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3 中本聰之父偉大的金主戴習為先生

是的。 我在系列文章《請出中本聰迎接新世界》第7.2.3節介紹了「一個偉大的金主給中本聰兜底」。 金主是指的戴習為先生。 我在前面影片說中本聰的名字是戴習為先生起的,是一種推論,本節的內容有很多都是推論,就是深度思考後的第三步,還原場景和對未來的展望。 推論和證據不同,推論是在現有證據的條件下發生了什麼。 證據是事實互相印證,推論是這些事實所構成的場景是什麼? 這樣推論中想像和錯誤成分就會有。 當事人可能會笑話。

透過深度思考。

我學習比特幣,從讀白皮書開始。 發現「我們」的用法有的代表一個人,有的確實代表複數。 當時市場有比特幣是團隊開發的說法,在讀中本聰的客服文集時發現是一個人回答並解決問題,絲毫沒有問題需要問別人的跡象,就是開發者自己做客服,而且客服作息也是一個人 的。 這點說明什麼? 白皮書可能不是一個人,程序一定是一個人。

中本聰沒有融資,2007年到2010年底離開都不賺錢,作為一個軟體高手在美國賺錢不難,但是連續4年不賺錢,要有生活資金來源。 萬一出事了,如果他有家庭,就要有人養。 從他專心致志的客服表現,看不出情緒波動,家裡也一定是甩手掌櫃,一切有人打理。

密碼朋克是他的思想來源,從比特幣的跨度來看,密碼朋克們的思想偏技術,中本聰應該還有其他的頭腦風暴的地方。 因為中本聰的產品和市場感覺非常好,2007年金融風暴苗頭初起,他就開始編程。 而同是密碼朋克的尼克薩博2008年下半年才開始找人幫他編比特金。 而尼克長中本聰12歲,社會閱歷應該更豐富。 而戴維做的crypto++ 和參與的Bitvise公司的SHH文件加密產品都不是對市場機會要求這麼高的,所以他有其他產品經驗來源。

從中本聰發了「一群大馬蜂飛來」的帖子,到19個小時後離開,誰改變了他的思想? 而這個人的法律意識明顯高過中本聰。 從19小時離開,說明協商不複雜,是一個人的可能性很高。

最棒的是,無論外界如何誘惑,到今天中本聰都不出來,誰管住了他? 媳婦可能性不大,長輩的可能性高。

還有中本聰的名字。 如果戴維是中本聰,這個名字就有了深層的意義。 從中本聰的客服來看,說過「贏下一場戰爭」和「CIA早盯著我們」比較直接,風格不同高度不同。

我初步為這個金主畫像,懂技術和產品,但是沒有程式設計能力,有錢,具有很高的政治經濟素養,是他的直系親屬,並且是長輩。

當我們鎖定了戴維之後,展開搜索,找到了他的父親戴習為的「過河卒」一書。

看了該書不但符合畫像,還收穫滿滿。

戴先生1947年生人,1981年中國剛打開留學的大門,他敏銳地抓住機會,34歲自費公派出國留學。 自費公派就是學費生活費都自己出。 學費美國東北大學給免了,生活費要自理。 當時他的薪水收入60元。 出國舉目無親,除了一身膽識和」習為“,為下一代鋪路的願望,還有一個朋友的朋友給的一個美國朋友的電話。 如果他不出國在國內也是響噹噹的單位。 原單位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

說起來當時出國是令國人無比羨慕的事,但是其過程比當年的賣豬仔還不如,老戴口袋只有20美元。 老戴說得輕鬆,其實艱難無比。 他到了美國波士頓機場,剛好是週六什麼人找不到,舉目無親,獨自面對陌生的世界。 他問清楚了10美元計程車可到東北大學,好心司機老頭明白他的困難,把車開到了東北大學的派出所。 見到的美國警察連說帶比劃,警察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他沒有錢,讓他在警察局一個小床湊合住了。

警察買了漢堡當晚餐並為他在校園旅館訂了周日一天的房子。 這一段寫得非常感人,當時的英文太差,沒有留下警察的姓名,到今天都不知道這位警察的姓名。 在國內都以為出國是去了人間天堂,其實老戴開始了打工學習的艱難歷程,要比在北京天文台難得多。

第二年戴維的媽媽也去了美國,也開始了打工留學的生活。 戴維獨自留在中國由親戚照顧。 三年以後戴維來到了美國。

老戴在書中無比自豪地描述了戴維神童的經歷,最有趣的是高中推薦戴維去哈佛大學的暑期班,一般上這個暑期班都會進入哈佛,但是戴維還不願意去。

老戴一路打拼,在模式辨識技術上已經是站在世界之巔。 模式識別是人工智慧的一個分支。 在1991年將他基於模式識別的手寫辨識技術,賣給了微軟,他也成了微軟資深軟體工程師,1996年50歲從微軟退休。

老戴有很好的產品感覺和市場感覺,認同大部分西方價值觀,但是他說骨子裡是中國教育。 2002年寫完了“過河卒”,一本中國第一代移民的奮鬥史。 我們再也找不到2003年後他的文章和介紹,一個正值壯年的科學家就這樣消失了。

老戴不但和我的畫像基本上相同,讀了“過河卒”,解開了我好多謎團。

老戴的膽子很大,敢闖,而且很敏銳。 老戴出國很敏銳地把握了時機。 學校沒有提供生活費,老戴認為:等,不知會發生什麼變化,出國才是最重要的。 比特幣的產品推出,戴維認為推出時機是比特幣成功的理由之一。 兩者何其相似。

老戴也懂C++,他說過美國程式設計師60-70歲的都有,老戴會不會參與了程式開發? 這是必須認定的事。 從中本聰對拉斯洛的對話以及客服都證實是一個人。 老戴與戴維討論電腦方面的問題,承認戴維的知識結構超過自己。 也就是在產品設計上也是戴維的方案。 他說到2003年有一半的時間在開發程序,也就是2003年前已經不開發了。 這樣幾年不開發手就生了。 從程式量上看是一個人工作量。 2009年老戴63歲,已經過了最好的程式開發年齡,著名駭客專家卡明斯基對中本聰的代碼評價很高,顯然老戴不合適了。 但在思路,時機和具體的技術可能有出主意,所以才有了中本聰的「我們」的寫法。 我的猜測在利用經濟的手段解決技術問題,可能老戴貢獻了力量。 所以我給老戴的定位是金主和謀士。 最後定位戴維是比特幣的唯一原創者。

在法律意見上,中本聰19小時的改變顯然是老戴起了決定性作用。

我們在「過河卒」找到了老戴在微軟時的說法:「聰明如中國人…….」我沒有見到中本聰的有關表述。 起名屬於謀士可介入的領域,從戴維的表述”他最終會出來“,他們知道中本聰最後會被解密,名字的含義也會被市場理解。 戴維沒有取一個英文名字,像是大衛。 老戴也沒有英文名字。 戴維也沒有用英文名字做偽名,為什麼? 透著戴維對父親的尊重,中國人的情懷,體現在老戴和小戴身上。

戴習為,戴維,兩代習成正果。 揚中華之名,豈有匿名之理。 老戴如過河卒,只進不退。

比特幣能有今天,中本聰能有今天,多虧了戴維有這麼一位勇敢奮鬥的父親,比特幣幕後的偉大金主和人生的榜樣。

中國人本聰明是老戴想告訴中國人民的。

我們見下一章。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