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加密貨幣的實踐給人工智慧分級

加密貨幣和人工智慧,這兩件事看起來完全不同,其實都是電腦誕生之後的產物,這就是它們的共通點。 比特幣、以太坊出生就含著金湯匙,因為它們的屬性高級,既是生產力又是生產關係。 人工智慧早期更多的是技術研究,但ChatGPT之後,卻讓人們產生了擔憂,恐其威脅到人類的安全。 一些科學家簽名要求禁止人工智慧的研發,就像禁止人類複製技術一樣。 其實克隆技術是生產力,表現的結果是可以預測的;而人工智慧則不一樣,他的可怕之處是其「不確定性」。 我們不知道人工智慧未來會如何? 因為這些不確定性屬於生產關係領域,不是一個簡單的技術,也不可能單純地禁止。

兩者都是不確定性問題的解決方案

我們在「向中本聰學習對不確定問題的處理」(chainless.hk)一文介紹了比特幣對不確定性問題的處理方法。 加密貨幣從20世紀80年代就開始探索如何利用電腦同時解決生產效率和生產關係的不確定性問題。 與人工智慧最相近的概念叫做智能合約,當然人工智慧和智能合約的英文用詞很不相同。

它們的相同點在於都是自動機器,加密貨幣研究的是如何在不確定的環境下得到確定的結果,而人工智慧則是在不確定環境下給出不確定的結果。 哪個更難? 當然在不確定環境下取得確定結果更難。 只有解決了這個問題,人類才會放心地把人工智慧當作工具。 因為結果一旦確定,也就不存在風險了。

在不確定的條件下,一般只有選擇性結果,很難有確定性結果。 選擇性對於人類來說是很容易解決的問題,用機器智慧的方法得到確切結果很難。 例如一個拜占庭將軍問題就難住了人類。 又如將以太坊從工作量共識機制轉換到權益共識機制(POS),新的機制比起原來的工作量共識(POW),受人的影響更大。 在有人作惡的條件下如何達成共識? 如果用人來驗證是輕而易舉的事,若發現你不誠實做壞事的話,懲罰你就行了,但這對機器來說就難了。 解決這個轉換,花了以太坊社群5年多的時間,這與OpenAI成立的時間差不多。 這只是區塊鏈的一個問題,PoS最早於2012年出現在點點幣的創始人陽光王(Sunny King)的白皮書中;GPT的歷史也可以追溯到2012年。 當時,Google人工智慧實驗室(GCP)在一次內部會議上提出了一個想法,讓機器能夠「學習」語言和文法。 2013年,他們發布了一個基於 GPT的語言模型(Transformer),該模型透過輸入的編碼來學習語言。

這是人類探索不確定問題的兩條路線,面臨的卻是一個共同的問題:我們人類如何能相信機器的結果? 相信機器不做惡?

用加密貨幣的實踐給人工智慧定標準

人工智慧因沒有確切的解,因而造成了人類的恐懼,而加密貨幣正相反。 加密貨幣是如何做到的? 儘管加密貨幣的項目很多,但它們的方法大致相同,總結流程如下:

設立程序的規則

編寫開源程式

進行程序審計

測試網測試程序的結果是否達到目標

正式上線自動執行,執行過程沒有人的干預

得到公開可驗證的結果

根據上述流程,在一個不確定的環境中,完全是機器的自動執行,沒有人的干預,結果都是機器自動做出的。 人的介入只是改變程序,在不改變程序的情況下,就不會有風險。 在這個過程中,機器只是人的忠實工具。 然而,當人工智慧可以自己改變程式時,其風險將會完全不可控,也就離開了發展人工智慧的本意。 這將如何辦? 解決的辦法是:學習加密貨幣。

用加密貨幣的實踐給人工智慧項目分級

  1. 五星標準

人類在處理不確定性問題的方法時,以往採用了分級的做法,這就如電影的分級,三級片以上就不適合兒童。 對於人工智慧來講也要分級,就是根據加密貨幣的成功經驗來分級。

作為確切的結果要參考上述加密貨幣的流程,無需批准。 符合流程的話,就給五星。

當有不確定性的問題時,上述過程要有審查單位和範圍。

當遇到危險問題時,要有明顯的提示。

由此我們看ChatGPT屬於什麼等級?

  1. 四星標準

它顯然不是確切的結果,如果程序不公開,它的程序要接受第三方的審查。 由於是民用的,最好是和加密貨幣社區方式一樣,可以公開地透過志願者討論,走一個測試網程序,進行風險評估。 給四星。

  1. 三星標準

如果只能接受專業審計,這比沒有經過社區討論要差一級,最多給三星,但可以民用,審計機關要承擔連帶責任。

  1. 二星標準

如果通不過專業審計最多給二星,要提示風險且不可民用。

  1. 一星標準

暗箱操作下產生的人工智慧產品最多給一星,要提示風險並不可民用。

山姆•奧特曼是個明白人

山姆•奧特曼(Sam Altman)在美國國會質疑中的建議很好,希望美國白宮有一個人工智慧專家小組專門研究這件事。 如何做? 學習加密貨幣的實踐。

加密貨幣在生產關係中的探路告訴我們,一個智慧機器要如何正常地服務人類。

加密貨幣的許多創新都領先於我們的時代。 我們過去的理論架構都不足以解釋現在的經濟現象。 人工智慧不僅是生產力的變革,也會影響生產關係,而人類在加密貨幣方面已經做出的探索,是人工智慧後續發展的最佳參考物。

加密貨幣和人工智慧互相促進

最後有朋友希望我評價人工智慧和加密貨幣。 我的評價是,它們都是電腦對不確定性問題處理的探索。 這種可貴的探索經歷了幾代菁英,四十年左右的努力。

要說技術難度,人工智慧難。 要說產品難度,加密貨幣更難,涉及的領域更多。 「如果中本聰不開發出比特幣,十年內不會有人開發出來」。 這句話是中本聰的真身戴維先生說的(chainless.hk)。 而人工智慧同類產品的技術水準相差不大,也是人類技術自然進步的結果。

人工智慧是公司化的產品開發,所涉及的項目和人數有限;加密貨幣是社區開發,開發項目數以萬計,開發人數有幾十萬人,所踩的坑更多,人們的經驗也更 豐富,所以更代表人類新時代的思想。

人工智慧之所以火熱在於不確定性問題的市場大,給人無限的想像。 但對於要求確定性的問題,例如智慧機器翻譯,從97%提高到98%的準確率都很難,而加密貨幣則是100%的準確率。 所以加密貨幣的要求更高,解決得更巧妙。 加密貨幣所探索的道路足以為人工智慧帶來示範效應。

完整且準確地理解加密貨幣,徹底放開思路對加密貨幣加以研究,才有可能跟上時代發展的腳步。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