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区块链的误区

本文成稿于2021年3月。本文是无链系统的思考基础。经整理和删节再次刊出,有助于对无链系统的理解。

一、奇迹和败绩并存的区块链

2021年1月4日有报道说:“IBM区块链在收入减少、裁员之后,已经没有区块链了”。IBM今后在其业务中,将仅保留对区块链技术的进一步追踪,取消了对相关业务的具体考核。这则消息被淹没在比特币大涨的洪流中,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但其实,这在区块链业界却不吝是一个被引爆的重磅炸弹,它标志着当前区块链的技术发展模式及其主流技术应用模式已面临较大挫折,也表明IBM虽然拥有着强大的区块链技术开发实力,但他却仍然对当前的区块链无奈地说出了一个字:不!

也许有人会说,IBM算什么?IBM具备代表性吗?

那么,就让我们再做一个比较,用数据来描述一下区块链发展的现状吧。我们选取市值前20的区块链项目来看一下:

我们选取写此文章当天2021年3月12日作为一个时间点,那么,据加密货币市值榜(Coinmarketcap)公布的数据,榜单中的第20名是唯链,市值42亿美元。

唯链在2018年白皮书中说:“我们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如同当今的互联网一样,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使用案例和应用将会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而唯链从2016年开始到今年为止,已过了4年。他这个“不久的将来”要多长时间?如今的唯链像一个区块链工程公司,他列出的项目大都要给别人定制的。这样的话,他的区块链项目到底比中心化的项目又能好多少呢?唯链要打造的“分布式商业环境”到今天为止也没能让人看到,这是个遗憾。不过,唯链是涉及币圈外的应用,他是中国人打造的区块链项目。他能够顽强地站在20名的位置上,已表明其经过艰苦奋斗后能获得这样的成果已十分不容易了。

注:唯链2023年11月17,排名第41名,市值15亿美元

在前述榜单的前20强中,还有两家企业涉及币圈外应用,其中,第十五名是塞塔(Theta),其市值是67亿美元。塞塔的支付项目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底层则使用了内容分发网络(CDN)和点对点(P2P)传输技术。从白皮书上看,他将区块链账本技术和互联网技术进行了巧妙结合,顾客既是用户又是内容的分发者,其逻辑是不错的。他的项目的真实水平如何?这还要上线后才能评价。但是,他打的这样一个概念连“样机”都没有,就被估值了67亿美金。这显然属于流动性溢价,也绝对是区块链项目才有的特色。这也可能表明,人类总是崇尚创新的。

注:塞塔在2023年11月17日,排名第54名,市值9.8亿美元。

顺便提一下稳定币,2017年之后,币圈最成功的创新就是稳定币了。它厘清了数字货币的资产属性和支付的稳定性。数字货币可以清晰地分成资产币和“空气币”两种。为资产币进行背书的是资产,而比特币是用算力资产为其背书的。与其不同的是,凡是用信用进行背书的币都是空气币。但是,空气币也不一定都是空气。

注:USDT在2023年11月17日,排名第三位,市值875亿美元。后来居上。关于稳定币USDT参见加密货币的创新之路 之三USDT离老二并不遥远(chainless.hk)。

瑞波(Repple)也算是一个出圈的应用。在前20大市值排名列第七位。不过,这个名次反而比2017年落了4位,这不是好兆头。瑞波与IBM的超级账本(Febric)很像,它们都属联盟链。瑞波主要用于跨境结算,理论上比中心化的跨银行转账系统(SWIFT)要快,也比它便宜,应该快速发展才对。可其为什么发展得这么迟缓呢?关于瑞波参见加密货币的创新之路 之四瑞波靠风飞起来的“猪”(chainless.hk)。

注: “瑞波在2023年11月17日,排名第5位,还是很不错。

除了稳定币和上述三家外,剩下的数字货币都不出圈,他们都在币圈里自嗨。排在前面的几家,除了比特币,其研发者和组织者大都和以太坊、瑞波有关。由于思想决定行动,他们的思维定式似乎就成为了正统,并在区块链业界形成了强大的势力,不是这个模式的区块链是非正统的区块链。然而,这几家只是区块链的一些幸运儿,其眼界和水平不过鸡栖凤巢尔,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制约了区块链的发展。

