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九 没读懂的TON

开放网络 (TON)最初由电报(Telegram)创始人(Pavel)和尼古拉杜罗夫(Nikolai Durov)于2019年推出,名为“电报开放网络”。不幸的是,由于美国证监会的监管压力,创始人不得不关闭了它。独立开发者阿纳托利马科索夫(Anatoliy Makosov)和基里尔埃梅利亚年科(Kirill Emelyanenko)在电报退出该项目后创建了开放网络(The Open Network)。这是一个由40多个独立开发人员组成去中心化的社区项目,作为TON基金会的一部分。

2023年9月4日,TON代币的总发行量为5,093,825,297,年通胀率0.6%,网上账户3,370,488个。抵押币490,585,547个,为总币数的9.6%,按流通币总数计算为15%。对比以太坊的抵押率,以太坊是22%。此外,TON的验证节点是345个,当日交易223,002笔,官方推特关注数22万,数据都少得可怜。币市值网站(Coinmarketcap)排名第11,为64亿美金,但币价技术走势强于大盘。

从所有技术指标看,它与第7名卡尔达诺(ADA)类似,都是低指标高估值,但不同的是,TON有一个强大的靠山——电报项目,这是世界最知名的自由论坛项目。加密货币起源于技术人员,因此始终崇尚技术。卡尔达诺和TON都有技术形象,卡尔达诺忽悠的成分高,而TON具有强大的技术实力。TON项目涵盖了所有区块链的技术想法,具有可以替代所有区块链项目的野心。

不解的技术谜团

TON的分析资料不多,白皮书有126页,读一遍都不容易。它有主链、工作链,每个工作链都可分片,号称可以同时处理百万次交易。具体到一个区块的确认要经过两次,即工作链(分片链)一次,主链一次。共10秒,图一是TON与以太坊和索拉纳的指标对比。它的实际交易速度只是比以太坊略强,转账没问题,但显然达不到信用卡支付的要求。在加密货币中,信用卡的速度指标只有索拉纳可以达到。


图一

TON链简单来说是改进以太坊和波卡链的混体。波卡链也叫跨链桥,跨链是指在单个网络中支持多种性质不同的区块链。波卡也有名气,排在第13位。当然,TON实际上走得更远,比如它有托管钱包和用户数据存储等功能。TON希望在它的系统里实现同构和异构链。同构的意思是一条链只跑同一类型的代币,比如以太坊上除了以太坊外,还可以有与其同类的ERC20代币等。而异构是指两条格式类型不同的链都在它的系统中。TON链采用了波卡链的跨链技术和算法,它的共识算法是拜占庭权益证明算法(BFT POS)。拜占庭算法是指在一个不确定的环境下如何达到正确解,简称BFT算法。POS是指权益证明算法。拜占庭权益证明算法是两个算法的结合。根据文献介绍,BFT算法的适用范围有限,由于POS算法需要的节点有限,也许适用,隐含的说法是也可能不适用。而比特币系统的计算节点是随机的,也就是节点没有限制,这也是中本聪没有选用BFT算法的原因。POS算法在数学上不能排除人为操纵的可能,因此被指中心化。

在实践上看,POS并未出现不可靠的问题,与数学家指责比特币的最长链原则在数学上不成立一样,比特币并未出问题。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POS不出问题,得益于中本聪的顶层设计,它可对抗人为操纵。比特币系统的账本是公开透明的,相比而言,显然中心化属于更低一层的从属概念。TON链的问题不在算法,是节点和运算次数都很少,并且没有经过极限压力测试。索拉纳的领导节点抗压能力是200万次,超过时可能会发生宕机,如果不在实际环境运行是看不到索拉纳会发生这种问题的。索拉纳系统对电脑的要求很高,而TON却没有要求,这点让人很难理解。TON系统上的软件复杂,对接入的硬件没有要求,人们自然首先会对系统的可靠性产生疑问。

利用跨链实现异构的想法没有问题。中心化交易所所有的代币对外转账本质上都是跨链。中心化交易所具备账本的可靠性(完备性),不会存在逻辑失误。对于波卡也好理解,因为它是用一条主链负责跨链的调度。TON把哈希表寻址和调度方式用于同构也问题不大,但用于异构的风险就很大。异构作为文件存储,不需要数学的完备性,而金融账本如何能在异构条件下在要求高速的情况下保证数学完备性?

异构还要分片,也只有具有电报那样强大的技术能力才敢想。

产品设计的一般原则是用途创新,而不是技术创新,尽量不使用新技术而选用成熟技术。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是如此,他们只有思想创新而没有技术创新。比特币解决拜占庭将军问题的最长链原则也不是技术创新。

产品设计的第二个原则是要简单和单纯。TON的目标是要超过所有区块链项目的功能,让用户一键式操作。这个想法很好,但这本身会构成极复杂的系统,也就是他们说的二维系统,同时又必须追求更高的速度,很可能失去安全性,因为这两个目标是矛盾的。以太坊选择了安全,而放弃了对速度的追求。

以太坊在2022年才完成以太坊2.0的合并,其间拜占庭权益证明算法也已经有几个知名项目在采用,而以太坊用了最传统的,也是效率最低的权益证明(POS),为什么?难道以太坊的团队傻掉了?

