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戴維像華盛頓一樣出山

你說得對,直覺告訴我他應該要出來,那麼只有他自己願意才可以。 所以我收集了他願意出來的資料。

文獻(1)是戴維2014年3月16日披露的「葡萄牙語記者」的採訪,從中可以看到中本聰不是絕對不可出來。

戴維答:「不知道第一句話是什麼意思。我不指望中本聰在不久的將來會主動透露他的身份,但也許他最終會這樣做?」(1)

這個字你的解釋是對的。 沒有了「也許」這個字就是一定會出來。 你現在學會了深度思考。 “不久的將來”已經沒有意義了,“會主動的透露”,這個主動也很難,BCH分叉,澳本聰對他來說都不構成“主動”的條件。 不到了關鍵的時刻他不會出山。 除非是比特幣到了危難關頭。

還有一個條件是被動出山,我在前面說過,他讓人找出來了,沒有辦法了。

從中本聰文章看他是自由主義者,也是米塞斯、哈耶克的信徒,他的行動也是不干涉,讓計畫自然發展。 觀看他的履歷,對產品的市場操作知之較少,但是究竟還有一個高人老戴在他後面。 他們視野廣泛,只要道理對,還是會認同的。 看你能不能說服他。 打中他的理想。 這是良性被動出山,也是我的目標。 我前面所提的各種方法都是給他看的,中醫的庸醫看病是開大藥方,有一味起效就夠了。 我的深度思考的功力不到,只能用庸醫的方法。

關鍵是時機問題,時機就是天時、地利、人和,要機緣到。

核心是人家不知道戴維的說話代表中本聰。 他像一朵花,苗圃的花互相欣賞沒有意思,在等待欣賞他的圈外的人,看懂他。 你連我的秘密都不能破解,有什麼資格跟我對話。 這張門票很貴。

他的現身必須是和他的目標是一致的。 文獻(2)戴維在答覆群友時對中本聰目標的解釋。

看清楚了嗎? 你的方案能改變世界嗎? 改變不了免談。 中本聰不出來說明我的藥不行。 讓比特幣成為儲備貨幣,有比這件事更能改變世界的嗎? 我相信比特幣美元本來或比特幣港幣本來必有一款適合他。

儲值價值的涵義廣泛一些。 指的是某物品長期來看可以起到保值的作用,也就是要跑贏法幣面值加複利,目前房產、黃金和比特幣都有儲值價值。 黃金還是儲值貨幣。 比特幣作為儲值貨幣的特性比黃金好,但是只是具備儲值貨幣的資質,能不能做成取決於綜合競爭優勢。 我分析時把它歸類在儲值貨幣,比特幣當作儲值貨幣,中本聰實現了改變世界的理想。

黃金是比法幣好的東西,一般來說在自然發展的條件下好的東西一定是勝利者。 當環境改變了,好的東西不能改變就會給後來者機會。 法幣是一群天才搞出來的玩意兒,黃金是無主的,搞法幣的人搞定了黃金的用戶權力機關和銀行家,就讓黃金由貨幣退到儲值貨幣。 今天法幣種種問題充分暴露,但是是不是比特幣就能勝? 難道不會是黃金勝? 美國國會穆尼他們就是想利用黃金和網路科技重新設計美元。 比特幣誰為你工作? 綜合競爭優勢說的是不光產品好,產品好只是優勢的一種。

比特幣的主流觀點是坐等,等著天上掉餡餅。 為什麼會如此? 因為前面幾個週期餡餅都掉下來了。 人就是慣性思維,認為派會繼續掉。 其實比特幣到了轉折點,所謂比特幣權威基於數學的預測就靠不住了。 他們的方法是股市幾十年前淘汰的方法,股市的方法是對企業分析,是分析企業的綜合競爭優勢,然後給予分析預測。 分析是重要的,預測是次要的。 所以股市沒有預測師。 區塊鏈沒有比特幣分析報告,只有預測報告。 預測是主要的,分析是次要的。 所謂拐點顧名思義就是不是改變原來的方向,拐點趨勢向上需要偉大人物。

前面我們解釋過中本聰不賣幣的理由,說他在等,在等機會。 這講得很清楚,他等的就是改造世界的機會。 他是富家子弟不缺錢的,又有中國人節儉的美德,只剩實現人生理想了。 人生最高理想,馬斯洛的自我價值實現。 即貢獻社會改造世界。 說改造世界,對中本聰來說,比特幣只是第一步,世界並不差一個儲值價值,僅作為儲值價值,對不起一眾抬起比特幣的伙伴,對不起為他保守秘密的大師 們,對不起哈爾芬尼的良苦用心,無法達到哈爾芬尼猜想。 也對不起自己的隱姓埋名所做出的犧牲。

比特幣必須做成儲值貨幣,否則中本聰也沒有必要挖那麼多幣。

有一個問題是中本聰出來的阻礙,就是密碼龐克的反政府傾向。 以下戴維的回答表示了觀點立場的改變。 他不反對監管,這是成熟的表現。 他對比特幣的缺陷有清醒的認識,最後一句話是說他找了比特幣的出路。 我也是這麼認為比特幣就是儲備貨幣,必須融入世界金融體系之中,這就是 「比比特幣更好的事情」(3),但是必須藉助比特幣借助中本聰才能成功。 所以必須請出中本聰。 文獻(3)就是他觀念的改變。 我截取其中的一部分。

