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中本聰思想做好加密貨幣的監管(之一)

爆炸頭山姆·班克曼(Sam Bankman-Fried)的FTX交易所在加密貨幣交易所排名第二,它的爆雷,可謂功勞不小。 由於他的大膽和作惡闖下大禍,在主流金融領域引起了震盪。 如果聯準會對銀行救助不及時,又將引起一次金融海嘯。 他終於讓加密貨幣以不光彩的方式進入了主流,迎來了主流的痛擊。 過去主流可以忽略加密貨幣的存在,現在發現不管不行了。

作為主流,還是精英人物做主,他們對加密貨幣並沒有一棍子打死,採用的辦法是用了心的。 精英們也認識到加密貨幣是未來。 禍福相依,主流開始探討加密貨幣的監管方法,這本身對市場來說就是重大利多。 考慮到菁英的背景,我對於他們能否管好還是有些不安。

本文的加密貨幣是加密貨幣、加密證券和加密商品的通稱。 菁英想做好,但是思想還是比較傳統,傳統的手藝可把加密貨幣做成加密饅頭,而不是加密蛋糕。 因為大廚擅長的手藝只是蒸饅頭。 蒸饅頭的技術還要用,但要加上新的指導想法和配方,才能做出蛋糕來。

加密貨幣的監管,用什麼想法? 要立足現實面向未來。 顯然,這種監管要用Web3的思想,用現在區塊鏈的成功經驗作為模板。 我主張用中本聰的思想和配方,因為他的思想經受了14年的考驗,有小疵而無大錯,其方法可以作為事實標準而存在。

人工智慧可以提高生產力,比特幣系統是當代多領域技術的綜合創新,能夠和人工智慧一樣提高生產力;而對生產關係的創新,人工智慧還趕不上。 換句話說,所有加密貨幣的監管是調整生產關係,要符合並參考中本聰對生產關係的創新,才會少走彎路。 監管要針對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的特性,而不是用傳統的框架簡單地限制它,這才是正確的想法。

這裡有兩個概念,思想和配方,配方是思想的體現,也就是標準。 首先要先搞清楚什麼是中本聰思想?

第一、比特幣要監管嗎?

黃金要不要監管? 在歷史上某國曾經頒布過禁止黃金民間持有的法律。 現在看起來多麼荒謬。 同樣,比特幣也有此類禁令。 這是一種粗暴的「監管」。 後人笑話前人是不對的,因為前人的認知程度不夠。 黃金解除禁令之後,它是如何監管的? 如今黃金已經有了非常成熟的監管方法。 比特幣被稱為數位黃金,所以拿比特幣與黃金做比較是合理的。

黃金有使用保管條例和驗證方法,比特幣沒有也不需要。

營利要納稅。 這對黃金和比特幣都是一樣的。

黃金的持有並不納稅。

黃金可以匿名持有。

黃金私下以現金交易難以監管。

匿名資產如何管理是監管機構要研究的重要事情之一。 這一點對於現行的監理體制是挑戰。 不幸的是,我用「加密貨幣的監管」作為關鍵字在google上搜索,雖然一共有16頁文章標題索引,但沒有一篇談到匿名如何監管的問題,也沒有人將比特幣與黃金的 監理作比較。 更不要說參考比特幣進行監管。

匿名性是比特幣的一大優勢,但也是缺陷。 你擁有的匿名比特幣,含有稅收成分,稅收是國家的利益,納稅是公民的義務。 稅收問題並不難解決。

比特幣是「私人」資產,比特幣匿名和比特幣系統無關,屬於兩個領域。 可以看出來,比特幣的監管如果和黃金一樣,應該可以接受,這使得比特幣的監管變得簡單。 商品歸誰管,比特幣就可以歸誰管。 順便說一下,加密貨幣不一定都是商品,具有貨幣性質歸金管局管,具有證券性質歸證監會管。 如果加密貨幣具有多重性質,慘了,多個大老爺都有監管權限。

第二、比特幣系統需要監管嗎?

比特幣系統就完成兩個任務,即「挖礦」和「記帳」。 對於這兩項任務來說,沒有規定誰可以參與誰不可以參與。 這是一個純粹競爭和市場化的行為,達到了效率最優,再有任何監管都是成本的浪費。 換句話說,一個加密貨幣系統的設計如果能夠達到比特幣系統的水平,就是無需監管的理想狀態。

第三、比特幣系統有管理嗎?

