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 – 正确认识货币的起源和数字货币的本质

——读《货币野史》兼回答彼得潘

下面是彼得潘和我对DW20去中心本位币的交流,他是在无链网站第一个评论我文章的读者。大千世界以文会友。他是一个律师,职业决定涉猎广泛。他推荐了一本书《货币野史》并附上了他的看法“正确认识货币起源和本质”。我们的讨论有助于读者理解DW20本位币。

“祝老师好:

特别希望和你分享这本另类经济读物–《货币野史》(菲利克斯.马汀 中信出版社),因为这本书颠覆了我对货币起源和性质的看法。祝老师,你近来创造并推广DW20项目,相信本书亦对人民群众正确理解DW20大有裨益。

《货币野史》书名有点山寨,但论据和论证都引经据典,都有事实印证和逻辑支撑,并不是随便乱说的野史。从论证质量来说,甚于正史。我觉得这本书很有意思,十分值得一读,是因为这本书改变了我对货币的固有看法。主流经济的货币学说认为货币源于商品,大体是原始经济中大家都是以物易物,这种方式不太方便而交易效率低。慢慢地,贝壳、毛皮等充当一般等价物替代了以物易物。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需要数量少而稀有,又要能长期保存而易于分割,之后,金、银和铜等稀有金属在众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竞争中胜出成为货币。正如马克思的一句话:“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

《货币野史》这本书告诉我们,从来不曾存在以物易物的社会,即便落后的雅浦岛(Yap Island)也存在者发达的货币体系。并不是由商品慢慢发展成货币。我读了此书后对货币的认识改变了,对原有观念冲击甚大。原来货币是这样的,根本不是教科书或主流经济学所论述的那样。关于价值劳动论也曾被奥地利经济学派批判过。自己读书,中学和大学都学习过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经常考试的一个概念就是价值的定义,现在都还能背诵出来--“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人类劳动”。奥地利经济学派说价值不是这样的,价值是很主观的,你喜欢一幅三流画家的画,愿意支付100万美元,那么这幅画就值100万元。沙漠中的一瓶水和日常一瓶水商品一样,但价值肯定不一定。另外,劳动价值观也不能解释利息和投资收益。

货币并不是一种作为交易媒介的商品!有人说, DW20的价值来源错了,其实DW20并不需要像bitcoin一样需要电力生产成为商品。因为货币不需要是商品,并不需要有价值来源。雅浦岛石质“费币“、英格兰塔利符木、1970年银行停摆时爱尔兰的支票,都说明货币本质是可转让的信用。以上几种货币的价值又来源于哪里?都没有原始价值,但不影响它们成为货币。

菲利克斯.马汀在《货币野史》中对货币解释和定义的货币是信用记录和清算机制组成的体系,货币有三个要素:

一、衡量货币价值的抽象价值单位;

二、信用记录和清算结账机制;

三、可自由转移。

这些可以作为理论用来解释DW20为什么是货币。DW20币有作为衡量抽象价值的单位的作用;DW20币在无链系统记录和账本在比特币系统上链,是信用记录和清算对账;DW20币可自由转移不受约束。

总之,DW20币并不需要有原始价值,其本身就是货币价值单位,这完美地回答了DW20的价值之问。

当然DW20币整体价值体现在使用人数和接受地域,本人作为一个旁观者,愿祝老师开创造的DW20触及世界每一个角落,帮助每个热爱自由与正义的人。

顺便说一句,你推荐的“周小川:支付系统与数字货币”的文章我看了,从数字货币分类和支付系统演变等方面,周小川行长紧跟时代潮流,理解真深刻,学习了。但位置决定观点,周行明显支持广义数字货币。支付系统数字化就是数字货币。看来竞争力强且符合市场条件下广泛应用的,大概就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了。你为什么对周小川文章的评价这么高?

                                        彼得潘

                                           写于2023.8.2,编辑于2023.10.30”

祝回复:

《货币野史》内容很丰富,超过了我们的知识背景,所以很难理解他的内涵。至于马汀对于历史的描述,由于我的背景不够,所以无法评论。就我的货币历史知识而言,不能认为货币不是从以物易物开始的。他所说的雅浦岛只是一个例子,不可以偏概全,因为两种情况都存在,只是雅浦岛的方式更符合现在数字货币的生态。

