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比特币美元本位是比特币最大的应用也是全球最大的应用

——答疑“请出中本聪迎接新世界”一文中的概念

在“请出中本聪迎接新世界”一文的第8章中说,储值价值是比特币的最适应用。最适应用是指一项技术最合适的应用。奥本聪等人认为比特币走以太坊一样的平台路线,是中本聪的本意。其实做平台,比特币所设计的技术方案并不合适。因此,比特币系统也不会成为全球最主要的支付系统。

作为商品比特币具有储值价值是非常幸运的。很少有商品具有储值价值。储值价值是说,商品存储起来可以保值。我们知道古董可以保值,而让一串数字可以保值,密码朋克花了近三十年的努力。做支付要花这么长时间吗?显然不需要。在中本聪之前有人尝试过也失败过,比如道格拉斯的E-gold等。中本聪花了10年思考,就是为了做一个普通人都能想到的支付?那是中本愚做的事。支付是做不出来储值价值来的,也无法实现中本聪替代法币的理想。

让一串数字具有储值价值是一件开天辟地的创造,这个创造本身就是巨大价值。储值价值似乎让人感到不是应用。这个观点对不对?画摆在库房里不是应用,只有画本身的价值,也就是储值价值。画摆在博物馆里观赏除了本身的价值又有了应用价值。也就是黄金储存在库房里只有储值价值,像摆在库房的画的价值一样。如何用好储值价值,把储值价值的功效发挥出来,比特币美元本位就像把画摆在博物馆里,发挥出比特币储值价值的功效。这个应用的价值太大了,根据费雪公式金融价值,它等于人类的总财富!在我们的定义中,比特币相当现在的金融系统的M1,与社会总财富有对应关系,但是不是社会总财富。整个区块链所有应用的价值加起来都不到比特币美元本位价值的零头。所以我在前面的文章说以太坊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因为当前的以太坊仅代表支付平台的价值,短期可能有优势,长期来看失去了挑战比特币的机会。

世界上什么商品市场最大?货币!

世界上什么应用系统最大?货币系统!

世界上什么项目最大?建立替代法币系统的资产币金融系统。

这是区块链人梦寐以求的事。目标似乎那么近,却又那么远。从80年代初开始的一帮年轻人和今天一样,当年他们的造币目标似乎那么近却又那么远。所有的想法在20世纪90年代末就都提出了。硬件技术的成熟要更晚一些。市场的催化剂是2007年开始的金融风暴,终于让社会广泛地认识到,法币系统靠不住了。今天比特币的死忠粉就是对现有法币系统不信任的一批人。

不信任是因为法币的缺陷。概括起来它有两大缺陷,贬值和系统复杂。

贬值的原因很多,包括央行任意的发行机制。很少有法币的发行机制超过区块链的垃圾:算法稳定币,更比说与比特币相比。

比如比特币的通胀是清楚的,就是它的发行原则所规定,一直规定了132年。比特币的通胀要我们猜吗?

法币的通胀是不清楚的,在什么情况下调多少也是不清楚的。法币发行量和利息调节的不确定构成了巨大的调节权力,是一把收割全世界的镰刀。判断镰刀何时落下来和落下来的力度,成了一个职业,猜谜职业,属于投行业务。在保证没有内幕消息的情况下,结果是猜的准的赢,猜不准的要跑得快,散户跑得慢,因为散兵游勇打不过正规军,他们很多成了韭菜。以上是金融市场的现状。除此之外还有实业,他们跑不了,是毫无反抗力的老韭菜。谁的损失最大?还不是实业,是无经验的金融投机者。无经验的投机者的钱,一部分损失在泡沫破灭之中,一部分让顶级的投机高手赚走了。设计这一套法币机制的人是绝顶聪明的一群人,且不断迭代,从而维持法币体系不崩溃,也是奇迹。他们从中获得巨大的制度套利的机会。如果不能通过一收一放让金融泡沫破灭,费雪公式无法正确对应实业创造的社会总价值,就真成了庞氏骗局。开始法币系统运行良好,以后越来越差,这点和庞氏骗局类似。2007年开始的金融风暴,其实已经敲响了法币的丧钟。2022年的诺贝尔奖给了伯南克(Ben SBernanke)等三人,新闻界一片静悄悄,没有人理解和知道背后的意义,一场让人类崩溃的大泡沫,在他们的操作之中我们安然度过了。这里还有一位人物,保尔森(Henry Paulson),据《纽约时报》2008年9月25日报道,为了尽快使得救援计划获得通过,保尔森甚至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面前单膝跪求其支持。他这一跪让人潸然泪下。他是金融家也是企业家,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说他和伯南克等人拯救了美国和世界都不过分。没有他们的果断努力,也许市场会倒退10年以上,无数善良的人会因此倾家荡产。

