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二 时代的弄潮儿赵长鹏和他的币安

币安市值在币市值网站(Coinmarketcap)排第四名。因为一系列官司问题,刚刚让稳定币USDT超越。BNB的价格下跌,反映了市场悲观的情绪。加密货币有多少用户?实在没有一个精确的统计方法,币安拥有1.2亿的用户,占加密货币用户一半多一些,所以说加密货币有2亿多用户大致靠谱。币安市值330亿,如果按照客户价值折算为$275/每用户,这也是低估的,市场已经考虑了它的风险。赵长鹏是用互联网的手段和思维杀入了加密货币领域的一匹黑马,也是一个神话。他今天深陷官司之中,在世界上东躲西藏。他和币安折射了加密货币的崎岖和迷人之处。

是偶像还是魔鬼

2021年11月30日,当时媒体报道赵长鹏身家达到900亿美元(约等于5733亿元人民币),超越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赵长鹏只用了短短的四年就晋升为华人首富。尽管加密货币是风口,圈内有谁做到了?赵长鹏在推特有800多万粉丝,而以太坊的维塔利克(Vitalik)才有400多万。维塔利克叫V神,那赵长鹏应该叫什么?在用钱衡量商业成功与否的世界里,赵长鹏的成功激励着底层年轻人去奋斗,他成为偶像也是顺理成章的。

加密货币的发展是无序的,就如早年的中国改革开放年代,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他是无序的得益者也是受害者。赵长鹏的孩子至少有一个是出生在美国。虽然孩子是美国人,但赵长鹏已经不敢再踏足美国了。同时,虽然赵长鹏出生于中国,但他现在大概率也不能回到中国。没人知道他住在哪里,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汉”,通过分布在世界50多个国家或地区的7000人左右的团队,控制着一个高度中心化的庞大帝国。谜一样的币安,谜一样的赵长鹏。

成功创业需要具备的基本要素

  1. 创业成功要有绝活,即在业界具有领先地位;
  2. 善于抓住机会;
  3. 有好的帮手。

赵长鹏是计算机科班出身,2005年,赵长鹏在上海创立了富讯公司,专门为券商建立高频交易系统。2013年,赵长鹏加入了Blockchain.info的加密货币钱包团队,成为团体的第三位成员。赵长鹏曾任加密货币交易所OKCoin的首席技术官,任期一年不到。离职后他创办了自己的第二家公司比捷科技(Bijie Technology),这家公司生产基于云的交易所软件。在鼎盛时期,比捷为30家交易所提供了基于云计算的交易所软件。

钱包、交易、云技术还有加密货币技术,赵长鹏都具备了。他的技术实力在业界具有领先地位。他还缺一个机会。

2017年的ICO,是上天给赵长鹏的机会。2017年6月底,将“二进制”和“金融”融合命名的公司“Binance”诞生,他公布了自己的白皮书和代币发行计划。7月2日该项目利用代币BNB筹集1500万美元,但7月25日上市交易后,BNB价值迅速缩水了20%,币安的ICO破发。赵长鹏团队通过各种手段试图救市,但效果不大。赵长鹏陷入绝望和痛苦之中。

2017年8月8日,他在OKcoin的老相识,时年33岁的何一从“一下科技”离职,加入币安成为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漂亮的何一曾是主持人,也是网红。她都愿意追随他,可见币安不一般。何一加盟当天,BNB的价格应声而起,短短两周内就暴涨了18倍,从0.13美元涨到了2.45美元。伴随着币安的迅速成长,何一也被冠以“币圈一姐”的名号。钱有了,人才也来了。何一是赵长鹏的好帮手。

以上三点赵长鹏都具备了。至于能长到多大?要看风了。

时代的弄潮儿

赵长鹏起步并不早,在他前面有火币、OKCoin、云币等一众交易所。难怪大家不看好币安。但是时代的机会谁把握住了?赵长鹏在中国禁令的前一个月开始将团队转移到了日本,当对手都不能运营时,他可以。加密货币的火爆让用户着急地在找境外交易所。中国人还是信任中国人,因为中国人的产品易用性普遍超过国外同类产品。在用户体验上,币安始终是第一的。币安的网页有44种文字,谁做到了?他几个月就接收了几百万中国用户,站稳了脚跟。

眼光的差距,思维的差距,决策的差距,就此拉开了与竞争对手命运的差距。同样的问题,对于对手是风险,对于他是机遇。国际市场不是乐土,无数的大浪在考验着币安,同样的风,猪是飞不起来的。

一个没有总部的分布式系统

最大的中心化交易所却是由最大的分布式系统运营的,市场造就了币安奇特的模式。他的手下完全可以想住哪里就住哪里。尽管沟通的速度并不完美,但这是一种效率和有效之间的优化,有效之处在于趋近于他们想要服务的市场和时区。

