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十一 从12个头部项目看加密货币

在本系列,我们分析了前12名加密货币项目中的10个,由于笔者已写了一系列有关比特币的分析文章,并登载在网站chainless.hk上,所以此次没有再写位居第一名的比特币。网站上有《请出中本聪迎接新世界》31篇,《中本聪思想的启示》2篇,《中本聪没有想到的,没有说的》6篇,《比特币基础概念问答》8篇,《比特币美元本位》10篇,以及本系列《加密货币的创新之路》11篇。以上文章构成我们即将推出的DW20去中心化本位币和无链平台项目的观念基础。第6名是稳定币USDC,该项目没有产品创新,功能和USDT类似,故也没有再做分析。此文作为本系列的最后一篇,是应读者的要求所作,对这些头部项目的共性再做研究,通过分析涉及的人和事,也许可以看清未来加密货币的发展趋势。下面首先分析人:

从创始人看他们给世界各国的压力

12个加密货币头部项目的创始人中有三位华裔,一位乌克兰裔,一位俄罗斯裔,还有一位住在澳大利亚,国籍不详。剩下的都是美国人。美国人占50%多,只有四位不住在美国。美国的强大说到底是人的强大,加密货币代表新金融,美国人在12个头部项目创始人中所占比例和美元在全球的结算比例相差不多。如果照此发展,即使美元不行了,新兴金融的胜利还是美国人的。

非常不可思议的是印度裔一个没有,与Web2中印度裔统领美国科技业的现状大相径庭。

创始人中有三位华裔,可惜他们都不在中国。赵长鹏和孙宇晨是大陆出走的创业者。如果说中国政策有制约,那么香港、台湾和新加坡为什么没有跑出来的项目?其实USDT和ADA,还有倒台的FTX交易所都曾和香港有联系,这说明东方之珠的机会还在。

12个项目中只有两个项目的创始人离开

12个项目中比特币的创始人中本聪消失后仅公开发了两次声音。澄清多利安(Dorian)和克雷格赖特(Craig Wright)两人都不是中本聪,基本上可以认为中本聪属于彻底消失。狗狗币的两位负责人虽然退出了,但是经常发声,该项目有后续的基金会,而比特币没有基金会,所以没有控制人和控制团队的项目只有比特币一个。有人说区块流公司实际控制了比特币,这个说法只是传言。剩下的11个项目都有不同程度的实际控制人。显然加密货币要发展的话,有实控人才是项目发展的王道。而有实际控制人就意味着有了所谓的中心化,而项目是否是去中心化已成为常人对加密货币项目的判断标准,许多人认为只要去中心化就是对的,而中心化则是错的,这种观点显然与事实是矛盾的。这一观点流毒甚广、害人不浅。而像本系列“之十、DAI跌跌撞撞的摸索之路”所描述的卢恩这样的老枪都被误导,明明一眼就能看出错误的事也要等社区投票,去追求“公平”的社区治理。这些都不是加密货币的本质。那么,什么才能代表其本质呢?

公开透明和公平与去中心化哪个是加密货币的基本原则?

中本聪在比特币白皮书中用了戴维的账本要公开透明的思想,并引用了他一句话,这成了白皮书的第一引文,足见其重要性。此外,比特币的整个发币过程是公平的。

公开透明是实现账本不可篡改的根本条件,只有这样才可能被信任,也无需监管。

公开透明和公平是观察加密货币项目的基本评价准则,去中心化是低一级的判断标准。有人在其中运作,就有作恶的可能,但只要做到公开透明,作恶就能被发现,这样会限制人的作恶。

上述五个加密货币平台项目没有一个是不透明的,他们项目的公平度取决于控制人的管理机制。12个项目中的交易所和中心化的稳定币有不透明的部分,因此不完全符合公开透明的原则。

只有不透明的部分才需要监管。对于透明的部分市场自然会监管。美国目前的监管方法是用传统的金融监管思路去管理加密货币及项目,这有些落后。传统监管手段也是需要的,但是只有理解了加密货币的特性,才能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加密货币的本身特点是无须监管或只需轻监管,问题容易出在与传统金融接口的部分和中心化的部分。现在谁的监管更适合加密货币项目的特性需求,谁让大家觉得公平透明合理,谁就可能成为在竞争中获胜的监管部门。

谁来代表项目的股权

在上面的12个项目中,除了创客道的MRK代表股权外,其他的币在表面上都不代表股权。大多数加密货币项目在这个问题上是混乱的,这带来了界定的困难。为什么以太坊不是证券,而同类的卡尔达诺和索拉纳代币就是证券呢?

