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八 成王败寇话宇晨

孙宇辰尊称孙哥,被人们戏称为“孙割”。2023年9月11日,波场币TRX在币市值网站排第十名,市值69亿美元。孙哥仅比维塔利克大3岁,也是后生可畏。在加密货币排行前十名中有三位华裔,他们分别是第一、第四和第十,他们都是有故事的角色。孙宇晨的波场币TRX在2018年的总市值到过130亿美元,排行曾进入过前十,而后就一路下滑,当时有很多中国人发行的区块链项目,都排在他的前面,其中不乏加密货币的老江湖和带满光环的人们。时间是把杀猪刀,同样的环境,现在只有孙哥回到了前十。

这三位华裔中,我只认识孙宇晨,曾在一个朋友家一起吃过几次饭,感觉他彬彬有礼,与社会上的描述不同。2023年3月23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对八位名人提起加密货币欺诈指控,其中包括孙宇晨及其加密资产公司波场币(TRX)和BT下载(BitTorrent)的支持者。写孙哥是个苦差事,为他说好话,说他不是“骗子”,会认为我拿了他多少钱。权威官方指认他存在“欺诈”行为,对此我有些糊涂。因为孙哥不具备骗子的基本特征:“骗子只可骗一时,不可骗一世”,若骗一世的话,那就是“爱情恒久远”了。这也是格雷厄姆原理:“股票短期是投票机(骗一时),长期是称重机(不能骗一世)”。市场这句话很经典:“都讨厌孙割,却都想成为孙哥”。据文章介绍,2018年波场币TRX上线后,孙哥60亿波场币套现3亿美元。历史最高价出现在2018年1月5日,达0.1984美元,孙哥套现的均价是0.05美元。今天,孙哥的币价为0.078美元,在0.05美元接盘孙哥的韭菜们,远远跑赢A股,更别说跑赢恒大的许家印了。孙哥比起他们来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当时孙哥确实割了把韭菜,“孙割”由此得名。此名称的定位准确,不是“骗”是“割”,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孙哥的方法可能有失当之处,但是如果他不“割”,他能够度过这么多年的风险吗?孙哥也不是道德婊,当市场短期存在“投票”错误时,彰显了孙哥抓机会的能力。那么多项目今天死得连渣都没剩,而买了孙哥的韭菜们还有解套的机会。市场就是成王败寇,若项目输得渣都没了,就是对信任你的币民最大的背叛和伤害。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家和项目方要永远记住长期投资者对你的信任,记住追求项目价值的持续性上涨的使命。

加密货币的发展让我想起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可谓混沌初开。中国有句话,早年的中国企业家不是在监狱,就是在去监狱的路上。权力的强横在全球都一样,吓得中本聪隐姓埋名,也吓得赵长鹏和孙宇晨到处东躲西藏。中国的改革开放出现了一个新元素——中国企业家。他们在创造自身财富的同时,优化了社会资源,带来了经济的繁荣。他们都是有缺陷的普通人,也是时代的功臣。骗子和创业家都是要讲故事的,一个是讲破了,另一个是讲成了。成了的是孙哥,不成的是孙割。孙宇晨的TRX跑赢大势,长期来看似乎是“成了”。

跑赢中本聪的孙宇晨

图一是比特币2017年以来的走势图,图二是波场币的走势图。波场币短期略微跑赢了比特币。前十名中还有以太坊基本跑平了比特币,剩下的都输给了比特币。从长期趋势看,TRX离高点的距离远小于比特币今日价位与历史高点的差距,长期趋势是称重机。在考虑了美国监管因素后,市场还是给孙哥投了赞成票,看来市场不同意孙哥是骗子的说法。

图一 比特币的走势图
图二 波场币的走势图

从第三方浏览器(oklink.com)2023年9月10日的数据上看,波场链的每秒交易笔数(TPS)是66,币安智能链是39,而以太坊是10。波场链非零地址是2亿个,以太坊是1亿个;波场USDT发行量420亿美元,而以太坊上的发行量是390亿美元。为什么有小的国家选用波场链而没有选用以太坊链?因为波场链速度快,交易便宜。波场旗下USDT以及TUSD都是稳定币,USDT占92%。TUSD有两种含义,TrxUSDT和TrueUSD,目前在波场官网已经找不到TrueUSD。

图三是波场发行的另一种稳定币TrueUSD(TUSD)。可以看出进入2023年后TUSD急速跳涨到32亿美元。清楚地说明了稳定币在波场上的变化。

图三 TrueUSD在波场生态的跳涨

笔者特地选用了币市值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这是一个趋势,一些加密货币的顶级数据统计网站开始上线波场的消息。根据知名加密数据分析服务研究机构马萨里(Messari)发布的2023年二季度公链(L1)报告显示,2023年二季度波场继续保持强有力的通缩,半年的通缩率达到2.8%。而在收入上,以太坊和波场占2023年二季度公链产生的总收入的93%,位列区块链网络前两位。