想当年,互联网的应用都是针对现实应用加以改进或替代而发展起来的。从1994年网景浏览器算起,雅虎(yahoo)成立一年后,公司即于1996年上市。之后,再到1998年,谷歌成立,各种互联网的新应用新创造层出不穷,大量后来者居上,形成了群星灿烂的局面!也创造了资本市场的奇迹,但也制造出了2000年的资本泡沫,惊呆了所有投资者。而区块链出现泡沫只用了8年,它和互联网的发展很不一样。区块链走到今天,12年过去了,老大还是老大,老二还是老二,老大加老二就占了近90%的市值,后来居上者也没有出现,荒唐不荒唐?是不是也惊掉了下巴?

不过,比特币作为加密货币的应用却是非常成功的。它冲到万亿美元市值只用了12年,创造了奇迹,而且还将会创造更大的奇迹。比特币真正吸引大众的原因是:买比特币,对抗通胀。2019年以后,政府的救市方式依然照旧,因此比特币的上涨逻辑并没有改变。这是市场的痛点。

区块链人的理想是让人类进入到区块链时代,希望区块链像互联网一样走到千家万户,并把所有的东西建在链上。但是12年走下来,币圈还是币圈,炒作还是炒作,区块链还是区块链,自己的圈子还是自己的圈子,依旧长进不大。12年走下来,说好的分布式社交呢?说好的分布式电商呢?说好的分布式银行呢?完全看不见,因为现在的区块链技术根本实现不了。我们需要加密货币的新思维,才能让加密货币与互联网融合,走进千家万户。劝一下鸡栖凤巢的笨蛋不要固执己见,依据上面的“业绩”,好好想想问题出在哪里?

毋庸讳言,现在加密货币的主流现象就是炒作,炒作也是加密货币存在的最大特色之一。如要走出“圈内人玩具”这个范围,让区块链真正进入主流应用领域,还是要认真分析区块链的问题所在。

二、反思区块链的问题

加密货币发展到今天,已渡过了初创时期,但是如果你在谷歌上输入“区块链的问题”几个字后,你能找到什么?我们发现,反思的文章很少很少,并且不深刻。区块链已迭代了12年,若说其原地踏步可能有点片面,但它至少是长进不大。目前,在区块链领域,无论是在应用中,还是在技术上,对于区块链的小修小补有之,可以比肩比特币的项目一个没有。现在,已经到了需要总结反思,并将认识上升到理论的时候了。

机器信用和信任机器才是加密货币的本质

我一度对以太坊非常看好,认为它会超越比特币,但事实打了脸。这促使我深入地研究了其中的原因。2017年,我入门加密货币时的思维是建立在过去的经验基础上的。我认为比特币今后在运行中已没有了中本聪,而以太坊Vitalik还在。由于以太坊作为新的东西是一定要改进和发展的,但若没有人去管理它,它就不会很好地前进了,所以,我当时更看好以太坊的发展。与我有同样想法的人应该很多,而在那时,以太坊确实也是动作频频,币价也在不断地上升。后来发现,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的逻辑其实不是我们认为的那样。其原理随黄金,黄金不变,比特币亦不变。随着深入的了解,我们发现,比特币系统展示给人们的是一个机器信用系统。它所表达的逻辑是,机器的信用等级高过人,如果系统逻辑和代码是正确的,那么其结果就一定是正确的。所谓“代码即法律”,其实强调的就是机器信用。这是一个十分闪光的观点。系统设计好了之后,就基本上可以不动了,后期的改进应只是小修小补,目的是用于完善系统,并且,所有的改进还需要社区投票同意才行,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闪光点。人们就怕设计者不断出什么“幺蛾子”。如果设计者的权重太大,那各种不确定性就是不可预测的。高权重人的存在反而破坏了人们对机器的信任。所以,创业者和设计者若始终如影随形地存在,则就会表明系统还会不断地出现变化。以太坊从1.0发展到2.0,已充分体现了创业者或设计者给原系统带来的不确定性。而比特币追求的则是不变。现在看来,“人”,才是信用机器的最大风险因素。“人”在适当时候离开系统,能够让系统自动运转才是正确的。这样会使项目的信任等级上升到机器的信用等级。这种观点和币圈外的认知正好相反。我们所实现的加密货币系统必须是机器自动运行的,不能存在人的干预。其实,这也是导致中本聪从比特币系统中隐退的原因之一。