為什麼比特幣系統無需監管? 原因有兩點:系統內部已經具有了市場化的製衡機制和社群決策機制,形成了系統本身的自行管理。 就是說,比特幣系統本身已經存在管理機制。

比特幣系統只涉及兩部分人:礦工和程式設計師。 這兩部分人之間存在著製衡。 對於程式設計師開發的程序,礦工可以不下載。 所以當程式開發只利於程式設計師,例如只給程式設計師留點交易手續費,而礦工利益受損,礦工可以不下載這些程式。 廣義的製衡還有比特幣持有者的參與,如果比特幣系統走錯了路,用戶就會拋棄它。 所有參與者的互相制衡是不需要監管的必要條件,一個系統一旦存在決定性的“一股獨大”,才需要監管發揮作用,提供新的製衡機制。 區塊鏈系統的「一股獨大」被概括成中心化或說風險點,是需要新的製衡機制的。

中心化在區塊鏈是一個十分模糊的概念,也是系統風險來源。 考察是否存在中心化可以從以下10個面向進行:

管理、決策、控制、開發、計算、驗證、記帳、儲存、帳本和系統結構。 在這10個方面,每個區塊鏈項目都不盡相同。 有關的詳細討論可參考筆者2020年的文章“嗨!請走出區塊鏈的誤區”(chainless.hk)。 為什麼美國SEC的主席Gary會對以太坊有疑問了,因為以太坊破壞了原有的礦工和程式設計師的製衡,從而使得以太坊在中心控制權上和網路系統更加接近。 當然我還是認為以太坊的管理人對區塊鏈的理解是透徹的也是深刻的,體現在他們基金會的透明和對社群的尊重以及使用技巧。

程式設計師對專案的管理是透過社群進行的,社群的運用是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發展壯大的訣竅,這與現行的思路很不同,是現在的監管當局要學習和搞懂的地方。 我們對社區會多著筆墨。

第四、社區試驗網的廣泛採用

加密貨幣普遍採用技術社區,人人可以參與編程,效果到底好不好? 透過社區試驗網實驗,這是一個逐步發展的成功經驗。 而互聯網項目一般不存在試驗網,如蘋果迭代版本沒有試驗網也沒有路線圖。 加密貨幣的社區特性可以概括為眾人貢獻資源,眾人分享利益,眾人參與治理。 兩者誰的成本高? 高下立判。

對此,以太坊的實踐令人稱道。 它由1.0換切到2.0,上千億美金的項目,系統換切沒有任何震盪。 所有的問題解決,在於有實驗網。 這裡以太坊金基金會只是組織者,改進的好壞,由社群來評估。 社群內大家平等發表意見,愛好者和他的偶像近距離接觸,貢獻立即回覆。 社區的活躍分子是由社區選出來的,社區機制決定可以在全世界範圍自動選拔人才,人才可以自由組合。 沒有人力資源部門(HR),甚至沒有領導者。 大家在社區討論問題,解決問題。 這種社群與微信的群體相比,有許多的類似之處,但是微信群限制太多。

試驗網的想法是以太坊的Vitalik(V神)等後來者對社區的發揚光大。 最早Vilalik也是比特幣社群的成員,得到了社群的薰陶。 中本聰順應比特幣論壇社群的意見,留下了不到8萬字的珍貴文稿,也將比特幣系統留給了社區,然後隱身消失。 社區代表了先進的生產關係,如果監管者不懂社區,用自己固有的觀點管理,那是做了削足適履的工作。

所有的政策要實驗,沙盒的實驗看似不錯,但是缺乏社區討論。 監管者拍腦子想出來的東西可能會完全失敗。 對於新的東西來說,大家都在實驗,你一定會比我高明嗎? 你有製定規則的權力,我有不參與的權力。

第五、社區和協會是兩個思路

我們看到香港成立了Web3協會,一大堆人都有頭銜。 頭銜只說明歷史,這是一個權力架構。 上協會網站看一下,跟任何一個Web1的網站有差別嗎? 首先透明度不足,例如誰出的錢? 沒有見到他們的web3社區,沒有見到他們需要討論和解決的問題。 用大名頭叫人來站隊,和傳統的玩法有差別嗎? 與比特幣和以太坊對比可知,區塊鏈不是這麼玩的。 除了名字是Web3,看不出還有什麼是Web3。 用web1的思想給Web3辦事? 一個古人穿越到現代,讓人笑掉大牙。

