是有首選權,他選擇了容易解決的問題去先解決,卻留下了困難的問題給後人。 維塔利克(Vitalik)與中本聰一樣,直覺極佳。 他力排眾議,最後平穩地把礦工踢出去了。 以太坊再也無須挖礦了,它所需要的以太坊夠POS模式用了。 它只剩下了一個任務記帳。

  1. 分片的理想

分片的實現可以大大擴大以太坊的容量,使得以太坊不再擁堵,從而降低手續費,使得許多不可能實現的項目都變得現實,成為Web3的重要基礎。

以太坊的主要缺陷

  1. Vitalik團隊的知識缺陷評述

由於維塔利克(Vitalik)團隊的知識結構過於單一,他們不如中本聰全面,所以在實現設想時出現了一些問題。 筆者在前文《以太坊的市值為什麼沒追上比特幣? 》(chainless.hk)中列出了11項問題。 技術能力是以太坊技術團隊的強項,因此他們會十分專注於技術問題,並會逐步解決。

一般來說短板決定價值,解決了短板就提高價值。 前面我們說要恢復以太坊的儲值價值就是要解決以太坊幣定義不清的問題和自限性的問題。 這些問題都不是技術問題而是金融問題。 沒有解決好這些問題的原因是他們不太懂金融。 維塔利克(Vitalik)說「以太坊和比特幣之間的最大區別在於比特幣是一個平台,其生態系統的價值來自貨幣價值。但在以太坊中貨幣的價值來自生態系統的價值」(https ://www.bitpush.news/articles/3662466)。 這句話很有名,且流傳甚廣,其問題的要害在於意味著以太坊本身沒有貨幣的儲值價值,以太坊的價值來自它的平台。 市場直接把以太坊的儲值價值打到了零。 維塔利克(Vitalik)不明白以太坊既然這麼稀缺,那為什麼市場不認同? 因為連他自己都不認同以太坊的儲值價值。 從他後來的操作看,他對以太坊的儲值價值也沒有刻意保護。

這句話存在的第二個問題是,比特幣系統是發行比特幣的工具,我們可以簡單地把它想像成挖掘比特幣的裝置。 比特幣系統沒有智慧合約,也不是平台也沒有生態系統;比特幣也不代表比特幣系統的價值,更談不上比特幣生態系統價值來自比特幣。 就如黃金不代表黃金挖掘體系的價值一樣。 這句話就反映了維塔利克(Vitalik)對比特幣及系統認識的深度不夠。 以太坊系統作為生態平台,也帶著一個笨重的生產工具。 就如黃金公司要流轉各種貨幣時還要帶著笨重的挖土機一樣,你說可笑不可笑。 所以廢止POW挖礦就是必然的選擇了。

這句話說明了維塔利克(Vitalik)正確的決策不是來自其理論修養,而是來自他的直覺。 年輕人在經驗不足時,其直覺很重要。 如果他不是理想主義者,他便不會奮不顧身、全神貫注地投入而產生直覺,早被花花世界打敗了。 上帝眷顧心中有大愛的人。

維塔利克(Vitalik)沒有搞清楚以太坊價值是可以獨立於以太坊系統價值存在的。 以太坊本身有儲值價值,以太坊的價值不僅來自它的生態系統。 儲值和生態兩個價值的計算方法是不同的。 他簡單地套用了比特幣的交易方式,比特幣沒有錯,但他們錯了。 借用一句話就是:“小子讀書不用心。不知書中有黃金,早知書中黃金貴,高照明燈念五更(註音:jing)”,筆者在《請出中本聰迎接新時代》(chainless.hk)中引用中國唯鏈的麥克斯(Maxdeath)評價中本聰和維塔利克(Vitalik)的說法:「他(註:指中本聰)性格謙遜,能夠虛心接受別人的建議, 他很聰明,但是,卻不是很多天才例如Vitalik Buterin那種高人一等聰明,他也許在生活中從未被認為是最拔尖的人,因此他知道自己的不足,甚至知道自己可能犯錯,所以,比特幣 從萌芽到誕生的過程中,他毫不保留地一直在吸取別人的建議和新的知識,這點是比特幣能夠出現乃至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7192203)”。按照丹尼的說法,除「開發人員編寫程式碼,用戶運行軟體」之外,…..。 看來不會寫程式碼的人都是垃圾,太高人一等了,這就是他們團隊和中本聰的差距。

