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五 ADA是一条靠吹牛维持的僵尸链

卡尔达诺(Cardano)是区块链平台项目,采用权益证明(POS)共识机制,发行代币ADA。2023年9月4日,ADA市值在币市值网站(Coinmarketcap)排第7名,市值90亿美元。

卡尔达诺经常被形容为“以太坊杀手”,因为它的目标是交易费用比以太坊更便宜、可扩展性更高,以及拥有更高的交易速度。如果他们的开发速度不是像蜗牛一般,能够很快做出来,也许能占据一席之地。但现在,这成了他们早年吹的牛了,因为在以太坊2.0之后,他们想实现的目标大部分都被以太坊实现了,而且实现得更好。

卡尔达诺声称他们对于共识算法“大蛇”(Ouroboros)和所有的卡尔达诺技术产品都撰写了学术论文,实施了同行评审流程,并让学术团体进行了独立审查。笔者孤陋寡闻,没有找到他们的评审流程。对于学术团体,他们提到了国际密码学学会,但是笔者没有见到过相关评审报告,也没有见到与他们所提到过的与几个著名大学的合作的详细进展。

他们提到的菲利普瓦德勒(Philip Wadler)教授为他们做了工作。他是爱丁堡皇家学会的研究员,区块链智能编程语言“财神”(Plutus)的联合创始人。瓦德勒为卡尔达诺论文做出了贡献,内容包括:扩展余额账本(EUTXO);F系统(System F),提供了“哈士奇”(Haskell)等语言理论基础的重要元素,以及贡献区块链智能合约。瓦德勒的语言是具体领域的语言(domain-specific language – DSL)或者应用级语言。在各个领域(如金融、商业、医学),都存在针对具体领域知识范围设计的语言,但这种语言只能局限于其领域内应用逻辑的描述,说不上多高的学术水平。以太坊的Solidity语言就是一个例子。事实上,财神(Plutus)和比特币的脚本语言(script)也是同等功效的。应该说他们在技术设计上有一些特色,但是作为用户几乎感觉不到。用户唯一能感觉到的是币的抵押设计得好,用户的抵押率达到70%左右,而以太坊由于有32个以太坊的要求,用户只有20%左右的抵押率。

卡尔达诺的开发过程从2015年开始分五个阶段执行:

  1. 拜伦(Byron)协议核心;
  2. 雪莱(Shelley)渐进式去中心化;
  3. 高根(Goguen)适用多种资产和智能合约开发;
  4. 芭蕉(Basho)可扩展性和侧链授权;
  5. 伏尔泰(Voltaire)治理和投票。

卡尔达诺联合创始人查尔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在油管上声称到2020年就可能完成上述计划,但到了2023年的今天还在第四阶段。评价技术水平,要包括项目的实现能力,没有实现能力就是空中楼阁。如此的豪言壮语包括说1000多个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会转到他们这里之类都没有实现。尽管卡尔达诺做了转换工具,转换也并不难,但是市场还是不买账。

对于他们的学术水平,我也很糊涂。比如他们说是分布式思维,却没有分布式开发常用的生态项目激励,仅靠自己进行中心化开发;说是同行评审代码,却又上测试网,说明他们同行评审的水平并不能代替市场评审,代码评审在区块链项目是惯例,他们与其他区块链项目又有什么差别?一边上零知识证明,一边又要实名认证;如此种种本无可厚非,但不具备学术思维的一贯性,还不如以太坊对理念的坚持,表现出极强的实用主义。吹牛是有后果的,让我们看看它的市场表现。

卡尔达诺市场表现分析

卡尔达诺由三个团队构成,位于瑞士的基金会专注于推动卡尔达诺的应用,以及组织社区和宣传推广;全球输入输出团队(IOG原IOHK)主导技术研发;埃穆尔戈(Emurgo)在日本,承担了早期募资,负责区域商业应用开发。这是卡尔达诺的问题所在,它是中心化开发,但是没有中心化的统一机构,造成了管理的极大缺陷,内耗很大。

从用户地址的成长数据可以看出来,所有的用户快速增加都是在技术出现突破时出现的。三个组织中基金会熄火,埃穆尔戈(Emurgo )熄火了一半,因为除了技术,卡尔达诺在所宣传的应用项目上几乎没有进展。Emurgo 的贡献是在技术出现突破时配合进行市场推广和炒作。从图一可以看出(https://cn.investing.com/crypto/cardano/chart):


图一

从2017年12月9日0.00246美元开盘,到2018年1月6日涨到0.997美元,所有的早期投资者都赚钱了。而后爆出丑闻,币价一路下跌。2020年7月推出ADA币抵押,币价从三月的低点$0.0241开始炒作,到一个月后的8月9日$0.1463美元,实现利好出货而后又下跌,完美完成了一轮的炒作。第二轮的炒作是主网智能合约上线,2021年9月2日达到历史高点$3.099美元,智能合约效果不如预期,币价一路下跌到2023年9月4日,跌到0.2575美元。