社區只有兩個關鍵因素,是大V和群主。 大V賣知識,群主賣關係。 由此來看,香港Web3協會拉來一堆有名頭的企業想讓他們當大V。 衡量大V的標準是社群活躍度,拉人來月台和當年搞ICO(首次代幣發售)是一個思路,早就讓區塊鏈拋棄了,這不是社群思想。 當生產關係不先進時,同樣的生產力,在競爭上形成不了優勢,也就沒有勝算。

展會是論壇結構但不是常設機構,因此也不是社群。 更多是看到的中心化計畫的推廣。 社區的核心是共識,是心的交流。 只有韭菜才需要有權威作為崇拜對象。

比特幣有協會嗎? 以太坊有協會嗎? 美國有官辦的Web3協會嗎? 我不知道。

我登入香港財政司的網站,發現它也是Web1的。 沒有見到局長或副局長和大家可以交流。 我們的意見可以發送給他們,我們可以得到「收到」的回應,但是,他們到底仔細看過我們的意見沒有,他們有什麼看法,我們都不知道。 財政司若要搞Web3,就先要把他的網站搞成社群網站。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有網紅的意識,老川推特治國的水平,老川才達到Web2。 對於Web3大家都要學習,子教三娘,沒辦法,要接受孩子們的洗腦。 Web3的監管首先要有監管討論社區,而不是傳統的徵求意見模式。 用傳統的方式先收集大家意見,然後決策的模式就落後了。 中本聰是「親自」做客服。 外行人領導內行人是要鬧笑話的。 香港要領航世界,如果在思想和組織上沒有更新,是不會有超越美國監管部門的成績的。

第六、社群是比特幣系統發展出來的民主決策機制

比特幣社群的決策程序遵循BIP提案(比特幣改進提案),以太坊是EIP提案。 監理應該如何做? 水平總不能低於他們吧。 社區提案過程透明,討論透明,表決透明。 我們的監管採用這種機制才配得上Web3的監管,才容易被監管對象所接受。 現在的監管,沒有社區,沒有試驗網,等於直接上主網,也沒有分叉機制,錯了怎麼辦? 我們都是白老鼠,給屎都得捏鼻子吃下去。

第七、相同風險,相同監理原則

香港監管機構以「相同業務、相同風險、相同規則」的原則,套用原有的《證券及期貨條例》來監管數位貨幣交易所,理論上是不錯的,但是即使是相同業務,結構也可能不同 ,例如區塊鏈沒有銀行,如何做到幣交易和用戶資產分離? 業務表面相同,但是監管的風險點可能很不同。

比特幣的監管我們已經討論了很多,加密貨幣的監管應該學習比特幣系統的規則化和自動化,將規則寫入程序,不這麼辦程序就不工作。 這樣做效率高、成本低。 不只是製定一個規則讓企業執行,而是理清程序的問題,在社區發布解決問題的程序要求,大家的事大家辦,大家監管。 比特幣為什麼有6個區塊驗證,就是參與者監管的範例。

比特幣系統是從可能會發生問題的角度進行自我監管的模式。 我們還是要把加密貨幣和比特幣以及他們的系統進行比較後,才能知道風險點在哪裡,爭取做到比特幣系統的管理效率即機器監管。

「相同風險,相同監管規則」的提法不錯,如何落實? 不能用Web1的思想去管Web3的事。 不要說超越比特幣系統,與比特幣系統層級一樣都是大牛。 差一點也行。 但不能把web3,生生管就成了Web1。

第八、比特幣系統需要信任

比特幣系統無需信任第三方,但仍需要信任。 要信任程式設計師和礦機方。 被信任方往往是中心,比特幣系統的修改決定權在維護程式設計師,他們雖然沒有股權但是有控制權。 儘管控制權不大但是至少有程序上載的權力。 礦機方可以任意來去自由,自由不存在權力。 不滿意的礦機方類似小股東,可選擇腳投票。 同時礦機方可以選擇不下載。 最大的比特幣核心(BitcionCore)開發團隊也不能100%的控製程式。 他們開發的比特幣程式只達到96%的市場佔有率。 蘋果的版本下載也不是100%下載。 你能說蘋果是去中心化的嗎? 所以要根據控制方的權力設計對應到監管。 我們看到以太坊基金會的年報,他們走在監管的前面,為監管控制方提供了範本。

