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比特幣本位和比特幣美元本位的區別

——答疑「請出中本聰迎接新世界」一文中的概念

大家最關心的問題是中本聰是否應該出來,簡單的答案就是不要出來。 這個答案是錯誤的,不講透這個概念,不能理解比特幣上半場和下半場的要求完全不同。

要講清楚這個問題,要從一些基本概念開始。

比特幣與黃金類似,黃金是自然成長,黃金之所以敗給法幣,在於沒有人給它說話和代言,在於沒有人圍繞黃金做工作使黃金具備貨幣標尺的功效,同時也沒有利益集團從中獲益 。

現代的金融學都是圍繞著法幣的理論和實踐。 法幣無比強大,它們有政府的背書,有利益團體的代言還有幾乎是全部金融相關的巨大的應用場景。 我們時時刻刻都在被洗腦,已經認為法幣存在天經地義。 必須承認洗腦的作用,我們已經不再問法幣為什麼了,因為出生時就是這樣。

資訊繭房,誰都逃不掉。 結果是,好東西一定賣得好嗎? 是金子一定會發光嗎? 也許金子發光的時候,我們都入土了。 如果比特幣成功了,黃金還有發光的機會嗎? 難道比特幣不會面臨像黃金一樣的競爭,像黃金一樣叫人趕下舞台嗎? 以太坊差一點就做到了。 當前法幣佔據了舞台,它會自然退出歷史舞台嗎?

如何讓法幣讓位? 天上會掉餡餅嗎? 我們都像中本聰一樣隱身,比特幣就自然而然地漲起來了。 想什麼呢? 做你的春秋大夢! 要漲早漲了,不漲就有原因。 什麼原因有人分析嗎? 我仔細研究了一些所謂比特幣大佬的觀點,一句話概括春秋大夢沒有醒。 總結起來就是:除了懂些技術略懂點創新,一不懂產品,二不懂市場,三不懂競爭,四不懂用戶。 就是命好,託了中本聰的福。

如果真懂就不會是中本聰到現在都沒有現身? 如果真懂比特幣就不會是目前的價格,如果真懂就不會有我下面說的問題。

市場是要人做的,誰給比特幣做市場?

自然發展是無競爭的時代的原則,黃金敗給法幣,說劣幣驅除良幣有些過分,但是黃金本身的缺陷成了對手攻擊的目標。 誰在黃金遭到攻擊時保衛黃金? 我們看到了降維打擊的可怕,散兵游勇打不過正規軍。 自然發展是社會發展的基本規律,但是自然發展是人類抗爭的發展史。 自然發展不是不發展。 比特幣要不要發展? 當然要。 不要一想到發展就是科技革新,就是支付。 必須強調,在比特幣的下半場,技術人員的重要性幾乎是零。 因為比特幣技術已經夠成熟。 任何一點微小的改動都要十分地慎重。

比特幣和黃金相比有競爭優勢,和法幣比,有嗎? 從世界級產品的角度來說,12年基本上完成了成長期進入成熟期。 電腦,手機遠比比特幣複雜許多,2-3年的更新換代,10年左右的高速成長。 這就是規律。 比特幣出生時規定:基礎方案貫徹始終。 這是比特幣的遠見。 但是沒有任何技術更新換代,如何高速成長呢? 這是一個十分值得探討的問題。 一個成熟的世界級網路產品,要有不少於10億的用戶,這個目標,作為優秀的網路產品,7-8年就可以達到。 比特幣是個優秀的產品,但是從市場的角度表現太差了。 一旦用戶成長無法維持指數級成長到達10億以上,價格的成長就出現瓶頸,會讓人疑惑,開始懷疑早年的信仰,也許會造成信仰的垮塌,這就是市場問題。 PlanB的預測出現問題,就是因為使用者無法指數級成長。 現在的信仰是靠中本聰在無聲地撐著,如果他賣出,說明到頂了,市場會一瀉千里。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第四週期是比特幣的拐點週期,到了不上則下的時候。

信仰是自然進化的嗎? 上帝和共產主義不是人編出來的嗎?

幣圈有個信仰叫1 BTC= 1 BTC。 意思是比特幣本位。 這就是做春秋大夢人的一句正確的廢話。 因為這就如同共產主義一樣,沒有合理的實現路徑。 之所以想說這個問題,我看到今天幣圈大佬還在說,一點都不進步。 他們的觀點代表幣圈,當龍椅上坐的是豬,豬的特性就是混吃等死,如何開創實現信仰的路徑?