批評他們是為了幫助他們進步,因為他們值得幫助,也因為他們在為人類的未來而奮鬥。 他們的問題來自於「所知障」。 這些問題對於懂金融的技術人員來說,解決起來易如反掌。

  1. 自限性矛盾

在前文《以太坊的市值為什麼沒追上比特幣? 》(chainless.hk)中,我們介紹了自限性矛盾:「以太坊的價值來自其生態,生態價值上升,會使以太坊的價格上升,不變的交易收費標準,上升的幣價,就 會造成以太坊系統使用成本提高,從而抑制生態繁榮。這反過來抑制了幣價,影響價格的進一步上升。這種現象叫做自限性」。

比特幣也可以用於交易,但是對比特幣來說,其價格沒有自限性。 為什麼? 比特幣系統只有一個幣,比特幣的漲跌和手續費的收費比例沒有變化,交易發生在同種幣之間,不需要另外一把尺來度量,所以沒有自限性。 而我們的法幣,例如人民幣就是度量中國生態所有商品價格的尺。 注意,所有的商品都是人民幣計價和流通。 當有人在中國透過銀行轉給我人民幣的時候,銀行收取了手續費也是按人民幣收,給的還是人民幣;比特幣的情況與此完全一樣。 但是,如果你想換成美元的話,情況就不一樣了,因為這要考慮匯率差,因而就有自限性的問題了。

以太坊生態恰恰存在匯率差,生態中有N種幣,各種幣用以太坊當尺子,當以太坊漲了,意味尺子的刻度就改變了,其他幣不一定可以和以太坊同步成長,這 就如國際各種貨幣存在匯率差一樣。 以太坊漲了,你不漲,手續費就高了,所以若用以太坊收取生態系統手續費,當生態繁榮時,以太坊的價格就高,其手續費就高,這對其生態是抑制 的。 從維塔利克(Vitalik)認為比特幣也有生態,這顯示他不是故意這麼設計的,他是真的不懂。

收費必須是固定的,這是金融常識。 這時必須以穩定幣作為標尺,將用戶的以太幣以穩定幣折價收費,也就是無論以太幣價格多高,收費時以美元計算都是相同的。 這個在程式中很容易實現。 這樣簡單的道理都沒搞懂,說明以太坊小夥伴在抄作業時沒動腦子。 換句話說,以太坊和比特幣一樣,目前都起不到標尺的作用。 除非比特幣、以太坊像穩定幣一樣穩定。

由於法幣是標尺,因此要把法幣的通膨壓到2%以內,這就是為了讓人感覺不到貨幣標尺刻度的變化。 而以太坊的波動性太大,把它當作標尺的話,就超出了人們可以忍受的範圍。

  1. 解決兩種幣同名的問題

筆者在前文《以太坊的市值為什麼沒追上比特幣? 》(chainless.hk)說過,用POW生產的以太坊和POS生產以太坊相比,其生產方式和成本是不同的。 但是,即使兩種生產方式和成本各不相同,但卻用的是同一個名字。 它既是資產幣,也是信用幣,燃燒的主要是資產幣,新發行的則是信用幣。 如果進入了前面說的通縮模式,實質上幣不增加了。 所以以太坊就是一種幣:透過POW方式產生的資產幣。 從法律意義來說,對於以太坊生態交易所得到的幣,其分配要有先後次序,要保證先收到老幣再發出,這樣,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就沒有幣發出了。 這一點很重要,保證系統在新機制上沒有鑄幣。

這是一個法律問題。 因為用信用方式發出的幣,沒有任何成本,屬於「假冒偽劣」產品,有以次充好的瑕疵。 這是一個可大可小的法律問題,當有人提出來了這個問題,而維塔利克(Vitalik)團隊沒有去改,就有了主觀上的故意,構成刑事問題。 這至少是可以引起集體訴訟的。 我不知道他們對此事先是否諮詢過有經驗的律師。 以太坊最大的優點是有實控人,這同時也是最大的缺點。 當有一封律師函把這個問題給到基金會時,基金會對此就要回覆。 然而,對於比特幣來說,你想找類似的基金會都沒有。

如果以太坊系統不再發新幣。 從發幣的進度角度,以太坊實質超過比特幣,比特幣系統沒有發完所有的比特幣,而以太坊系統透過POW方式已經發行了所有的以太坊。

以上都不是技術問題,暴露出技術為主團隊的弱點。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