迭代主义出不了中本聪

如果一开始就能把项目想好,并把功能定位准确,这是需要进行总体设计论证的。这个目标一旦确定了,系统的结构就能随之固定了,应用所解决的痛点问题也就确定了。之后,人们只可小修小补,不可大动大改。比特币就是如此。要想做到这一点,是需要一点硬件思维的,因此要有乔布斯或中本聪。20多年来,不幸的是,迭代主义风潮占了上风。因为迭代针对的主要是软件,而对软件的改动则是太容易的事了。互联网达人对互联网的特点有过精彩的总结:免费、快、羊毛出在猪身上。快就是迭代。区块链与互联网不同,互联网都是有主的系统,而区块链则崇尚无主系统,这是机器信任和信任机器的需要使然的。如果连共识机制、系统结构都可以改,那区块链就是中了互联网思维的毒。你以为摸着石头就能过河吗?以太坊有了智能合约,这扩展了区块链公链的能力。如果以太坊像今天这样,仅做好第二层功能,并提供更丰富的智能合约接口,同时降低收费水平,改成稳定币收费方式,做好公链,小修小补,而不要出什么以太坊2.0,以太坊的局面可能就会大不一样了。2017年,以太坊的价格在最高时接近于1500美元,而比特币接近于两万美元。如今,比特币已经达到5.7万美元了,以太坊却仍只有不到1800美元。这说明折腾不好不如不折腾,这就是“人”的不可信造成的结果。如果要把区块链的项目做好,一开始时就要把它想好,如果它总是在变化,如何做到无主呢?所有区块链的从业人员都要感谢中本聪。他的目光投射到了2140年,只有马斯克的眼光可以与之匹敌。他们超越了我们整个时代,比特币的成功上涨,救了一帮难兄难弟,包括以太坊。

当然,如果区块链系统中始终有人的因素存在,那么,提高项目可信度就只能靠治理结构了。区块链的社区投票的治理方式值得肯定。

我们在看一个区块链项目时,一定要分析当“人”带来不可信的问题时,我们要有什么样的处理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比特币揭示出了机器信任的真谛,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揭示的是机器合约的逻辑,合约一经触发就会自动执行。信任机器,而不是信任人,这是区块链的精髓。

发币不一定需要单组区块链

发币和区块链并无直接关系。如想发币,利用以太坊ERC20协议就非常简单。

有时发币也没有什么道理,就是炒作的需要。原来分布式金融DIFI项目优换(Uniswap)没有发币,但是抄它代码的寿司(Sushi)发了一个币,其用户增长很快,迫使Uniswap也发币了。有人居然也算出来这个币应值多少钱,但依我看,它就是炒作,因为它“无顶”。与此类似的还有唯一性凭证(NFT)项目。一个艺术品值多少钱?它也“无顶”。这就全要看如何操作了。如果所有的黑手段都可以被某些人使用的话,那么,他们的项目就是割韭菜的利器。不过,某些项目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尽管发币和加密货币项目并没有必然联系,但是联盟链并不符合加密货币精神。

共识机制不等于全网共识

共识机制是加密货币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共识机制在加密货币中被当作了全网共识,并得到了广泛应用。其实从共识的普遍意义上说,共识机制不仅有全网共识,还有局部共识,而最小的共识仅是两个人之间的共识。比如,结婚是两个人为组成家庭而达成的共识。在古代,人们是将这种婚姻共识通过婚宴的形式广播到亲戚朋友中去的,当今,婚宴已经失去了确认结婚共识的意义了,它只是一个习俗而已。我们说,全网共识的范围是大于局部共识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民政局的结婚证就是一种“全网共识”了。其实结婚这件事并不需要广播到全世界,因为不是人人都关心某个人结婚那点事。但是当结婚证成为一种不可篡改的凭证时,就构成了“全网共识”,步入婚姻殿堂的人就可用它走遍天下了。这个全网共识的产生条件是权威机构的背书。所以实现全网共识不一定挖矿。当不需要全网共识的两人形成了共识之后,你若一定要把这个共识广播到全网,那就是冗余。