礦機方面由於利益不同而難以團結在一起。 當時中國算力控制70%,都沒有打過比特幣核心(BitecoinCore)。 說明控制中心始終在比特幣核心一方。 中心化信任始終是問題,中本聰是匿名,大家信得過他,但對別人就不一定信得過。 由於對中心化風險點的疑慮,比特幣核心團隊進化到實名。 他們是:亨納迪·斯捷潘諾夫(Hennadii Stepanov)、邁克爾·福特(Michael Ford)、安德魯·週(Andrew Chow)和格洛麗亞·趙(Gloria Zhao)。 比特幣核心團隊是沒有薪水的,其實這構成了比特幣系統的風險點。 以太坊就看到了比特幣的缺陷,他們的基金會彌補了比特幣的缺點。 比特幣還是留下些小問題。

儘管比特幣和以太坊都有中心控制點,但是它們都是社群協商控制機制,程式碼即法律,修改程式碼要依照規則。 他們的信任經歷過的時間很長,逐步累積了信任。 且帳本是透明的。

由此衡量區塊鏈的中心化交易所,如果做不到帳本透明和比特幣水準的社群治理,那麼這種交易所的風險比傳統金融交易所還要高,因為它是銀行、券商、交易 所一體,對它們要比對金融交易所的監管更嚴格才對。 我的主張是現場監管,監管程序嵌入這種交易所之中,至少要讓交易所觸碰不到用戶的錢。 對此監理機關已有十分成熟的對金融業的監理經驗。

第九、智能合約是中心化的

許多區塊鏈的人都會不同意,聽我慢慢道來。 也許你過去的認知是錯的。

讀過中本聰的8萬字客服紀錄就可知道,對於智能合約,中本聰不是沒想到,他為什麼不做? 一做智能合約比特幣就成了平台,智能合約出錯後,人們就會怪罪平台,這是中本聰的先見之明。 以太坊有一次出現智能合約錯誤,由於Vitalik堅持了修改,導致了以太坊社區的分叉。 堅持不分叉,產生了ETC代幣。 代價太大了,所以以後智能合約再有問題,以太坊再也沒有管過。

為了解決智能合約的問題,出現了智能合約審計公司。 但是審計公司只對程式碼進行審查,無法對程式碼開發者進行審查。 實際上,程式碼開發者一般是一個中心化的小團隊,使用者在使用他們的程式時往往會給軟體授權。 儘管智慧合約發佈到網路上後就不能再修改,但由於授權的存在,使得流氓開發者可以動用使用者的資產。 審計中目前有兩個問題沒有涉及,程序測試是否充分和開發人員的匿名。 對照比特幣和以太坊,一個新智能合約儘管已經進行了審計,但至少要有與以太坊一樣的測試時間才能上線。 否則,用戶不要參與。

比特幣系統中有修改程序權的人都是實名,一個匿名的智慧合約不值得信任。 中心不一定是一個人,可能是團隊。 對於智能合約的監理顯然要有監理機關組織討論,形成導引或程序,擴大審計公司的審計範圍,使之符合監理機關的導引和程序要求。

這裡的原則是,凡是系統中的中心化點,有不透明的地方必須透明,如果不能完全透明的話就要監管。 比特幣系統程式設計師匿名的缺陷,到加文安德烈森擔任首席維護員時就修改了,但是缺點被智能合約繼承下來了。 加密貨幣一旦出問題,首先要與比特幣系統的類似部分進行對比,比特幣系統是無監管系統。 如果做不到比特幣系統的程度,就要監管,甚至是人工監管。

第十、風險點的不同決定分類監管

穩定幣和分散式交易所(DeFi)都是智慧合約性質,都應該對中心化的部分進行監管。

加密貨幣領域可分這7類,監理也可如此分類:

