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比特币美元本位,未来金融的解决之道

——回答“请出中本聪迎接新世界”一文中迎接新世界的含义

区块链的出现其实为我们改写金融和法币的历史提供了实验数据和证据。应该说理论必须符合实验,在比特币本位的条件下,凡是不符合区块链实验的金融理论需要重写。但是绝大多数金融专家都没有区块链的基本知识,不要说改写,理解都有困难。要理解区块链要有中本聪的高度,懂技术懂产品懂黄金史,懂宋代的交子懂现代法币还要有哲学高度。对于经济学家是很有挑战的。中本聪他明白他在干什么,所以选择了匿名。他的目的是推翻法币,实现比特币本位。而我认为作为阶段性的可行目标应该首先实现比特币美元本位。 为了使经济和金融专家可以懂得比特币美元本位,我通过寻找中本聪,普及比特币知识,讲清楚比特币的价值,将比特币本位的实现方案化简成一个金融问题。比特币本位有很多金融学家认同,遗憾的是他们不懂区块链,无法提出解决方案。我的解决方案基于区块链实验,是人类首次提出的解决方案。

区块链是人类社会的模拟,里面有以币为纽带的各种生态,就相当于各个国家,因为国家也是生态。区块链最大的特点是自然进化,换句话说是中本聪打开了潘多拉盒子,魔鬼和希望都放出来了,快速再现了人类从原始社会走向现代包括未来的金融全过程,成为社会金融最为廉价的实验室。注意我这里用了“未来”。为什么用“未来”一词,是指现代金融改革的方向。

比如区块链证实稳定币(相当于央行发行的基础货币),必须用可靠资产背书。用美元这种当代最稳定的资产背书,稳定币就会被各个生态认同。而用不可靠的资产(比如Luna股权)背书的UST,从600亿美元崩塌到3亿美元市值,不过一周时间。信用币一般是不可靠的背书,法币就是这样一种信用币。最小信用的币叫空气币,最大信用的币叫资产币。目前区块链称之为资产币是以美元为背书的稳定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又如,稳定币有调节区块链整体生态的美联储功能吗?没有。也就是说在资产币生态,是不需要像法币那样的调节。法币不调节不行,而法币的调节适用于测不准原理,也就是调不好瞎调。

再如,美联储不负责美元的价格,他是通过调节利息影响美元价格。美元的价格是M2定价,为全球整个法定货币的定价的不过1000亿美元不到的M2资金,却给300万亿以上的全球M2货币定价。中国人民币是M1定价,市场很难在人民币投机。这点和区块链每一个稳定币自己维护价格是一样的。对此,港币也是M1定价。美联储的定价不符合区块链的实验,也不符合资产币的定价原则。他是法币原则,凸显了落后性。M2的定价助长了投机,金融投机是对实业的剥削。M1定价比M2定价稳定。而港币锚定在一个波动的尺子上就是一个笑话。在比特币美元本位,美联储负责数字美元UDAI的稳定。而比特币的升值就是美联储按日给存储数字美元UDAI按年计算的“利息”。

在比特币美元本位,不需要美联储承担经济调节的工作,当前美联储的调节是治标不治本,是用一副药治百病,一副药里只有两味,利息和币量。对付所有的经济病症就是这两味的加加减减。其治疗水平略微高过前医学的“放血”,因为放血只有一味药和现代医学的“万能药”喝水。都是笑话。

当年在黄金即是储值货币又是标尺的条件下,法币是先进的。但是与比特币美元本位相比要落后得多,因为法币没有应用现代科技手段和成果,当火车出来了,还要马车吗?比特币美元本位克服了黄金和法币的缺陷,提供了一个新的理论框架,这可能是一场金融革命;金融格局将重构,一些大银行需要转型。金融革命使人类将开始长达120年的经济增长,因为会产生实业和金融双轮驱动得效果。

我想再次重申,基于法定货币的金融框架已经过时,无法解决未来的金融和社会问题,我们需要一个基于区块链实践的新的理论框架。

80 年代初 David Chaum 开始了加密货币,2009 年比特币问世。比特币出现后,许多金融专家提出了比特币本位的想法。不幸的是,由于他们缺乏技术技能,无法进一步深入对区块链的理解,因此没有解决方案。今年我提出了比特币美元本位,IS NOT 1 BTC=1 BTC。 这是一个震动最小的金融改革方案;因为达成共识很不容易,所以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我简化了读者对区块链知识难度的要求,就是希望共识的达成容易一些,让比特币本位成为一个主要的金融问题,让金融专家发挥作用。

巴菲特代表了主流投资观点,比特币和黄金无法落入他们的投资框架。我的设计让比特币落入了巴菲特最喜欢的模式:确定性投资。我设计的方法也用在了我开发的金融平台“Chainless p2p financial system”上。 比特币的确定性增长将刺激主流市场,金融世界将发生变化。这时比特币通过两只基金形成的确定性上升趋势。在第12章和第13章中有描述。因此,比特币成为比固定收入更好的确定性收入。这是一类新的投资类别。它需要满足比特币美元本位的条件。

中本聪在他的比特币系统首发时提出,比特币是解决央行贬值、商业银行准备金不足和小额支付三大问题的解决方案。 遗憾的是,他只是完美解决了货币发行这第一个问题。最后两个问题并不复杂,但需要新的思考。当前的区块链都不是完美的解决方案。 

文章第8章“中本聪的本意是储值还是应用”? 第12章“比特币美元本位的解决方案”和第13章“比特币的自然增长曲线”,第8、12、13章很好,但不花力气看不懂。第13章描述了一条132年的增长曲线,前48年增长迅速,2030年比特币达到50 万美元。

在我的文章中,我强调了金融实验室的观点。经济学要成为一门科学,仅有公式描述是不够的。必须有一个像物理一样的实验室。没有实验室的学科是纯粹的思辩学科。数学没有实验室,但可以验证。金融学将社会用作实验室付出了过高的代价。我们都是小白鼠。长期影响与短期影响完全不同,短期有效的调节方法未必长期有效。最典型的就是降息加息周期,纯属庸医治病。当我们的身体需要时,只会发出饥饿的信号;它无法判断身体缺少什么。是蛋白质、脂肪、糖还是微量元素?结果,一吃就多。美联储的加息和降息和人对饥饿的反应一样,不能反映身体的深层问题。法币没有办法只有量和利息两个调节因素,如何应对瞬息万变的市场问题。比特币出来以后,发行法币再进行经济调整,这是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区块链已经证明了它的不可行性。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法币未来的命运是宋代的交子。失败的命运是注定的。

懂得了区块链回看法币和金融的运行,才知道其中的不合理之处。我终于搞懂了当年格林斯潘的说法为什么听不懂,原来老先生像江湖术士故弄玄虚,揣着明白装糊涂,说明白,底就漏了。亨利福特说,如果人民明白了金融的真相,第二天就会革命。革命不如改革,要渐进,现在的条件具备了。承认历史,修补历史过失,还爷爷、老子和我们造的孽,达成广泛的金融共识。

只有美元成为世界货币的锚,美元从信用货币向资产货币转变,世界经济才会稳定。这是一个长达数十年的过程。我们有幸成为创造和见证历史的一份子。实现比特币美元本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和幸运。当然美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中国有中国的优势,欧洲有欧洲的优势,谁在金融中胜利,谁会成为世界之锚。根据我的文章,这个锚是中立的,全世界才会认同。

Share this article or Email subscribe:
RSS
Follow by Email
X (Twitter)
Visit Us
Follow Me
YouTube
YouTub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滚动至顶部