卡尔达诺的数据惨不忍睹。

对加密货币平台的价值评价是在平台应用项目的多少和项目的大小。衡量平台应用有一个指标是总锁仓量(TVL):卡尔达诺在2023年9月3日的总锁仓量是1.59亿美元,是以太坊的0.65%左右。也并没有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预期的知名的分布式金融(DeFi)项目和稳定币转到它这里。下面数据摘自https://cexplorer.io/

2023年9月3日,它最大的应用Minswap-打包订单( Batch Order)是18,739人;Minswap流动性池(Liquidity Pool)是18499人。

NFT的应用(jpg.store · n/a)是18724人。

2003年9月2日,交易数(TX Count): (44,866)这个数字和活跃人数相配合。

活跃账户出现在“纪元Epoch”315,卡尔达诺一个纪元是5天时间。315纪元时间对应2021年币价最高的时候,活跃账户是25.8万。当前纪元是432,活跃账户是5.6万。它的出块时间规定是20秒,每个区块记账,多的10-20笔左右,少的一笔没有。

主网智能合约上线两年了。这样一个数据,与霍斯金森(Hoskinson)推特97万关注非常不般配。

从卡尔达诺得到的教训

1. 用户不可欺。应该说他们的社区和市场推展都下了大功夫,有很好的市场知名度和有学问的形象。以太坊的代言人维塔利克(Vitalik)推特粉丝498万,币安的代言人赵长鹏的推特关注数是860万人,远远小于他们项目上亿的用户数。霍斯金森(Hoskinson)推特97万的粉丝,他们只有400多万账户,很多的账户还是由于ADA币抵押政策,照顾小账户产生的,实际人数还要小于400万。怎么和以太坊比?

卡尔达诺从2021年以来,推出了赖以自豪的属于第四阶段的二层扩容方案九头蛇(Hydra);莱斯(Lace)钱包与阿塔拉去中心化身份(Atala PRISM)的整合;以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发的稳定币戴德(Djed)等等,但都没有激起浪花。在图一中,在0.25美元处画了一条线,之上有巨大的套牢盘,没有重生般的利好是不会走出上升行情的。以太坊的2.0合并都没有实现上涨,那么完全没有产品创新的卡尔达诺拿什么上涨呢?比特币有一个四年减半,只要逻辑不破坏,套牢者可解套,所以长期看市场上没有套牢盘。没有套牢的币才能上涨。以太坊和卡尔达诺都存在缺乏固定上涨逻辑的问题,但是以太坊和比特币走势相同,也就是与大势同步,而卡尔达诺是向下的走势,与大势不同步。我们看了卡尔达诺的数据,像一个90亿的项目的数据吗?。数据是不骗人的,向下的走势会如何改变?看不见。能站在这个位置已经是烧高香了。喊“狼来了”的次数多了,也就没有人信了。

2. 技术创新固然重要但敌不过产品创新。绝大多数用户不懂技术,也不关心技术,但对于产品,他们是可以判断出是否有用的。卡尔达诺的卖点是技术好,高大上,很唬人,好技术必须转化好产品,但是加密货币首创性应用产品中,哪个是他们做的?智能合约是以太坊最先;ICO的浪潮是以太坊最先;分布式金融(DiFi)是以太坊最先,NFT是以太坊最先,同样,稳定币也是在以太坊上首先推开的。

技术不过是形成产品的工具,什么是以太坊不能,而卡尔达诺独创的产品?所有产品都是跟在人家屁股后爬行,而加密货币尊重产品首创是市场规则。

3. 技术再好也要踏准点。应该说霍斯金森(Hoskinson)的设想是很好的,但是他们完全不知道市场竞争的重要,市场有市场的节奏,等他们产品出来,市场进入了垃圾时段,时也命也,过了这村没这店。

如何办?

卡尔达诺的牛皮吹破了,作为“以太坊杀手”完败,叫人讥笑为僵尸链。笔者在此系列《之三》中介绍了孙宇晨靠稳定币翻身,并且在《之四》中给瑞波出了主意,希望瑞波XRP改成稳定币,也走上翻身之路。中心的思路是希望加密货币突破原有的框架,走向真实的商业应用,机会是存在的。

僵尸翻身待春天,原来卡尔达诺有两个商业应用团队,是有基础的,不要光炒币割韭菜,把自己的脸都丢光了,要踏踏实实做些工作。突破了,春天就来了。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2人评论了“系列五 ADA是一条靠吹牛维持的僵尸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