孙哥没有金汤勺,一个山沟的穷小子终于得到了主流研究机构的承认。小国使用波场链,反映孙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孙哥最大的特点是“没框框”,这是好还是坏?不知道。对于草根来说,敢想敢闯也许能带来唯一的机会,万一成了呢?再说他也不是凡人。

不凡之人的“黑”历史

孙哥与一般的创业成功者都不同,他没有中本聪那种由深邃的思想产生的独创性,也没有维塔利克(Vitalik)和赵长鹏在改进型创新上的技术优势,所以他的道路更加艰辛。有一比的是,他与马云一样都不懂技术,都是赶上了时代的机遇,也都有着不同凡人的顽强毅力。

他和马云一样都会忽悠,都是懂互联网的营销大师,不愧是马云的湖畔大学毕业的,波场官网上介绍他的荣誉一共有7项,湖畔大学是其中一项,还不忘补一句唯一90后。这是他十分珍惜的,显然得到了马大师的忽悠真传。他和马大师一样都会用人,他的核心开发人员最早也是从阿里挖来的,连“会抄”都是阿里真传。

除了碰瓷马云,他还碰瓷巴菲特,花一笔钱忽悠了老先生三回。三次报道的效果远超过了4,567,888美元的价值。他做了不少别人不敢想和不能做之事:担任格林纳达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在伦敦佳士得20世纪艺术晚拍以2000万美元(1.3亿人民币)和200万美元(1300万人民币)的价格,分别拍下毕加索的《戴项链的躺卧裸女》和安迪·沃霍尔的《三幅自画像》;以1050万美元的价格拍下编号为3442的孙宇晨朋克(Justin sun Tpunks)头像;豪掷2500万美金购入飞往太空的船票。透着就是豪横。有钱代表什么?个人有个人的看法,但是在拜金的社会,这一定是引起关注和红眼的。不患寡患不均,所以黑他的料不胫而走,拥有众多的转载量。他也成了消费对象。

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他善于抢风头。2023年4月,分布式基金的肖风在香港主持召开了一个Web3的峰会,他拉上小耳朵女士(一个主持人)却出了大风头。如此不一而足。

就在昨天,比推消息,孙宇晨在X平台表示:“考虑对 FTX 持有的代币和资产提出要约,以减少其抛售对加密货币社区的影响。让我们团结起来,支持我们的加密生态系统”。成不成不知道,注意力有了,公众形象也有了。

互联网的传播具有水波波纹式传播的特点,要不点多,要不浪花大。这也叫事件营销。没有事件很难吸引眼球。如何持续地吸引眼球?目前常见的方式是项目负责人给自己代言。孙哥英文推特有346.5万粉丝,中文有6.6万,一共353.1万关注者,在币圈居第三位,比维塔利克少145万。币圈的热点事件不多,如果说谁的热点最多,非孙哥莫属,不走寻常路有好有坏。孙哥中文圈的粉丝只有6.6万,与英文粉丝不成比例,显然华人圈受黑料的影响非常之大。

波场2017年发币,2018年上线,从图二可以看出,到2022年已经比较平稳了,用户也在持续增长,目前它是链上非零地址最多的项目。作为互联网项目如果三年还没有搞出名堂,那基本就没有名堂了。孙哥的波场链用了三年成为加密货币第三大公链,这自然已有些名堂了。他具有互联网思维,并不拘泥区块链的教条。加密货币哪有项目收购的概念。?但孙哥收购了多个项目?孙哥能挣会花手笔大,让人眼花缭乱。波场链官网上完全没有这个帝国的全貌,因此不透明就是一大问题,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他的黑料。

孙哥的技术突破不大,孙哥说波场有7处比以太坊强,维塔利克给他加了一项:“还有复制粘贴”。加密货币技术是开源的,狗狗币和莱特币基本是抄比特币的,孙哥抄一些也不丢人,币圈拼的是创新、产品和市场能力。对于产品和市场能力,孙哥可以给币圈的小伙伴开课。现在到了加密货币拼商业应用的节点的时候了,若项目方没有市场能力,就没有比特币、以太坊当年的好命了。中本聪可以躺赢,以太坊需要大V无需营销;孙哥善于营销造热点、追热点。在产品和市场整合能力上,孙哥的水平就是标杆,没有他这两下子,未来在币圈就难混了。