货币是演变的,虽然都叫货币,但内涵不同。货币作为商品是存在的现象,比如金银币叫资产币,而法币是信用货币。在马汀的书中都没有区分。

书中对经济价值发现的描述,说货币是度量经济价值的,这是对的。经济价值是抽象物,衡量它的方法与物理度量截然不同,书中用物理物计量的办法来要求货币有些莫名其妙。货币作为标尺要具备客观性,这个提法是对的。现在的法币都不具备这种客观性,因为有发行主体和调控机制。DW20的广泛性空投就是为了解决客观性问题的。中本聪的比特币的发行,采用了无发行主体的方法,也就是为了客观性的要求,进而容易产生共识。DW20同样无主,甚至没有单独记账。

标尺需要稳定,尺子的刻度是不能变的。货币做不到像尺子一样不变,DW20的负反馈机制决定了它会比美元稳定。美元是市场化的,但还是由少数人定价的,而DW20则是多数人定价。因为美元的定价是在专用交易所进行的,参与的人数有限,所以随机性不够充分,因此价值的公正性就有漏洞,而我们是由平台用户直接定价的,具有完整的随机性。

物理物体是不变的,可以用不变的尺子度量。但是尺子不是交易媒介,交易媒介要度量所有交换的物体,并与增长保持不变。对于货币和度量物增长保持不变的问题,有著名的费雪公式,也就是交易媒介需与经济总量的发展相等。这一点金本位做不到。

货币的储值价值如果好的话,就不能出现通胀。法币的发行不可能与经济的发展准确对应。通胀是法币的顽疾,损害了法币的储值价值。央行储备的黄金并不是交易媒介,那与储备古董有什么两样?很令人困惑不解。

单纯的信用和共识是不存在的,两者都取决于背后的价值。民间对比特币的共识在于其背后的价值是由能量转换来的。而DW20不存在能量转换,而是客户价值的转换。客户价值是有限的。70亿人的金融价值不过7万亿美元,而实际经济总量却超过了400万亿,单靠DW20是不足以度量全球财富的。所以,只有当比特币的价格上升时,DW20的价格保持不变,这样的结合才有可能解决法币通胀的问题。而DW20为了增加流动性,首次空投发行限定在2100亿美元,远远小于用户的总价值7万亿美元,属于维持比特币本位系统稳定的妙招。DW20背后也有用户价值的支撑,存在原始价值。

用比特币度量总量,并用DW20作为标尺形成比特币本位的方案,是解决经济价值度量问题的新思路。

记录和清算机制是账本机制,这点中本聪解决了。不能因为加了清算机制就认为货币不是商品,具备交易特性就是是商品。数字货币的独特性在于若不带有记录和清算机制,数字货币就不不成立。

《货币野史》不是一本严谨的学术著作。作者标新立异,有一些犀利的观点,整体写法和中国的风格很不同,读起来不习惯。中国的书比较浓缩,而本书可以砍掉一半多的废话。

周小川“支付系统与数字货币”一文,展现了一个技术官僚的学术水平。我注意到周小川不用交易媒介而用支付一词参与定义数字货币。交易媒介和支付有什么差别?交易媒介讲的是属性,支付讲的是行为。贝壳做交易媒介可以用于支付,而数字是无形的。如果单说数字是交易媒介是讲不通的。周小川在定义数字货币时不采用交易媒介的说法,体现了他的水平。对此,我过去没有深入考虑过这两个概念的差别,周的仔细程度和专业水准远超于我,所以他准确地定义出,符合支付、标尺和储值价值要求的“数字”就是数字货币。也就是说,数字货币与运作体系息息相关,不可独立存在。周小川认为比特币支付特性不完整,据此定义,否定比特币是货币的观点也是站得住脚的。雅浦岛的巨石本身如数字货币的数字一样,在一套信用体系中发挥了作用。比特币和黄金不一样,黄金可以独立存在,而比特币不行。比特币不能解决标尺问题,地位还不如黄金,这也就解释了央行不会存储比特币的原因。如果比特币有了DW20作为标尺,利用跨链便可自动清算,情况则会大不相同。所以,我们建立在中本聪基础上的一套想法,符合未来社会发展的需要。

周小川有完善的理论逻辑,不能说他们不懂加密货币。我十分敬佩周小川的学习能力。加密货币领域很少有周小川这样的金融大师,因为他不但有理论,还有实操能力。而加密货币专家们的技术虽然不差,但他们对对手方理论的了解不如别人对加密货币的理解。这也是促使我写一系列加密货币理论文章的原因。我的文章《从点对点的现金系统到无泡沫金融体系》(chain less.hk),是对未来利用比特币本位替代现行法币体系的理论尝试。

周小川究竟不是产品专家,他只能从金融的角度评价比特币,也不负责把比特币改进好。这是我们唯一强过他们的优势。从广义上说,他们是我们的用户,你这一套不能说服他们,用户就不用你的产品。不进入主流市场,那就是在小众市场的自嗨。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