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十 DAI跌跌撞撞的摸索之路

卢恩-克里斯滕森(Rune Christensen)与他人一起在2015年创立创客道(MakerDAO)。项目发行了去中心化抵押借贷稳定币DAI,它和美元1:1;同时还发行了股权币MRK,该币除了治理功能外,还有托底DAI的稳定作用。2023年9月17日币市值网站(Coinmarketcap)DAI排名第12,市值53亿。股权币MRK排名第37,市值12.5亿美元。

稳定币思想起源于2012年J.R.威利特(J.R. Willet)。圈外都不知道威利特,第一个首次公开发售数字货币(ICO)也是他搞出来的。币圈充满了这样的神人。丹-拉里默 (Dan Larimer)外号BM曾经在比特币社区和中本聪有过对话,2012年与他人共同创办了比特股(BitShares),2014年比特股发行了第一个去中心化稳定币数字美元(BitUSD) 是由比特股的原生股权代币 BTS 支持。卢恩-克里斯滕森(Rune Christensen)是比特股社区的活跃成员,开始探索在比特股平台上推出抵押稳定币的可行性。后来发现比特股网络不能够支撑一个复杂的金融系统,从而选择了以太坊平台。

在前12个项目当中除了中本聪只有三个是币圈老人:第二名以太坊的维塔利克,第六名卡尔达诺的老查还有就是卢恩。不知道是不是上帝的指引,以太坊的最小单位叫WEI,卢恩的稳定币叫DAI。卢恩懂些中文,他说DAI是中文借贷的意思。真是这样吗?DAI不能反映稳定币的实质内涵,不能让人看一眼就像USDT或USDC这么容易理解。而他知道BM的稳定币BitUSD是如何起名的。他不会不懂起名的意义,绝不会贴错标签,他实际的用意和维塔利克一样,为了致敬中本聪。恰好他们两个都在前列。他所表达出的深层的意思是对比特币思想的理解。正是这种理解,也是他和维塔利克能够跑出来的原因之一。对此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看笔者系列文章《请出中本聪,迎接新时代》(chainless.hk)。一叶而知秋,他能走到今天的位置不是偶然的,而学中本聪消失的人,项目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在加密货币中无论是中心化的项目和去中心化的项目,都没有比特币超然的地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项目方弱了都不行,更别说没有人了。技术能差别多大?竞争原理导致没有人的项目死得快。

激烈地市场竞争中的顽强生存

DAI作为以太坊ERC20标准的代币,在2017年上线以太坊。这时是币圈牛市,人们并不希望卖出以太坊而是希望加仓,抵押以太坊加仓即使付出些利息也是值得的。

它的稳定机制有两点:

  1. 市场根据DAI偏离1美元,利用抵押原理自动调节,自动发行和销毁DAI;
  2. 人为调整抵押利息率进行调节。

这两点展现了调节机制有效,它的调节机制是市场调节加上中心化调节。换句话说,尽管是社区运营,但是也是有运营主体,不是绝对去中心化,严格的说,创客道的市场调节是自动的调节,社区调节还是人的决定,但是是民主机制。与市场自发调节在程度上还是有差别,而它的数据是公开透明的。这是关键,符合中本聪机器可信标准,被市场作为去中心稳定币所认可。有关机器可信标准可参看本系列之九《没读懂的TON》(chainless.hk).

除了这两个稳定机制,股权币MRK还起到给DAI在极端情况下的托底作用。

到了熊市,人们获利的机会小,抵押以太坊的人自然也少。这个模式的缺陷是获利不稳定,显然单抵押以太坊已经很难让项目维持下去了。从而他们发展了多抵押模式,接受ETH以外的抵押品类型,促进 DAI 的供应量不断上升。

对创客道的威胁始终是存在的,最大的威胁是生态底层以太坊的变化,就如美元一打嚏喷全球都感冒一样,以太坊改成权益证明之后,获利的方式不是挖矿,币挖出后没有直接的获利途径,而是可以抵押以太坊获利,对依存以太坊获利的智能合约产生不利影响。当前在以太坊抵押年利3%以上。这个成了和美国国债一样的无风险利息回报,如果在创客道平台抵押以太坊的获利不超过3%,就不会刺激用户来抵押以太坊。而DAI 的正常的抵押贷款利率是2%,迫使创客道做出改进。最大的变化是流动性池PSM(Peg Stabilization Module)的设计。