比特币需要全网共识,是因为所有参与挖矿的人都是利益相关方,也就是说共识是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共识。交易是一种典型的利益相关方共识。区分共识的范围十分必要,两人之间的共识若没有涉及第三方,除了验证的需要,则没有必要扩大范围,并让第三方知道。验证结果的保留与公开,有很多办法。

区块链在整体继承了全网共识的观点。这个观点仿佛是天经地义的,其实这是浪费资源的。举一个例子,有一个发币方决定如何发币,其实就像给你发工资一样,老板需要问你吗?比特币是没有发币方的,所以,它的设计方法是合理的。又如中国央行,它发币时需要通过你的同意吗?又如智能合约发币需要全网共识吗?这是一个局部共识就能解决的问题,达到智能合约预设条件就发币。

现在,区块链听起来不错,但在实际中推不动,经过仔细研究后发现,这是因为有关它的很多观点和方法是不具备普世性的,只有一个模式是很难适应千奇百怪的实际应用的。全网共识无疑是它不能得到很好应用的一大阻力。一个优秀的区块链共识设计,要考虑共识范围,要想清楚利益相关方有谁,以及要达到什么目的。不应该让不相关方参与共识的达成。

结果可信与过程可信

比特币在安全方面很有特色。在它的系统上,若10%的节点有问题,仍能保证结果可信。也就是说,你只要上了链,你的数据就是安全的。你的数据一旦被确认,其结果就很难被篡改。比特币经过了12年的运行,它告诉人们这一系统足以可信。但是,如果没有上链时,安全问题怎么保证呢?许多漏洞问题出在手机钱包等数据上链之前。比特币采用的密码学保证了进到它的系统的数据结果是可信的。而未上链的数据,则是不一定可信的。有人说,利用区块链技术可以保证美国的选举正确和公正。但我可以下一个断言,仅用区块链技术无法保证选举项目不被作弊。因为选举信息上链前的数据可信是保证不了的。信任是要讲信任链的,区块链只是信任链条中的一环,也就是结果可信这一环。在电脑安全中,还存在着一个过程可信的问题,或者叫可信计算。它说的是上一步可信决定下一步可信,并形成信任链。这样的技术可一步步追溯到上链之前。上链之前的验证往往是双方共识或三方共识,不需要每一步都是全网共识。人们只需要知道双方共识是不是存在,以及是不是被篡改,并知道是否可验证就行了,这些问题用现行的区块链技术不难解决。对于结果共识,采用全网共识的方法是有其合理性的,但是在上链之前,全网共识一是不可能,二是也没有必要。以选举为例,上链之前的数据验证可能是与社安局等有关的,它要通过这些部门的验证来保证。而对图形和视频的记录,则都不是区块链可完成的。我还没有见到过能用区块链处理图形音视频的预处理系统。区块链最多能扮演最终验证者的一部分责任,它可用来保证选举结果可信。而照片的保存也不是区块链的强项。仅仅一个不可篡改是不足以完成一个实际的大项目的。比如在物联网的应用方面,你的视频数据不能上链,这时局部共识就是必不可少的,也要由机器自动完成。所以一些区块链项目看似可行,实际一论证便知是不可行的。

我主张把区块链的技术功能拆成块,组成一个个功能模块,并组合现在先进的电脑和互联网技术,然后进入主流应用,以产生对主流应用的功能替代。在这个过程中,用电脑技术合适的,就用电脑技术;用互联网技术合适的,就用互联网技术;用区块链技术合适的,则用区块链技术。如果能做到“过程可信+结果可信”,它就完全可以解决可信大选问题。而单靠区块链能做好的事是十分有限的。过程可信+结果可信也只是针对转换电信号之后的可信而言的。在与实体结合时如何转化电信号,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区块链的局中人似乎有一个信仰:区块链是互联网的替代品。我们只能说,有信仰总比没信仰好,但是如果是邪教怎么办?言必称区块链是一种病。

无主、有主,与中心化

区块链的特点是机器信用,机器信用的最高级别是去除人的干预,形成所谓的自组织系统。俗称无主。围绕无主项目组成的社区叫无主社区。无主项目自组织可以类比于原始社会。原始社会存在对神的信仰,谁是区块链的神?