1 BTC= 1 BTC最早幣圈實踐過,我們有BTC和EHT等的交易對。 所有的幣與BTC或以太幣的價值進行比較,以他們作為本位。 這就是BTC本位的原教旨主義者的觀點。 區塊鏈雨後春筍般的創新基本上都集中在2014年之前,之後只有一個創新稱得上是偉大的創新:穩定幣。 當然穩定幣是應用創新,而後又有了Defi和NFT創新也不錯,但是只是河裡的礁石,過河的人摸到後站上去,往前一走又掉下去了。 因為他們都不完善,不是成熟方案。 只有穩定幣沒有掉下去,就站住了。 穩定幣是幣圈的價值標尺,取代了比特幣和以太坊的不合理的交易功能,受到市場的歡迎是必然的。 穩定幣是幣圈的M1,現在有1500億左右的總市值。 對比法幣,全球法幣M1有70萬-80萬億,M2有300萬億元以上。 也就是法幣的乘數V是4倍左右。 區塊鏈的貨幣流轉效率高過法幣,乘數應該更高才對。 但現在幣圈整個市值4000多億,連4倍都不到,連法幣都不如,如何代表效率的提升? 沒有進步如何取代法幣? 這就是幣圈的毛病所在。 整個金融市場300多萬億,幣圈的份額連1%都不到,零頭都不是。 要達到30兆就不一樣,替代的效果和前景就出來了。 要達到這個目標,看來看去只有比特幣可能承擔。 承擔是有條件的,首先幣圈要解放思想,幣圈大佬思想僵化,可能要很多文章才會有點效果。

應該指出資產幣和信用幣是兩套金融體系,區塊鏈的穩定幣實踐證明資產幣比信用幣高級。 資產幣也是最高等級的信用幣。 信用幣的信用取決於背後的資產。 而資產又取決於資產形成的方式,資產的價值取決於它的稀缺性,而稀缺性代表了價值轉換的難度。 比特幣的價值是電力轉換來的。 電力又是花錢買的,環環相扣。 以比特幣作為背書,以穩定幣作為價值尺度,就形成了比特幣美元本位的雛形。 嚴格地說是兩個體係不可以直接對比。 資產幣體系遠比信用幣體系簡單、科學。 區塊鏈沒有一個諾貝而爾獎,也沒有花納稅人的錢,但是形成了資產幣體系的雛形包括理論,非常值得尊敬和研究。

比特幣本位的早期實踐表現出波動性太大,競爭決定了人們必須尋找波動小的,信用足夠的交易媒介來代替。 穩定幣錨定美元,具有美元的穩定性,顯然遠小於比特幣的波動性,但比特幣的資產特性遠超過法幣的資產特性。 兩者的結合會提升美元的資產硬度。

穩定幣的出現,比特幣與黃金一樣,成為可變現的優質資產。 比特幣和黃金可對比,兩者是競爭關係。 黃金有11兆的市值,比特幣可以吃下黃金的市場嗎? 不可能。 即使全部吃下,也就11萬億,還有20多倍的漲幅,如吃下一半市場,還有10多倍的漲幅,還不知道是猴年還是馬月才能實現? 與股票相比,上漲的確定性低,從而沒有吸引力,主流投資者看不上。 5兆的市值,如何作為比特幣本位? 以比特幣奠基者之一的哈爾芬尼說法,比特幣相當於全球總財富。 合理的來說至少要相當於全球M1,顯然我們看不到現實的比特幣發展路徑。 而「請出中本聰」一文給出比特幣的發展路徑。 讀者可以參考10-13章。

比特幣市值到了20萬億才有可能能穩定到美元的波動性,美元的發行是價不變量變,比特幣的發行是量固定價變,波動性和支付是一個悖論,支付要求穩定, 上漲就是波動,如果不解決波動性問題,這個問題無解。 穩定幣就是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 穩定幣就是區塊鏈生態的M1,如果把穩定幣和比特幣結合起來,就有可能形成全球金融生態的M1。 這就是我在12章提出的比特幣美元方案的思考原理。 區塊鏈的偉大實踐,讓我們看到解決法幣缺陷的希望。

比特幣本來就是像共產主義一樣的終極目標。 理想不是現實。 而實現的路徑是比特幣美元本位。 現在幣圈還在做比特幣本位夢的人該醒醒了,理想不能當飯吃,沒有路徑一切是零。 由於競爭的存在,除了比特幣美元本位也許有比特幣歐元本位,也許有比特幣港元本位。 因為世間聰明人很多,從條件上看,上文已經說過,歐元,人民幣都有機會。 港幣的機會最大。 因為它和美元現在就是錨定的。 央行都在發CBDC,一種央行發行的數位貨幣。 CBDC就應該發成資產幣,而不能發成跟法幣一樣的數位貨幣。 那樣只是法幣的數位化,沒有任何創新意義。

總之比特幣本位是最終目標,比特幣美元本位是階段性的目標。 比特幣美元本位,不如比特幣本來就順口。

比特幣很有潛質,但是從理論到實踐都要有人做工作,好歹比特幣有幾千萬人,有一個好的機制,可以跟任何力量競爭。 如何競爭? 容我細細道來。 我在「請出中本聰迎接新時代」一文的第8章,就說到比特幣儲值價值,但是限於主題沒有過多著墨。 為什麼說儲值價值是比特幣最適應用,我們下文再說。

文中言詞比較犀利,歡迎幣圈不服的大佬們爭論。 說一說他們的比特幣本位的路徑,也可批判我,這麼多年走下來,沒有放出一個響屁,表示他們沒有料。 也可說一說為什麼中本聰不能出來,也許可以爭論。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