代幣發行:指比特幣,BCH等,特色採用POW方式的代幣。 比特幣系統不用監管。

平台:指以太坊,ADA等公鏈。 基本不用監管。

智能合約:指Uniswap,Cake等DeFi專案。 設立監理導引或程序,擴大審計範圍及審計責任。

社群:目前有控制方權力過大的現象。 這個問題沒有解決,沒有成熟模板,中本聰不堪辱罵,他是一走了之,沒有選擇封號。 而封號的惡習也傳染。 比特幣論壇也封號。

交易所:幣安,Coinbase等。 是重點監管對象,監管方法是更嚴格的傳統金融監管方法的自動化版本。

穩定幣:USDT,USDC等,是重點監管對象,穩定幣很特殊,單用另一節敘述。

用戶:在變現環節監管。

美國參議院提出的 《加密幣2020法案》將加密貨幣分為三大類-—加密商品、加密貨幣、加密證券,並由期貨交易委員會、金融執法網路和證券交易委員會分別予以監管。 看看他們的方法,不能涵蓋我說的7個面向。

第十一、加密貨幣的全球性所帶來的監管難度

加密貨幣的全球性,點對點的支付,匿名性和創新性;還有系統和產品分屬不同領域,例如支付屬於銀監的範圍,代表系統價值的代幣屬於證券的範圍。 傳統的監管工具都不足以很好地監管加密貨幣。 採用禁止的方法太簡單化,法規實施太早和用傳統的規則可能會扼殺創新

現在監管分為三個思路,第一是大多數國家的監管,分為證券類和非證券類進行。 包括美國,日本,新加坡,香港等。 他們之間在細節上有差別。 第二是歐盟的行為監管,分為支付,非支付和洗錢。 第三是禁止的有中國等。

這種劃分是從傳統的監管思維出發,是否還有另外的角度?

在第10節中,我們是從功能的角度來分析的,這一節我們則從實體的角度來分析。

例如比特幣系統沒有控制實體,找不到監管對象,所以對比特幣應該不監管。

以太坊有基金會,基金會應該受到監管。 實際控制人應該受到監管。

同理。 儘管有些交易所號稱無總部,號稱無實體,但是他們的系統有獲利,應該納入全球化跨國公司的管理模式,「相同風險、相同規則」應該適用。 如果沒有實體,實際控制人負有最終責任和納稅義務,由此是無限責任。

智能合約也是一樣,沒有實體就是個人無限責任,所以實名是必須的。

比特幣的匿名帳戶都屬於個人,個人負有納稅義務。 在未來的20年,比特幣本位還不現實,因此應抓住加密貨幣和法幣的轉換管道實施監管,這些管道都是傳統金融管道,非常容易理清納稅和洗錢,當納稅人無法證明其成本 時,則應由通路代扣繳交全額課稅。 換句話說,錢不進入法幣體係就不徵稅。 也就如同在法幣系統無法對現金交易徵稅一樣。

現在有一種觀點是全球推出統一政策進行監管,達成共識的難度很高。 在分散的全球性系統下,必須分類分項監管,按當前監管部門證券分類的觀點,只是管到了證券所有者,而不是對整個生態的各個風險點的管理。

管理Web3首先要用Web3的想法和方法,理解社群要在社群文明的高度。

第十二、最佳監管是什麼?

比特幣系統實踐了機器可信賴的方法,無需監管機構的監管,因此它是高效的系統。 對照比特幣系統和比特幣,尋找風險點,而不是從傳統的監管思路出發,可能是正確的監管思路。 專案能夠達到比特幣系統的水準就使得監管成本幾乎為零。 比特幣系統代表了最佳監管模式,即無監管。

比特幣是如何做到的? 比特幣系統的特性可總結如下:

資料特性:資料主權在民,資料透明且可信。

社區特性:眾人貢獻資源,眾人分享利益,眾人參與治理。

控制特性:    被信任方具有自動制衡機制。 系統本身俱有負回饋設計。

協商特性:    代碼即法律。 修改代碼要根據規則。

機器信任特性:信任人越少越好,信任經歷過的時間越長越好,也就是信用要靠時間累積。 帳本公開透明不可竄改。

自動運轉特性:系統不宕機。

詳細解釋可參考無鏈社區(chainless.hk)的有關文章。

第十三 寫在後面

由於穩定幣橫跨加密貨幣和傳統金融兩個領域,具備完整的貨幣屬性,可直接用於跨國支付和結算。 比特幣不能直接取代法幣,而穩定幣可以。 穩定幣具備點對點的支付能力,並且可以輕鬆實現全球流通。 穩定幣是繼比特幣之後加密貨幣第二大成熟應用程式。 下一節詳細討論。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