我们说,这个世界没有了改进就意味没有了进化,世界上永远一成不变的东西太少了。那么,世界上千百年不变的东西有吗?它是什么呢?黄金是,钻石也是。在人造的东西中,能够保持不变的还有计量单位,如刻度。如果计量单位总在变,那世界就会失去标准了。货币实际也是一种计量单位,如果它老在变,那一定是错的。区块链是用来做不变的东西的,这点必须注意,每一次小改动都要十分小心。话又说回来,现在不变的东西真的是太少了。在大千世界中,不变是少数,变还是绝对的,进步也是绝对的。世界是建立在不变标准之上的变化。要变化就要有组织,这个组织有了领导才好分工配合,也才有效率。世界上有主的事情是不在少数的。若展开这个话题又将会是一篇长文,我们只笼统地说一句吧:

去中心化就比中心化好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分布式就比集中式先进也是不对的。

当系统初创时,一定是个人在其中起很大作用。当系统在之后变得比较完善时,主要的工作则只应是改进了。无论是有主项目还是无主项目,都需要民主决策。区块链总在过度渲染自己是去中心化的,这存在夸大化、绝对化和概念定义的混乱化的问题。

不变,是区块链的本质特点;机器信用,是区块链的本质特点,去中心化不是区块链的本质特点。

说到区块链,人们多认为它是去中心化的,这其实不准确。每个区块链的中心化程度也不同。我们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判断一个项目的中心化程度,试图表明不是说有中心化就不好。下面从十个方面列出了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在区块链项目中的用途,有助于厘清人们对中心化概念的认识:

1. 决策

比特币没有创始人干预,靠社区治理,这是区块链成熟项目所必须的。以太坊的创始人现在还存在于项目中,项目也还在进展中,其社区治理也并不完善,因此以太坊不是成熟项目。——决策去中心。

2. 管理

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是自治系统,都采用社区治理,不存在管理机构,不承认、不接受主权管理。——管理去中心。

3. 控制

区块链都是自动系统,设置好之后,人工不可干预。——控制去中心。

4. 系统结构

比特币是分布式结构,以太坊也是,但是DAPP(分布式APP)不是。比如优换Unswap(市值150亿美元,排行榜中排名第8)就是依托在以太坊上的DAPP。——DAPP大都存在中心控制团队,有控制方,控制不去中心。

5. 开发

以太坊2.0是社区开发,这属于去中心开发,波卡(Polkadot)则是团队开发。以太坊开发效率很低,两者各有优势。

6. 计算

比特币和以太坊的计算都是同一程序代码。和DAPP一样都是中心化计算。——计算是中心化的。注意此点判断和主流观点很不同。

7. 验证

比特币、以太坊等节点都是分布式的,他们的验证是由算法决定的,有些区块链的项目验证和记账是分开的,但是都是分布式的。对于DAPP没有验证,通过智能合约依托于公链的分布式验证。——验证去中心。

8. 账本

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区块链的账本是中心化的,每个账本都是一份拷贝,并被分布存贮到不同的地方。——账本是中心化的。注意此点判断和主流观点很不同。

9. 记账

比特币和以太坊的验证结果都是记到同一中心化账本之上。属于多方记账,记账去中心。

10.存储

区块链的存储是冗余存储,并且是明文存储,属于备份技术,这算是分布式存储。——存储去中心。

找出这些不同才能进一步打开思路。上面主要是讨论一些存在争议的概念。加密货币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从整体上看是打中了社会的大痛点的。比如不变性问题,公开性问题,比如数据主权问题。加密货币不光在技术上影响巨大,对生产关系上的改变也是触及根本的。人们到底应从中学到什么?我们往下看。

三、区块链给我们的启示

上面一节是对区块链的反思,本节的重点内容则是我们应向中本聪等学习什么?