加密無政府還是現在區塊鏈的主流觀點。 因為是由有知識的缺陷技術人員主導。

文獻(3)內容很多,他說比特幣貨幣政策不夠好,我的理解是指價格不是穩定的,我的方法就是解決不穩定的問題。 到了2016年他還沒想出方案,其實2016年穩定幣已經出現了,提供了解決的可能性。 我認為加密圈的匿名也是阻礙,我在前面說過這個觀點。 機器可信降低了信用成本,但終究要信用。 戴維對問題的看法總體是對的。 他直覺不錯,認為有新的方向。 看他一直在研究人工智慧,有觀點無方案。

對的。 所有說中本聰不能出山的觀點在上半場是正確的。 社區的功勞在於貨幣的平穩發行。 感謝技術人員利他主義。 有名有姓的大概有幾十位,將他們的事蹟鐫刻在比特幣會展中心。 這也是要戴維出山辦的事。 選址在哪? 多大? 花多少錢? 其實我瞎說,要我看這個館選在北京最好,那是他的家鄉,能開奧運會,場地和賓館的容量都夠,改造一個就好。 可以每年5月22日過一次最盛的大披薩節。

「少錯」社區,中本聰和戴維都愛社區。

你的理解到位。 中本聰會和華盛頓一樣全票。 也和華盛頓一樣被逼上位。 所以我在序言中說中本聰自由自在的日子結束了。 痛苦快樂的日子開始了。 我在序言引用了金主對他的評價很有意思,那可不是一般的認知。 對中本聰理解到骨頭裡了。

中本聰是一個時代的符號,我引在下面:

看過老戴的書,我們與戴維是兩個時代的人,如果不是看到他願意改變世界,我沒有信心他會出來。 他們喜歡快樂的日子,也不在乎名利,但是他們在乎貢獻社會,本質上是利他主義。 不是不能工作,條件是不搬家,無薪,這就是利他主義的工作。 利他主義的老鼻祖華盛頓也說無薪,他沒有把總統當成謀生的手段。 老戴說的是戴維2003年的狀態,他的文章是2019年發表在」少錯「社群的文章集合,說明觀點未變。 但是,但是文章的連結似乎出錯了,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去搜,一定能找到。

戴維無論有錢沒錢都沒變,還是那個人。 這是我信心的由來之一。

戴維喜歡社區,社區的交流是心靈和思想的交流,沒有地位的差別,而推特是粉絲,是擁躉。 所以打動中本聰要有思想的高度和契合。 他欣賞社區,如果沒有華盛頓的出山,會有美國的社區文明嗎? 當喜歡社區的人佔了高位,社會會依照社區的模式發展。 換了一個偉大領袖會讓社會更推特。 新的社區制度,技術人員只做到生態社區,有很多讓人眼睛一亮的東西,但還很不完善。 要讓懂社群的人來領導人類才好。

我沒有看完戴維在“少錯”上的4000多個帖子,不知道今天中本聰的金融水平到什麼程度。 我在讀戴維的帖子時常有感覺是在和中本聰對話,他也時常忘了自己身份,角色扮演不容易,即使是雙重人格的人也不可能每次都實時轉換。 他的離開是維基解密事件的觸發,有報道說其實他早想走,兩面人太累,誰能長期忍受呢? 不出名還好,一有名氣,世界的聰明人都會用放大鏡來看他,言多必失,早晚露餡。 早走早解脫。

下面我們開始繼續尋找漏洞之旅。 我下一節提供一個比特幣最基礎的加密演算法SHA256,看看到底是誰寫的。 我英文不夠好,所以請幾個人幫我校對,看過這個問題,技術人員可以閉嘴了。 大部分人不懂技術還說不服。 也就是說服老吳的證據還不夠。

這是我們的文章鏈接:https://chainless.hk/

参考文獻

  1. WEI DAI 2014年3月16日

https://www.lesswrong.com/posts/YdfpDyRpNyypivgdu/aalwa-ask-any-lesswronger-anything?commentId=ZvJDryrskf2Gy6nhG

A; : Does bitcoin seem cyberpunk project to you? In that case, can one expect they ever disclose identity?

Re: Not sure what the first part of the question means. I don’t expect Satoshi to voluntarily reveal his identity in the near future, but maybe he will do so eventually?

https://www.lesswrong.com/

I don’t think Satoshi would have patented his ideas either, because I think he is not motivated mainly to personally make money, but to change the world and to solve an interesting technical problem. Otherwise he would have sold at least some of his mined Bitcoins in order to spend or to diversify into other investments.

  • Wei Dai 2016年2月6日

https://www.lesswrong.com/

“To the second link, I guess you mean to imply the monetary policy of Bitcoin is ultimately flawed due to its deflationary nature?”

That’s part of it. If decentralized cryptocurrency is ultimately good for the world, then Bitcoin may be bad because its flawed monetary policy prevents or delays widespread adoption of cryptocurrency. But another part is that cryptocurrency and other cypherpunk/cryptoanarchist ideas may ultimately be harmful even if they are successful in their goals. For example they tend to make it harder for governments to regulate economic activity, but we may need such regulation to reduce existential risk from AI, nanotech, and other future technologies.

If one wants to push the future in a positive direction, it seems to me that there are better things to work on than Bitcoin.

  • 過河卒

戴习为著

電子工業出版社,355,中國北京,2003年4月

大陸:

我們的文章鏈接:https://chainless.hk/

全球:

中文鏈接:

https://www.bitpush.news/articles/tag/%E8%AF%B7%E5%87%BA%E4%B8%AD%E6%9C%AC%E8%81%AA

英文鏈接:https://en.bitpush.news/?s=Weisha+Zhu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