股权是典型的证券。股权代表了所有权,简单地可分为管治权和获益权。从股权的思路出发进行类比,对代币进行分析,也许是破解之道。

首先,比特币系统的管治权由谁行使,是维护程序员吗?它是一种挖矿者和程序员之间的社区协商机制,但是任何协商结果最终要维护程序员同意才行。这是一种极其低效的协商机制,在比特币系统中,改变任何一件事都很困难,因为不是你的币多就能说了算的。这个对于大多数项目来说是缺点,但是对于比特币反而成了优点。

币不能说了算,也就是说比特币不代表管治权。

其次,比特币的获益权谁代表?很清楚是“矿工”。而市场的散户们除了用脚投票外,没有任何的权力,比特币社区和用户并没有直接为提升比特币的价值出力。比特币用户社区所包含的巨大的价值有待挖掘。

在不考虑管治权的情况下,比特币矿工的收益权和股权最为类似。据此收益权的预测,矿工企业可在纳斯达克上市。如果把所有矿工的产出看作是一个挖矿公司的产出,这是不是可以代表比特币系统的价值?现在若按27169美金一个比特币计算,则比特币系统当前年产出是89.2亿美元的价值。到今天为止,比特币被挖出了1949万个,市值5295亿美元。由于89.2亿美元是按十分钟为单位估算的,故而有误差。可以看出,所生产的比特币是增量资产,并与存量资产合并一起计算比特币的总价值,比特币系统价值并没有按照市盈率来计算。如果比特币系统按市盈率10倍计算是892亿美元。

结论是比特币不代表比特币系统的价值。比特币系统不存在统一的估值。算力竞争,四年减半等方法,是巧夺天工的设计。这些设计回避了所有的矛盾,不知道中本聪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以太坊系统的管治权是由以太坊基金会采用社区民主的方式行使的。以太坊系统的抵押机制是抵押者获利,目前以太坊的抵押率为22%。以太坊还有销毁机制,销毁的以太坊让全体持币人获益,相当于利润分红。而抵押者拿走的利润和以太坊基金会拿走的利益相当于以太坊系统的成本。我们用成本收益法或市盈率法都可以给以太坊系统估值。以太坊系统有完整的治理结构。没有公司之形但有公司之实。

与股权类比,以太坊有分红获利方式,具有收益权,假设把以太坊看作公司的股权,部分大户的以太坊就如组成矿池一样,依然可做出利润预测,是可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因此,以太坊代表以太坊系统的价值,也就是代表一个“虚拟公司”的价值。这是以太坊与比特币及比特币系统的根本区别。这里需要理解,分红是惠及所有持币者,比特币不存在这一机制。

以太坊本身也有价值,因为它早先是用工作量证明POW模式挖出来的,在它转换成权益证明POS模式的那一刻决定了以太坊的成本。以太坊价值的上升决定于以太坊系统的盈利能力,提高交易额和降低成本是提高以太坊价值的唯一出路。互联网企业可以“羊毛出在猪身上”,业务类型可能完全不同,不同的互联网平台的估值相差很大。以太坊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用户价值取决于以太坊平台上用户参与的项目的多寡,可以用交易量统一表征为获利能力,以太坊和创客道MRK代币都代表获利能力,对创客道的估值方法同样适合以太坊,也适合类似的平台。用总锁仓价值(TVL)评估以太坊的价值是完全错误的方法,因为锁仓只代表利润实现的可能性并不代表利润实现,和利润实现不是线性相关。

美国证监会SEC的主席加里(Gary Gensler)认为除比特币外,绝大多数其他代币都是证券。这有些绝对。因为还有稳定币不是证券。仅代表交易的代币也不是证券。绝大多数代币都是把交易和股权混在一起,这令人难以识别。加里的直觉是对的,但是他还是不敢说以太坊是证券,不置可否。以太坊具有股权的收益权,因此具有证券的本质,但是对于其管治权的属性,现有的证券监管方法要改进,以便适合加密货币的需要。简单地用管股票的方法管股权币是不妥当的,为了便于理解,笔者将加密货币与股票进行类比,但两者是不相等的,需要监管的创新。