比特币创造了一个信用机器系统,它利用程序代码实现了信用机器的规则。这套规则在我们构造新的信任机器时应该遵循,只有这样做才能达到机器信用的要求。

规则和结构是不一样的。我们说,规则是纲,而结构则可能多种多样的。我们看到比特币的后续项目多少都在遵循这一规则,但在结构上却变化不大,它们都是围绕区块链的账本展开的。如果我们要进入主流应用,大家都多少要碰到区块链这个十分低效和高成本的东西,区块链的结构实际上是大规模发展的阻力。历史走到了一个坎上,好东西到底应该怎么用呢?让首先我们分析机器到底是如何获得人的信任的,也就是规则到底是什么吧?

公开

比特币的账本公开,程序公开。这是信任的第一要素。你要取得信任就必须做到这一点。公开是向谁公开?——向利益相关方公开。比特币向全球任何人都公布了它的账本,也就是说,所有人都是利益相关方,其优点是透明。但是,对于世间之事来说,有公开就有隐私,如何把握公开和隐私这个度?能不能向全球人公开,又能同时把握住隐私呢?想要解决好这个问题的话,就不能采用比特币现在用的这种区块链账本。请注意我的这个说法。

不可篡改

人是不可信的,但是如果不让人犯错,不也会产生机器可信吗?这是一种机器可信的变通思想。以银行为例,银行帐作假的可能性很高,所以才有审计的必要。但是审计很难对基础流水帐开展,审计公司只能审计一家公司提供的帐,而不能知道其流水帐改了没有?用区块链的流水帐时间戳和区块哈希值运算的方法可以保证银行的流水帐不可篡改,进而可以把银行总账按天计算哈希值,并把流水账和总帐的哈希值等形成的凭证存到链上。这样,对年度账目进行审计的第一件事就是审查哈希凭证对不对。因为每一个哈希值唯一对应的帐目数据是不可篡改的。在真实数据基础上进行账务审计就有意义。

自己的钱自己管

人们感觉比特币是存储在自己的钱包里的,因为只有自己可操作这个钱包,而且可以不依赖任何银行。银行是有倒闭风险的,但钱放在自己手里也不一定就是安全的。据说到目前为止,丢失的比特币累计已有300万个左右了。现在各种软钱包在保管和存储方面也都达不到银行的安全级别。硬钱包是电子的,它也会坏。因此,从短期看,钱还是存在银行里更安全。把钱放在自己手里,这个概念虽然对,但是只有安全级别超过银行级别时,才能产生功能替代效应。

安全

公开和安全相结合才能保证机器信用。公开是让人相信,安全才能保证数据不出错。比特币在公钥、私钥技术上的应用很有特点,值得人们学习。

在加密货币中,安全技术的特点有:

加密传输:通过加密算法,防止未经授权的信息泄露;

公钥私钥认证:通过签名或认证算法,确认账本的归属,确认信息发送方的身份,确认区块链上信息的来源;通过哈希和签名算法,确认数据未被篡改,验证区块链的状态;

访问控制:可以确定谁在什么条件下可做什么事,保证区块链上加密的数据只被授权用户使用。

多重签名:可由几个私钥控制一个账户,以保护账户的安全。

组合签名:把几个私钥组合成一个,起到账户隐私保护的作用。

哈希确认:确认哈希值,保证数据正确。

可核查:任何账户的数据只可看,只有账户拥有人可转走数据。

最长链原则:比特币只认最长链,保证在竞争环境下账本正确。

不可撤回原则:比特币数据发出后无法撤回。因为它不是中心化系统。

多备份原则:比特币账本被备份在所有全节点上。

我们可以看到,区块链的安全在技术上并没有超过现在的电脑技术。比特币最有价值的东西是密码技术和共识算法的应用,相比之下,密码技术应用的价值更大,公钥、私钥和哈希确认是安全的必备工具。

开放和激励

比特币系统是一个开放系统,确切地说是自治系统。它没有实控人,凡是加入的人,就都意味承认比特币规则,也就是认可这套代码。系统将根据规则自动运行。

什么是比特币自治系统的特征呢?我们与中心化的互联网系统做一个对比吧。互联网系统也有很多是根据规则自动运行的,比如微信,所以自动运行不是区块链自治系统的特征。分布式结构是吗?现在哪个公有云不是分布式结构的呢?所以分布式结构也不是区块链自治系统的特征。

那么,比特币的自治体现在哪里?有人说是开放,即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难道油管(YouTube)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区别是什么?