从技术创新的角度来看,索拉纳做得最好,但是他的技术并没有在实践中考验过,结果出现多次宕机,造成不好的影响。

笔者无法对TON可能出现什么技术问题做出任何有价值的判断,但直觉告诉我,对于索拉纳类似的不可靠问题,TON也有可能发生,因为它的技术也未大规模实际应用。以太坊跑了一年半的实验网,才让产品上线,以太坊1.0与2.0合并相当于不停机换车,居然没有出事。这凸显了其技术的可靠性。

不解的项目谜团

TON的白皮书有一句话讲得非常好:“因为脸书(Facebook)使用的那些服务器本质上是验证人的服务器(或集群),那么我们看到以区块链运行脸书相关的总硬件费用会比传统方式至少高了20倍”。也就是说,除金融外,区块链技术无法与中心化的主流应用相竞争。这表明,他们非常清楚地知道加密货币产品的边界在哪里。难道对主流的金融,加密货币可以竞争得过吗?TON的方法是终极方案吗?答案是否定的。局部的改变可以做得到,但替代主流金融就不要想了。TON整体应用的功能水平对比以太坊,小的改进有,超越的难度很大。

他们的设计回避了私钥和公钥的概念,这很巧妙。如在支付功能方面,电报的用户能直接在app的聊天室传送TON和BTC给朋友,用法和微信支付一样,消除了用户的使用门槛。理论上说,这种简单操作的易用性很好,应该大火才对。然而,电报有8亿用户,为什么TON用户才有337万?而它的代币上线已经一年多了。

存在的问题

他们可能是技术大牛,但对加密货币的理解是小白水平。2023 年2月,TON投票通过了一项“TON代币经济模型优化提案”,该提案提议临时冻结非活跃挖矿钱包48个月。这些钱包从未被激活,并且在其历史记录中没有任何转账。目前这种不活跃的挖矿钱包有171个,这171个钱包共持有超过10.81亿枚TON,占据当时TON总供应量的21%左右。

他们这个决定违反了机器信用的基本原则。加密货币在交易中是无须信任第三方的,但是运行加密货币的系统依然需要信任,只是用机器信用取代了对第三方的信任。信任转到了对程序员的信任。机器信用是对程序员的信任边界和约束,什么是机器信用?

机器信任是中本聪做出来的事实标准,可将中本聪信任标准概括为7条:

1.需要信任的人越少越好。

2.需要信任的环节越少越好。

3.需要信任的环节越安全越好。

4.信任经历过的时间越长越好,即信用要时间积累。

5.去除系统控制方,自己的数据自己掌握。

6.账本公开透明,且不可篡改。

7.被信任方具有自动制衡机制。

一个公理:代码即法律。修改代码要根据规则,是机器可信标准的底层共识。

一个定理:系统不宕机。

一个特点:无需监管。

TON违反了第5条。

笔者在本系列《之三、USDT离老二并不遥远》一文中提到过,USDT是可以冻结用户账户的,这是智能合约可以设计的功能。对于这一功能,只要白皮书事先讲明可以根据法令冻结账户,就不算有问题。由于用户事先知道此规定,并且选择权也在用户手中,所以不违反上述第5条。

作为机器信任级的金融平台,冻结用户财产很容易违反上述第5条,更不应用投票冻结用户账户,这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

他们也许技术很强,但在金融和市场营销方面都很弱。他们为何能跑到第十?以我的水平看不懂。加密货币领域的跨度很大,他们背靠技术大树,应该有更好的表现,但是他们对加密货币和市场的认知存在欠缺,这可能限制了他们的眼界。

分享这篇文章给朋友:

3人评论了“系列九 没读懂的TON”

  1. 4. 信任经历过的时间越长越好,即信用要时间积累。
    从这点来看,pow币中早期的老币是有机会的,毕竟经历的时间长:但你又有另一个观点,加密项目成功与否就看两三年。
    这就有个悖论,一个2019年的pow山寨币,长期市场不认可,但经过时间验证。

    1. 提得好。这是两个问题吧。“市场长期不认可”就是没有积累信用。作为互联网项目,2-3年起来的意思不是两三年就做大。一般来讲产品的生命周期符合S曲线。导入期2-3年。能不能起来第一年就看出来了。

  2. 工作量证明的老币除了比特币就只有以太经典和狗狗币了。我支持以太经典,code is law:代码即法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