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中本聰思想做好加密貨幣的監管(之二)

——关于穩定幣

上文提到,由於穩定幣橫跨加密貨幣和傳統金融兩個領域,具備完整的貨幣屬性,可直接用於跨國支付和結算。 比特幣不能直接取代法幣,而穩定幣可以。 穩定幣具備點對點的支付功能,並且可以輕鬆實現全球流通,是繼比特幣之後的加密貨幣第二大成熟應用。

比特幣、以太坊、智慧合約和交易所的監管相對簡單,因為模式單一。 但是穩定幣種類繁多,造成了監管的複雜性。 若無法較好地監管穩定幣,其風險會直接傳導到傳統金融領域。 與此相同,傳統金融的風險透過穩定幣也可傳導到加密貨幣領域。 現在股市和加密市場的風險連動現象說明了這一點。 相對而言,傳統金融的風險對加密市場的影響會更大一些。

加密貨幣是高風險的市場,也意味著機會很多,使得年輕人多了選擇的管道。 如果加密貨幣只是實驗室模式,不直接影響現代經濟,對現代經濟有百利而無一害。 但是穩定幣打通了兩者的聯繫,監管好穩定幣,是現在傳統金融監管的第一要務。 因為近一兩年加密市場的市值將會大幅增加,而對應的加密穩定幣市場也很可能會破萬億美元,稍有不慎將是核爆級的風險

穩定幣的分類與特點

穩定幣可分為三種主要類型,即由法幣為抵押的穩定幣、以加密貨幣作為抵押的穩定幣、無抵押的穩定幣。

  1. 由法幣為抵押的穩定幣

老大是泰達( Tether)公司,它最早從2014年開始發行USDT,與美元1:1掛鉤。

這種穩定幣是中心化發行。 透明度沒有規範約束,靠發行說明書作為信用憑證。 在鏈觀察網站(chaineye.tools/stablecoins/stats/USDT)可以查到其公佈的數據。 它的市場價值是819億美元,而抵押品價值是610億美元。 從數據來看可以推斷其存在210億的超發。 沒有做到和美元1:1。 然而相比商業銀行10%的準備金要求,還是安全得多。

商業銀行沒有調整穩定幣波動值的操作模式。 香港金管局採用的透過港幣與美元的買賣,來確保港幣與美元匯率在可控區間內有限波動的方式,與穩定幣模式最為近似。 金管局美元準備金的金額大於實際發行的港幣金額。 USDT沒有利息,在調整穩定幣波動值的過程中有利潤,應該用利潤作為準備金。 金管局的外匯負債1.2萬億,發行6000億港幣,顯然遠超過1:1的比率。 這就是穩定幣應該達到的指標。

沒有準備金是有風險的。 泰達公司的美元負債都以債券的方式存在巴哈馬的聯合銀行。 這裡有雙重風險,債券風險和銀行風險。 Circle公司發行的USDC並沒有像泰達公司那樣購買債券,也沒有超發,它將美元分別存在8家銀行。 在美國,銀行破產只賠25萬,恰巧這種情況發生了。 美國矽谷銀行出事,可能造成Circle在該行的美元擔保品出現32億的減值,這引起了USDC的大幅波動。 而泰達公司的美元只存在一家銀行,萬一銀行出問題,沒有分散投資不就一鋪清袋? 對於銀行風險,只有將法幣存到發鈔行,例如將美元存到聯準會才是安全的。 但是如何才能做到呢?

大家質疑泰達的是,它有其他投資的問題,其它投資佔8%左右。 對於這類公司的商業模式和資金的用途,都應該有明確的規定。 看了泰達和Circle的報告,讓人覺得Circle比較規範,但這一次出事的是Circle,說明現在的監管措施和紓困措施都是不夠的。

法幣穩定幣的模式簡單,單一模式很容易監管和程序化,用戶兌換也可程序化,從而減少了中心化的風險。

法幣穩定幣的中心化部分要被監管,穩定幣上鍊之後的數據透明,只是數據統計方面略有不足,普通用戶無法簡單方便地核對數據。 只要控制了上鍊前穩定幣的業務模式,不准發展商業銀行的借貸模式,監管相對簡單。

香港金管局發行的港幣就是穩定幣,如果它發行掛鉤港幣的加密貨幣穩定幣,則有助於香港加密中心的形成。 如果初期是面向加密市場,就不要用CBDC的名稱,該名聲在幣圈很臭。

  1. 以加密貨幣作為抵押的穩定幣

這種是非中心化的鏈上抵押發行模式,由加密貨幣或多種資產為支撐,使用加密貨幣作超額抵押。 抵押品通常是比特幣、以太坊,也有部分法幣穩定幣。 整個抵押貸款借貸過程有演算法控制,自動創建出與美元1:1兌換的穩定幣。 Dai是這類專案的老大,由於Dai都是區塊鏈操作,不是加密貨幣和法幣的兌換接口,Dai的市值只有48億美元,市值和法幣穩定幣相差很遠。

抵押型鏈上穩定幣,繼承了區塊鏈的透明和自動監管,程式長期運作可靠性很高,風險遠小於法幣穩定幣。 除了對團隊的監管,其它方面幾乎無需監管。

它的問題是,由於區塊鏈的區塊驗證時間是秒級的,最快的公鏈要3秒,以太坊要12秒。 當抵押的資產價值快速波動時,無法及時補倉和平倉,不如中心化交易所處理起來及時方便,這也是其發展緩慢的原因之一。 與分散式交易所一樣,想法很好,但是它們的業務結構,都不適合區塊鏈的結構。

  1. 無抵押的穩定幣

無抵押的穩定幣也有很多種類,這類穩定幣都是依賴演算法來穩定的。 背後的支撐資產往往不穩定。 這類穩定幣的透明度是有的,依靠演算法進行自動管理,符合區塊鏈的自動管理原則,但是演算法設計都不成功。 最大的問題是死亡螺旋,Luna(UST)的崩盤導致這類演算法的穩定幣沒有了市場。 其實演算法穩定幣是值得研究的,也許會有新的創造。

分析下來,現在對穩定幣的監管主要是指對法幣穩定幣的監管,這屬於中心化的監管。

法幣穩定幣中心化監管的目標

對於傳統金融領域的監管無論規則和程序都十分成熟,這個領域的大專家很多。 只需針對穩定幣表現出的缺點修改規則,吸收區塊鏈的公開、透明化和自動化的特點,就可以了。

法幣穩定幣是法幣數位化的發展方向,CBDC也是穩定幣的範疇,多了針對穩定幣的控制性。 相較於CBDC,不具控制性的穩定幣會更受市場的歡迎。 但是穩定幣的中心化部分必須在監管的條件下達到比特幣的公開透明度和自動化水平,這是衡量法幣穩定幣中心化監管是否成功的標準。

Web3是自己的資產自己掌握,去控制是Web3的核心觀點。 相信這也是未來各個央行CBDC競爭的關鍵。 本文的想法是強調監管者需要理解中本聰思想,基於傳統,結合Web3的特性來制定監管規則和程序,做到與時俱進。

分享這篇文章給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