A. 资本自组织

原来,挖矿设备是自组织的,即资本自由组织。闲置资源的利用也符合资源投入的特征。这是与中心化系统相比最大的不同。我的资产投入的多少决定了我是否有收入。如果没有收入,我就会撤出。而在互联网上,你投资到一家公司后,想退出是很难的。

自治资本投入的特征还包括,所有权在我,使用权不一定在我,什么项目适合发币?显然,资本以自由投入方式的项目最适合发币。

B. 公平激励实现自组织

如果没有激励就没人投入,这是自治系统投资的另一个关键。所以,自治系统与激励是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的。激励并不是用现钱来完成的,它是把未来的利益在今天便宜地分发出来,在关系人中形成统一的目标。其结果是成功了获取大利,失败了项目归零。在这里,币起到了推动项目成功的核心关键作用。

激励的方式有很多种,在区块链上,这种激励叫原生激励,指的是项目本身能产生币的价值。那有没有其他的激励方法呢?当深入到主流应用时,羊毛出在猪身上的模式也是会发挥作用的。因为很多互联网项目是不缺钱的,它的激励方式可以更为丰富。

再看一例,柚子(EOS)选定21个节点就不是完全的自组织原则,为什么是你们的21个节点就可以被激励?而不是我们的21个节点呢?我们为什么要给你抬轿子呢?因此,激励必须公平才会有人和你玩。一旦有的项目存在激励特权,失败的可能性大。

空投币的激励可以是人头激励。

谁应该拿大头

让我们来看一下现在项目利益分配的一般规则:科研项目技术转让,利益占比一般不超过20%。如果仅是一个构思创意和编出的程序,那么占10%就差不多了。区块链都是想法加上编程,它能否成功还要取决于后续的资本的自治投入。如果是技术团队拿了大头,那活就都要你自己干了。一般来说,需要由自治资本投入占大头的项目,加密货币的项目方在整体项目中的占比为10-25%就差不多了。我们看到,中本聪在比特币项目上是出了技术的,有案可查的他的占比仅有5.42%,可能还会多一些,两部机器,应不超过10%,这是一个标杆。

绝妙的激励方法

比特币每4年有一次减半,我觉得这个办法是受到风投的种子轮、A轮、B轮、C轮的办法启发的。对于早期的种子轮投资者来说,遇到的投资项目涨个几千倍也是有可能的。另一种方式是发出币后即流通,这是风投比不了的。这样,也许投资者一个月就套现回本了。世上什么号召力最大?赚钱的号召力最大。也许你不信,钱是能 “长腿”的。对于真正能赚钱的项目来说,往往连广告推广都不需要。广告的投放是讲求精准的,而币的投放一般比广告的投放还要精准得多,而且要多精准有多精准,再加上币锁仓、推荐奖励,还有社区机制等手段。发币的缩量是保证自治资本投入有效的盈利方法。只有投资能获利了,项目才有号召力。持续盈利也才会产生持续吸引力。如果是不限量的发币项目,那它与Q币又有什么不同呢?

区块链项目的护城河

区块链代码是公开的,由于没有专利,所以就很容易被抄袭,那什么是它的护城河呢?——币。一个设计合理的币和先发优势是这类项目成功的关键。优换(Uniswap)最初没有发币,因此让抄它的寿司(Sushi)偷袭了一把。后者发了一个币,结果迫使优换(Uniswap)也发了币。这个币其实没有什么价值,最多可勉强认为它是治理币。根据资本市场对未来利益的预期可在当期套现的原理,这个币也会被炒起来。但是当优换(Uniswap)也发了币后,寿司就没有再赶上来。这类项目原本就是大区块链项目作为生态扶植的小项目,没有想到它会有几十亿美金的市值。由于区块链项目的核心就是炒,当没有什么好概念推出时,也就轮到它被炒了,因为它还是有创新的。易于被区块链炒作的东西,是那种没有可比较或可对标对象的东西,这类东西是“无顶”的,所以它适合于“炒”。炒作是无法估值的。