这样的分布式系统是如何运作的?笔者找到币安自己的三篇文章“币安如何高效管理远程团队2020-04-10”,这篇说的是团队管理。“远程办公进阶版:向去中心化架构转变2020-06-04,这篇讲的是在技术上如何配合分布式组织。“从远程办事处到地区办事处:与币安一起在世界各地工作2022-10-27”,这篇是招聘广告。从中可以看出,他们在2022年中期有7000多员工。2023年开始裁员,据报道裁了1000多人。没有看到如何签订劳动合同以及合同文本。居家办公说起来简单,7000人如何统一,如何考核,如何沟通,如何有效率,看过他们只言片语的文章,还是不明就里。

币安不是只有一个业务,而是有着包罗万象的金融业务。它不是一个“公司”,而是一群“公司”。2018年币安落脚马耳他岛时,开始了远程办公。远程办公好像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效率。“2018到2019年底,币安在以疯狂的速度扩张业务。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公告诞生:从杠杆交易、融资融券交易、贷款服务,到押注奖励和P2P交易等。仅在2019年Q3,币安就推出了12款重要产品,这个成绩超过了12家最大竞争对手的总和”(申旺2013-2021 币安:一段往事)。

这种模式对不对?对比以太坊,尽管赵长鹏做加密货币交易,但是还是互联网思维,用人模式比加密货币落后。以太坊生态也是一堆“公司”,但是以太坊的“总部”——以太坊基金会只有不到30人,以太坊平台上面的项目都是独立的。

对比油管,油管也是互联网思维也是中心化的,却只有不到1000人左右,服务20亿客户,如果币安有20亿客户,我想赵长鹏的“公司”会崩溃。

币安起家于交易所而不是平台,所有的业务都有关联。他的优势是营销和交易速度,在管理上远比加密货币落后。以太坊有客服吗?没有。币安客服团队有1000多人,还不能提供电话客服。目前加密货币是思想先进,“工具”落后,不去除掉区块链账本,优势发挥不出来,和币安无法竞争。

就算互联网模式,币安也说不上先进,这是困扰币安发展除法律问题外的第二大问题。法律问题是“欠债”,欠债总是要还的。

最要命的是法律问题

加密货币是单层系统,而传统金融是多层系统,交易所和用户中间加了券商和资金托管方。从而在制度上保证了用户资金的安全。当加密交易所一家完成了传统交易所、券商和资金托管三家的任务,监管就没有了,剩下的就是考验人性了。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的全球第二大交易所FTX出事了,合理地想象一下,币安也很可能有问题,难道不是吗?

币安为了对应用户的怀疑,利用加密货币领域行之有效的默克树建立“储备金证明”,以自证清白。从数据上看固然很好,但是这些数据需要经过第三方审计,问题是我们必须信任审计方。如果审计公司被收买了,那么默克树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效用。即使找到了一家公正的审计公司进行审计,默克树证明也还需要足够多的用户账户来辅助验证。如果交易所挪用了用户资产,只验证少数几个用户并不能100%确定,它需要有一定的样本容量。币安公布默克树证明,只能证明其拥有可以偿还用户资产的能力,而不能证明用户存放的所有加密资产是安全的且没有被挪用过。

我们需要的验证是100%的验证,就如对比特币和以太坊账本进行的验证一样。

为什么以太坊没有这样的法律问题?因为它有机器验证。利用机器实现这种验证其实很简单,无链金融平台可以用智能合约托管交易所资金,用智能合约作为中介取代券商和托管方,保证资金的安全和用户随时验证。无链白皮书届时会在chainless.hk网站上公布。

祝愿

网上把赵长鹏叫做CZ。笔者看了CZ为币安6周年所写的公开信:《经历两次行业寒冬,正处于历史的关键时刻》,看到他的艰难看到他的奋斗,很令人感动,祝愿他和币安顺利度过艰难的时光走向光明的未来。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2人评论了“系列二 时代的弄潮儿赵长鹏和他的币安”

  1. 成功创业的基本要素,你忽视了一点——决心和勇气。当时取时势和机会很重要,但CZ的决心和勇气也很重要,毕竟他当时是卖上海的房子,all in bitcoin,这就展示了他对大饼和加密资产的信念和信仰。
    笔者如你,就不会all in 裕兴去尝试一条未知的道路,还是选择稳妥的发展。

  2. 决心和勇气来自正确的判断。来自于知识。机会最重要,帮手是团队。我就创了一回业就上市了,是时机对。在当时,竞争对手够优秀,互相促进成长。赌是不对的,赵的赌性还是大了,50%的概率不值得赌。中本聪研究了15年,雷军研究了10年,我研究了5年。你看透了没有?有没有能力和方法超越?大逻辑不能错,因为失败的概率大于成功的概率,赌徒最终站不住。我可以不做,做必胜,大胜还是小胜和中本聪一样不可预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