但是在他的庇护下,犯了错的金融机构,其高管还得到了令人咋舌的奖金。最终错误由受害者买单。这就是利益集团的优势,他们是利益集团的代表,什么都懂,深知法币系统的缺陷和门道,指望他们公平,想也不要想。他们是功臣还是骗子?他们就像中国清朝的李鸿章,一个破船的裱糊匠。裱糊匠只治标不治本。

法币之船已破,势已经衰败,央行已经没有能力处理自身的债务问题,除了通胀别无他法。

其二,金融系统复杂到金融成为独立于实业的部门。美国国会有一个金融服务委员会,这个名称符合早年法币发行时的原意。现在金融已经远远超出了服务的含义。我们见到中国刚刚成立了金融稳定委员会,名称代表了今天金融的含义。不是服务是权力机构。他们也什么都懂,知道金融不稳已经是大概率事件,要学习师傅保尔森做一样的事,转嫁危机,通过操作法币令经济稳定而利益集团不受损。

金融成了剥削实业的怪兽,看了卢麟元的一个微信视频,中国十大上市公司第一和第十是酒,中间8家是金融公司。比我写请出中本聪一文引用的资料更夸张。农业,工业和服务业是三大产业,金融只是服务业的一部分,却占据了前十中的8位,我们知道酒的暴利,材料成本不过10%左右。金融和这种暴利行业有一拼。中本聪说:“银行只有很少的本钱,却用泡沫的方式把钱放出去”。我的钱是劳动挣的,每一块钱都滴着汗水。银行用你的钱去生钱,钱生钱也可能空转,他们是泡沫的制造者,问题制造者,却不是买单者,美其名曰大到不能倒。荒唐至极,这就是利益集团的独享利益,这就是法币带给他们的优势地位。

他们泡沫知道要破,先想办法撑住,这就是金融稳定的含义。私人公司稳定财务的办法是10个马桶9个盖。央行就更容易,印钱就好。有了金融稳定委员会,多少与央行可以互相制衡一下,起到美国的国会和政府的制衡作用。关键是不透明,比区块链的机制差远了。印钱就是通胀,他们搞出事来,却要大众买单?钱去哪了,大都到了银行等金融机构、金融投机者和内幕人士手中。系统越复杂,越不可控,内幕越多,也越不可调。

区块链算法稳定币Luna的爆雷,证明了信用背书的重要性。仅就发行机制而言法币都不如算法稳定币。法币有权力背书,但权力具有随意性,所以我们的货币标尺美元刻度一直在游走,100年下来只有3%的购买力。

比特币美元系统,必须保证货币不贬值,系统透明尽量少的管理,同样要社区运营才公平。还要解决现有法币系统的历史旧账,对利益集团采取赎买政策。

比特币作为价值背书,以稳定币作为价值尺度,实现比特币美元本位。也就是我在第12章提出的方案。此应用相当于把古画由库房搬到博物馆。

比特币系统足够稳定,稳定币也经过了广泛实验。仅需要一个透明中心化的平台,这种平台没有技术难度,2023年一定上线。

为什么说比特币美元本位是全球最大的应用?我们在第13章比特币自然成长曲线中描绘了132年比特币本位条件下比特币的市值。在第5周期,平均市值4万亿,目前我们在比特币的第四周期,还有两年不到进入第5周期,在第5周期的某一年超过所有纳斯达克的最大企业的市值。在第7周期开始是2036年,比特币平均市值到达24万亿,黄金按当前11万亿计算,按年4%的成长,在2036年可达到18万亿,快了比特币在2036年追上黄金,慢了2037年超过黄金,成为世界最大的应用。只要比特币美元本位上述的假设就成立。

比特币美元本位,作为比特币的下半场,主要不是技术问题,是教育市场问题。让每一个受剥削的劳动人民明白其中的道理,行使他们的投票权,选出代表他们利益的政府。这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更响亮。川普先生的办法中没有一个比这个办法吸引人。谁对民众有这样的号召力吸引社会的广泛关注?当然是中本聪!这就是要找出中本聪的原因之一。也就是“请出中本聪迎接新时代”一文前言中说的,中本聪优哉游哉的日子到头了,开始了实现密码朋克的理想的历程,艰难奋斗的日子开始了。

12章直接说出比特币美元本位的结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不容易理解。下一篇,解释一下比特币美元本位方案和法币系统的区别。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