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比特幣看目前Web3定義缺了什麼?

一、粗淺的Web3定義的出籠

Web3有許多不同的定義,每個人心目中都自有他的Web3。 有人說它是下一代互聯網,有人說它是NFT和元宇宙等未來應用的基礎設施。 概念是不錯的,但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 有了理論,卻不見像ChatGPT 這樣能一下子引爆市場的殺手級應用。 Chat GPT是人類在神經網路大模型上持續多年探索的結果,就如密碼龐克社群和中本聰在加密貨幣的成功探索。 從Web1到Web2都是應用程式領航在前,概念總結在後,一個概念再好,沒有應用跟上也只是一陣風。 很少像Web3這樣,概念持續熱了很久,還沒有像比特幣一樣的殺手應用程式出現。 原因在於,web3是對中本聰思想的不斷概括和提煉,而中本聰思想跨度太大,業內沒有任何一個人達到這一思想跨度,導致我們都在盲人摸象。

在中本聰之前,基於web2的高度整合化和人工智慧進展,對下一代網路是什麼模式,人們多有猜想,主流的觀點認為應是語義網模式。 此觀點一出現就爭議不斷,由於沒有成功實踐案例,對下一代網路的模式是什麼,實際上還在「科幻」中。

當比特幣出來後,人們意識到原來世界可以這麼玩? 2014年,比特幣出來5年後,站在第一線的科學家,以太坊的聯合創始人加文伍德(Kavin Wood)提出了基於比特幣的Web3的設想。 終究他只是技術人員,只能對中本聰思想做粗淺的提煉。 他提出的這一概念有優點也有缺點,優點是技術人員容易聽得進去,聽得順耳。 缺點是將中本聰思想提煉成零信任系統和去中心化,毫無想像力與前瞻性,帶偏了整個市場。 他的爛項目Polkdot說明了一切。 幣價與最高點相比只有11%不到,一個明星加持的所謂明星項目,跌出了前十名。 遠遠跑輸比特幣不說,也跑輸同期出現的穩定幣和中心化交易所。 殘酷的現實提醒人們,比特幣之後的加密貨幣,至今並沒有為世界帶來如同ChatGPT那樣激動人心的創新案例,也沒有創造出投機以外的更大的財富用途。 伍德所描述的Web2向Web3的遷移沒有發生,他所設想的Web 3.0 「一個安全的社群作業系統」也沒有實現。 實踐證明,木頭(伍德)指的道路是一條僵化的木頭之路,是一條在理論和實踐上都失敗的道路。

又過了5年,從2018年開始到2021年,企業家和創投專家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又對Web3進行了新的概括,他絕口不提區塊鏈,甚至盡量迴避去中心化 ,認為過度中心化的web2不好,但像web1這樣的中心化程度是允許的。 他提出要判斷資料的擁有權在誰那裡,在使用者手中是對的。 他迴避了加文伍德所有的技術判斷,在這種判斷下,像Opensea等從事中心化交易的NFT交易所,也算是Web3概念下的項目。 這一下拓寬了已經走死的一盤棋。

迪克森的核心思想體現在「web3為什麼重要」等幾篇文章中,內容包括把 Web3描述為建設者和用戶共同擁有互聯網, 數位資產是連接建設者和用戶的紐帶等。 應該說迪克森是對中本聰從技術和思想層面做出了比加文伍德更高層次的概括,但在技術控的眼裡卻貶低了區塊鏈,引起了很大爭議,比如原推 特CEO傑克多西等就反對。

在迪克森的基礎上,研究機構馬薩裡(Messari)的研究員江下(Eshita)把從 Web 1 到 Web 2再到Web 3的演變描述為:

Web 1 為「可讀」(read);

Web 2為 「可讀 + 可寫」( read + write);

Web3 則是 “可讀 + 可寫 + 可擁有”(read + write + own)。

細究下來web1也可讀寫,web2也有擁有,只是程度不同罷了。 但這個定義直覺簡單,成為主流的看法。 這個定義就如區塊鏈一樣,只是比特幣的特性,並不是完整且準確的中本聰思想。

二、從比特幣來看上述Web3定義的缺陷

理論來自於實踐,再反過來指導實踐。 如果理論總結錯了,實踐就會錯,我們就會長期在黑暗中徘徊。 14年過去了,目前還沒有一個超越比特幣的項目,這在網路時代是不可以想像的。 好比龜兔賽跑,兔子歇了12年,烏龜還在爬。 爬呀爬,似乎目標還是一樣遙遠。 這只能說明一件事:理論錯了。 那如何辦? 這就要與比特幣系統比較,發現其中的差異性,才能搞清楚兔子為什麼可以睡覺,才知道怎麼趕上兔子。 就是搞懂了,不要說超越,就算能趕上比特幣,也是巨大的進步。