PSM又叫锚定稳定模块 ,是一种基于 Dai 的固定价格货币互换协议,目的是在市场外部冲击的情况下,给 Dai 的价格提供双边缓冲保护。在一定的总额度下,用户可以将如 USDC 等稳定币 1:1 铸成新的 Dai。这部分转入的 USDC 会存入流动池中作为储备资产,市场上任何 Dai 也可以 1:1 换回流动池中的 USDC。在兑换的过程中只收0.1%的手续费,而注入DAI可以收到利息。为了吸收存款,创客道被迫给出高利息。2023年8月7日将流动性池的存款利率以短期补贴的方式提高到 8% 。这是一个亏本的买卖,本想吸引小散却引来了鳄鱼。创客道被迫下调利息。2023年8月20日 下调至5% 提案生效后,一些鲸鱼从流动性池退出,其中就包括孙哥。他用2.06 亿 DAI,将抵押的 235,556 wstETH赎回。wstETH是丽都(LiDo)平台的发行的跨链以太坊,也叫包装以太坊,特点就是手续费低。孙哥 2.06 亿 DAI 存了 9 天的收益是多少呢? 是25.7万DAI,相当于25.7万美元,他买成 154个以太坊。顺便说一下,加密货币的透明度远比传统金融的透明度高,孙哥的一举一动都被大家看得清清楚楚。

流动性池的用途除了进一步稳定DAI币价,实际是和中心化稳定币一样的盈利模式,中心化稳定币项目是将到手的美元去买美债,而创客道是将到手的稳定币USDC等去间接买美债等投资品。其中还买了现在最时髦的RWA(真实世界资产)。由于现在的无风险利率都到了5%多一点,所有的公司和银行的债券都要6%以上,从而出现了套利空间。究竟利润很细,以太坊的手续费就成了不可忽略的因素。卢恩发文想在索拉纳(Solana)上搞DAI类似的产品,这样可以克服以太坊手续费高和速度低的问题。哪里都是江湖,他的说法激怒了维塔利克,将手中的全部50万个创客道的股权代币MRK清仓。并发文推荐了名不见经传的代币RAI,说是去中心化稳定币“理想型”。RAI只有686万美元的市值,尽管原理有可取之处,但是现在不是维塔利克成功时的市场,就如我在本系列《之九、没读懂的TON》所说,不懂金融和营销的项目,即使有原理的创新也很难成功。

商业模式的风险

笔者一直说加密货币是人民最伟大的实验和探索,每一个参与的人都在贡献他们的金钱和力量,推动着时代的进步。而卢恩是坚持中本聪思想的伟大的探索者之一。抵押稳定币的方向是不错的,DAI 相对于更大市值的中心化稳定币而言拥有强大的竞争优势。创客道的储备金可以在链上审计,而像稳定币 USDC 和 USDT 这样的项目必须依赖外部审计。以 USDT 为例,随着其储备金的来源和信用质量受到质疑,该项目最近经历了越来越多的审查。

但是创客道的商业模式不稳定,利润随加密货币大势波动太大,所以他的股权币MRK市场只给出10倍左右市盈率的估值。

创客道买债券的风险不可预估,硅谷银行拿用户的钱买债券造成账面资不抵债,结果倒闭。现在利息高没有问题,但是谁能预估美联储的下一步调整?而USDT的商业模式简单,盈利尽管也会随大势波动,但是USDT面向主流市场,随加密货币向主流应用渗透,市场会不断扩大,盈利是可持续的。

创客道的抵押清算机制太复杂,远远复杂过股票的抵押和清算方法。他们还是币圈的思路,不如稳定币USDT面向的是传统金融市场,是传统金融与加密货币的入口。创客道起步时间比USDT晚不了多少,但是现在的市值差了10倍。USDT在很多平台都有发行,并不局限在以太坊。如果DAI接通法币,局面和盈利的持续性会大不一样。

创客道想让社区决策的想法是好的,并依据项目类型划小核算单位叫“子道”,想了不少办法。卢恩认为这是中本聪思想,他太机械了。其实社区决策并不适合创客道现在的状态,因为市场竞争十分激烈。社区决策一个是慢,一个并不负责。社区决策的方式是投票,目的是选出“总统”,总统不干活对吗?不能把矛盾下放,这样会做死的。因为创客道现在就是一个采用民主决策的中心化公司,而加密货币大多数应用项目都是“公司”,用社区治理要十分慎重,现在谁用得最好,维塔利克。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社区建议是可以的,决策要有核心团队才好。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