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给戴维打掩护的哈尔芬尼

吴:哈尔芬尼是中本聪的沃森,比特币伟大的奠基人之一,提出了哈尔芬尼猜想。他2014年8月在亚利桑那家中去世,年仅58岁。

我在系列文章中对哈尔芬尼的评价很高。2013年3月他在逝世的前一年打字速度慢了50倍,非常困难的条件下,包含对比特币的热爱和对中本聪的呵护,写下了“比特币和我”,1十分真诚感人的文章。他说:

“我很幸运地遇见了戴维和尼克-萨博,并与他们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他们被公认为创造了比特币实现的方案思想,我曾尝试创建自己的基于工作证明的货币,称为RPOW。所以我发现比特币很有吸引力”(1)

他在自述中特别提到了戴维和尼克他们两位,注意,戴维被排在前面。这种排法是中本聪的排序,不是密码朋克的排序。哈尔和市场的看法是不一致的。他和尼克都是专家,这是内心想法的不经意流露。说明在戴维的问题上,他们有一致的看法,原因是他们都是当事人,他们都明白事实是怎么一回事。

吴:内心的自然流露出有道理,你观察得真细致。

是的。证明一个人很难,每走一步如果证据不支持,都可能失败。证明哈尔他知道戴维是中本聪,要在文章中抓住这些不经意的细节,才能证明他知道中本聪是谁?市场的一般研究深度思考不足。

基于同样的认知水平,尼克知道,他能不知道?开始时哈尔不一定知道中本聪是谁?尼克2011年5月已经发表了著名的文章,《比特币的出现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想必哈尔看到了。我都能够看懂其中的奥妙,哈尔是圈内顶级大腕,他当然能够看懂。他写文章时是2013年,他是绝顶聪明的业内专家,尼克能想明白,没有尼克的文章他都能想明白。他也看懂了尼克的用意,当时找中本聪很热,他用他最后的力量呼应了尼克。以他的巨大的影响力影响了市场的方向。

文章接下来是哈尔描述他感到的中本聪是什么样的人。他知道中本聪是匿名,不能根据他的名字去判断他的身份。但是他做了一个非常不专家的判断。

接下来看:

“今天,中本聪的真实身份已成为一个谜。但在当时,我认为我面对的是一个有日本血统的年轻人,他非常聪明和真诚。在我的一生中,我有幸认识了许多出色的人,所以我认识到这些迹象。”(1)

问题来了,哈尔知道中本聪不是真实身份,也就是假名。哈尔只与中本聪通过邮件,可以通过邮件感受到中本聪的血统和年轻人?感受不到的。那么日裔和年轻人的判断从何而来?

从分析中本聪的文字,还没有人说中本聪的英文符合日本人的习惯,不通过文字的风格,哈尔如感受到血统和年龄?这是不合逻辑的一句话。

日裔可以通过名字知道,但是哈尔没有说通过名字感受到,否则弄巧成拙。他回避了证明。然后倚老卖老,“我有幸认识了许多出色的人,所以我认识到这些迹象”。意思是我有经验你们信我。这就是大V对市场的影响。

吴:是的他的话没有证据力。

对。说法不合理。矛盾就值得分析。血统和年龄是感受不到的。

哈尔也是密码朋克,他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当年十一二岁的中本聪是不可能,他应该也看到了戴维和记者的谈话,了解戴维的心态,这就是我说哈尔呼应尼克的由来。通过哈尔对戴维和尼克的排序的细节,让我知道戴维在他心中的地位。通过哈尔是密码朋克,让我们了解他不可能不知道中本聪的年龄。从而断定他不专业中本聪是日本年轻人的结论,是他为了呼应尼克支持戴维的决定,他是揣着明白瞎指路。

吴当时市场找中本聪正酣,他出来说的目的,利用他的传奇地位和影响力。就是不想让人们找到中本聪。

对。哈尔用他最后的力量帮助比特币,帮助中本聪。他也相信自然进化,他知道中本聪过早的出现不是好事。哈尔在这里有给戴维打掩护的意思。年轻、日本人,客观上给中本聪定了位,呼应了戴维的说法,中本聪是年轻人。这个呼应很重要,他俩都是业界顶级大佬,不由得你不信。如果将中本聪定位20多岁,中本聪就永远找不到。

前面尼克说

“只有芬尼(RPOW)和中本聪有足够的动力去实际实现这样的计划”。(2)

这句话表示尼克也不认为哈尔是中本聪。哈尔自己也否定,那么中本聪根据尼克的说法就只有是戴维的假名了。

他为什么要否定自己,说自己不是中本聪。他理解中本聪想干什么,也知道身后会有人怀疑他是中本聪,事实的发展证明他始终是怀疑对象。

吴:大师就是大师,每一个都是深谋远虑。

对。无论人品和远见都是世界一流的。我十分感慨,这是中本聪的幸运,也是人类的幸运。中本聪有这样的大师无私地帮助他。这叫行大道天助。

难得的哈尔芬尼,难得的比特币传奇。哈尔芬尼很伟大,是比特币伟大的奠基人。

下一篇我们再看戴维的聪明。聪明的我想笑。自己不说谎,让别人替他说谎。你有没有本事让别人替你说谎?

吴:我没有,很期待下一篇。

参考文献

  1. Bitcoin and me (Hal Finney)

March 19, 2013, 08:40:02 PM

Bitcoin Forum

https://bitcointalk.org/index.php?topic=155054.0

I was lucky enough to meet and extensively correspond with both Wei Dai and Nick Szabo, generally acknowledged to have created ideas that would be realized with Bitcoin.  I had made an attempt to create my own proof of work based currency, called RPOW. So I found Bitcoin facinating.

…………。

Today, Satoshi’s true identity has become a mystery. But at the time, I thought I was dealing with a young man of Japanese ancestry who was very smart and sincere. I’ve had the good fortune to know many brilliant people over the course of my life, so I recognize the signs.

2. Bitcoin, what took ye so long?

Nike Szabo May 28, 2011

https://unenumerated.blogspot.com/2011/05/bitcoin-what-took-ye-so-long.html

While the security technology is very far from trivial, the “why” was by far the biggest stumbling block — nearly everybody who heard the general idea thought it was a very bad idea. Myself, Wei Dai, and Hal Finney were the only people I know of who liked the idea (or in Dai’s case his related idea) enough to pursue it to any significant extent until Nakamoto (assuming Nakamoto is not really Finney or Dai). Only Finney (RPOW) and Nakamoto were motivated enough to actually implement such a scheme.

大陆:

我们的文章链接:https://chainless.hk/

全球:

中文链接:

https://www.bitpush.news/articles/tag/%E8%AF%B7%E5%87%BA%E4%B8%AD%E6%9C%AC%E8%81%AA

英文链接:https://en.bitpush.news/?s=Weisha+Zhu

阳光卫视的链接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embed/5dTend6oJ-8?feature=oembedPost navigation

分享这篇文章给朋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