市场发工资

比特币系统既没有员工,也没有股东,所有人干活都靠自觉。大家利益一致,都被币凝聚起来,只要币涨了就好了。它不需要做什么思想工作,也不需要复杂判断。只要比特币一涨,就会出现加密货币鸦雀齐飞的“喜人景象”了。

匿名和隐私的标准

比特币账本是公开的,但如果每个人的名字都出现在账本上,那这个账本似乎是没人敢用的,而在比特币的账上,人们是不能用简单的办法知道账户是谁的。因此,如果我们开发的应用达到了比特币的程度,那是可以接受的。

机器信用的标准

比特币的机器信用是建立在51%的攻击之下的,这个概率是可以被接受的。显然,机器信用也不是100%的,只是被攻破的概率极小而已。也就是说,对于我们设计的系统来说,以机器信用为基础所产生的结果可信,若不是100%的绝对安全,也是可以被接受的。在比特币出现后的12年中,没有人攻破比特币系统并不代表它就彻底被攻不破,只是能攻破的概率极小而已。

加密货币记账不对账

一般来讲,局部共识应该采用对账的方式。这种方式的特点是速度快、记账成本低,也比较符合分布式的处理方法。人们只需把有用的处理结果上报就行了。而比特币为了账本的简单,只是余额账本。并且没有对账这个步骤。

平台、社区和链

我们说,比特币是社区,以太坊是平台,因此,互联网的概念在这里也适用。让我们来比较一下,比特币系统没有APP,而以太坊上有APP。其实我是不同意分布式APP(DAPP)的说法的,因为区块链用的APP许多都是中心化的。因此,把它叫做智能合约APP才比较准确。什么是社区?一个有着共同相关的因素的人群就可以组成社区。比特币社区有挖矿的群、炒币的群和搞技术的群,他们共同的联系是比特币,从而构成了不同的比特币社区。什么叫平台?这个不宜一概而论,而要讲特性。以太坊系统是由一个不可篡改的数字存储与智能合约所驱动的账本平台。以太坊称自己为“下一代智能合约和分布式应用平台”,它根本不是分布式平台。是分布式存储的统一平台。平台分布了还能叫平台吗?

 平台和链有什么区别?我们说,链一定是有区块链结构的,而平台则不一定有,其含义要广泛得多。以太坊是用区块链结构实现的不可篡改存储平台。区块链结构本身的技术并不先进,先进与否取决于用区块链所实现的项目本身。未来,人们对区块链的期望值会弱化,因为区块链不过是众多互联网技术中的一种。目前看,彻底替换互联网的区块链时代是不存在的,区块链不可能取代互联网。

其实,加密货币是一场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展现了人类思想进步的光辉。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2人评论了“走出区块链的误区”

  1. 随着深入的了解,我们发现,比特币系统展示给人们的是一个机器信用系统。它所表达的逻辑是,机器的信用等级高过人,如果系统逻辑和代码是正确的,那么其结果就一定是正确的。所谓“代码即法律”,其实强调的就是机器信用。这是一个十分闪光的观点。系统设计好了之后,就基本上可以不动了,后期的改进应只是小修小补,目的是用于完善系统,并且,所有的改进还需要社区投票同意才行,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闪光点。人们就怕设计者不断出什么“幺蛾子”。如果设计者的权重太大,那各种不确定性就是不可预测的。高权重人的存在反而破坏了人们对机器的信任。所以,创业者和设计者若始终如影随形地存在,则就会表明系统还会不断地出现变化。以太坊从1.0发展到2.0,已充分体现了创业者或设计者给原系统带来的不确定性。而比特币追求的则是不变。现在看来,“人”,才是信用机器的最大风险因素。“人”在适当时候离开系统,能够让系统自动运转才是正确的。这样会使项目的信任等级上升到机器的信用等级。

    ————美国宪法也是遵循同样的原理。美国宪法制定出来200多年,一字未改,只是根据最高法院的裁决增加了修正案。美国宪法是美国发展壮大的基石和保证。从今天回看过去,繁荣稳定的美国证明当年在费城关起门来制定宪法的国父先贤们交出了满分的答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