如何看波场币的价值

比特币的价值有底价和市场价,底价由挖矿的成本决定,市场价由市场决定。以太坊的底价在由以太坊1.0转换到以太坊2.0那一刻决定,因为到了2.0再没有挖矿成本的概念,而底价是以太坊1.0所带来的。以太坊2.0是通缩型货币,以太坊的价值由两方面决定:燃烧交易费产生通缩,形成稀缺价值;抵押产生利息收入。利息收入价值就是与美国国债对比产生的无风险套利的价值。在美元这么高的利息条件下,不会有资金选择购买以太坊套利。以太坊的稀缺性取决于以太坊生态的发展,生态发展又取决于用户的发展和交易量的发展。波场币没有底价的概念,股权也没有底价的概念。在用户数据上,波场有两亿账户,是以太坊的一倍左右,活跃用户也超过以太坊的一倍多。2023年6月2日,知名区块链数据提供商南森(Nansen)数据显示,“波场交易量超1147万笔,是以太坊的十倍”。2023年从账户数、活跃用户数和交易量上,完胜以太坊。这是优点。但是在安全性、透明度、中心化程度和遵纪守法方面输给以太坊。

波场币和以太坊一样,表面看都不代表各自系统的价值。美国证监会也没有从证券的角度去攻击波场,但是从欺诈的角度提出了指控,对此笔者无法评论。

目前,对于加密货币中不是证券的货币,并没有一套完整的评估方法,也不适用股权评估的方法。在加密生态,发明了一套根据总锁仓量(TVL)估值的方法。2023年上半年波场总锁仓量是130亿美元,以太坊是84亿美元。笔者并不认同根据总锁仓量估值的逻辑,因为这个指标和交易量不是线性关系。只能说是一个相对指标。

2023年9月11日以太坊市值是1868亿美元,波场是69亿美元,波场只是以太坊的零头,是不是低估得太夸张了?

波场的未来之路

波场TRX初始发售1000亿个,代币分配如下:

  1. TRON基金会(34.3%):作为基金会以及团队使用;
  2. 公开贩售(40%):于2017年8月30日以1ETH=205,000TRX贩售400亿枚TRX币;
  3. 私人贩售(25.7%):于Tron基金会创立之前,以1ETH=1,025,000TRX私人贩售25.7%;
  4. 根据社区治理奖励决议,每年增发1.8%用于超级代表和投票节点奖励,约18.5亿/年。到2021年TRX总存量约为1,019 亿。随交易量扩大,2023年TRX上半年已经通缩了2.8%。

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孙哥对市场的看法和技术底层的看法都非常尖锐,以应用为导向,不声不响地在数据上已经超越以太坊。

波场低估的的原因笔者整理了5条?

首先,他们是敢抄加赶超型的中国企业的作风,欧美若没有就无处可抄。它现在之所以超越不了以太坊,因为没有新思想。加密货币格外尊重创新,对跟随者,主流资金关注的兴趣不大。如何让主流资金关注?正如笔者在本系列之七《可能被低估的索拉纳》(chainless.hk)中所说,在金融方面波场也有缺陷,要想办法改进实现正确的金融逻辑。

第二个问题是透明度问题,看看以太坊的官网,再看看波场的官网就知道了,找到波场的发币数据真不容易。以太坊没有任何黑历史,透明度还做得好,至少每年发布基金会年报。对于波场来说,这个难做到吗?

第三个问题是过度营销。早期吸引注意力是对的,但是到了第二阶段就要讲道理,就像维塔利克所做的。大金融机构的投资者不是轻易可以忽悠的,忽悠韭菜的办法对大投资者无用。

第四个问题躲藏不是办法,正面面对美国证监会,错了认罚。一个有问题的项目很难有主流资金站台,解决这个问题,手上的币发点给投资者情况大不一样。

第五是投资收购思路不错,但是需要展现整体生态的关联和真正的目标,十年目标太空洞。

波场走过了草莽时代,若解决了上述问题,进入主流就有希望。

孙宇晨有这样的成绩不容易。他验证了一个道理:在应用产品上,中国人不输于欧美,抄的比原创还好。在这里,笔者不是道德评判者,而是用看到的数据论英雄。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4人评论了“系列八 成王败寇话宇晨”

  1. “都讨厌孙割,却都想成为孙哥”。
    其实他们是忌恨自己没有孙宇晨的财富和机会,如果他们站在孙哥位置,他们下手割得一定比孙哥狠,一定割得比孙哥更没道德。
    就如国企和公务员录用和晋升中“都痛恨社会潜规则和走后门拉关系”
    但其实他们只是恨自己没有关系和人脉资源,如果他们有亲戚和故旧关系,他们走后门拉关系一定更快。

  2. 应该说在早期,对于创业者可能无所不用其极,孙割可能属于这种情况。今天评价孙哥是今天的数据,我依据今天的事实客观评价。能够走到前十,很不容易。
    对于我们是希望对世界有益,小事不做。当今用钱来衡量项目是公平的。个人不一定多,但是项目要胜才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