擁有權和控制權不同

我們分析上述定義發現「擁有」是個關鍵字。 比特幣帳本是誰擁有的? 礦工擁有的嗎? 即便一萬個礦工統一意志,比特幣帳本他們說了也不算。 因為還有那麼一類全節點,就是不挖礦,僅是自己保存資料。 同樣,程式設計師和使用者也都不擁有帳本。 但是用戶有對他自己帳戶的控制權,程式設計師有對比特幣系統的修改控制權。

這個控制權很關鍵,算力礦工沒有控制權,只有自己伺服器裡帳本的擁有權,他們參與專案唯一的權力是競爭獲利。 程式設計師獲利嗎? 不獲利,他們靠捐贈。 這是中本聰留下的問題。 程式設計師的控制權問題,是中本聰出走的一個原因之一,他不想當「比特幣央行的行長」。 他的離開不能帶來問題的解決。 比特幣系統還是需要控制,系統還是要信任,只是信任的對像不同,所謂「零信任互動系統」是片面的提煉,也是一種誤導。 系統要進步就要有控制方。 幸運的是依靠人類的智慧,比特幣系統進化到了社群控制。

社區的控制形式很關鍵,社區應該是所有利害關係人協調和決策的最高機構。 因為他們作為整體,直接和間接“擁有”這一個項目,正如人民“擁有”國家。 正如股東對公司的擁有。 注意「擁有」可以很實,可以很虛,它不等於控制。

社群不是什麼新玩意,在web2的專案裡也有。 例如微信的社區和臉書的社區。 也許這種類似性,使得迪克森沒有把中本聰的社區思想當作一個主要特點,是一個定義上的遺憾。

公司有管理階層的控制權,但沒有社區治理。 比特幣系統則不一樣,比特幣的社群恰恰有控制權。 公司的控制權和股權在設計上是一致的,而比特幣系統沒有股權只有控制權,並且形成了公開透明和協商的原則,當然,實際的社區控制權力還是很小。

加密貨幣的社區控制和決策是先進的。 這是一個無主系統應該有的決策方式。 往大里說,國家也是無主系統,公務員就是如同比特幣社群的程式設計師,要採用類似的決策機制才是先進的方法。

我們對加密貨幣的政策制定是否應該利用社區的形式,做到公開透明,平等參與,協商一致? 我們看到聯準會也好,香港財政司也好,你可以寫信,他們回答收到,僅此而已。 還是Web1的模式。 我們作為參與者完全沒有對話的權力。 在比特幣社群,中本聰參與了2年的客服,他直接傾聽意見和解決問題,當系統基本上穩定後才離開。 這是對實際控制人的要求,監管有時具有最終的控制權,因為代表規則。 今天的一些大老爺一拍腦門就可以解決自己不太懂的全新的問題嗎? 他們最容易的解決方法是拉回到老框架,不過是管製到死,悲哀! SEC的Gary還好意思教比特幣的課,不否認他是最懂加密貨幣的高級官員,但他出的爛政策,反映他都不如特朗普和馬斯克對社區的認知,明顯落後他們一個時代 。 離比特幣社群差了兩代。

加密貨幣是全球化的,我們看到連Coinbase都想離開美國,說明大老爺沒有全球化的管理眼光,說明他們外行人。 也怪不得大老爺們,因為專家的Web3定義並沒有涵蓋社群。

比特幣社群還需要進一步完善

如果加密貨幣的管理者,對社群都不理解,如何能夠管理好加密貨幣呢? 其實,從實踐上,比特幣社群依然不完善,還要繼續進步。 迪克森有一句話說得好:「數位資產是連結建造者和使用者的紐帶」。 也就是說,這是web3社群和web2社群的根本區別,也是web3擊敗Web2的根本優勢。 此點沒有體現在Web3的定義中。

在比特幣系統中持幣者是三種人,使用者、礦工和程式設計師,但是只有程式設計師的技術社群是有規範的,礦工屬於邊緣的,而使用者完全沒有發言權。 幣的紐帶作用並不明顯。

以幣為紐帶的分散式組織(DAO)就是社群。 比特幣要有三個社區,技術社區、礦工社區和使用者社區。 三個社群共同組成比特幣社群。 三個社區都是獨立選舉產生的。 代表的推薦是人工智慧先依據成員在社群的活躍程度來推薦,最後根據成員持幣對推薦人進行投票。 比特幣社群最終應由9名代表組成,用戶社群4名,礦工兩名,程式設計師兩名。 還有中本聰。 設立比特幣社區,也是促使我找出中本聰的原因之一。 中本聰是誰? 我已經找到。 請參閱我的文章:「請出中本聰迎接新時代」(chainless.hk)。 中本聰有他的使命。