一币两用的问题

比特币不代表股权,交易标的是比特币,手续费是比特币,无论比特币价格如何变化,但交易标尺(定价单位)未变,所以没有问题。交易代币同时也代表股权就会出现一币两用,两种属性互相牵制,这种现象容易出现在平台项目上。以太坊系统是平台,上面有其他代币,交易时是用以太坊为定价单位。但以太坊的价格不稳定。我们用一个不稳定的标尺去衡量交易的标的实在是不公平。所以,这一问题催生了稳定币这种标尺,它用于克服一币两用的缺陷。我在本系列《之四、瑞波靠风飞起来的“猪”》,《之六、因喜欢造就狗狗》中建议他们把代币变成稳定币,然后再发一个股权币。瑞波和狗狗币当前的代币都不代表股权。

在有了稳定币之后的今日,新项目发行代币时还采用一币两用方式,属于无脑的行为。

权益证明POS方式成为主流

在12个项目中,只有两个是工作量证明POW方式,即比特币和狗狗币。平台方式无一例外都是POS方式,它们是以太坊ETH、卡尔达诺ADA、开放网络TON、索拉纳Sol和波场TRX。请注意,它们都有管理团队。也就是没有管理团队的平台项目都没有起来。有团队意味着有控制,就不是去中心化,所以市场并不在乎是否有团队,而在乎团队是否满足市场的需要。

他们都满足公开透明这一机器可信的要求,由于有人参与决策,在公平性上,上述五个项目有差别。

狗狗币有可能也转为POS模式,这样就只有比特币还保持工作量证明POW模式。也就是说,不是以发币为目的的项目,用POW模式毫无意义。

提升加密货币平台价值的方法

提高平台价值就要降低成本。权益证明POS方式就是为了降低成本,这成为所有后续平台项目的共同选择。POS方式解决的就是一个记账的问题,但这还是比中心化记账成本高得太多。中心化记账最大的缺点是不透明,早期没有比特币以太坊也就没有信用根,信用根是指数据不可篡改,成了信用的基石。没有信用根无法使账本哈希上链。现在以太坊和比特币系统构成的区块链都是最好的信用根空间。有了信用根,单方记账,账本哈希上链,构成透明中心化平台记账后,成本会比POS方式更低。我们即将推出的无链平台就是这样的透明中心化平台,届时将与实验网一起,在chainless.hk平台上发布白皮书。

稳定币是加密平台和加密货币的最大应用

在前12名的项目中,稳定币项目有三个USDT、USDC和DAI。他们都是加密平台的应用项目。在分布式金融(DeFi)领域,DAI是最大的。在加密货币的应用领域,USDT是最大的,这不是偶然的。无论中心化和去中心化,都预示着稳定币是加密货币的发展方向。狗狗币DOGE和瑞波币XRP从长期趋势看,都有成为稳定币的可能,这将进一步使项目大放异彩。他们变成稳定币的方法参考DAI就好,再另发一个股权币就可以了。如果还不明白的话,可等待我们DW20白皮书的发布。如果他们经过改造,成为透明的稳定币项目,则会对USDT这类不透明的稳定币构成强大的竞争。

中心化交易所不如稳定币的市场份额大,从传统经济看,银行也比交易所大得多。也就是说,稳定币的应用场景比交易所大得多。

给东方之珠香港的建议

监管创新:

用案例法思路,一个代表性案例出一个规定,逐步改进和完善。

启动招商:

请回泰达公司。

将赵长鹏和孙宇晨等头部企业收于麾下,利用政府投资给他们增信,帮助企业,和解所有的官司。前后划断,建立规管条例。

招揽瑞波进入香港。

接受大陆的IP实名登录,利用好5万美金的额度,并盘活境外人民币的用途。

发行港币、人民币和美元稳定币。

对监管部门的期许——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在香港金融历史经历了两次转折的重要关头,彭励治、曾荫权、任志刚等是香港官员的杰出代表,承受的压力可以想象,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今天港股跌到23年前的水平,到了17885点。历史又走到了这样一个重要关头,香港是金融中心,摆地摊救不了香港。“有为政府”做到彭励治爵士的水平就是猛士。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致敬!香港伟大的守护者彭励治爵士、曾荫权爵士和任志刚先生。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3人评论了“系列十一 从12个头部项目看加密货币”

  1. LINXI 谢谢你的阅读。社区讲究缘字,邀请你参加种子轮。zws200712@yahoo.com是我的公开邮箱,发信告诉我一声,垃圾邮件太多,怕遗漏,谢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