去年發生在美國資本市場的Gamestop事件中,散戶奇蹟般地打敗莊家,說明團結的散戶的巨大能量。 目前Web2最大的用戶數是20億人,他們並沒有以幣作為紐帶,而比特幣社群則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如果比特幣社區是20億人的社區,那麼它就超過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數。 這預示著任何人都不可輕易決定有組織的比特幣社群的命運。 比特幣社群是實現比特幣本位的基礎條件之一,也是戰勝法幣和黃金標準的基本條件之一。 因為法幣和黃金建立統一社群的難度很高。 有關論述同樣請參考chainless.hk的有關文章。

管理成本低是比特幣系統表現的特性

20億人社區需要多少管理成本? 這與比特幣論壇的管理成本相差不大,其成本幾乎為零。 這裡需要大量的人工智慧程式發揮作用。 比特幣系統只有4個維修人員,成本幾乎是零。 這是分散式的社區自治,沒有擁有者截取利潤。 任何一個中心化系統就像一個劫道的,而比特幣系統沒有股權,任何個人沒有系統的擁有權,這是一個理想的Web3專案的標準。 不是任何專案都能做到這個標準,但越接近這個標準越好。

順便說一句,有很多人質疑比特幣挖礦的成本,也就是電力消耗。 其實這只是礦工應該要計算和考慮的問題,我們不要杞人憂天。 為了追求最大效益,最終一定是使用綠色能源,促進能源革命。

我們在意的應是管理成本,油管的市值和以太坊相仿,它是效率非常高的Web2系統,大概花了1000人左右。 而以太坊30人不到。 這就是web2和web3的差別。 油管和比特幣就更不能比了,因為比特幣就用4個人。 但是比特幣的社群功能不完善。 作為一個基本功能完善的web3項目,以太坊應該是一個標準。

只有效率提升才有生命力,比特幣系統作為貨幣發行和清算結算的一體化系統,具有極高的效率,它超越所有具備同類功能的Web2系統;然而,它作為支付系統是無法超過web2的。 中本聰看清了這一點,所以他就跑了。 由此標準來看,以太坊的支付效率無論如何都不是支付寶的對手,所以以太坊要戰勝web2就是空想。 這就是現在的Web3定義對市場的誤導,因為它沒有涉及效率問題。

什麼是一個web3專案? 如果以比特幣作為標準,那麼要在上述專家的定義中進一步完善,並補充內容。

三、加密貨幣的Web3項目定義

首先Web3項目是網路專案。

它有5個特性:

社區擁有和社區控制;

社區成員以幣為紐帶;

分散式自治使管理成本幾乎為零;個人資料控制權在個人,

符合比特幣的機器可信任特性。

還是前面的觀點,符合上述定義的web3項目無須超越比特幣,接近就好。

比特幣系統實踐了機器可信賴的方法,無需監管機構的監管,因此它是高效的系統。 比特幣系統的機器可信任特性可總結如下:

數據特性:資料主權在民,資料透明且可信。

社區特性:眾人貢獻資源,眾人分享利益,眾人參與治理。

控制特性:被信任方具有自動制衡機制。 系統本身俱有負回饋設計。

協商特性:程式碼即法律。 修改代碼要根據規則。

信任特性:信任人越少越好,信任經歷過的時間越長越好,也就是信用要靠時間累積。

金融特性:帳本公開透明不可竄改。

運行特性:系統不宕機。

詳細解釋可參考無鏈(chainless.hk)的有關文章。

四、未來已來

加密貨幣的實驗不是沒有意義的,它讓我們認識到了web3定義的問題,讓我們認識到了去中心化不是終極目的,區塊鏈不是終極手段。

Web3的競爭對手不是區塊鏈的小夥伴,是Web2;要以超越Web2為目標。

這就要求Web3可以是部分中心化的,並不一定非要“去中心化”,但是,也不是簡單地採用中心化。 應該用中本聰思想改造中心化項目,使其符合Web3的新定義。 這樣才有可能出現ChatGPT這樣的現象級項目,並且戰勝Web2。

經過多年的奮鬥,思緒越來越清晰,新項目呼之欲出。 這是一個基於Web3的通用金融系統,一個透明中心化的可信的通用系統,要求可以打通與現有法律和商業機制的連接,具有與現實世界、法律和經濟體系的強大接口。

注意「公開透明」是作為比特幣白皮書的第一個引文,是中本聰一貫的核心思想。 要理解這一點才能理解比特幣以及新Web3的定義。

比特幣和Web3都到了變盤的時間。 傳統金融這個最終的釘子戶,如果不主動擁抱新Web3,就會倒在Web3的鐵蹄下。 無論是誰,一定死得很慘。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